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侯门医女喜当妃
侯门医女喜当妃 连载中

侯门医女喜当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云夙音 分类:穿越重生

标签: 云夙音 君九渊 穿越重生

云夙音从09区特种医官穿成被迫害的侯府小可怜, 斗极品,撕渣爹,医术在手生活美滋滋,只是没想到见血之后还会变兔子,招惹了那个冷酷腹黑的摄政王
再乱跑,扒你皮
不听话,扒你皮
乖乖的,不然扒你皮
阴戾邪王捏着她的兔耳朵,眼里尽是戏谑缱绻,阿音要乖,本王疼你
展开

《侯门医女喜当妃》章节试读:

第8章 再敢跑,扒你皮


云夙音眼前泛黑,那冷热交替的难受感觉让得她脸色剧变。
这是……
“谁在那边?!”
不远处有高喝声传来,云夙音顾不得多想,撑着身子就想逃离,可谁知道刚走了两步身子就猛的一轻,整个人快速缩小不说更是直接栽在了地上,身上的黑袍掉落下来盖在了她脑袋上。
云夙音看着**嫩的爪子和毛茸茸的身体,欲哭无泪。
卧槽!
怎么又变了?!
黑袍被人掀了起来,还带着些血迹的雪白兔子出现在来人眼底。
那人看到这小小的幼兔之时,连忙将它拎了起来,脸上露出狂喜之色。
“万大人,兔子在这里!”
万钧听到声音急忙跑了过来,当看清楚兔子模样时顿时松了口气,他连忙将兔子接了过去捧在手里说道:
“我说小祖宗,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他看着地上的黑袍,总觉得有些眼熟,仔细看了眼后才发现是王爷惯穿的衣物,他顿时有些想多了。
这兔子还这么年幼,自己断然不可能跑这么远。
难不成刚才有人趁乱想要对王爷不利,想要偷王爷衣物才意外才把兔子一并带出来的?
可他们要王爷衣物做什么?
万钧脑子里瞬间闪过许多念头,却都不是什么好的,他神色忍不住一冷:
“这船上可能还有刺客同党,给我仔仔细细的搜,任何角落都不准放过!”
“是,大人。”
万钧看了四周一眼,才捧着云夙音返回了船舱那边。
此时舱中已经被清理干净,地上不见半点血腥不说,里面还点了熏香,屋子里全是淡淡的冷松香味。
君九渊坐在轮椅上时身上已经换了一身衣裳,那玄色长衫笼罩之下身上气压极低。
他狭长的眸子里泛着隐约冷红色,仿佛随时要吞噬他人的凶兽一般,直到万钧将兔子送了上前,让他将那雪团子抱进了怀中,身上寒意才稍稍淡去了一丝。
君九渊手指落在兔子身上,顺着兔子的后背轻顺了片刻,指尖才停留在了她脖子附近,微微收紧。
“连你也要撇下本王逃走?”
他声音低哑,指尖摩挲着她脖颈,双眼之中尽是毁灭的**。
云夙音只觉得脖子生凉,仿佛已经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
她连忙乖巧至极的靠在君九渊身上,仿佛没听懂他的话似的,垂头轻舔着他的手指,双眼湿漉漉的努力讨好。
君九渊垂眼看着湿润的指尖,小小的一团好像随时都能掐死,而她满眼湿润润的看着自己,像是怕极了。
君九渊漠然看了片刻,才收回了手指:“再乱跑,就扒皮,晒干了框起来挂在王府里当画儿。”
云夙音抖了抖。
这变态!
她努力仰着兔子脑袋蹭了蹭他掌心。
好的,不跑,你是大爷你说了算……
……
云夙音好不容易通过卖萌让君九渊信了她不想逃跑,等见着君九渊和万钧说起了刺客之事,而她也被下面的人抱去洗澡之后,她才有种劫后余生的后怕。
蹲在一旁的软垫上,看着那个婢女弄着水温。
云夙音才有功夫想刚才发生的事情。
刚才一切都太过突然,她突然变回了人身,又再次变成了兔子,那变回人身的事情猜测着或许和君九渊亲吻有关,可她到底是怎么又变回兔子的?
云夙音趴在垫子上,仔细回想着两次变身时的异常。
第一次时是在那草寮之中,她被推出来险些让人糟蹋,杀了那三人之后就突然出现了变化。
而这一次她却未曾杀人,而且从船舱里逃出来后也没有遇到过旁人,或者发生什么特殊的情况。
云夙音脑海之中不断回想两次身体出现异常,变成兔子之前发生的事情,不断对比之下却始终没发现有什么相同的地方。
她觉得不太相信。
她能变成兔子,一次可能是巧合,可是接连两次肯定不是什么意外情况。
而且还能从兔子再变回人身,这中间必然有什么关系,而这两次之间也肯定会有关联处,只是被她忽略了。
云夙音在军中时本就是极为心细之人,她再次仔细回想,不放过任何可疑的地方,许久之后她才神色一顿。
等等。
这两次变身兔子唯一相似的地方,好像就是见了血?
第一次时,她杀了人,身上沾了血迹之后不久就突然浑身发热,紧接着骨头发痒不久就变了兔子。
而第二次她从船舱中出来的时候一切都还好,可后来好像是碰到了衣裳上的血迹,也看到了船尾行刑时那人身上鲜血淋漓,才突然变成了兔子。
所以她会变成兔子,是不是与血有关?
见血应该不会,否则她偷看君九渊砍掉那刺客脑袋时鲜血淋漓的模样,早就变回了兔子,哪有机会跑出来。
既然不是看到血,那也就是说,她变成兔子和碰到了血迹有关?
云夙音突然有些兴奋,如果真的和她想的一样,那她只要变回了人身,小心一些不沾上血迹,那她是不是就能够保持着人身不会再变成兔子?
云夙音迫不及待的想要试试看,如果她能够掌握了人身和兔子之间的规律。
那等回到京城之后,她便也能顺利从君九渊身边脱身,不必再随时提心吊胆生怕这神经病将她做了标本。
旁边那婢女将水温弄好,转身就瞧见那幼兔竖着耳朵一脸的高兴。
她顿时笑起来:
“你这小家伙,能洗澡这么高兴吗?”
她记得以前见的猫狗好像都特别怕水。
云夙音张嘴发出细细的叫声,她倒是不想让人帮她洗澡,只可惜君九渊却是个洁癖,她想要试验刚才的猜测是不是真的,就得先接近了那男人才行。
要是不弄干净些,不用想她都知道那男人怕不等她亲亲就得把她给扔出来。
不过说起亲亲,也不知道换了别人行不行。
云夙音蹭了蹭那婢女的手,让的她忍不住娇笑出声,而她努力卖萌趁机靠近之后亲了那婢女一口,嘴唇碰上了身上却丝毫没有半点变化。
还真得要那狗男人?
云夙音瘪瘪嘴,顿时失了玩闹的心思,拱着那婢女催促着她赶紧将自己放进水中。
那婢女被亲了之后有些高兴,见它想要洗澡,便笑盈盈的将小兔子捧了起来,放在水中之后就细细替她清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