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凰权之天命帝妃
凰权之天命帝妃 连载中

凰权之天命帝妃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乱世妖娆 分类:古代言情

标签: 古代言情 杜惜文 阮烟罗

她是腹黑睿智的首席谋略官,一朝穿越到疯子郡主身上
刚睁眼,未婚夫就带着小三逼上门,要妻妾同堂
做你的春秋大梦,你想左拥右抱,我就让你像个女人一样去嫁人! 洒泪挥别前男友,安慰她的为什么是前男友的哥哥?她是恶名在外的疯子郡主,他是惊才绝艳的肆意王爷;他对所有人都不假辞色,却唯独对她宠爱万千
一夜牢狱同眠,天才谋略官将真心交付,这世间千难万险,你我同闯,美景良辰,你我共尝!直到有一天他登上帝位,皇后……却不是她
展开

《凰权之天命帝妃》章节试读:

004 烟罗护短


车子往京城驶去,阮烟罗衣服是湿的,嫌冷,一直闭着窗帘,偎在火盆旁边。

兰香要把自己的衣服和她对换,阮烟罗挥挥手免了。

她一没有这么娇气,二也没有苛待自己人的习惯。

兰香已经决定效忠于她,阮烟罗自然把她纳入保护之内,她对于自己人,向来都是很好的。

车子走了约摸半个时辰,进入了京城,车窗外传来阵阵喧闹。

阮烟罗感兴趣的掀开车帘看了一眼,天曜都城盛京,繁华程度在这个世界里首屈一指,处处商铺林立,极为热闹。

因为物质富足,京中商贾也都愿意做些好事,这样大冷的天,路上立着不少粥棚,供衣食无着的人免费领用。

这些地方挤满了人,便显的一处特别冷落。

阮烟罗看过去,那里坐着一个少年,衣衫单薄,在风里冻的瑟瑟发抖,身后立着一个招牌,写着四个大字:免费看诊。

这摊子估计摆了有段时间了,那少年脸色都有些发青,但摊位前却几乎没有什么人。

阮烟罗笑道:“心肠不错,可惜用错了方法,这样大冷的天,吃饱穿暖都来不及,谁还有心思去看病?”

她说的大有同情之意,就在兰香以为阮烟罗要停车去帮那少年一下时,阮烟罗放下了车帘,继续偎在火盆旁,懒洋洋的烤着火。

犹豫半天,兰香小声问道:“郡主,我们不要去和他说一声吗?”

“为什么?”阮烟罗不解的反问:“他冻他的,关我什么事?”

兰香给噎的说不出话来,看着阮烟罗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的表情,却突然间明白了。

面前这位不是个心软的人,她只关心划入自己范围之内的人,其余人的死活,与她半分关系都没有。

她看得出症结所在,也可以帮忙,可她不会出手,甚至连围观看热闹都懒得做。

兰香的心情很复杂,她实在不知道,有这么一位主子,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在兰香的愁肠百转里,车子到了一间小小的宅院前。

终于到家了。

阮烟罗心情阴冷的心情终于明媚了一下,到家,就意味着她可以换掉这一身湿衣服,再舒舒服服的洗个热水澡。

郡主的父亲阮希贤是户部侍中,这是个中等官员,就是那种没有实权,却要拼命做事的职位。

这个职位不高不低,却着实配不上阮烟罗郡主的身份,也不知皇帝怎么想的,这么别扭的事情,竟当看不见,一直听之任之。而阮希贤十几年来,几乎没有升过职。

阮府的人员构成也很简单,除了几个丫头小厮外,就只有一个女管家红叶,她是郡主娘亲红颜将军原来的亲兵,后来红颜将军去世,她却一直留了下来,照顾阮氏父女。

“从后门进去,别让红叶姨看到。”阮烟罗眨了眨眼,悄声说道。

红叶从小很疼郡主,但因为郡主疯疯癫癫,她恨铁不成钢,也管的很严,这次郡主出去,就是偷偷溜出去的,如果被红叶抓住,一定又是一顿好念。

阮烟罗全盘继承了郡主的记忆,自然知道遇到红叶会有什么后果,她现在初到此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她一贯的表情冷静且慵懒,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既强大,又妖媚,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却眨着眼睛,说不出的俏皮可爱,让人难以相信这两种完全不同的魅力会集中在同一个人身上。

两个人偷偷摸摸的从后门溜进去,却被早就等在那里的红叶抓个正着。

“郡主去哪里了?”红叶不算漂亮,但五官很有英气,让人看了很舒服。

阮烟罗立在那里,没说话。

兰香偷眼看着她,不由在心里想道:还是红叶管家厉害啊,郡主都已经变了那么多了,还是怕红叶管家。

但她又哪里知道,这其实是阮烟罗的敬意。

因为读取了郡主的记忆,阮烟罗知道,红叶是除了她爹之外,唯一一个真心对她好的人,只凭这一点,她就不愿意与她有任何冲突。

红叶看她不说话,又知道郡主疯疯癫癫不能以常理度之,一腔怒火全都撒到兰香身上,怒声喝道:“你这个贴身丫头是怎么当的?我让你看着郡主,你就看的她一身是水?这么大冷的天,冻病了怎么办?今天的饭没你的了,自己去柴房关禁闭!”

自从当了郡主的贴身丫头,这种事情兰香也不知道经过多少了,凡是郡主做错了事,到最后都会迁怒到她身上来。

她早就习以为常,低声应道:“是。”

刚要走,忽然一只手拦在了她的面前,她顺着望过去,只看到阮烟罗的背影。

这背景纤细,瘦弱,然而却像不可逾越的山峰,坚实的挡在她的身前。

“红叶姨,兰香是我的人,就是罚,也只有我能罚。”阮烟罗声音淡淡的,却分毫不让的维护着兰香。

她平静的看着红叶,语调也没有起伏,红叶却好像被雷击一样,猛的愣住了。

这是郡主会说出的话?郡主每次遇到她要罚她,往下人身上推都来不及,又怎么会站出来维护?

她狐疑的打量着阮烟罗,只看到一双平静坚定的眼睛,她静静的望着红叶,没有任何动作,却清晰的传达出绝不妥协的信息。

她的人,只有她能动,其他任何人,都不行!

红叶眼前一阵恍惚,只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她好像回到了许多年前,红颜将军抓住跋扈少爷的鞭子,寸步不让的说道:“红叶是我的人,想伤她,先过我这一关。”

那种强悍,那种坚定,那种对自己人的维护,如出一辄。

“将军……”她情不自禁叫出口。

“什么?”阮烟罗没有听清。

眼前景色一晃,红颜将军的面容又变回阮烟罗。

红叶神色复杂的看着阮烟罗,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阮烟罗竟已和将军长的那么像,如果再披上将军的红色战袍,一定就连姑爷见了,也要以为是将军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