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疯了吧,你管这叫实习律师
疯了吧,你管这叫实习律师 连载中

疯了吧,你管这叫实习律师

来源:阅文起点 作者:某二狗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夏千月 张伟 都市小说

大律师张千胜,刑事辩护律师,从业30多年打赢超2000场诉讼官司,帮无数大富豪脱罪,赚取了数亿身家
站在法庭上的他,令人闻风丧胆,不寒而栗
但因为一场意外,他的灵魂附身于平行时空的蓝星法学生张伟身上
从此以后,法学生张伟,变成了战无不胜的大律师! 而这一次,在某个憨憨的帮助下,他也从冷酷无情的大律师张千胜,逐渐变成了有情有义的好律师张伟
PS:应读者们要求,建了个书友群2395599...展开

《疯了吧,你管这叫实习律师》章节试读:

3章 贾美丽登场


  东大主校区。

  坐落于东方都中环线西南方位,地理位置优越,整个校区更是大得惊人。

  张伟走在曾经熟悉的校区主干道上,但眼中却只有陌生感。

  “校园吗,我自从法学院毕业后,有多久没有走在这样的路上了?”

  他扪心自问,可惜没心思追忆过往。

  张伟没有浪费时间,直奔自己的宿舍。

  很快,他就找到了原主在校四年的宿舍,一个标准的四人间。

  走进宿舍,身体本能的感觉到温馨,精神也舒畅了不少,毕竟在这里住了四年。

  哦,不对!

  是原主住了四年,他身体本能的产生了肌肉记忆而已。

  呼~噜噜~

  呼~噜噜~

  张伟很快被一阵呼噜声吸引,目光不自觉的瞅向源头。

  那是他的上铺,有人在睡觉。

  张伟的脑海中,下意识闪过“罗小布”这个名字。

  这是他曾经的四个舍友之一,也是现在唯一的舍友。

  在张伟的印象中,他是一个白净的小胖子,个子也不高,人长得挺喜庆的,同学们都喊他“萝卜”。

  至于另外两个舍友,好像找到了法律系的实习工作,干脆就搬出去住,打算一边积累经验,一边备战法考。

  法学院的学生,最终的目标都是法考。

  这一点也是法学院的优势,学生在本科第四年就可以参加法考,非法学院的则需要毕业才行。

  张伟在穿越之前,同样也在备战法考。

  一般来说,法考备战以短期冲刺为主,考试前3-6个月疯狂补习的人最多。

  有人去图书馆背法条法理,有人会关注近几年社会案例,大多数学生也会熬夜学习新知,复习法理,天天奋斗到凌晨都是常有的事。

  看罗小布熟睡的样子,应该是昨天熬夜了。

  张伟如此想着,就打算拿上自己的东西,然后离开宿舍。

  “啊咩咩~小茉莉真可爱~”

  “我最喜欢小团团的黑丝了……不对,白丝我也喜欢,爱你哟~”

  “我屁股都撅起来了,甜甜女王快来踩我,快来踩我,快来踩我嘛~”

  当张伟走到自己的床铺,开始收拾东西时,上铺却传来了不堪入耳的声音。

  “好家伙,这是又熬夜看女主播了?”

  结合原主的记忆,张伟明白了罗小布赖床的原因。

  这小胖子别看人长得老实,但却有一颗闷骚的心,平日里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看女主播。

  尤其是那些穿黑丝白丝,会撒娇卖萌,cos女王说荤段子的女主播,他收藏了整整一列表的直播间。

  他的网页浏览记录,不堪入目啊~

  看他说梦话的猥琐样儿,显然昨夜又看了女主播的午夜场。

  一般来说,午夜场的审核力度低,一些房间超管的审核都会松一下,所以女主播的直播尺度比平时大了很多。

  有时候她们随手一发,你也跟着随手一发……

  看着在床上扭来扭去,表情还无比猥琐的小胖子,张伟的嘴角有些抽搐。

  “啧啧啧,这小胖子,还想不想过法考了?”

  他暗自摇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现在已经上午快10点了。

  他想着要不要叫醒这小胖子,不然指不定今天要翘掉多少课呢。

  “萝卜,起床了!”

