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史上最强法师
史上最强法师 连载中

史上最强法师

来源:腾文小说 作者:史上最强法师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其他小说 张龙 赵虎

地府阎罗王坐传送阵时,一不小心传送阵出现问题,把他传送到了不知明的世界,还转生成了一个一身光系能量的人当明法师……展开

《史上最强法师》章节试读:

第三章对立的和谐


醒过来的小王子坐在干涸了的血块儿中间,在三个蓝色的月亮之下,可以看到,他的眼睛不再是神族清彻的蓝色,而是变成了妖异的紫色,紫色的双瞳一闪,渐渐消失,眼睛又变成了黑色,黑的极为邪异,如同九幽深渊,随之,一股浓重的死气从他身上发了出来,吓的附近树上的栖息的鸟儿们扑打着翅膀扑噜噜响着飞起来一大片,在地上投下点点黑影,飞向远方。

坐在血泊里头,阎罗天子心中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心里不住地在骂西方的冥神,都是那个阿H泼才,搞的什么鸟传送阵,让自己受了这么大的罪,一会儿回去了就派鬼卒去和他交涉,一定要让他陪偿我的精神损失!

此时的阎罗天子,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状况,想着,他站起身来,心说道这是把我传到哪里了,不由得四下里看了看,今天的月光真亮啊,不由得闭着眼睛吸了一口气,空气里淡淡的血腥味儿,嗯,有点儿血池地狱的味道,看来跑出来没多远,还好,还好!

从血泊里爬起来,迈步走了几步,心说这里的树可真高啊,我记得阴间没有这么大片的树林子啊,这是哪里啊?不由得抬头往上看,这一看吓了一跳,好家伙,树上还挂着一个超大号的尸体,影影绰绰,看那个样子倒像只大蜥蜴,不由说道:“好大个儿的爬虫!”

出声清脆,不由得眉头一邹,合计着怎么说话这问儿啊,奶声奶气的,好象还没断奶呢,座传送阵落下病了,嗓子坏了?不由伸手去摸了摸脖子,触之粘滑之极,抬起手来一看,吓了一跳,整只手通红能红的,还有浓浓的血腥味儿,心里头吃了一惊,想道坏了,脖子破儿,流了这么多的血!

接着,他感觉到不对了,我的手怎么变的肥肥胖胖的了,肿了,又往上看,胳膊也是,同样也是血红一片,再往下看,全身都是红通通的,心说怎么流了这么多血啊!没听说过鬼还会流血的呀,真是奇怪?

接着啊——!一声大叫,他终于发现自己哪里不对了,从头到脚,自己没一个对的地儿了,低头看了看自己,还没长毛儿呢,看着自己的身体,呆了半天,嘴里嘟囔着:“怎么会这样儿?”

又想到,听说人间有一种奇怪的门(电梯),进去了,男的能变女的,老的能变少的,难道冥神哈迪斯给修的这个传送阵也有这个作用?(逸士语:真的假的啊?阴间都有笔记本儿了,会不知道电梯?阎王:你白痴啊,鬼都是飘来荡去的,阴间的东西也都是飞来飞去的,要电梯那种没用的东西做什么啊?我得考虑换个写手了……)

接着又掐着指头想算算?又发现自己的道术不灵了!怎么回事儿,今儿怎么全都不对劲儿了?抬头往天上看,都说月朗星稀,一个月亮,亮起来星星都显的稀了,这三个月亮的光芒之下,哪里还显的出星星来啊?这里的晚上除了变的蓝茫茫外,再就是气温低点,站在空地儿上看,感觉和白天没什么区别。

哎!月亮太亮了,一个星星都看不见!叹了一口气,低下头,月亮?月亮!天上怎么会有一堆月亮?难道天庭也要换界选举,一堆月亮扎堆儿开会呢?还有,这月亮个头儿也太大了吧,车轮大小,太邪门了,见了鬼了?鬼打墙了?还有比我更大的鬼吗?

升上去看看吧,长身形往上飞,飞起来没有一丈高,咕咚,掉到地下了,往日里驾风身如絮,今日腾空重千斤!哎,鬼要倒霉喝凉水塞牙缝儿,放屁砸脚后跟,真疼啊!疼?不对啊,我都几千年没这感觉了?

小家伙不由得盘坐在地,运转元功,这下他明白了,自己借尸还魂了,睁开眼来,茫然的看着四周,嗫嗫着:“太搞笑了,阎王爷竟然投态了,还是借尸还魂了……”在看看天上的月亮,明白了,自己这是不知道被那个鬼的传送阵送到哪里了,不由得长啸一声:“哈迪斯,我问侯你先人板板的——!”

哎,可怜啊,一点儿气势都没有,声音清脆可爱!坐在地上郁闷,想不到我包某人也会有走麦城的时侯啊,现在飞也飞不起来,也不知这是哪里,不可肯定不是阴间了,阴间没有这么大的月亮,那是哪里啊,天上,那根本不可能,天上没有黑白天,更不可能有这种大车轱辘一样的月亮,六道里头,想了半天,哪一道也没有三个月亮啊?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盘坐在地上打坐,运转九天十地阎罗太阴正一心法(酷吧!),三个月亮的好处显现出来了,纯阴之力如潮一样涌进身体里面,不由得通体舒泰,不过,这些纯阴的能量怎么不在全身运转,而是全都跑到识海里来了?

