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重生之毒妃
重生之毒妃 连载中

重生之毒妃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梅果(作者)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安锦绣 现代言情 紫鸳

太师庶女安锦绣一世错爱,机关算尽,最后情人成皇,她却被弃于荒野,成为为天下人所不齿的毒妇恶女,受尽屈辱而亡
人生重来之后,安锦绣只想洗尽铅华,与前生所负之人相守到老,却没想到这一生仍是一场无关风月的局,爱与恨,争与弃,笑与泪从来就不由她选择
江山血染之后,凤临天下,谁还记得珠帘之后的女子初嫁时的模样?都说蝶飞不过沧海,蝉鸣不过初雪,红颜不过刹那,一场盛世繁花谢尽后,终是谁执我之手,共我一世风霜?展开

《重生之毒妃》章节试读:

4母女都是薄命人


安锦绣苦笑一声,没有说话,低头往前走去。要告诉紫鸳自己是个不孝女吗?一心巴结着大夫人,看不起自己的亲生母亲,这就是前生的安锦绣,这话安锦绣没脸说出口。

“二小姐来了?”伺候绣姨娘的婆子看到安锦绣出现在偏院的门口时,吃惊之下竟叫了起来。

婆子这一叫,院中住着的三位姨太太都出了房来看,其中就有安锦绣的亲生母亲,绣姨娘。

安锦绣客气地跟另两位姨娘打了招呼。

“二小姐今天怎么会来?”两位姨娘,宋氏和冯氏都问安锦绣道。

“来看看我娘,”安锦绣大大方方地说道。

绣姨娘听了安锦绣的话后,却险些哭出声来,十月怀胎辛苦生下的女儿,终于喊了自己一声娘,这种心酸,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明白。

“娘,”安锦绣这时已经走到了绣姨娘的面前,又清清楚楚地喊了一声。

“哎,”绣姨娘愣了半晌后,才想起来应了安锦绣一声。

“我来看看你,”安锦绣真正站在了亲生母亲的面前,笑容真诚,却也尴尬,明明是亲生的母女,她却不知道要与亲生母亲说些什么。

“快进屋吧,我们进屋说话,”绣姨娘失了平日里的稳重,让安锦绣进屋道:“你弟弟也在。”

安锦绣的脚步顿了一下,弟弟?

安元志站在了滴水檐下,十三岁的少年,已经是一副少言寡语的性子。

“元志,”安锦绣望着安元志一笑,“没想到你也来看娘。”

“二姐,”安元志喊了安锦绣一声,声音冷淡。

“娘,我们进屋说话,”安锦绣拉起了绣姨娘的手。

“好,”安锦绣的动作,让绣姨娘有些受宠若惊,连声应道:“二小姐,五少爷都进屋,我们进屋说话。”

安锦绣为绣姨娘喊她的称呼感到心酸,明明是亲生的儿女,她的这个母亲却连他们的名字都不能喊上一声。进了屋后,安锦绣就对绣姨娘道:“娘,以后没有外人的时候,你喊女儿一声锦绣,谁还能说你?”

“不能坏了规矩啊,”绣姨娘轻声说道:“你有心来看我,我已经知足了。”

安锦绣眼中酸涩,连低头喝茶,将自己此刻的样子遮掩过去。

“二姐要大婚了,恭喜你了,”安元志这时开口道。

安锦绣看向了自己的同胞弟弟,身为安府的庶子,她的这个弟弟,前世里被自己视而不见,甚至因为嫡母秦氏不喜这个弟弟,而觉得这个弟弟对自己而言是个拖累。可是谁能想到,就是这个在府中不声不响的弟弟,十四岁时就违了安氏诗书传家的祖训,私自离家从了军,硬是用命为自己拼了一个前程,衣锦还乡之后,用所有的军功跟皇帝换了一个恩典,将他们的母亲接出安府奉养。她的这个弟弟有哪一点比旁人差?自己重活这一世,是不是可以让这个弟弟少吃一点苦楚,多些少年人应有的肆意洒脱?

