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穿书女配忙洗白
穿书女配忙洗白 连载中

穿书女配忙洗白

来源:掌中云 作者:叶颜汐 分类:穿越重生

标签: 叶颜汐 墨千宸 穿越重生

穿进一本宅斗文里,叶颜汐成了人人喊打的恶毒女配,以为天降馅饼得了个牛逼系统,可以坐吃等死,谁知竟被逼着走恶毒人设
含泪推动剧情的她,手撕白莲花,脚踩渣男,转头发现,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给洗白了?等等,那个压在她身上的反派,是怎么回事?喂喂喂,你再这样我就喊了啊!喊吧!本王听着呢!墨千宸戏谑勾唇
靓女无语:草率了!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反派和书里的不一样?展开

《穿书女配忙洗白》章节试读:

第8章 儿臣心有所属


包扎伤口的位置,纱布被鲜血浸入,染成了淡粉色。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推开了,只见莫风端着一盆温热的水走了进来。
看到醒过来的墨千宸,莫风一脸欣喜,立马奔了过去,“王爷,您醒了?”
说着,莫风便赶紧将木盆放置在一旁的木架上。
“王爷感觉如何?”
“本王是如何回来了?”墨千宸没有回答,开头第一句便是询问他怎么回来的。
“属下发现王爷的时候,您就靠在一棵树边。”
“树?”听到莫风的回答,墨千宸陷入了沉思。
他记得,他在回京城的路上,遭到黑衣人刺杀,受了伤,便躲进了一辆过路的马车。
当时,马车内坐着两名女子,他拿匕首威胁其中一位颇有姿色的女子,让她别出声,带他避开那帮黑衣人的搜查。
之后,他便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他好像晕倒了。
看样子,是她们将他扔在的路边。
“除此之外,你们可发现了什么?”
莫风点头,“属下赶到的时候,发现地上有很多刺客的尸体,不过属下都已经命人将尸体都带了回来,秘密调查。”
墨千宸听了后,好看的眉宇微蹙,他当时躲进马车的时候,那两名女子看上去弱不经风的,根本不像会武功的样子,究竟是谁杀了那些刺客?他又是如何脱险的呢?
种种疑虑,浮上心头。
“王爷,您体内余毒未清,不宜下床,还是赶紧歇着吧!属下这就去把白神医请过来,为王爷诊脉。”
话音一落,莫风便转身离开。
顿时,偌大的房间内,便只剩下墨千宸一人。
他背靠着床沿,手捂着腹部受伤的地方,不禁皱了皱眉,当时他头晕目眩,身体不受控制,原来对方竟是在刀上淬了毒。
究竟是谁,一心想要置他于死地?
不出一会儿,莫风便领着白玉痕来到了居竹轩。
“殿下醒了?”
看到白玉痕的出现,墨千宸不冷不热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你不是去云游四海了吗?”
白玉痕笑道:“刚好回京城办点事,遇到了莫风,听说你受伤了,我就过来了。”
闻言,墨千宸淡淡道:“看样子,我又欠了你一条命。”
白玉痕微微一笑,“既然殿下的命是我救的,那殿下可要争取长命百岁。”
墨千宸薄唇轻启:“你放心,本王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白玉痕但笑不语,打开自己的药箱,拿出一个沙包,垫在墨千宸的手腕下边,就静静地替他把脉。
过了半晌,他才收回手,道:“昨夜我已经将你体内的毒逼出来不少,但你体内的余毒尚未清除,需要花费些时日和药材,这段日子,殿下就不要运功练武了。”
作为一个习武之人,很难做到不动武。
但墨千宸还是点了点头。
见墨千宸乖乖遵守医嘱,白玉痕也少废了些口舌,随即给他开了几服药,让莫风拿去药房抓药回来。
莫风拿着药方,转交给了王府里的管家福叔。
皇宫,御书房。
“父皇,您找我?”
萧子秋步入御书房,看向坐在龙案前一身明黄色龙袍的中年男子,一脸随和的走了进去。
别的皇子,见了萧炎,都得行礼问安,而萧子秋不用,可想而知,他是众皇子中最受宠的,也是皇帝最器重的儿子。
“嗯,朕宣你来,是为了你的婚姻大事。”
听到这话,萧子秋面露喜色,“父皇这是要为儿臣选妃吗?”
萧炎点了点头,“几个皇子中,你也到了该成婚的年纪,今日朕便替你做主,下旨赐婚。”
萧子秋喜出望外,若是这个时候,他提出要娶苏丞相的二女儿为妃,父皇或许会答应的。
想到这儿,萧子秋刚想要说话,萧炎便率先一步问道:“子秋啊!你觉得你皇姑姑的女儿,也就是你表妹颜汐如何?”
听到这话,萧子秋觉得,瞬间被人泼了一盆冷水。
他脸色顿时一变,“不好,很不好,叶颜汐胆大妄为,刁蛮成性,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儿臣不喜欢她。”
听到自己儿子对他的评价,萧炎也有些头疼,他这个侄女,他最清楚不过了。
除了继承了平阳公主的美貌,其他一无是处,这性子也是出了名的刁蛮,说到底就是一个被宠坏了小丫头。
为了拉拢永宁侯府的势力,他必须让萧子秋娶了那叶颜汐。
想到这儿,萧炎咳嗽了两声,“子秋,颜汐毕竟是你皇姑姑的女儿,又是你表妹,虽然刁蛮任性了些,好在她对你痴心一片,朕看你们挺合适的,如果你愿意,朕这就为你们赐婚。”
听到这话,萧子秋立马拒绝:“儿臣不愿意,父皇,儿臣根本就不喜欢那叶颜汐,儿臣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萧炎听了后,神情立马严肃起来,“谁?”
“苏丞相之女,苏家二小姐苏晴鸢。”
萧炎眉头一皱,“朕听说,那苏家二小姐乃庶出,你是朕最疼爱的儿子,怎么能娶一个庶出女为妃?”
说到这儿,萧炎一脸怒容:“朕绝不答应。”
闻言,萧子秋“扑通”一声,跪在了他的面前,态度坚决:“父皇,儿臣除了苏晴鸢,谁也不娶,还望父皇成全。”
“你……”见自己的儿子为了一个庶出女,公然反抗,萧炎气的不轻,当即怒拍龙案:“萧子秋,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忤逆朕?”
萧子秋低下了头,咬了咬牙,继续坚持:“父皇恕罪,只是儿臣心悦苏晴鸢,只想娶她一人为妻。”
萧炎当即起身,怒斥道:“堂堂瑞王怎可娶一个庶出女为妻?你是嫡出的皇子,将来是要继承皇位的,朕一直对你寄予厚望,这一次,你真是让朕太失望了。”
说着,萧炎便在书房内走来走去,愤怒地拂袖:“立马跟那个苏晴鸢断绝来往,娶叶颜汐为正妃。”
萧子秋听了后,抬起头来,不可思议地看着萧炎,“父皇,您当真要如此逼儿臣吗?”
萧炎冷哼一声,“永宁侯府手握兵权,你若娶了叶颜汐,便掌握了半壁江山,朕这么做,也是为了你的将来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