元神往周身探查,又是一惊,不过都习惯了,今天是怪事儿大联欢,见怪不怪了,这个身体竟然是个九龙吞天的纯阳之体,亿里无一,不由得苦笑,这算是怎么回子事儿啊,身为真阴之身却转生了个纯阳之体,按道理来说,自己早就应该爆炸了,可是现在两者却相安无事,达到了对立的和谐,真是想不明白啊!

这主要得归功于他一时的昏迷,要是他清醒着,肯定会驾驭全部的纯阴灵力与纯阳的灵力死拼不止,不死不休,可是他当时昏昏沉沉,纯阴灵力自己做主,和纯阳灵力打了个旗鼓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当然就握手言和了,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很快,纯阴灵力就停睛吸收了,把识海充的满满的,这一次的修行顶过去十年的,修行不是一挥而就的,得循序渐进,这个道理他比谁都清楚,必竟是千年的那个啥了啊。

第二天一早,太阳升起来,没等他有动作,占据心脏的光系的纯阳灵力就开始疯狂地自动吸收纯阳的灵力,昨天晚上,感受到暗能量的威胁,光能量逮住机会了,急速地补充着兵员,直到两方又持平为止。

太阳出来之后,感受到阳光照到身上暖暖的,这下彻底相信了,自己确实是借尸还魂了,要是以往,太阳照在身上,随然没什么反应,但是绝对不会有暖暖的感觉,现在的这种感觉肯定不会是一个那啥应该有的。

通过一宿的打坐,灵力补满了,而光系能量的吸收,本身的净化功能自然的就把一身的血块给净化消散了,现出来白白胖胖的样子,让他很不适应,他还是喜欢自己的那张大黑脸,这些年了,一直以黑为美,为喻为面黑心赤,现在变白了,叫什么,面白心黑,面白心狠,那是曹操,不是包公!通过龙血的沐浴,还有另外的一个好处,那就是抗魔,以后魔法攻击对于他来说,造不成什么太大的伤害了。

白天当然要比晚上看的清楚,月亮再多也不如一个太阳不是,这回他看清楚了,树上挂着的是只西方的巨型飞龙,哈迪斯的坐骑就是一只这样的东西,不过那个家伙比这个个头要小,也黑不溜湫的,不像这只,通体金黄,一看就是个高级货色,很值钱!

这时,他发现,自己身上光着呢,这也太不雅了!堂堂的一朝人王地主光着身子溜达,传出去好说也不好听啊,掐着法诀,念了声:“变!”……“我再变!”……“我变变变!”……结果,连个屁都没变出来,完了,变化之术也不能用了,这下好了,变成真正的人了,不在是超级鬼仙了,没办法,捡了片大树叶,围在身上。

小王子身上的衣服呢,您没见过西方的油画啊,那里面连圣母都露着呢,小孩子怎么会有衣服穿,大概,可能,也许,我觉着,外国的神们不知道有衣服这种东东?飞也不能飞了,变也不能变了,身体也变小了,一切都变的陌生了,慢慢适应吧,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儿,天无绝人之路,有路必有鬼子车嘛,习惯了也就好了。

走被飞龙撞出来的巨大空地儿走出去,走进了森林之中,这是片原始森林,荆棘从生,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花草树木,他前世掌管六道,见多识广,但是没见过那么奇怪的植物,而且有的植物身上还有灵力活动的痕迹,他心说这些家伙好深日久,快要成精了,其实那只不过是最普通的魔性植物,身上有一定的魔力的植物在这个世界里遍地都是,只是他现在还不知道而已。

一路上披荆斩棘,幸好,他的身体超级变态的强横,要不然,就这一身的细皮嫩肉哪受的了这个啊,边走边想,现在也不知道到了哪里了,看来一时半会儿是回不去了,话又说回来了,就是能回去现在也不能回去,我堂堂的一代人王地主,变成小孩子回去了,好说不好听啊,咱得顾及这个啊(也就是脸)!

看来得在这里待一阵子了,得想个名字,无名无姓不行了,原名肯定不能用,要不然让人家知道了,脸都没地儿方了,那叫什么好呢?我是地府的神仙,姓地,叫地府?地狱?地下?不好听!姓阎,阎王,阎罗,太明显了;华夏民族,姓华?华同滑音,滑头不好,姓夏?夏什么?夏天?夏季?夏侯仁(吓唬人),好像有个叫这名儿的了,也不好,炎黄子孙,都是黄帝后代根苗,就姓公孙吧。

公孙什么呢,公孙龙,公孙虎,公孙凤,公孙……,哎,历史有个名儿叫公孙胜,那我就叫公孙不败得了。

最后,想起来,历史上有个名人叫公孙杵臼,有情有义,可以说是忠义两双全,他杵臼(初九),那我是第五殿的王子,那我就公孙第五吧,于是,后世在大陆少闯下了赫赫威名的公孙第五诞生了。(从今以后就没有小王子了,也没有阎罗天子了啊,统称公孙)

而此时,这个新生的公孙不知道自己走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所在,一个比他个头都大的血红的眼睛正看着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