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太子妃她图谋不轨
太子妃她图谋不轨 连载中

太子妃她图谋不轨

来源:阅文起点 作者:容楚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其他小说 奚无倦 宋经霜

宋经霜洞房花烛那夜,最爱她的男人死在冰冷的雪地中
两年后,她被渣男背叛,被吊在城墙上,尊严,清白,被狠狠地践踏进泥泞里
彼时她才知道,自己竟是爱错了人
再睁开,她又回到跟他救她的那天夜里!这一次,她主动找上门
“奚无倦,我娶你!” 谁知他竟关起门来不认账,“本宫命不久矣,娶我,守寡吗?” 她一脚踹开大门,“你敢死试试!” 后来,人们提起那位太子妃,无不惊叹连连:那太子妃啊,可...展开

《太子妃她图谋不轨》章节试读:

第六章 勾结


  强烈的压迫感倾面而来,宋经霜不仅不害怕,反倒是坦然的抬眸对上奚无倦晦暗的双眸,“殿下,你这是偷听墙角了?”

  “闭嘴!”

  奚无倦冷下脸,“宋经霜,你若是喜欢离王,本宫成全你!”

  “但是你非礼本宫的账,得先算清了!”

  不等奚无倦说完,宋经霜便没好气的打断他:“臣女不喜欢离王。”

  “哦?”

  奚无倦讽刺的看了她一眼,冷笑:“孤男寡女,相邀在此,难道就是为了喝茶叙旧?”

  宋经霜哭笑不得,“殿下,云欢还在呢,怎么就是孤男寡女了?”

  “这么说,你承认你与他私会了?”

  奚无倦冷笑,莫名的带着一股杀气。

  宋经霜看着突然蛮不讲理的太子殿下,叹了口气,“殿下,臣女错了,臣女不该与他私会好不好?”

  好不好?

  奚无倦越听,便只觉得宋经霜是在敷衍。

  他顿时心头火起,“宋经霜!休要再在本宫面前花言巧语了!”

  “你以为本宫会听你胡言……”

  话未说完,只见宋经霜突然贴了上来,奚无倦身子一僵,连忙后退。

  然而,却被宋经霜直接抵在门口。

  她手指在他胸口画着小圈,一边笑一边道:“臣女的花言巧语,不也只说给殿下听了?”

  “你!”

  “有殿下珠玉在前,您觉得臣女还能瞧得上离王?”

  “……”

  “殿下自己心里对自己没点数?世人只知离王好,只有臣女知晓殿下的温柔,不是吗?”

  她刻意强调温柔二字,顿时,奚无倦万年冰冷的脸瞬间赤红一片。

  “宋经霜!你还敢提那晚的事!”

  “殿下,不是说了让您不要动怒?否则日后不举,您不心疼,臣女可还心疼呢!”

  一番话说下来,堂堂太子殿下几乎已经被气的头顶冒烟。

  这个女人,她到底还知不知羞耻!

  然而,调戏完太子殿下的宋经霜心情大好,回眸扫了眼下巴都快掉到地上的凛宿,“好好照顾殿下,明日我重重有赏。”

  凛宿瞪大了眼睛,没等他回话,奚无倦便咬牙切齿的怒道:“宋经霜!本宫的人还轮不到你管!”

  宋经霜宛然一笑,“嗯,早晚轮得到的。”

  说罢,也不理会太子气的铁青的脸,招呼了云欢一声便离开了。

  身后,红枫楼内传来一阵响动,想必是桌子又被震碎了。

  云欢从头到尾,除了瑟瑟发抖便是心如死灰。

  完了,今日小姐不仅坑了离王,还惹怒了太子,明天她家小姐还能见着日头吗?

  “小姐,殿下那么生气,应该不会有事儿吧?”

  宋经霜嘴角一扬,“他心里憋了太多苦闷,发泄发泄也好。”

  说完,又十分认真的补充了一句:“他就真的不怕自己不举吗?”

  天天这么大的火气!

  宋经霜回府不久,离王府便派人送来银票。

  云欢兴奋的拿着一万两银票,“小姐,您真是神了!离王殿下竟然真的送银票来了!”

