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偏执总裁的秘宠鲜妻
偏执总裁的秘宠鲜妻 连载中

偏执总裁的秘宠鲜妻

来源:有书阁 作者:黎舒曼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孟青 现代言情 黎舒曼

“孟青时!你放开我……你放开……”黎舒曼用力抵抗着孟青时的手,但是毫无用处
“孟青时,你不该来这里,你……啊!”话音没落,黎舒曼顿觉脚下一轻,整个人被一....展开

《偏执总裁的秘宠鲜妻》章节试读:

第七章 你必须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水晶吊灯下,米娜穿了一件黑色蕾丝睡袍倚在沙发上看新闻,手里端着一杯红酒。

她已有了几分醉意。

佣人轻手轻脚走到她面前,“夫人,少爷说晚上不回来了。”

沙发上的人瞳孔骤然一缩,轻声答道:“知道了。”

待佣人退下,米娜才露出眼里的狠厉,将酒杯中剩余的液体尽数灌进嘴里。

黎舒曼这个女人,一定要死。

她告诫自己,要沉住气,孟青时始终会是自己的。

虽然没有结婚证,但至少他们办了婚礼……

此时的孟青时正在办公室独自坐着,他将所有的人都派出去找人,却仍旧没有半分消息。

秦铭敲门进来向他汇报医院的情况:“孟总,黎夫人情况不太好,医生正在尽全力抢救。”

孟青时淡淡应了一句,手指撑着额头,眉头依旧紧锁着。

事情变得很糟糕,黎舒曼不知所踪,黎夫人在急诊抢救室,秦铭小心翼翼地站在一旁察言观色。

他第一次见老板这般束手无策的样子,心里祈祷着下面的人能赶紧来消息。

如若不然,整个孟氏都会跟着遭殃。

可直到第二天早上,也没有找到黎舒曼的下落。

孟青时一夜未眠,眼里有了几缕血丝,脸上尽是寒意。

天亮的时候,他将所有的工作都推了,直奔警局,坐在办公室里看所有相关的监控。

地段偏僻加上路段施工,十几个监控画面硬是没有丝毫的蛛丝马迹。

正是束手无策的时候,秦铭接到了一电话。

“孟总!”连夜提心吊胆使他的语气一时失控,“有消息了,有人在医院看见了黎小姐!”

孟青时猛地从椅上上站起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监控室。

车上,司机将油门踩到了底,孟青时依旧拧着眉,神情却已然放松了一些。

“有人看见了黎小姐,可他身边守着的是盛家二少爷盛云南,我们的人不敢贸然接近!”

孟青时脸色顿青:“盛云南?”

秦铭颔首:“是的!”

如果说孟氏是云城金字塔的顶端,盛家就是直逼顶端的存在,盛家二少爷是盛家继承人。

盛云南此刻端坐在窗前,看着病床上苍白羸弱的女人,她才刚刚睁开眼,正在慢慢恢复意识。

“你是谁?”不出所料,黎舒曼醒后的第一句便是这个。

盛云南眨眼笑笑:“你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黎舒曼忍着微微的头痛,回忆起了之前的事情。

盛云南将自己在湖边钓鱼,看见她的车冲进水里的事情经过绘声绘色地讲给她听。

“也不知道你得罪了什么人,手段这样歹毒,将你拷在了车里。”

盛云南将惊心动魄得事情讲的风轻云淡,试图缓解气氛。

黎舒曼却还是听出了一声冷汗,她的确是太莽撞了,紧紧因为一条短信就差点送了性命。

她正想开口道谢,病房的门却被猛然推开。

门口,孟青时像一尊煞神一般立在那里,眼里是深不见底的阴沉。

黎舒曼对上他的视线,被子里的身体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气氛凝滞,秦铭出来打破了僵局。

“盛二少爷,这位黎小姐是我们老板的人,劳烦您了!”

盛云南两手一摊,笑道:“人已经没事了,孟总要是想感谢我的话,记得我喜欢调香!”

说完,又冲着黎舒曼灿然一笑:“既然你有人照顾,那我就先走了。”

黎舒曼惨败的脸上扬起一丝笑容:“是啊,没想到开个车能开进水里,真是谢谢你。”

盛云南微微挑眉,明白了她话中的意思。

眼看着孟青时的眉心越拧越紧,耐心已经耗尽,秦铭又开口道:“谢礼明天就送上。”

盛云南识趣儿地离开,秦铭也跟着出了病房。

门轻轻关上,黎舒曼避开了男人的视线,仿若自嘲地勾起嘴角,轻哂一声

逃跑被抓,孟青时应该恨不得撕碎了她。

可出乎意料的,他却踱步到窗前,沉声问道:“为什么落水?”

黎舒曼诧异地抬起眸子,看见他眼里的血丝时,心里像是有一片羽毛轻挠了一下。

可她开口依旧是淡漠:“因为迫不及待地想逃离你!所以慌不择路!”

这句话成功地激怒了孟青时,他眼里瞬间腾起怒火,也不顾她刚刚昏迷苏醒,就扑上前扼住了她的脖子。

“黎舒曼,你必须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她再次自嘲地扯扯嘴角:“我还有什么代价,尊严?生命?你要的话,都给你好了!”

或许是经历了一次死亡,黎舒曼开始破罐子破摔。

可孟青时却突然松开了手,眼里的怒火退散,平静地说道:“你会后悔的!”

她几乎是咬牙切齿地立即回应:“不,我不后悔,只要能逃离你,什么代价都可以!”

“是吗?”

“是!”

她答得坚定,却不想孟青时忽然牵起嘴角,脸上满是嘲讽。

她不明所以,却依旧倔强自持。

只是十分钟后,黎舒曼的坚定和倔强就荡然无存。

她趴在吴美韵的病床边,整个身子都在颤抖,比孟青时结婚那天晚上,颤得还要厉害。

她张着嘴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牙齿上下磕碰着,若不是孟青时及时捏住了她的下颌,她险些颤得咬断了自己得舌头。

黎舒曼怎么也不敢相信床上躺着得那个是自己的母亲。

孟青时的声音在耳边飘荡:“黎舒曼,因为你的自作聪明,你母亲变成了植物人,这个代价,你也不后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