  “再不起来要迟到了!”

  “小心辅导员过来,人家的铁砂掌可不长眼啊。”

  张伟推了推床铺,可惜罗小布没醒。

  张伟又碰了碰罗小臂的胳膊,对方翻了个身,一样没醒。

  张伟恼了,眼睛一眯,瞬间想到了什么。

  有时候对付特定的人,就得要对症下药!

  他嘴角微微一扬,像是老司机般凑而罗小布耳边,嘿笑道:“卧槽,有大秀可以看!”

  “大秀,哪呢,哪呢!”

  只见刚才还在熟睡的罗小布,立马睁开眼睛,一个鲤鱼打挺就翻身坐起,朝左右张望了起来。

  结果他就看到,床铺下站着的张伟。

  他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还真是张伟。

  “哇,鬼啊!”

  伴随着一声惨叫,上铺的床都差点翻了过来。

  张伟:“……”

  几分钟后,罗小布终于下了床。

  “张伟,你不是人生重启了吗,没死啊!”

  “你怎么说话的,我这不还好好站着吗?”

  张伟摊开手,在原地转了一圈,让小胖子仔细瞅了几眼。

  再三确认眼前的张伟是活人后,罗小布连忙拍了拍胸口,一副差点被吓死的样子。

  接着,他看向张伟的表情,颇有些复杂。

  “张伟,你可别再想不开了,不就是打碎了一套茶具吗,有什么好想不开的,大不了去找郑教授认个错,没准人就原谅你了呢?”

  “说实话,听到你跳楼的时候,我也没想到你会这样做,是不是袁栋又给你打电话了,让你快点还钱。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大不了作为好哥们,我周转你个几百块,这是我这月最后的零花钱了!”

  罗小布像是下定了决定一般,对着张伟郑重道。

  “茶具?”

  张伟疑惑,但很快反应过来,好像真有这么一回事。

  他逐渐记起来,逼的原主自杀的原因之一,好像就有一套茶具。

  “张伟,你不会不记得了吧?”

  “呃,我有点失忆,毕竟遭了那么大的事,你懂得……”

  张伟尴尬地挠了挠头,面露讪笑。

  “萝卜,你和我说说,那套茶具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吧……”

  “哦,好吧,这件事还得从一个礼拜前说起,那时候我们都去参加郑教授举办的宴会。不过不得不说,郑教授家真有钱,那房子简直了,装修可真豪华,而且地段还是在中环内,咱们东方都中环的房价啊,那可真是……”

  “咳咳,说重点!”

  “哦哦,我的错,我说重点,其实在我看来啊,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在宴会上,你一不小心……”

  随着罗小布的讲述,张伟终于弄明白了茶具的事。

  一个礼拜前,东大法学院的郑教授在位于东方都中环的豪宅内举办了场宴会,宴请本系学生和法律界知名校友参加,名义上是给郑教授庆祝55岁大寿。

  东大法学院的校友,很多都在东方都司法界内取得了不错的成就,比如司法界鼎鼎有名的大律师,大法官和高级检察官。

  这次宴会的目的也很简单,让一些优秀的学生提前和东方都司法界的名人认识一番,为将来进入司法界提前做些准备。

  法学院学生毕业,为的就是进入司法界,在郑教授的宴会上崭露头角,就是第一步。

  不过这场宴会之中,发生了一件小插曲,也让所有人都记住了张伟。

  郑教授在法学院教学快30年,门生故吏遍布东方都司法界,其中不乏许多成功人士。加上郑教授又极度好面子,这样的宴会,很多校友和学生都会送礼聊表心意。

  在校学生,一般不会送太贵重的礼物,一来会让人觉得是贿赂教授、落人口实,二人学生也没什么钱,不可能真花费几万几十万,送一些名贵奢侈品。

  但作为本系学生的袁栋,却送了郑教授一套名贵的茶具,据说价值几十万,郑教授也很开心。

  当然,这套茶具不是以袁栋这个学生的名义送的,而是以他那位开古玩公司的父亲的名义送的。

  但没想到这套茶具在展示的时候,却被张伟给意外碰碎了。

  这件事,让郑教授勃然大怒,袁栋更是当场要让张伟赔偿。

  张伟不过是一个穷学生,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上大学都是靠助学贷款,哪有什么钱。

  一下子背负了几十万债务,张伟心里头哪能好受,但这件事又错在自己,他承受不住压力,这才走到了那一步。

  张伟听完,神态波澜不惊。

  “几十万的茶具吗,真想看看啊……”

  “张伟,不就是一套茶具吗,有什么好看的!”

