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霸道擎少的冷飒甜妻
霸道擎少的冷飒甜妻 连载中

霸道擎少的冷飒甜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林初瓷 分类:霸道总裁

标签: 战夜擎 林初瓷 霸道总裁

他是整个帝国最阴郁暴戾的男人,却因一场意外与她联姻
白天暴躁冷冰冰,夜晚却把她抱在怀里,逼进角落,霸道不失温柔的求爱,一遍遍吻着她的唇,想要把她揉进骨髓里
瓷瓷,说你爱我
这辈子只做我的女人可好?曾经目空一切的男人,从此后眼里心里满世界里只有她一人
展开

《霸道擎少的冷飒甜妻》章节试读:

第3章 妹妹不想嫁,她白捡一个钻石王老五


林韵儿以为见鬼了,惊叫着往母亲的怀里躲,“啊,是鬼……鬼啊妈……”
“你到底是人是鬼?”
林怀光恐慌的问,还记得五年前那场大火之后,灰烬里找出一具被烧焦的尸体,当时他们以为那就是林初瓷,怕警方调查,就草草火化下葬了。
所以现在看到她出现的时候,这些人都慌了,怕了!
“不是鬼吧!鬼怎么可能有影子?她是初瓷?她还活着?难道她没死?”唐美兰震惊道。
“没错!我就是林初瓷,我还活着!”
五年前那场大火,是德叔做了替死鬼!
相比五年前凄惨狼狈的逃离,如今的林初瓷,内心稳如磐石,毫无畏惧。
往事历历在目,都是血的教训,也是促使她成长的催化剂。
她的心已经变得足够冷硬和坚强,无坚不摧!
为了母亲,为了唐家,为了德叔,也为了她自己。
所有的血债,都要血偿!
林初瓷在几人面前站定,冷眸略扫几人惊愕不已的脸,“我又活着回来了,让你们失望了是吗?”
唐美兰最先回神,换上一副假装亲切的笑容,“哎呀,原来真的初瓷回来了呀!你没死,实在太好了!你不知道这些年我和你爸都是怎么过来的,我们都以为你也死了,一直难过至今。”
真够虚伪的!
还是和从前一样令人作呕!
说什么难过至今,应该是幸灾乐祸到现在吧?
“我怎么没看出来难过的样子,相反,我母亲一死,姨妈就迫不及待的和我父亲结婚了,如今一家几口过得其乐融融,爸都变成商业大亨了,姨妈也变成豪门阔太,多风光啊!”
林初瓷最大的遗憾就是,在她离开的两个月后母亲便去世了,她没能回来送她最后一程,更别说连最后一面也没见上。
母亲是怎么死的?
她会查清楚的!
眼前这些人肯定都脱不了干系!
唐美兰悄悄拉拉林怀光的衣袖,林怀光终于回过神来,问道,“初瓷,你没死,这几年都去哪了?为什么不回来?”
林怀光嘴上关心,但心里正在打鼓,甚至有些惧怕,看这丫头的眼神,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
她突然回来到底想干吗?
林初瓷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看向林韵儿,“这不回来了吗?还好能赶上妹妹的婚礼!”
林韵儿从地上爬起来,完全把五年前怎么害她的事都忘干净,舔着脸问道,“初瓷姐,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愿意替我嫁给战夜擎?”
“当然,我这个女儿五年不在,回来总该为林家做点什么,才不枉爸和姨妈你们的一番苦心。”
林初瓷话里有话,句句夹枪带棒,充满讽刺。
实际上,她今天回来,就是为了要嫁给战夜擎。
不管战夜擎是死是活,她都嫁定了!
