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我闪婚了财阀大佬
我闪婚了财阀大佬 连载中

我闪婚了财阀大佬

来源:微阅云 作者:浅九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其他小说 沈西 沈颜

一夜荒唐,她惊恐的发现自己睡错了人,睡的竟然墨家那位只手遮天心狠手辣不近人情的墨三爷! 所有人都说她完了,墨家三爷出了名的不近女色,睡了墨三爷,那就只有等死的份儿了! 众人:等啊等啊等着看她死无葬身之地! 可是只等来了她骑在墨三爷脖子上狐假虎威狗仗人势! “三爷,沈西在泼妇骂街呢
” “我女人单纯可爱善良美丽,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敢诽谤她?” “三爷,沈西把房子烧了
” “我女人温柔可人楚楚可怜,不知道烧伤手了没?真是个小可怜
” “三爷,沈西把你的白月光给揍了
” “我的白月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只有沈西一个,你们不要污蔑我
” 杀伐果断冷酷无情的墨司宴揽着沈西微微丰腴的小蛮腰:“我女人真真美好,我女儿好可爱
” 众人:墨三爷,您能做个人吗?展开

《我闪婚了财阀大佬》章节试读:

第7章 买一送一


换做平时,沈西肯定还会继续跟他调侃几句,不过这会儿显然是没了心思,换了一脸的正经色:“姐姐今天没空跟你玩,帮我个忙。”

“行啊,叫声哥哥,命都给你~~~~”

沈西和陆放,从小一起长大,偏偏沈西就比他早出生半小时,一直压在他头上,见着他就让他叫姐姐,陆放自然是不服,一直是逮着机会就占她便宜,非让她叫哥哥。

沈西自然也是不肯让他如愿,两人就是你来我往的,互相占便宜。

但现在嘛:“放放哥哥~~~~”

陆放听着手机那边传来的这一生娇滴滴的媚入骨髓的哥哥,却是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不敢置信道:“沈西,你被下降头了?”

沈西失了耐心:“废话这么多,信不信我下次打爆你的狗头!”

陆放这人也是犯贱,这会儿倒是浑身舒坦了:“这才是我认识的西西妹妹嘛,说吧什么事儿。”

*

等待的时间里,沈西叫人送了衣服来。

然后又收拾了一下自己,原本还有些惨淡的面色,这会儿已经是光彩照人,杏眸流光溢彩。

陆放那边也有消息回过来了。

是一个定位。沈西还是挺满意他的办事效率的,截了个图,就给陆放发了过去,谢谢放放,姐姐一点心意,照顾好小弟弟哟~~~

陆放拿着手机,随手点开沈西发过来的图片,一看,脸就变了,这张截图是沈西在某团上面给他下的海狗丸的订单,已经显示派送,马上就要到了~~~~

还让他照顾好小弟弟~~~

这个女人!!!

陆放气得磨牙:“沈西……一天天的浪不死你!”

***

沈西赶到皇庭时,大街上已经是灯火璀璨,这座不夜城又开始了它丰富多彩的夜生活。

来的路上她就想清楚了,冤有头债有主,所有症结都在墨司宴这个狗男人身上,她只能从他入手了。

就是下车的时候,她突然感觉胃部一疼,眼前一黑,差点摔倒。

她甩了甩头,稳住自己的身形,这才踩着高跟鞋,迈着优雅的步子进入皇庭。

朦胧迷离的目光在现场搜索了一圈后,并不费力就找到了坐在卡座**那个男人。

白色的衬衣扣子解了两个,露出性感的喉结,旁人不知道和他说了什么,他微微点头回应,那种矜贵又深沉的气质,令他鹤立鸡群,耀眼瞩目。

沈西撇了撇嘴,便扬起红唇,挂着绚烂夺目的笑容朝主座走去。

但是还没走近,就被一左一右两条胳膊拦住了去路。

临风和临渊就像两尊门神,死死挡在了沈西面前,让沈西寸步难行。

沈西呵了一声,透过缝隙朝墨司宴那边看去。

男人似乎并未注意到这里发生的情况,正嘴角含笑看着台上那些扭来扭去的莺莺燕燕。

呸!