  宋经霜笑了下,奚如袆自然不敢不给。

  如今他想尽办法,不就是为了搭上国公府?

  可惜镇国公和两位公子常年真守边疆,三公子不在京城,只有她和容楚玉可以接近。

  容楚玉这颗棋被宋经霜亲手毁了,奚如袆自然会想尽办法讨好她了。

  不过,这可不算完。

  宋经霜笑眯眯的吩咐:“既然容楚玉已经是离王府的人了,把府上她的东西收整收整,敲锣打鼓的送过去,也好让人知晓,免得误会了离王殿下。”

  云欢连连点头,小姐说的对。

  刚走到门口,宋经霜突然又叫住云欢:“对了,你拿着这些银票去买些小玩意儿带去太子府,就说……就说是哄太子殿下玩的。”

  云欢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她家小姐刚说了什么?

  一万两银票买小玩意儿哄太子?

  云欢将银票塞好出了门。

  不多会儿,太子府内,一片死寂。

  院子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箱子,据说这只是今日的礼物。

  奚无倦撑着身子坐在塌前,神情莫测的看着那些箱子。

  “殿下,这些都是宋小姐买来哄您玩的。您看……”

  这些东西他们可不敢擅动。

  毕竟是宋小姐送来的。

  奚无倦冷哼一声,“扔了。太子府缺这些玩意儿吗?”

  凛宿清了清嗓子,抬头扯起嗓子道:“殿下吩咐,将这些宝贝儿收起来。”

  “放肆!本宫的话你都不听了?”

  凛宿无奈:“殿下,扔了可惜,都是银子呢。”

  闻言,奚无倦轻哼,一副勉为其难的道:“既然你这么说,那便先扔去库房。”

  凛宿连连点头,“快,扔去库房!”

  然而下一刻,凛宿便收自家主子冷眼一枚。

  他当家改口:“好好收着,若是磕了碰了,唯你们是问!”

  众人忙忙碌碌的收拾起来。

  奚无倦撑着脑袋,意味深长的看着这些被抬走的箱子,心情莫名有些不错。

  他无意问道:“宋经霜何时来的这么多银钱?”

  凛宿百忙之中抽出空隙回答:“听闻是从离王殿下那儿赚来的银子,足足一万两呢。”

  离王!

  奚无倦陡然浑身一寒,顿时气的浑身发抖,一声怒喝:“都给本宫扔了!”

  “传令下去,从今日起,太子府内,宋经霜不得入内!”

  ……

  当天下午,镇国公府敲锣打鼓的将国公府义女容楚玉的衣物送去离王府。

  一时间,满城皆知。

  离王府内,奚如袆面色铁青,恨不得立刻上门去将宋经霜撕碎!

  “这个贱人!竟敢暗算本王!”

  容楚玉在一旁哭的梨花带雨,好不可怜:“都是楚玉的错,是楚玉害了殿下。”

  “殿下还是处罚楚玉吧!”

  她这一哭,奚如袆转过头,无奈道:“本王处罚你做什么!”

  即便容楚玉不是国公府的人,可这些年她在京城经营的人脉和名声,对他倒也还算有些帮助。

  这个女人,暂时得留下。

  想到这儿,奚如袆叹了口气,安抚道:“你放心,本王日后若是登基,绝不会忘了你的。”

  “只是眼下,想要得到国公府的支持,还要从宋经霜这里下手。”

  容楚玉泪眼婆娑的看了看奚如袆,突然灵光一闪,贴着奚如袆的耳边道:“殿下,楚玉有个法子,定能让您娶到宋经霜!”

  只要一想到宋经霜竟敢将自己真当奴隶一样挂在城墙下发卖。

  容楚玉就咬牙切齿。

  她定要让宋经霜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让她跪在脚下俯首称臣!

  但当下,她还是得忍辱负重。

  她得先靠着奚如祎将国公府拉下来!

  她贴着奚如袆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当下,奚如袆面上一喜,“好!就按你说的办!明日一早本王就进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