林怀光脸上有些挂不住,可还是应付道,“你能这么想,我很欣慰。既然你愿意替你妹妹出嫁,那就这么定了。”
因为林初瓷愿意替嫁,等于是为唐美兰和林韵儿解决大麻烦,而且八字正好就是林初瓷的八字,让她去跳火坑,更合适!
很快,有家丁跑进来报告,“老爷,夫人,战家的车已经到了!他们要来接人了!”
“好好好,告诉他们,马上就好!”
原本给林韵儿准备的喜服,林初瓷换上,盖上盖头,被人扶出林家大门。
战家是京城五大家族之首,财阀豪门,名门望族,来接亲十几辆车全都是清一色的劳斯莱斯。
林初瓷被塞进豪车里,车队开走。
送走车队,唐美兰跑回家来,和林韵儿说,“这下好了,有那个死丫头替你嫁过去,你就不用嫁过去守寡了!”
“听说战夜擎活不长了,初瓷姐肯定很快就要变寡妇的!”
林韵儿笑得十分得意,甩掉一个大包袱,她觉得心里好爽啊!
但话又说回来,如果不是战夜擎快死了,她还真想自己嫁过去呢,毕竟战夜擎是整个帝国人人都想嫁的钻石王老五。
*
战家是京城五大家族之首,属于顶级豪门,真正的隐藏型财阀世家。
豪车开进占地上千公顷的豪华府邸——战家的老宅擎天宅。
下车后,林初瓷被佣人扶进客厅,能感觉到战家客厅里坐着不少人,都在议论冲喜这件事。
“老夫人,林家的千金来了,您看要不要现在行礼?”
“夜擎还昏迷不醒,我看行礼什么的都免了吧!”
就在这时,家丁从外面跑进来报告,“老夫人,战爷他醒了!”
战老夫人闻言大喜,“真的?夜擎他醒了?太好了啊!一定是这丫头冲喜冲的好!明叔,赶紧把这丫头送过去!”
“是!”明叔领命。
座下几个妇人闻言面面相觑,医生都开了病危通知书的活死人,今天居然醒了?
难道真是冲喜的效果?
昙香居位于擎天宅的东边,管家明叔送林初瓷来到这里,说道,“林小姐,盖头自己掀了吧!”
林初瓷自己掀了盖头,对方打量她一下,没看出任何端倪,可能他们也不关心冲喜的女人是谁,只要人来就行。
“林小姐,叫我明叔可以,从今天起,战爷的饮食起居都交给你来照顾,你是来给战爷冲喜的,要记住自己的身份,明白吗?”
“我知道了,明叔。”
林初瓷知道冲喜的意义是什么,说白了,就是迷信的找个八字合的女人来给活死人当贴身保姆。
明叔带她上楼的时候,二楼传来乒乒乓乓的打砸声。
林初瓷刚刚开门进来,还没看清,只觉得一个东西朝她砸来。
好在她有功夫傍身,反应迅速,不但躲过一劫,还成功的抓住了玻璃烟灰缸。
放眼一扫,屋里满地都是狼藉。
两个医生三个护士,一起奋力按着床上挣扎不屈的男人。
“快!准备镇静剂!”
几个医护人员手忙脚乱,林初瓷看着眼前的一幕,忍不住想笑,看来,战夜擎果然是个传奇!
都说他是活死人,没几天时间蹦跶了,结果现在一醒来,简直就像一头不受驯服的野兽。
一个护士拿来镇静剂针管,准备给他注射,结果被战夜擎夺过去,直接扎进男医生的手臂里。
“啊……”
男医生发出一声惨叫,没过一会,人就倒在了地上。
另外一个医生也被战夜擎一拳打飞,护士们被吓得不敢上前。
战夜擎扯掉手臂上的输液器,撑着手臂已经从床上坐起来,喘着粗气。
这个时候的他,攻击值达到最大值,杀伤性也极强,没人敢靠近他半分,也没人敢轻举妄动!
场面一片死寂。
犹如地狱。
明叔看到这一幕,硬着头皮说道,“战爷,老夫人选中林家的千金来给你冲喜,让她照顾你,可以帮助你伤势恢复得更快!”
明叔说完,推推林初瓷,朝她递眼色,示意她上前去。
林初瓷刚走两步,就听见男人沉冷的咆哮,“滚!都给我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