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逍遥小员外
逍遥小员外 连载中

逍遥小员外

来源:阅文起点 作者:傅小官 分类:军事历史

标签: 傅大官 傅小官 军事历史

有幸穿越了,还是生在地主家,此生不缺吃穿却也不想混吃等死,所以傅小官随意的做了些事情,没料到产生的影响如此巨大
皇帝要让他官居一品,公主要招他为驸马荒人要他的头,夷要他的命,樊要他的钱…… 可是,傅小官就想当个大地主啊!...展开

《逍遥小员外》章节试读:

第3章


  他深吸了一口气,双手一拍石桌,再叫道。

  “好酒!”

  “成了?”

  傅小官笑盈盈问道。

  “成了!”

  白玉莲毫不犹豫的答应,傅小官心里大喜。

  “春秀,为白大哥满上,我等,共饮!”

  酒烈,并不醇厚,对于此前喝惯了低度酒的白玉莲和傅大官而言,此酒已是上品,比之红袖招的添香酒更好,但对于傅小官而言……这东西真的不行。

  “此酒成酒几何?”

  傅大官看着刘师傅问道。

  “成酒极低……小人预估,一斤粮成酒二两上下。

  傅大官皱起了眉头,碎碎低语。

  “此酒为大米所酿造,一石大米合一百二十斤市价两千文,计一斤大米十七文,出酒二两……这一两酒岂不是九文钱的成本?”

  他抬头望着张策问道。

  “余福记的酒……多少文一两?”

  “回老爷,余福记的酒五文钱一两,”

  他顿了顿,又道。

  “此酒和余福记的不一样,此前的酒以麦或者稻为材料,未经过……蒸馏,一斤粮成酒四两余。”

  傅大官思量片刻,说道。

  “如此,此酒作价至少十五文才有利润。”

  傅小官摆了摆手,笑道。

  “这酒的价格,我来定。”

  “也好。”

  傅大官并未反对,反正这酒是他儿子捣鼓出来的,反正余福记是自家的,他爱怎么卖就怎么卖,只要高兴。

  只是数日之后,余福记排队抢购之时,傅大官听了那酒的价格才真正的大吃了一惊!

  这银子,原来可以这么好赚的?

  “此酒,可有名字?”

  白玉莲问道。

  “就叫……西山琼浆。”

  “好名!”

  “刘师傅,以后,原本的酒全部采用这蒸馏之法,你们多加研究再寻改良之策,另外……张管家,在西山下寻一阴凉之地,作人挖一处地窖,要深,要大。”

  两人应下告退离去,傅大官和白玉莲都没有问这地窖来干啥,只以为是少爷想要在冬季存放一些冰块,用作夏日里消暑。

  壶中的酒并不多,月上柳梢时分,酒已尽,主要还是白玉莲喝得多。

  “公子,谢过,告辞。”

  白玉莲起身,傅小官淡然的挥了挥手,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月亮门后。

  傅小官露出微笑,这武林高手早晚落入自己的手中。

  ……

  他带着春秀来到书房。

  “秀儿,磨墨。”

  春秀对秀儿这个称呼并不抗拒,甚至有些欢喜,她取了砚台,仔细的磨墨,寻思着少爷已经……好些年没有摸过笔了。

  傅小官倒不是要写些什么,而是想要练练这毛笔字。

  前世小学时候练过,从此便丢弃,如今提笔,非常的生涩。

  笔悬于纸上,一滴墨落了下去,在纸上染了一圈墨晕,四散开来,这纸,便算是废了。

  “这纸……太差。”

  “少爷,这可是墨香斋出的纸,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唔……我知道了。”

  换了一张纸,这次笔落了下去。

  南歌子.游赏

  山与歌眉敛,波同醉眼流。

  游人都上十三楼。

  不羡竹西歌吹、古扬州。

  菰黍连昌歜,琼彝倒玉舟。

  谁家水调唱歌头。声绕碧山飞去、晚云留。

  停笔,傅小官眉头紧皱,这毛笔,实在难以驾驭,这字……实在难看啊!

  春秀凑了过来,视线落在纸上……这字,真是难为了少爷。

  咦,少爷写的这词,倒是不错的。

  春秀识字,但对于诗词当然没什么研究,只是虞朝文风鼎盛,才子辈出。

  对于春秀这般十六七岁的少女,才子佳人的故事当然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多少便也听过一些临江才子所传的诗篇。

  尤其是临江四大才子,每每诗会,都有极美的诗词流出,在坊间传唱甚广。

  但自家少爷作词……这就有些颠覆春秀的认知了。

  “这是……何人所作?”

  傅小官看完了《三朝诗词纾解》,又去了一趟傅府书楼,确定了这个世界没有曾经的那些牛人,所以,他淡淡的一笑。

  “这是本少爷所作!”

  春秀张开了嘴儿倒吸了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