沈西抬头,冷艳的目光在临风和临渊的俊脸上扫视了一圈后,对着他们幽幽的笑:“我找三爷有点事。”

看的两人莫名有些背脊发寒,怎么觉得这沈小姐笑的有些渗人呢,临风看了墨司宴一眼,便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对不起,沈小姐,三爷现在不见任何人。”

沈西挑眉,又往前走了两步,玲珑有致的身材似乎要触及到临风和临渊的胳膊,吓得两人急忙后退了两步。

出息!

沈西笑容妖媚,扬高了声音引起男人的注意:“三爷,我有话跟你说。”

这话终于引起了那群人的注意,纷纷转头看着她。

傅寒夜轻笑出声,漂亮的桃花眼中盛满戏谑:“三爷,找你的。”  墨司宴交叠着双腿,骨节分明的十指握在一起,一看到沈西那张明晃晃的脸,便觉得胸口隐隐作痛,凤眸暗沉道:“不认识。”

沈西也料到了,没那么容易近身。  临风和临渊立刻又朝着沈西进了一分:“沈小姐,得罪了。”

沈西不惧,纤长的五指缓缓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幽幽哭诉:“三爷真是好无情啊,我这肚子里可怀着三爷的骨肉呢,看来孩子只能跟我叫别人爸爸了。”

她声音不大,却足够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楚。

傅寒夜正端着一杯酒喝,这会儿噗一声,喷的对面的穆彦青一头一脸,惹来穆彦青嫌弃的目光。

“咳咳,咳咳,”傅寒夜接了美女递过去的纸巾,“我只是有点激动。”

沈西言笑晏晏:“傅少激动什么呢,难不成是想让我的孩子叫你爸爸?”这女人,还真敢说!

傅寒夜眯着漂亮的桃花眼,大笑一声:“这敢情好啊,买一送一,赚大发了,来,坐哥哥身边来。”

“……”论厚颜无耻,沈西甘拜下风。

临风和临渊是当场石化了,不敢置信的盯着沈西平坦的小腹看,小主子?

也就是趁着这个空档,沈西如若无人之境,径直挤到了墨司宴和宋璃之间的位置上,成功气红了宋璃的眼。

傅寒夜莞尔:“妹妹,爸爸在这儿呢。”

狗东西!

占她便宜!

还爸爸呢,爸爸你大爷!

沈西翻了个白眼还没发作,一边的宋璃已经忍不住了。

“沈小姐,你不要胡说八道,你根本没怀孕!”宋璃看着沈西如盘丝洞的蜘蛛精一样攀附着墨司宴的胳膊,脸都扭曲了。

墨司宴幽深的目光也落在沈西平坦的小腹上,语气淡淡:“怀了?”

沈西眼波流转,对上墨司宴那晦暗不明的眼神,嘟着红唇声音软糯:“三爷难道是对自己没信心?”

傅寒夜坐得近,闻言又忍不住轻笑出声。

也不知墨司宴何时招惹了这么一个有趣的玩意,这是挖了个坑等着墨司宴跳呢。

墨司宴扯了扯唇角,抬手将沈西扯入怀里,微凉的指腹轻轻摩挲过她柔嫩的粉唇,灼热的气息洒在沈西敏感的耳畔:“这么想给我生孩子。”

沈西身体受了不小的刺激,浑身僵硬,但是一接触到宋璃那恨不得撕了自己的眼神,再看看周围一众人好奇的目光,索性抬起两条纤白的手臂,搂住墨司宴的脖子,一双杏眼湿漉漉的望进墨司宴漆黑的瞳仁深处:“是呢,三爷芝兰玉树貌似潘安高大威猛英俊潇洒衣冠禽兽……”

糟糕,沈西差点咬下自己的舌头,怎么一不小心就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