“五少爷!”绣姨娘忙冲安元志摇手,让安元志不要再说了。

“这桩婚事没什么不好,我很满意的,”安锦绣说道:“元志,多谢你的这一声恭喜。”

绣姨娘仔细地端详着安锦绣,从安锦绣的脸上,倒是真看不出半点的不满意来。“我也打听过了,“绣姨娘叹道:“上官将军年纪有些大了,家中还有一对继母所生的弟妹,一个与五少爷一般大,妹妹却只得六岁。二小姐,你过去后,还要抚养他这一对弟妹啊。”

“无非就是过日子,”安锦绣还是一笑,上官勇的那一对弟妹其实都是好的,只是前世里,自己没有照看过他们一天,现在想来,也是她安锦绣亏欠过的人。

“唉!”绣姨娘发愁的叹气,身为母亲,她此刻不会去想上官勇的好,她只是担心安锦绣,她的女儿刚刚十六,花儿一样的年纪却要去伺候一个近三十岁的男人,怎么想绣姨娘都觉得,太师给安锦绣定下的这门亲事不好。

“娘放心吧,我会安生过日子的,”安锦绣笑道:“娘,女儿可是要去做将军夫人了,是将军夫人呢。”

安锦绣一句将军夫人,让绣姨娘和安元志都苦笑了起来,上官勇一个从五品的游击将军,安氏这样的门第,何时出过一个从五品官的女婿?

“你们正聊着呢?”与绣姨娘同院的冯姨娘这时端着一碟点心走进了屋。

“谢谢冯姐姐了,”绣姨娘忙起身道谢。

安锦绣也起了身,冯姨娘送来的点心一看就是放了几天的,看着自己娘亲向冯姨娘一再道谢,安锦绣又是一阵心酸。安氏大族,外人谁能想的到,做妾的连个小点心,也要正室夫人赏了才有。

“二小姐,”冯姨娘冲安锦绣笑道:“我可是听说了,夫人要让大少爷送你出门呢,这可是好彩头呢。”

安锦绣脸上笑容不变,嘴里却说道:“夫人那是说笑呢,怎么能当真?我出门时,还是要指望元志送呢。”

冯姨娘一脸的讶异,这府里谁不知道安锦绣是个要面子的,这回这个人改性子了?知道自己还有个嫡亲的兄弟了?

“你真想五少爷送你?”绣姨娘也不敢相信安锦绣的话,问道。

“元志不送我,谁送我?”安锦绣望着安元志笑。

安元志的俊脸一红,随即就冲安锦绣挑了挑眉,“二姐这是等不及出门了?”

“五少爷!”绣姨娘忙喊了一嗓子,难得这姐弟二人能好好说上几句话了,别说着说着吵起来。

安元志说完这话自己也后悔了,他与这个姐姐这辈子说过的话,一个手掌就数的过来,自己怎么突然就说起这种玩笑话来了?安元志自认为,他与安锦绣一点也不熟。

安锦绣是什么人?除却爱慕虚荣,也是个长就七窍玲珑心的人,当下冲着安元志轻轻一跺脚,装作了害羞的样子,对绣姨娘道:“娘,你看元志,他欺负我!”

绣姨娘和冯姨娘都呆立在当场。

安元志也傻了,望着安锦绣半天说不出话来。

安二小姐向来自持高人一等,人前从来喜欢端着架子,何时这样红着脸撒娇过?

冯姨娘没有生养子女,与绣姨娘向来走得最近,这会儿细看安锦绣,冯姨娘暗自啧舌。安锦绣与绣姨娘的相貌几乎是别无二样,都是倾城的颜色,不然当年夫人身边的端水丫头绣绣,怎么会摇身一变成了府里的绣姨娘,还为太师生养了一儿一女?只是,冯姨娘咂舌之后,心中也暗自叹息,貎美到倾城倾国的地步又如何?出身奴籍的小妾,要嫁与白丁莽汉的庶女,想来都只是薄命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