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极品全能上门女婿
极品全能上门女婿 连载中

极品全能上门女婿

来源:阅文起点 作者:叶浪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其他小说 叶浪 周玉春

“叶浪,你到红日集团,当投资经理,三年投资五个项目,通通失败,给集团造成十个多亿的损失,董事会投票决定开除你······” “董事长,我投资的都是中长期项目,最短的项目也必须五年后才能见到成效······” “公司的投资规则已经写得很清楚,你为什么要违规操作?” “我没有违规操作,我的申请获得董事会的批准!” “董事会没有批准!” “董事长,字可都是您亲自签的!” ...展开

《极品全能上门女婿》章节试读:

第7章 听师妹的话


  耿崧眉头紧蹙,先是轻轻摇了摇头,接着微微点了点头。

  叶浪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先否定,再肯定,那日老月老到底怎么了?

  叶浪看向耿妮和大圣,希望他们能给出一点提示。

  耿妮和大圣看都没看叶浪一眼,他们耷拉在一边,好像被霜打蔫了的茄子,没有一丝生气,情绪非常低落。

  但不管怎样,根据自己的记忆和耿妮刚才对自己的态度,叶浪猜测日月双老肯定是出了大问题。

  叶浪不由得一阵心痛,慢慢留下泪水。

  其实叶浪是一个坚强的人,他可不轻易流眼泪。

  叶氏集团破产,他没有流眼泪。

  父亲叶火失踪,他还是没流眼泪。

  母亲发疯,住进了疯人院,他也只是眼眶发红。

  只是在妹妹被查出不治之症,他才泪流面,趴在墙边,无声地呜咽着,他终于被击倒了。

  此刻,知道为了救自己,日月双老竟然丢了性命,叶浪真的很伤心。

  自从家门不幸,已经没有多少人对自己好了。

  “都是我不好,我害了他们!”

  叶浪蹲在地上,无声抽泣着。

  随后,耿妮和大圣竟然都哭了起来。

  日月神殿正殿顿时哭声一片。

  耿崧眼圈发红,也陷入极度悲伤之中。

  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日月神殿的正殿里回荡:

  “小耿,你怎么搞的,弄得哭哭啼啼,我们不是还好好的嘛!快让他们都进来,新鲜的丹丸出炉了,赶快来尝尝!”

  一听到有丹丸吃,大圣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兴奋得手舞足蹈起来,被耿妮瞪了一眼,才安静下来。

  “主人,我们马上来!”

  耿崧仰头回完话后,把蹲在地上的叶浪拉了起来,说道:

  “叶浪,走吧,不要让两位老人家久等!”

  耿妮还站着不动,被耿崧瞪了一眼,才极不情愿地挪开步子。

  耿崧和叶浪走在前面,耿妮和大圣紧跟其后。

  ······

  一踏进后殿,叶浪顿时感觉走进了另外一个世界。

  神殿的正殿装修得很是庄严肃穆,三尊神像立在中间,墙壁上满是仙人的画像。

  而神殿的后殿,其实就是一座农庄,场地很宽敞,一半露天,种满花草树木,另外一半是砖瓦房,有锅灶,有丹炉。

  在一座高大的丹炉旁,放了一些蒲团。

  日月双老盘腿而坐,闭着眼睛,容颜很是安详,只是他们的神色不太好。

  叶浪记得他们本来是鹤发童颜,双眼炯炯有神,充满精气神。

  而现在,他们脸色枯黄,面如土灰,精神极差。

  知道大家进来了,他们缓缓睁开眼睛,脸露笑容。

  他们还没说话,耿妮就扑了过去,趴在月老的怀里,小声哭泣着。

  “哎呀,小妮子,你这是怎么呢!不是早就说好了,不许哭嘛!”

  月老轻抚着耿妮的蓬松短发,轻声嘀咕着。

  孙大圣也没先闲着,他三两步飞跃倒日老身后,抬起双爪,给日老捶起背来。

  “小耿,叶浪,妮子,你们都坐下吧!”

