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耀天神医
耀天神医 连载中

耀天神医

来源:掌中云 作者:杨天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杨天 沈丝语 现代言情

一手掌生死,一手医白骨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天下虽大,任我逍遥!展开

《耀天神医》章节试读:

第3章 礼金两百


杨天并不知道车站发生的一幕,此刻的他,正乘着一辆出租车,驶向了赵家。
想到马上要和未婚妻见面,杨天呵呵的傻笑着。
赵家是青州的世家,实力不俗,但赵东阁老爷子的身体却不好,差一点一命呜呼。
正好大师娘云游到此,救了赵东阁一命,赵东阁感激之下,直接给他孙女赵雨荷订下了娃娃亲。
这一次来赵家,就是来见见自己的那个素未谋面的未婚妻的。
来到赵家,就看到停车场上停了许多车,每一辆都价值不菲。
今天是赵东阁的七十大寿,以赵家在青州的声望地位,想借着机会来拍马屁的人多的是,而且这些人非富即贵。
门客坐在那里,脸上写着倨傲,每有人上前送寿礼,他都用他阴阳顿错的声音大声宣传。
“东海集团董事长刘东海送上礼金……五万!”
“柳家柳老爷子送上一对黄金寿桃……重两百克。”
“刘家大少刘远飞送上寿礼……一只玉如意。”
杨天笑了,这场面他在桃源村也见过,但排场比这要小得多。
想到今天是来谈婚论嫁的,又碰上赵东阁的寿宴,不意思一下有些说不过去,杨天信步来到了门客桌前。
门客眉头一皱,这小子穿得跟农民工一样,来干什么。
杨天掏出了两张皱巴巴的百元大钞往桌上一拍。
门客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一下。
两百块寿礼,你特么的打发叫花子呢?
你特么的知不知道,赵家寿宴,仅是一道清蒸鲍鱼,就要一千多?
脑海里闪着这样的念头,门客脸色一寒:“小子,你是来蹭吃蹭喝的吧?”
杨天瞪了门客一眼:“怎么了,睢不起人?”
桃源村不管办什么事,都是五十八十的送,两百块是大礼。
看着一脸自信的杨天,门客不淡定了,两百块,还村子里来的,你以为这里是菜园门吗?
就在门客想要通知保安的时候,杨天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磨磨叽叽的干啥,我还等着见老丈人呢?”
门客显然没有见过这样的愣头青,但看着一脸自信的杨天,眼中却闪过了一丝阴险。
这小子的脑袋既然被驴踢了,那就让他进去。
老爷子这段时间正不开心,这傻逼进去以后,可博老爷子一笑。
脑海里闪着这样的念头,门客直接收了那皱巴巴的两百,问了杨天的名字。
在杨天进到赵家的那一瞬间,门客阴阳顿挫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桃源村杨天……礼金两百!”
随着门客这么一吼,本来热闹的大厅,变得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回过了头来,齐刷刷的目光落入了门口,谁都想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个傻逼是谁!
赵氏集团身家几千万,赵家一子两女,儿子在龙国兵部,两个女儿一个已经成婚,老公是青州数一数二集团的副总,另外一个听说正在被青州柳家的柳青山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如果这们婚事真的能成,赵家身上扣着的准一流世家的准字就会去掉,成为当之无愧的一流世家。
现在竟然有傻逼送上两百块的礼金,你特么的是来搞笑的吗?
正被宾客围着的赵东阁,脸色一沉。
杨天无视了大厅上众人的表情,目光在人群中一扫,就落在了赵东阁的身上。
在桃源村的时候,杨天凭着一双贼眼,一眼就能丈量出美女的大小,再加上赵东阁被众星捧月一样站在了最中间,杨天想不判断出赵东阁的身份都难。
“我靠,这是哪里来的土包子!”
“你看这小子,穿得跟农民工一样,怎么混进这里来的。”
“我和赵家这么熟,怎么不知道赵家有这么一个穷亲戚,他不会是来混吃混喝的吧?”
看清了杨天的模样,大厅里的人议论纷纷,每个人眼中都是嘲讽和不屑。
杨天却充耳不闻,毕竟,自己是来找赵东阁讨论婚事的,其他人怎么看不重要。
赵玲珑和赵小曼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厌恶.
杨天来到了赵东阁的面前,施了一礼:“祝老爷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赵东阁眉头一皱。
这小子一看就是个土包子,但他却好像和自己很熟悉的样子。
自己怎么就想不起来,认识这么一个人呢?
毕竟是赵家的家主,心机比一般的人要深沉得多,尤其是看到杨天态度不讥不卑,赵东阁点了点头:“请问你是……”
杨天一笑:“我叫杨天,这一次来,除了祝寿,还想来和你商量一下和赵玲珑结婚的事。”
杨天的话,如同往平静的湖面扔进了一块巨石,现场如炸了锅一样的议论了起来。
“我靠,这小子竟然说要商量和赵玲珑的婚事,脑袋被驴踢了吧?”
“柳青山怕是会直接将这小子扔进海里喂王八!”
“这小子从哪里冒出来的,竟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杨天眉头一皱,眼底深处也有不耐一闪而过。
丫的,老子可是桃源村有名的神医好不好,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只要自己一个眼神丢过去,谁不神魂颠倒。
能娶赵玲珑,是赵家的福气。
一群井底之蛙,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赵东阁却电光火石的想起了一件事情来:“你……你是水温柔的徒弟?”
水温柔自然就是杨天的大师娘。
当年,赵东阁病重,是水温柔妙手回春,救了赵东阁一命。
赵东阁觉得水温柔医术通神,结交了水温柔就等于多了一条命,又正好听到水温柔说有一个徒弟,年纪和赵玲珑相访,这才千方百计让水温柔答应订下了这门亲事。
不过那是八年前的事情了,太过久远,赵东阁已经有些想不起来了。
杨天一乐:“不错,我就是杨天,老人家,把赵玲珑叫出来,我看看。”
赵东阁脸色一沉。
当年水温柔是救了自己一命,但现在的医学技术这么发达,自己又有几千万的身家,再得病,用不着求水温柔!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水温柔又算个什么东西?
这小子穷逼一个,自己怎么可能让宝贝女儿跟这穷逼受苦受累。
赵玲珑的声音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爸,我不嫁给这个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