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如何没有你
如何没有你 连载中

如何没有你

来源:追书云 作者:一冉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付歆 现代言情 顾泽清

  付歆的爸爸死了

  两个罪魁祸首却在同一天结婚!
  她捧着父亲遗像,披麻戴孝直奔婚礼现场!展开

《如何没有你》章节试读:

第三章 你欠她的


现场有不少人认识她,见状都怕担责任,只能放行。
婚礼进行到一半,神父看着顾泽清:“顾先生,你愿意娶陆小姐做你的妻子,和她携手到老,共度一生吗?”
众人满怀期待,被询问的人却沉默不语。
顾泽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知道自己应该笑着对神父说‘Ido’并亲吻自己的妻子。
可是他无法做到,因为他满脑子都是付歆绝望的眼神。
见他晃神,陆诗怡心中焦急,轻声提醒:“泽清,说话啊!”
顾泽清和她对视,正要开口,一声凄厉的质问从身后传来。
“顾泽清,你为什么要害死我爸?!”
付歆不知何时来到了教堂的正**。
在场的众人被这突发状况弄懵了,呆呆的看着她缓慢上前。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顾泽清。
他习惯性的拧眉:“你胡说八道什么?!”
“胡说八道?”付歆怒极反笑,举高了父亲的遗照,“你觉得我会开这种玩笑?”
她不会,顾泽清比谁都清楚付盛对她的重要性。
他看向助理,助理连忙上前:“顾总,是真的,医院刚刚发来了通知,我想婚礼之后再通知您的。”
顾泽清蹙眉,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之前他一直都会盯着付盛的情况,只是最近因为忙着筹备婚礼,他确实疏忽了这件事。
“你不是说,只要我走了,就会好好照顾我爸的吗?”付歆一步步上台,“我问过了,是你放弃治疗,他才会病情恶化而死的!”
顾泽清沉着脸:“这件事稍后再说,你立刻给我离开!”
“我离开,让你继续婚礼?”付歆冷笑,“不可能,我今天就要讨回公道!”
“你……”
“泽清……”
争执间,陆诗怡忽然拉住了顾泽清的手臂,一脸痛苦,“我的头好晕,我……”
话音未落,整个人便倒在了他的怀里。
顾泽清脸色一变,迅速抱起陆诗怡:“叫救护车!”
“顾泽清!”付歆拉住他,却被毫不留情的一把推开,“付歆,诗怡要是有什么事,我饶不了你!”
付歆摔倒在地,一阵剧烈的腹痛瞬间席卷了她。
眼前的一切都在慢慢虚化,她感受到自己的意识在慢慢剥离……
......
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付歆发现自己躺在医院。
腹部的疼痛已经消退,整个人没什么力气。
“你醒了?”一杯水递到她的面前,“喝点水。”
说话的人是顾浩洋,顾泽清的弟弟。
见到他,先前的记忆瞬间涌现,付歆挣扎着想要坐起,却无力的跌倒。
顾浩洋按住她:“别激动,你有先兆流产迹象,现在需要卧床静养。”
“你说什么,我怀孕了?”付歆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傻了。
“两个多月了,你不知道?”顾浩洋有些意外。
付歆确实不知道。
这几个月,她除了担心父亲的身体,还要应付顾泽清的羞辱,根本没有注意到身体的变化。
轻抚平坦的小腹,她心情十分复杂。
这要是以前,她肯定欣喜若狂。
可是现在,顾泽清害死了她的父亲,她要如何处理这个孩子?
见她不说话,整个人像个没有生气的破布娃娃,顾浩洋心痛如绞。
“你好好休养,医生说了是双胞胎,更要注意。”
“你放心,如果大哥不管你和孩子,以后我来照顾我你们!”
他从小就喜欢付歆,但她心里却只有大哥,所以他自请去海外分公司,想成全他们。
早知道大哥会这样对待阿歆,他就应该努力争取,而不是不战而退!
可无论顾浩洋怎么安慰,付歆始终不声不响,甚至不吃不喝,只是抱着她父亲的遗像无声的流泪,一哭就是一个下午。
“阿歆,别哭了,你这样眼睛会哭坏的。”顾浩洋不忍她这么折磨自己,不太甘心地道出真相:“其实同意书不是大哥签的。”
付歆不信:“不用安慰我。”
顾泽清有多无情,她最清楚。
“我没骗你,院长是我同学,我带你去问他?”
他的表情不像在说谎,付歆一片死灰的心又燃起了一丝火苗,也许她可以从中得到父亲死亡的真相。
“你先吃完饭,我就带你过去。”顾浩洋端起饭碗,开始喂她吃饭。
看着肉末茄子,付歆忍不住又想哭,因为她爱吃,这道菜就成了父亲的拿手菜。
含泪吃完,顾浩洋依言带她去见院长。
在路上,他们遇到了带着陆诗怡的顾泽清。
“陆小姐的精神状态不是很明朗,会下意识的做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顾总您提到的签署协议这件事,就是陆小姐在受刺激的情况下造成的……”
他们又说了什么,付歆已经听不见了。
她只知道,是陆诗怡害死了父亲!
付歆怒极,冲了上去:“陆诗怡,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怎么这么狠毒?!”
可还没等她走近,就被顾泽清拦住了:“你又发什么疯?”
“她害死了我爸,你说我发疯?”付歆想要越过他去抓陆诗怡,却被推开。
还好顾浩洋及时接住了她,这才没有摔倒。
“哥,你别太过分了。”顾浩洋看不下去了。
他一开口,顾泽清的脸色更难看了,冰寒的视线落在顾浩洋抱着付歆的手上,仿佛要将它看穿。
医生趁机与陆诗怡快速对视一眼,转身离去,他脸上的表情不太自然,分明有鬼!
付歆忽然想明白了,指着陆诗怡:“你没病,你是装的!”
陆诗怡吓了一跳,拉着顾泽清,一脸不知所措。
“付歆,别以为你父亲去世了我就会纵容你!”顾泽清挡在陆诗怡身前,对付歆不假辞色。
付歆冷笑:“你何曾纵容过我?”
她现在连伤心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觉得无比的疲惫。
“你不相信是吗,那就让警方来鉴定陆诗怡到底有没有病。”
她拿出手机,刚要按下号码,却被顾泽清一把抢走,丢进一旁的池塘。
“够了,就算诗怡是故意的,也是你欠她的!”
她欠了陆诗怡什么?
到底谁欠谁的?!
真是可笑至极!
付歆紧咬下唇,自知辩解也是徒劳。
“我不欠任何人,没有人可以伤害我的家人,我会找到证据,让凶手付出代价!”
她最后看了陆诗怡一眼,目光清冷。
陆诗怡被看的浑身发毛,心中警铃大作:“泽清,不是我,阿歆她误会我了!”
“付歆。”
顾泽清叫住了想要离开的女人。
“如果你敢伤害诗怡,我不会放过你!”
付歆停住脚步,无力地牵了牵嘴角:“随你。”
父亲已经不在了,她还有什么好怕的?
眩晕感持续袭来,付歆不想在他面前倒下,愣是歪歪斜斜从他眼前走开。
她要告他们,她一定要把这对凶手送进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