  罗小布说着,还有些义愤填膺:“那袁栋也是,虽然你是不小心打碎了茶具,但他就是揪着你不放,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你赔偿。依我看啊,你给郑教授道个歉不就好了,反正郑教授家里不差钱,每年他都举办这种宴会,收礼收到手抽筋呢!”

  “我记得我当时说了一句‘我会赔偿的’是吧?”

  “是呀,张伟你还真老实,如果换做是我的话,那就打死不承认,最多说是不小心,他们还能奈我何啊,胖爷我别的本事没有,就脸皮够厚!”

  “这套茶具既然是送给郑教授的,那么处置权归郑教授,他当时有没有说些什么?”

  “我记得,当时……”罗小布顿了一下,摇头道:“好像没有!”

  张伟心里瞬间有数了,这位郑教授看起来是铁了心要他一个穷学生来赔偿茶具。

  这倒不是说郑教授咄咄逼人,毫无气量,张伟做错了事确实要认,何况是价值几十万的茶具。

  只是在这么多人面前,郑教授起码可以假意客套一番,说几句缓场的话,事后再让张伟赔偿也好。

  但显然,对方没有这么做,或者压根就没有在乎过张伟,连几句假意大度的话都懒得说出来。

  还有袁栋,他也是参与者之一,更是茶具的提供者。

  说起袁栋,张伟脑袋中立马蹦出了“贾美丽”三个字。

  他依稀记得,贾美丽好像和袁栋好上了,原主就是因为接受不了自己跪舔的女生跟了别人,最后才一气之下……

  “明白了,萝卜,谢谢你了!”

  张伟感谢一声,脸色显得无比平静。

  他收拾了一些东西后,就准备离开宿舍。

  但走到门口时,他却停下脚步。

  张伟看着罗小布,语重心长道:“萝卜,我得提醒你一句,女主播虽好,但毕竟隔着网络,你也摸不着她们。倒不如发愤图强,好好努力,通过司法考核,成为一名律师。做人呐,就得务实一点,就得看得清现实!”

  “哦,我知道了,不过你这套说教我都在家里人那听了八百多回了……”

  “哦,是吗,但我还没说完呢……”

  张伟笑了笑,继续道:“我让你发愤图强,考上律师,倒不是为了让你上进,而是为了你将来可以傍个富婆,这才是真正的务实。”

  “人家富婆也可以吹嘘啊,别人的小奶狗空有一副好皮囊,但自己的小奶狗不仅长得白白胖胖,看着讨喜,而且还是东大法学院的高材生,通过了司法考核的大律师,带出去可不倍儿有面子吗?”

  “卧槽,张伟你……”

  “萝卜,我言尽于此,能不能把握的住富婆们,可就看你自己的啦。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年少不知富婆好,错把网红当成宝,哈哈哈……”

  罗小布想要反驳,但张伟已经大笑着离开了宿舍。

  “这还是那个老实本分,不太喜欢说话的张伟吗,他这么变成这样了啊?”

  罗小布觉得,经历过那件事之后,张伟给人的感觉都不太一样了。

  ……

  东大,法学院校区。

  离开宿舍,张伟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他现在就背着一个包,走在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法学院的学生,看着张伟走过,全都下意识的避开了他。

  一些年长的学生,都知道张伟在宴会上打碎了茶具,欠了几十万的债务,所以不敢靠近,生怕他开口就问他们借钱。

  而一些学弟学妹们,也都通过校园网络论坛或者播客,知道有一位大四学长得罪了郑教授。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啊!”