  日老向耿崧和叶浪挥挥手,示意他们坐下来。

  耿妮从月老的怀里爬了起来,坐在耿崧的右边。

  大圣停止捶背,来到耿妮的身边坐了下来。

  月老把身边的一个大罐子打开,掏出三个小瓶子,分别扔给耿崧、耿妮、大圣,说道:

  “这是刚刚出炉的仙丹,品阶很高,你们每天服一粒,记得不得多服。”

  耿妮看着手里的丹丸,擦了擦眼泪,说道:

  “月奶奶,日爷爷,您们把这丹丸吃了吧,一定能多活个十年百年呢。”

  日老听到耿妮的话,哈哈大笑道:

  “傻孩子,我和你月奶奶的身体,就好像一片干涸了的大海,往那里倒几勺水,能有什么用呢?”

  耿崧手里握着瓶子,满脸自责,说道:

  “主人,这几年炼丹药的事都是我来做,今天您们怎么亲自动手了啊!

  您们身体欠佳,怎么不叫我!

  哎呀,该死,我要是不出采购生活用品,就不会······”

  月老很平静,摇摇头,说道:

  “不碍事!不碍事!”

  日老则显得很兴奋,月老一说完话,他就马上开口道:

  “哈哈,很多年没炼丹了,手痒着很,所以就赶快下手了!

  而且这次炼丹的材料是鬼脸珠皇的妖丹,百年难得一遇的材料啊,我更是不能错过这机会!”

  日老说完话,竟然“哈哈”大笑起来,只是大笑过后,他就禁不止咳嗽连连。

  “哎,死老头,说两句都咳嗽,真不知道你有多虚弱······”

  看到不停咳嗽的日老,月老鄙视得直摇头。

  而耿崧、叶浪、耿妮的脸上则纷纷露出担忧的神色。

  大圣的表情很古怪,它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什么。

  忽然,它一跃而起,无声无息地飘落在叶浪的背后,而后右爪向虚空一掏,抓出一根竹鞭,对着叶浪的后背就要抽打下去。

  叶浪当然不知道大圣又要对自己大打出手。

  “大圣!你怎么忘记我对你说过的话了?”

  月老沉声说道。

  大圣一愣,右爪里的竹鞭猛地停住了,双眼咕噜咕噜转了几圈后,说道:

  “我没有忘记!我会好好听师妹的话!”

  “还有一句!”

  月老提高了声调。

  “我······我也会听殿主的话!”

  大圣口是心非。

  “还有呢?”

  月老继续问道。

  “我作为大师兄,我要保护好师妹和殿主!”

  大圣说完话,把右爪里的竹鞭扔进了虚空,低下了头,满脸委屈。

  “嗯!很好!回去坐好!”

  接着,月老清了清嗓音,看了耿妮和大圣一眼,柔声说道:

  “耿妮,大圣,叶浪就是先前我跟你们提过的日月神殿新殿主。

  他虽然被我们指定为殿主,但他年纪最小,就当你们的小师弟吧。

  你们现在已经相互认识了,以后要成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啊!”

  “哼,谁愿意跟他成为一家人!”

  耿妮冷哼一声,不看叶浪一眼。

  看到耿妮的态度,大圣及时表态,始终与耿妮站在同一条战线:

  “没错,我们和他不是一路人!”

  听到耿妮和大圣的话,叶浪挠了挠乱哄哄的头发,苦笑一声,心里嘀咕着:

  “臭猴子,你能算是人嘛?”

  “你们两个再胡闹,派规伺候!”

  耿崧脸色一沉,厉声哼道。

  日老一看这架势,急忙劝说道:

  “妮子,大圣,你们不要再闹了,小心耿大爷的闭口禅!”

  耿崧闭口禅一出,耿妮和大圣那是三个月不能说话,对于话痨的他们来说,简直比杀了还难受。

  于是耿妮和大圣赶紧正襟危坐,闭嘴,眼观鼻,鼻观心,入定。

  月老伸手一挥,耿妮和大圣顿时东倒西歪,不得不睁开眼睛。

  耿妮瞪了瞪月老,敢怒不敢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