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征途
征途 连载中

征途

来源:腾文小说 作者:征途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其他小说 李晨 李科

事会变,人也同样,他却不知道,现在的李科依旧清晰记得以往的种种,脑海深处的莫名声音也让他知道,他不能活在这溺爱中,她不可此世无用,虽然现在他依旧只是个单纯的孩子,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自己会听到这些,但他就是如此单纯的知道自己要变的强大!展开

《征途》章节试读:

第3章 伏击


七月本事艳阳高照的灼热天气,进入紫云山内,行在山林间,没有丝毫的闷热,反倒十分的阴凉。

紫云山传说是两位皇级武者大战留下来的遗迹,曾经给这片平原带来了不可想象的破坏,千百年过去了。那场大战留下的痕迹,只剩下巍峨的紫云山,四周平原再次成为了人类生活的家园。

跟着祖父爬上一处山坡,李科转头向身后望去,直到天边都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一直延伸到天的尽头。在大地上被分割成一块块的农田,种满了翠绿的庄稼,隐约可见在田间劳作的农人。

父亲李白工作的小镇,看上去只有馒头大小,李科第一次感觉世界是如此的小。

“科儿。”李晨在小山坡上呼唤李科。

“来了。”

李科应了声,努力的追赶着祖父的脚步,迈着小小的步子,每一步都充满了未知的渴望。经过两年多的努力,李科已经拥有三级武者的势力,但爱意年纪的关系,耐力比成年人要弱上许多。

李科跟着李晨登上紫云山,沿着李晨布置好的绳索,爬上几个陡坡之后,就有些气喘。但李科骨子里,有着一份坚持,是最难能可贵的东西。就算已经十分疲倦,李科还是咬着牙,跟在李晨后面,不叫一声累。

李晨几次偷偷看李科,眼眸中的笑意越来越浓。

李科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恒心,将来绝对不可限量。

李科抓着祖父的手,又怕上一座陡坡,看到李晨身后有一处光华的崖壁。正面崖壁材质如玉,嫣红如血,但在一片嫣红的**留有一小块白色的玉质,仔细看上去,竟然是一个稳如分明的拳印。

李晨拉着李科来到崖壁边,指着崖壁说道:“这就是当年两位皇级武者战斗后,留下来的印记之一。这一拳上的力量,在大战后残留了下来,经过千百年力量慢慢改变了这片崖壁的质地,才成了今天这个样子,也为后人留下了一个参详的机会。”

李科心中震惊莫名,之前听李晨讲述紫云山的来历,心中感慨,却没有十分直观的认识,如果见到了这片如玉般的崖壁,才真正感觉到了当年皇级武者大战的惊心动魄。

当年的两位皇级武者是何等的风采,李科的小脑瓜子里极尽想象,也只能猜想出一两分来,不身临其境,实难体会到那种震撼天地破碎虚空的场景。千百年来,多少传说话本诗歌,都无法描述那一刻的场景。

就仿佛人们只能仰望在天空中翱翔的雄鹰,却无法体会到翱翔天地间的感觉一般。

李科不由自主的走到崖壁前,李晨并没有阻止。

这面石壁在此处静静的存在了千百年,从被人发现开始,无数天下英雄都来此地观瞻过,想要将石壁挖走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但没有一人能够成功将石壁挖下来,却没有一人能够成功过。

就在李科为玉璧痴迷时,玉璧左侧崖壁上的蔓藤被人从内测撩起,两个彪形大汉骂骂咧咧的走出,前面人手里拿着两盏矿灯,后面一人推着一辆矿车,里面装着铁铲、搞头、锤子、铁钎等等的工具。

前面的大汉骂骂咧咧的说道:“真TMD,还真是挖不到头,要想将这条玉柱挖出来,除非把整座紫云山都崩了。”

后面对车的大喊抱怨道:“我就说不行,你他娘娘的不信,还得老子跟着一起吃苦受罪,平白的挖了一个月的石头。”

“瞧你那点小心眼,要是能挖到尽头,我们这里不久发财了。”

“就凭你,百年来,不知多少大家氏族想要把这条玉柱挖出来,搬回家里藏着,百年的大秦王朝NB不?还不是一样拿着玩意没有办法。”

“早晚有一天,我也能打出这样的一拳。”

“别做梦了。”

两个大汉走出来,也看到了李晨和李科。

走在前头的大汉,瞪着眼睛怒道:“看什么看?没看过别人挖石头吗?在看把你们眼珠子挖出来喂狗。”

后面的汉子催促道:“走来,还在这里磨叽什么?”说着将矿车和工具推到悬崖边,一股脑的将车和工具一起丢了下去,拍拍手上灰尘,摘下腰间的水壶仰头喝了一大口。

四周隐约弥漫着一丝酒香,原来水壶中装的是酒。

李晨将李科护在身边,向玉璧的另一边走去。

李科这才注意到,玉壁的两侧都挖出了洞穴,掩盖在蔓藤下面,所以李科上山时才没有看到。站在洞穴门口,就感觉到一阵阵冷风袭来,李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浑身的皮肉都紧缩了起来。

李晨不愿意生事儿。

这片崖壁并不是秘密,每天都有来自从的江湖人士,想将玉璧挖走的人很多,千百年来却无一人成功。

原来当年皇级武者一拳轰飞了一座大山,坠落于大平原上,形成了紫云山。皇级武者的一拳,留下了十分庞大的能量,不只有将石壁表面玉化,玉化还一直延伸到山腹中,形成了一根巨大的玉柱。百年前的大秦帝国统一天下,第一代君王秦帝派人想要将紫云山挖空,将玉柱驱除,可是耗时十年却未能挖到玉柱的根部。

