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幻想三国志之龙皇霸业
幻想三国志之龙皇霸业 连载中

幻想三国志之龙皇霸业

来源:阅文起点 作者:公孙瓒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公孙瓒 其他小说 檀石槐

  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三国,而烟火的三国则希望能带给你与众不同的感受
  他们不再是战争机器,不再会阴险狡诈,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只要是人,就会有感情,有希望,有挫折,也有成功
  在这个将星闪耀的时代里,在这个能人异士辈出的众神之地,他们将会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来书写一段段精彩的篇章!   这是一个人的成长史诗,也是一个帝国的兴起与茁壮
请看吧,请看他激情豪迈、英姿勃发的天下之...展开

《幻想三国志之龙皇霸业》章节试读:

第三章 青青子矜(一)


  大汉帝国的首都洛阳是众神之地三大帝都之一,另两个分别是神圣罗马帝国的首都罗马和希腊帝国的首都雅典。洛阳位于大汉帝国中部山区,东临嵩岳,西依秦岭,南望伏牛,北靠太行,孕育了名山大川、河湖瀑布、溶洞温泉、原始森林等风景名胜。这些胜景密布且景景相连的自然景观,或山巍水澈,或峰奇石怪,或谷狭洞幽,或竹翠林茂,或泉清瀑壮,融雄峻、奇险、秀丽于一炉,集豪野刚阳、明秀阴柔为一体,兼具南北自然风光之神韵。

  洛阳城中一条洛水自西向东穿城而过,洛河两旁桃柳成行,高楼瓦屋,红绿相间,此时正值阳春时节,桃花点点,蝴蝶翩翩,莺铭烟柳,燕剪碧浪,其景色之美,别有风味。朝阳洒过,还未消融的露珠点点晶莹,露出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

  齐舜正施施然沿着洛河走在街上,天气好风景好,他的心情也变的很好。身边顽童三两结伴,拉着风筝欢快地奔跑;市集中大小商人都露出明亮的笑容,迎接着同样明亮的早晨和已经开始络绎不绝的顾客;文人墨客也不会放过这难得的景致,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偶有名诗佳句以及伴随而来的赞叹声;他们身边也从不缺少明媚的少女,无敌的青春是眼前风景中的一抹亮色。

  洛阳学院的门前更是聚集了年轻俊彦,能进入这个学院的无一不是贵胄子弟,长期的教育更让他们看来彬彬有礼,温文尔雅。齐舜站在远处,倒不急着进去,只是在微笑着观望,看看即将成为他同学的人都是什么样子。

  眼光转处,一道风景闪过他的眼帘,那是让他心灵震撼的一种美。洛河边,杨柳畔,一个少女正望着粼粼的波光,面上似笑非笑,不知在想着什么。那少女十五、六岁的样子,明眸善睐,绛唇皓齿,目光闪烁间智慧而灵动。一只蝴蝶正巧在她身边飞过,她伸出手来,那蝴蝶竟真的停到了她的手上,好似要和她争奇斗艳一番,又好似也沉醉于她的美而心生亲近。那少女望着手中的蝴蝶,美目流盼,终于微笑起来,而这一笑甚至比阳光更亮、比鲜花更娇、比晨风更柔。

  齐舜就这样怔怔地望着那少女,一时间,竟似痴了。

  对甄宓来说,今天和平时唯一的不同,就是要进入洛阳学院开始学习了。对于入学,她是一向的抵触。“既然这个时代女孩子家总要嫁人生子,在家做好贤妻良母,又何必去学那些没用的东西呢?”这是甄宓的道理。

  可惜她的父亲甄逸不这样认为。作为前任的上蔡令现在冀州的大富豪,甄逸有三个儿子可就只有这一个宝贝女儿。他深知自己女儿的价值,也深知洛阳甚至整个大汉帝国有多少富豪贵胄之家在等着他的女儿长大成人。甄家本身就是个金字招牌,攀上甄家的亲事对于那些有权有势的人来说更是权力和财富的完美结合,这其中以根基同处冀州的袁家最为积极。袁家的家主是目前身为中军校尉的袁绍,袁家的背景还是很强的,从曾曾祖父袁安到曾祖父袁敞再到祖父袁汤再到叔父袁隗,无一不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因此才有家门“四世三公”之说。甄逸看来,越是这样的家门,就越需要一个知书答礼的媳妇,才貌双全才能配得上那些门阀大族的门面需要。因此,今年的洛阳学院,甄宓就只好报名了。

  此刻整天在她身边像苍蝇一样的袁家的两位宝贝儿子袁熙和袁尚争着去帮她报名,她也乐得清闲。难得的好天气,可惜被这个什么破学院和那两个烦人的东西把心情给破坏了。为什么她偏偏要来上学呢?父亲的道理她都懂,可并不表示她能理解和接受。哪个女孩都希望能遇到自己心仪的少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为什么她要生在甄家这个富甲一方的大家族里呢?

  她不禁轻叹了口气,青春的美好期望和现实总是这样格格不入。有时她真羡慕手上的这只蝴蝶,它是美丽的,更重要的是它能自由自在的四处飞翔。蝴蝶飞了起来,在她面前煽动着翅膀,渐渐远去。她望着蝴蝶飞走的方向,又是幽幽一叹,少女情怀止不住地泛滥而出。

  就在这个时候,就在蝴蝶远去的方向,她忽然看到一个少年站在杨柳下,正痴痴地看着她。不知为何,看到那少年,她的心里砰然一动,像是内心深处某根弦被人轻轻拨了一下,也不知道是种什么滋味,只是自己的眼光再也无法从那少年的身上离开了。

  那少年有什么不同?是他的帅气?他的确帅气。英挺的面容在阳光下焕发着生机勃勃的神采,目光中流露着似乎与他年轻不太相符的深邃和智慧。是他的风采?他的确飞扬洒脱。虽然他只是站在那里望着她没有说话,可眉目间那种潇洒之气让人无法抵挡。是他的笑?是的,他笑了。虽然那笑容只是微微一撇,虽然只是他嘴角的一抹弧线,却都已勾勒出他让人无法抵挡的魅力。

  那少年正缓缓向她走来,虽然只有短短二三十步的距离,可她的心几乎要跳出了嗓子。“他是来和我打招呼么?他要是和我说话我该不该搭理他呢?要是搭理他我该和他说什么呢?”她脑中纷乱心里却又一丝甜蜜,忐忑之余却又恨不得那少年真的走到她的面前对她温声细语。

  “你好,请问你也是来学院报名的么?”齐舜微笑着问对面的女孩。他面上笑的从容,其实心里正把自己骂得要死。人家一大清早的就守在学院门口,不来报名难道是来散步啊?一上来就问这么没营养的问题,明摆着是没事找事过来搭讪嘛。

  可问了都问了,再怎么样他都要硬着头皮顶下去。

  好在对方很配合,点了点头居然又反问了他一句:“是啊,你也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