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妾色
妾色 连载中

妾色

来源:米读 作者:唐梦若影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慕容青青 秦可儿

  “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他冷眸微眯,席卷起暴风雨般的危险
  与他成亲一年,两个月前暴病去世的女人此刻竟然悠闲的逛着街,而她身边四五岁的男娃为何该死的越看越像他?
  这个女人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他?
  “公子,我们认识吗?”明眸轻抬,她一脸的无辜,一脸的茫然,那神情竟是比她身边的小娃儿还要纯净上几分
  男娃儿双眸轻眨,虽然娘亲伪装的能力所向披靡,只是,此刻他觉的眼前的这个男人太过危险,绝不会上当,这次娘亲只怕、、、、
  “秦可儿,我不介意用行动来好好告诉你,我们到底认不认识
”果然,下一刻,如暴风狂袭,他已经近到眼前,他倒要看...展开

《妾色》章节试读:

第9章 让他消失(1)


    梦大人只是摆了摆手,话都懒的都她说,只是那摆手的动作略显沉重。

    任凭慕容青青拼命的嘶喊,还是被官兵押入大牢。

    “小姐,慕容青青真是过分,竟敢毁了夫人的观音画。”回到静落轩,回过神的映秋愤愤不平,只是却又不解,“小姐,夫人做事谨慎,从来不把观音画放在静落轩的,小姐是从哪儿找到的这幅画的。”

    她陪小姐离京前在夫人身边服侍了几年,每次夫人画太后要的观音画时,都是在寒府,画完了在送入皇宫前也是存在寒府的,因为这件事可不能出半点差错。

    “我画的。”秦可儿眉角微动,笑的极为灿烂。

    若真是娘亲画的观音画,慕容青青就是有十个胆都不敢破坏,即便是破坏了,打死她,她也不会承认。

    所以,她就是故意在慕容青青面前画的这副画像。

    幸好秦可儿以前的记忆中恰恰有寒殇衣所画的观音画的样子。

    看来,她的画功还不错,在现代,她可是从小学画的。

    当然,这画是不能让精通的人,或者是熟知寒殇衣的画像的人细观的,所以,她才把画像急时的拿了回来。

    至于手中的伤,亦是她精心安排。

    映秋却是瞬间的呆然木鸡。

    回过神后,快速的打开了那副画,仔细的观察了许久,满脸的呆愣换成了震撼。

    “的确是与夫人的有些不同。”她曾亲眼看着夫人画观音像,所以仔细观察才发现其中不同。

    但是刚刚,她却没有看出破绽,而且,很显然小姐连梦大人也骗过了。

    现在想想映秋突感身体阵阵发麻,忍不住的后怕,手还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似乎在确认自己的脑袋还在不在。

    小姐怎么敢?而且刚刚在公堂上竟然是那般的理直气壮,风淡云轻,连她都没有丝毫的怀疑。

    更关键的是,小姐何时练就了这般出神入化的画功。

    但是,映秋突然想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小姐,若是真的闹到太后面前,太后也有可能看出异样。”既然她能看出,别人只怕也能看出。

    “所以,不能让太后知道。”秦可儿的轻笑中多了几分神秘。

    “可是?”映秋更加不明白了,小姐故意闹到刑部,却又说不让太后知道?“若不让太后知道,也就不能把慕容小姐怎么样了?”

    “那有那么好的事。”秦可儿眉角轻扬,眸中含笑,灿烂中却有着一股滞人心血的妖冶,“看着,好戏还在后头呢。”

    害死了原来的秦可儿,害的寒大人辞官生病,现在还要置她与死地,这件事情,岂能就这么算了。

    她向来都是人不犯她,她不犯人,人若犯她,她绝不会留情,所以,她定会让他们得到惩罚。

    映秋惊愣,她发现越来越看不透小姐了。

    “哥哥,玉哥哥,你们要救我,是秦可儿害我的,一切都是她的阴谋。”大牢中,慕容青青哭的稀里糊涂,此刻也顾不得平时的形像了,“我真的亲眼看着她画的那副画像。”

    “我觉的那个女人真的变了,变的让人害怕。”慕容杰神色凝重,青青向来聪明,但是秦可儿却这般轻易的让青青入了狱,而他甚至还没有完全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秦可儿?让人害怕?就她那恶心的蠢样?这怎么可能?”南宫玉却根本不信,看到慕容青青的样子实在不忍,“青青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的,我也绝不会让秦可儿再伤害你。”

    “那么,梦大人为何看了那副画后,便将青青关押了。”慕容杰也不愿相信,但是这件事情真的不寻常。

    青青说的这般坚定,肯定不会假,可若那画真是秦可儿所画,梦大人为何要关押青青。

    除非那真的是一副观音画,而且还是一副非常完美的如寒殇所画的一样的观音像。

    但是青青亲眼所见那画像是秦可儿所画,当时,秦可儿更是将画交给官兵,中间绝无替换的可能。

    当然,若是告诉他,秦可儿不到半个时辰画出了足以以假乱真让梦大人色变的观音像,打死他,他都不会相信。不止是他,任谁都不会相信。

    “我一定要看到那副画。我觉的问题的关键就在那副画上。”慕容杰还算冷静,明白问题关键所在。

    “那就去看呀。”南宫玉又急又怒,更加不解。

    “但是画像在秦可儿手中,她肯定不会给我看。”慕容杰脸色微沉,当时他刚要靠近,秦可儿就将画收起来了。

    “玉哥哥,你去,你去她一定会把画像拿出来,她对你那么痴迷,你的话,她肯定会听。”慕容青青望向南宫玉,双眸一亮,唉声恳求。

    南宫玉心底微沉,他对秦可儿厌恶之极,避之唯恐不及,青青是知道的,但是现在青青却让他去找那个恶心的女人?

    不过,看到慕容青青的样子,拒绝的话终究说不出口,“好吧,我陪慕容兄去。”

    他也看看那个女人能有什么变化?

    秦可儿让人害怕,在他看来,那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小姐,慕容公子与靖王世子来了。”护卫过来禀报时,忍不住望向秦可儿。

    小姐对靖王世子的感情那是众所皆知的,如今靖王世子来**,小姐还不高兴死呀?

    秦可儿斜依在凉亭栏杆处,悠然的看着书,听到护卫的话,眼角都没有抬一下,只是淡淡的问道,“什么事?”

    鱼儿这么快就上钩了,来者是客,既然来了,她自然要好好的招呼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