  张伟看着刻意避开自己的人群,反倒是没有一丝负担,径直走向食堂。

  现在快中午了,他正好肚子有些饿。

  东大主校区的食堂,规模还挺大的,饭菜的种类也十分丰富。

  不过张伟却径直走向了记忆中熟悉的角落,点了一份熟悉的两菜一汤套餐。

  两个素菜,一份免费的汤,加上可以续碗的白米饭,这就是他在四年中吃得最多的套餐。

  虽然大学食堂的免费汤,大多是网站蛋汤和紫菜汤,但偶尔厨师会用隔夜剩下的肉熬一点肉汤,张伟倒也不怕跟不上营养。

  “张伟,你怎么出院了,医生不是说你还需要休息起码一个礼拜吗!”

  就在食堂之中,一个略带惊讶的声音响起。

  夏千月结束了上午的刑侦课,正好来到食堂,并且下意识的朝张伟平常待的角落扫了一眼。

  结果就是这一眼,让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夏千月也没想到,自己能在食堂里看到张伟。

  后者正在安心吃饭,听到夏千月的声音后,下意识回头,点头笑了笑,然后就继续端起碗,扒拉了两口饭。

  夏千月看到这一幕,细长的眉毛微微一挑,紧接着大步走向张伟。

  “张伟,你怎么回事,医生的叮嘱可不是儿戏,你还需要休养呢,你是不是担心辅导员那边,我不是都说了吗,我已经帮你请好假了……”

  她一下做坐在张伟面前,下意识开始说教。

  张伟见此,却只是抬头看了夏千月一眼。

  今天的夏千月,穿着一套白色休闲装,宽松的卫衣之下,什么都看不到……

  “多好的大姑娘,可惜胸小了些,将来容易饿着孩子……”

  张伟在脑袋中如此点评一句,嘴上却调侃道:“真是秀色可餐啊,看到你之后,这真是食欲大增,一口气能吃4碗饭!”

  说完之后,他又扒拉了两口菜。

  这玩笑一开,夏千月当即停下,并瞪大了双眸,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

  虽然她知道张伟的性格有些变化,但没想到变化居然这么大,食堂这么多人,都敢开口调戏自己。

  这要是换做以前,张伟会一直坐在角落里,全程一声不吭的吃完饭,然后一声不吭的离开。

  “张伟,你……”

  夏千月还要说些什么,但视线中出现了几道人影,让她本能的露出厌恶表情。

  那几道人影也注视到了夏千月,还有坐在夏千月面前闷头吃饭的张伟。

  几人微微意外,但随后其中一人是面露一丝戏谑,径直走了过来。

  “哟,这不是张伟吗,怎么今天来学校了啊?”

  “前几天听说你不慎失足,那还真是不幸啊,不过看你今天吃饭的劲头,好像前几天的传言版本不对啊!”

  “还有,你是不是不想赔偿那套茶具了,那可不是我让你赔的,谁叫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自己会赔偿的,我这不也得给你面子吗?”

  “再说了,那套茶具可是我花费了大心思才从老爸那求来的,郑教授又特~别~喜欢,这件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来人好像是为了强调一般,在末尾的“特别”二字上,反复拉长音。

  袁栋!

  张伟哪怕是没有回头,也知道来人就是袁栋,那个让自己背负几十万额外债务的人。

  同样的,原主跪舔的女人贾美丽,好像也跟着对方。

  因为二人在校园里时常形影不离,都快成连体婴了!

  所以……

  张伟站起身,猛然回头,目光无视了阴阳怪气的袁栋,锁定在了他身后。

  与袁栋同行的还有两个女生,一个长相相对普通,身材娇小,丝毫不起眼,肯定不是贾美丽。

  而另一个女生,身材相对高挑一些,脸上画着淡妆,身上穿着名牌衣服,胸前挂着条一看就造价不菲的项链,下身则是紧绷的牛仔短裤,露出一双白皙的大长腿。

  食堂里的很多男学生,也都时不时偷瞄着女人的那双腿,显然男孩子的心思都一样。

  这个女生的综合颜值,以张伟前世的阅历来看,倒也在80分上下,加上化着妆,还能加上一点分,但撑死了也就85左右。

  这样的女生,评个系花绰绰有余,但院花只能说够呛,校花百分百没可能。

  而这个女生,也正是导致原主想不开的罪魁祸首。

  她的名字叫贾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