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再遇前妻疼入骨
再遇前妻疼入骨 连载中

再遇前妻疼入骨

来源:掌中云 作者:秦初夏 分类:霸道总裁

标签: 祁泽遇 秦初夏 霸道总裁

隐婚三年
一纸婚约,束缚着两个灵魂
她的沉默守护,终究地抵不过男人的冷酷绝情
她终于选择放手离开,成全他的爱情
我们离婚吧!秦初夏签下离婚协议书,彻底消失在他的世界
日日相见不见你,此后别离,日日是你
他才发现,有些人未见相思,却已入骨
展开

《再遇前妻疼入骨》章节试读:

第5章 爸妈你们在哪


郊外,墓园内,一辆车子缓缓驶入,这个时辰,已经很少看见扫墓者了。
车上缓缓下来一位身形纤细的女子。
墓园西南角,一块略显隐蔽的地方,一块暗灰色的墓碑静静矗立,墓碑正中的照片,老人的面容和蔼,笑眼盈盈。
秦初夏弯腰轻轻拂去罩在墓碑上的灰尘,然后将一束鲜花放在墓碑正中。
她缓缓将身子靠了上去,慢慢收紧双臂,将墓碑圈在怀里。
好温暖。
耳边,似乎有响起了轻轻地声调,“我的小宝贝,别害怕,有爷爷在呢……”
眼泪无声滴落,在暗沉的夜里划出一个个冰冷的窟窿。
将脑袋轻轻贴照片上,像小时候一样,贴着爷爷宽厚的胸膛,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
鼻尖一滴滴鲜红色的血花顺着她的呢喃,砸在地面,在暗夜里,激起无声的波涛……
“爷爷,我马上就来陪你了……”
半小时后,黑色的小轿车一如来时静静驶出。
“秦总,去医院吧……”看着车后座,鼻血不停的秦初夏,林奇担忧提议道,
“不用了,不是什么大事。”秦初夏平淡道,仰着脖子,闭眼摸了两张抽纸垫在鼻子下方,鲜红的颜色瞬间浸透纸张。
突然,她又像想到什么,睁开了眼。
“下次如果我再晕倒,不用通知祁泽遇了。”
说着,她从包里摸出一个小瓶子,倒出几颗药丸,打开矿泉水瓶,就着水咽了下去。
林奇自知拗不过,识相的保持沉默,只能问了句,“秦总,不会别苑,那现在去哪?”
去哪?
秦初夏看了窗外,夜幕下的江城无边无际,静谧异常,就连小鸟估计都已经归巢。
这么大的世界,竟没有一个她歇脚的地方。
一直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秦初夏腾出一只手解锁,是刘妈发来的短信——“小姐,粥和汤我已经放在桌上了,您回来的时候要是晚了,记得热热,别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要是和少爷闹矛盾了,您和刘妈说,别闷在心里,早晨您走的时候,他还问我您的事情呢,别人不知道,刘妈最清楚,少爷其实心里还是在意您的。”
满满的暖意从指尖慢慢溢出。
估计今天早上她那个样子,是真吓着刘妈了,按着她一点小事也火急火燎的性子,能忍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这会估计等也等她到半夜了。
“秦总?”车子已经停在路边,林奇看着后视镜里的人影,等待着接下来的指令。
秦初夏叹了口气,缓缓收拾一路低沉的情绪,微微扬起嗓音。
“回别苑吧。”
回去时,刘妈已经睡下,桌子上留了粥碗和汤。
秦初夏回头看向也累了一天的林奇,“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后者离开,房子安静下来
秦初夏环顾了四周一圈,有些清冷。
坐在餐桌前喝了几口汤,便站在窗边发呆。
或许是昨晚大雨的缘故,今天的月夜格外清亮。
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已经皱皱巴巴的照片,正中一男一女,女的一身素色连衣裙,对着镜头笑的美艳,怀里则抱着一个婴儿,而男人看上去精神十足,眉眼中和自己有几分相似。
秦初夏轻轻抚拭上面的人影,眼中满是思念。
“爸,妈,你们在哪?”
秦初夏的父母在她三岁的时候就抛下她离开了,爷爷从来不许她提起这两个人。
定定看了几眼,秦初夏又小心的收了起来。
门外传来了车子进院子的声音。
黑色的奔驰正在院子停下,月色下,身形修长的男人正从车后座下来,一身光华衬得他愈发吸引人,让人挪不开眼。
他怎么回来了?
秦初夏有点意外。
对方似乎意识到了她的视线,抬眼往这个方向看。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
秦初夏率先收回视线,转身往里走。
不远处,祁泽遇泽平静的眸子蕴含几分复杂。
躺在床上,秦初夏实则没有几分倦意,头依旧混混沉沉,在全身放松下来后,那种感觉反而更加明显。
楼下,门开的声音异常清晰,随之是皮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沉稳,有力。
脚步声慢慢靠近,经过房门的时候,声音似乎停了几秒。
一夜无眠,秦初夏早早起床下楼。
客厅正中的沙发上,祁泽遇一身浅灰色家居服,手边放着一杯咖啡,手里拿着一份经济报纸,正在认真埋头阅读,格外宁静美好。
“早上好。”秦初夏走过去,尽量自然。
“嗯,早上好。”男人没有抬眼。
饭桌上,秦初夏调羹在粥碗里搅拌几下。
“离婚的事,你和宋楠说了吗?”
那头,祁泽遇停下了手边的动作。
“你最近一段时间都很怪。”
“你想多了。”她回道。
“那就当我想多了。”
“你不应该先关心下她那边的情况吗?”
“你就这么急着我去找她。”
腾的从饭桌上起身,秦初夏拉开椅子,埋头道,“我吃饱了,先走了。”
祁泽遇也起身。
走上楼梯,经过主卧室的门时,他停住了。
门没关。
床头柜上,摆放着一张银色相框,他拿起来瞟了一眼,是他的照片,擦拭的很干净。
背后,还有一小行清秀娟丽的字。
今生,遇你如遇恩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