因为建都、建陵和挖山,消耗财力巨大,最终导致了大秦帝国的覆灭。

说也奇怪,当年被大秦人沿着玉柱两侧挖掘的隧道长达数里,山体内的岩石竟然长了出来,保持在一千米长短不在变化。

像那两个汉子般,靠自己的力量挖掘,挖的速度,可怕还没有岩壁生长的速度快。

李晨正要带着李科进山洞,那个领头的喊着大叫道:“好个老不死的,竟然敢无视爷爷,看我不拆了你的骨头。”

大汉挖了一个月的石头,没有丝毫的发现和进展,又被同伙讥讽了几句,心中早就窝着一肚子的火。

正好拿眼前这个老头子解气。

大汉部分青红皂白,丢下手中的矿灯,就大踏步冲了过来,抬手对着李晨面门的就是一拳打来。

拳头戴着迅风,隐约有雷声滚滚。

“奔雷拳,难怪脾气如此不好!”

李晨退了一步,伸手将立刻拉到身后护住。

李科就觉得身子一轻,脚下虚浮,被祖父拉倒了身后,却没有丝毫被拉扯的感觉,身体仿佛如棉絮般轻盈。

就在李科震惊于祖父的修为时,耳畔响起了一阵惊雷滚滚。

李晨傲然而立,弹出单头,从正面接住了大汉的一记奔雷拳,脚下稳稳的站立着,未有一丝的弯曲,连脚下的石头地面,都没有丝毫的开裂。在李晨手中雷电滚滚,那个看似粗俗的汉子,竟然是一位掌握了雷电精髓的八级武者。

武者分九级三上位,九级武者修炼的过程中五级、七级、八级、九级都是一道道门槛,每进一步,都有质的变化。

到九级巅峰之上,就是三上位。

世间三上位高手屈指可数,无一不是名扬天下威震一方的雄杰。

汉子能有八级武者实力,能够接住汉子全力一拳的李晨,实力又有多高。李科只是知道祖父李晨实力很强,却没想到强到这样的地步。

九级巅峰是有了。

大汉脸色铁青,本想找个倒霉蛋泄愤,却踢中了铁板。

后面的汉子看到前面的汉子要顶不住,单手摇晃着水壶,转向李晨的一侧,吐出一口酒剑直奔李晨身后的李科。

李科脸色大变,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小儿,好狗蛋。”

李晨出奇的愤怒,躬下身,将大汉拽了过来,用大汉的脊背挡住了射来的酒剑。

“啊!”大汉一声惨叫。

“陈兄!”吐出酒剑的大喊惊呼出声,出手却没有丝毫的留情,打开酒壶将酒水洒向空中,空气中弥漫着香甜的酒香,酒话化为漫天的雨滴,从四面八方袭击过来,劈开李晨和陈姓大汉,大部分袭击李科。

此人卑劣成性,招招攻击必救,就是要将李晨逼到绝境中。

江湖人恩怨,往往只是一念之间,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此次双方相遇,要说仇恨,根本就谈不上。只是互相看不顺眼而已,双方又都是杀伐决断的狠人,既然动了手,就不留丝毫的情面,不死不休。

如若不置对方于死地,将来就要多一个可怕的敌人。

李晨撞着陈姓大汉来回甩动,一位八级武者,就如同玩偶般毫无反抗的能力,承受了大部分酒剑的攻击,几个呼吸间便如同血人般,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地方。

“我CAO!”

陈姓汉子破口大骂,将对李晨的恨意,都转移到曾经的同伴头上。一串国骂之后,被一支酒剑断头,头颅弹跳着坠落崖下。

“李晨老儿,你就死在这里吧!”

喝酒的汉子露出狰狞笑容,攻势又凌厉了几分,他操纵的酒剑染上了血红,在空中飞舞,如一枚枚银色的滴血魔石。

李晨要护着李科,无法全力反击,带着李科连退了数步,将李科推入了崖壁边的洞穴内,李晨守在洞口,一步步退,也很难攻出去。

双方陷入僵持。

李科跌坐在地上,看着洞外的激战。

这还只是八九级武者间的战斗,实在很难想象皇级武者,会是什么样子的强大。

正在李科看着洞外的战斗发呆着,在洞穴深处的黑暗中,有一个与李科相貌差不多的小人儿站在那里,身边悬挂着四具尸体。都是被岩石内深处的树根蔓藤绞杀而死的,小人儿操纵木之源,足以与七八级强者抗衡。

小人儿看着跌坐在洞口的李科,浅浅笑着,低声说道:“你又欠了我一次。”说完化为一团蓝色气息,转入了延伸进洞穴的根须中,消失不见了。

树藤漫天蠕动着,将四具尸体吊上洞定缠绕起来,不留一丝的痕迹。

也许千百年之后,有人会在这里,偶尔发现四具枯骨。

李科隐约好像听到什么声音,转头看洞穴内看去。洞穴一侧,是淡红色玉柱透色的暗红色光芒,越往深处越发的黑暗,就如同没有星辰的黑夜般。一阵阴冷从洞内吹来,仿佛带着许多不甘无助的恶鬼冤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