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我的盟主大人
我的盟主大人 连载中

我的盟主大人

来源:掌中云 作者:林霏开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叶景明 奇幻玄幻 林霏开

林霏开觉得一定是自己前世执念太重,老天爷看不过去,给自己一个重生复仇的机会
可为何重生后遇到的人,和记忆中的差别这么大?明明冷酷无情的武林盟主,却变成了死缠烂打的痴情男
你说玩命夸和坚持不要脸,那个方法追姑娘最有效?哥,我觉得你需要全用
展开

《我的盟主大人》章节试读:

第6章 拉人入局


“就这么放手不后悔吗?”
年少的林霏开,是理解不了放手的爱情。
其实两个价值观完全不同的人,即使情深,但走进琐碎的婚姻,也注定不会幸福。
不如就这样结束,在彼此心中都有一段美好的回忆。
“那能怎么办,我一个江湖浪子,橙子要的根本不是房子,而是安稳的生活,这个我给不了。对了,我家橙子,终于过上了她想要的生活,我带你去看。”
单刀说我家橙子的时候,是面带微笑的。
林霏开看到的是,夕阳下,正在劳作的普通夫妻。
看到橙子的那一刻,单刀的表情是开心的。
这点林霏开很肯定。
这场爱情的后遗症就是,单刀喜欢长的像橙子的青楼女子。
为何不是普通人家的姑娘,那是因为单刀不想负责,只想逢场作戏,做明码标价的交易。
任何有些名气的江湖侠客,都有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单刀就有。
他曾经对林霏开说过,让一个人最痛苦的,不是死亡,而是欲求不满,越简单的愿望越难达成越痛苦。
激怒单刀,如果不涉及任务,他是不是杀人的,只会让你生不如死。
所以他练就了击头功,让人丧失语言能力。
“就是为了昨天那个叫桔子的青楼女子?”
常骥还是觉得这事有些离谱。
桔子是常骥按照林霏开给的画像找的,名字是林霏开取得。
画像是林霏开找人按照橙子现在的样子,推出他年轻时的样子画的,
“对。”
“为什么?”
在单刀未知的情况下,利用单刀,林霏开已经有些不好意思,此刻也不会去揭对方的**。
“因为每个人只会喜欢一类长相的人,单刀就喜欢桔子那种长相的。”
常骥还是有些质疑,但林霏开不想再说下去。
只能换个话题。
“昨天的事情能成功,关键是你把每个人都带入局中 ,每个时间点都卡上了。”
“在我看来,我做的事情,都是基本事情,没技术含量,拉单刀入看雨楼是没少花精力,但目前看,很值得,他值这个价钱。拉他认识桔子,不过是楼内任务结束,大家去消遣,之后再安排个紧急任务给他,让他当晚无法和桔子同房。只能约在今晚。”
“也不是,看他下狠手,就说明,你找的人,和我给的画像很像。”
“霏开,不会吧你,这么单纯吗?桔子和你给的画像最多五分像,易容,易容,了解一下?易容后绝对能到十分。”
“哦。”
林霏开有些尴尬了,自己明明就是易容的,怎么还忽视了这一点。
”其实整个谋划中,我唯一做的对的地方就是,你没要求,我却擅自主张找了个雏,当时想法很单纯,就觉得这种没阅历的女子好控制。现在看来更大激发了单刀的怒气。”
“是,还有时间点,时间点,你卡的好。”
“单刀出现的时间可控,毕竟他在执行我布置的任务,朱迹药发时间,是有些技巧的。”
“你给朱迹下药了?”
“当然,要不向狮走后,他怎么会马上要求曲掌柜去找老鸨安排人。”
“怎么下的?”
“他一直和向狮在一起,肯定就不能下口服药,只能用郑爱月同款**,只是药的剂量大些,这个药可溶水,吸入就有用,但融水后,需要一定温度下才能挥发。”
“你的意思是,找个机会把药水洒在他身上,现在天冷,不会有效果,进入百花楼后,人多,大厅温度高,才会慢慢生效。”
“是,关键郑爱月也在用,他又坐前排,吸入量大,那算是药引子,激发了他。”
“之后的事,我就能猜到了,找个自己人把他领错房间。再让单刀来个捉奸在床。桔子应该见过单刀,她为何没反抗?你也下药了?”
“是,对了,郑爱月,你觉得怎么样?”
常骥想到自己之后的计划,想听下林霏开的意见。
“外貌不用说,对男人有致命吸引力,只是我没想到她这么有胆有谋。”
“你是说她敢把向狮架在老鸨脖子上的匕首拿下来?”
“这个我没看到,房梁角度问题,但你肯定没看到的是,郑爱月早就到门外了,她在听里面人说话,曲掌柜劝说有效,她才进的门。”
“有点意思,你说我要是把她拉进局,怎么样?”
“她能愿意吗?昨天她出手帮老鸨子,那是因为接下来的半个月她要在太仓百花楼讨生活,钱多钱少,顺不顺心,还不是老鸨子一句话的事。”
“我就是看中了她够机灵,关键一点,向狮对她有兴趣。”
“这我也感觉到了,但她肯为钱,去陪个职业杀手吗?”
“会的,郑爱月我查过了,扬州人士,家境贫寒,家里还有个小弟,从小被人牙子买去当瘦马,后来辗转进了青楼,当过一年花魁。”
“她多大?”
“二十二。”
“这个年纪确实不是青楼捧的年纪。”
“是,和她一起进扬州百花楼有些名气的,要不是找到接手的人,就是给自己赎身,出来做点小生意,她现在的收入也是一年不如一年。”
“为钱拼命的我见多了,为钱不要命的,这个少,更何况她不是没钱。”
“我再琢磨一下,找个机会和她谈谈,这本就不是强买强卖的事情。我用她,也不是要买情报,只需要帮我做点简单又自然的事情。”
“嗯,对了,我推测向狮身边很快就会缺人,你准备一下,估计能用上。”
“早有准备。霏开,之后你可没安排任何事情,你就这么自信,小六子会接手饕餮岛?我们客观说,单刀是把朱迹伤着了,可这不是绝症,总有机会治好。”
“你要说向狮帮朱迹复仇,威胁老鸨,查出那天伤朱迹的是单刀,我信。但你要说他会给朱迹治病,我觉得不可能。”
“单刀的武功有目共睹,向狮要报仇,太难了。单挑他肯定不行。虽说治病要离开炼血岛,但也不是不可能吧?”
“真的不可能,现在说破没意思,最多两个月,你就知道结果了。”
常骥看林霏开这么自信,也就没再追问。
“我接到消息,曙晖帮你定的两名影卫下个月才能到,在此期间,如果没有曙晖和我陪着,你不要单独出门。”
上次林霏开掉坑里出不来的事情,常骥一直心有余悸。
林霏开点头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