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限量婚宠:总裁诱妻成瘾
限量婚宠:总裁诱妻成瘾 连载中

限量婚宠:总裁诱妻成瘾

来源:掌中云 作者:余诗言 分类:霸道总裁

标签: 余诗言 凌北爵 霸道总裁

一场阴谋,无端的拆散了她的家和她的姻缘
五年后落跑千金再次归来,看着曾经的准未婚夫,勾勾手指头道,陪我一次,你说的我都答应你
男人以为她靠近自己,是别有所图
直到他看着和自己如出一辙的两个孩子,男人怒了
当两个软萌的小家伙都往他的怀里拱去,一口一个爹地,男人却说,国家开放三胎了! 展开

《限量婚宠:总裁诱妻成瘾》章节试读:

第5章 我陪你回家


看着奔驰扬长而去,余诗言松开手,露出脸上浅浅的指甲挠痕,这就是善良的人杰作。
她眼里闪过悲伤,划过失望,也有心死如尘。
余诗言来不及伤感,她迫切得想要知道苏如烟说的那些是不是都是真的。
五年来,她第一次拨打了林玉兰的电话。
“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难道妈妈在忙?她看到了肯定会回拨过来的。
余诗言感受到腹中一股饥饿感席卷而来。
她的手轻轻的抚上了小腹,那里面有个小生命在萌芽,他的到来还可以救她的姐姐,希望他是个男孩子。
那种免疫力遗传病,多数发病者是女孩。
余诗言进了一个华天商场的地下超市,选了很多食材和即食的面包,接下来的每一天她都要好好的吃饭。
到了结账的时候,收银员歉意的道,“这位女士,您的卡刷不出来。

“不可能啊。

“那我换一台机子给您试试。

反复的试了三五次,在每台机器上都刷不出来,确定是余诗言卡的问题,她拨打了银行的热线电话,才得知这张卡被冻住了。
她用的一直是余家的副卡,只有林玉兰那边才能操作。
妈妈没接她电话,卡又被冻住了,余诗言心头有些莫名的惴惴不安。
“这位女士,这些东西你还要吗?”收银员催促,后面已经排起了长队。
余诗言一向都是用副卡的,支付宝里仅有一百都不到的零钱,看着收银员怀疑的眼神,她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这些不要……”
“刷我的卡吧。
”这时,一头栗子色长卷发的女人把卡递了过去。
付完款之后,余诗言正想好好的谢谢人家就看到她将墨镜摘了下来,正是她的闺蜜何落落,也是她大学的同桌。
“落落怎么是你?”余诗言有些欣喜。
却看到何落落从头到脚将她打量了一番,“是余诗言吧,先什么都不要说了,还没吃午饭吧,我们先去吃顿饭。

“我的卡被冻住了,可能……”
何落落把从收银员手里接回来的卡在余诗言眼前晃了晃,“还分什么你啊我啊的,这是我前男友的卡,华天是他们家产业,他劈了腿我甩了他,但是这张vip随便刷的卡我就留着了,就当是他对我的补偿。

“是时辉?”余诗言想到了他高中时候的男友,又高又瘦还是篮球队的。
“那个凤凰男算了吧,早就是过去式了,我前男友是华天集团的太子爷,除了花心人很温柔。
不过我刚恢复单身一个月,哎,现在名花待采。

何落落一直说说说到吃火锅还在说,恨不得把这么多年发生的事全都告诉余诗言,他们本来就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一边她给余诗言夹了块毛肚,“让我猜猜,你突然人间蒸发是不是被凌北爵金屋藏娇了,凌学长可是校草啊,好帅的。

“我们玩完了。
”余诗言蘸着毛肚吃,轻描淡写的说出这句话。
一下子何落落就安静了下来。
只有火锅里的汤底在“咕咚”冒泡泡的声音。
“对不起啊,诗言,我口无遮拦惯了,我不知道这件事啊。
”何落落歉意的道。
她可是知道当年余诗言有多么爱凌北爵,偷偷的关在宿舍里给他织围巾,结果被宿舍阿姨拉出去通报批评。
余诗言当初的口头禅是,“不能让我们的北爵羡慕别人的男朋友。

人人艳羡的一对,就这么散了?
何落落是真不相信真爱了。
“没关系,都是五年前的事情了,他三天后订婚,邀请了我。
”余诗言道。
“和谁?”何落落好奇。
“苏如烟。

“天呐,就是成天跟着你们的那个小跟屁虫?不是说她是凌北爵找来给你当血库的嘛,我就知道,男人就没有老实的,这兔子都还知道不吃窝边草呢!太气人了!”何落落气得都站起来骂了,白皙的脖子上青筋都凸起了,一副要和人干架的架势。
火锅店的人都看了过来,余诗言将她的衣角拽着坐了下来。
“也不仅仅是她,还发生了好多事情……”余诗言也不知道从哪里说,三言两语根本就说不清,连她自己都快理不清了。
一顿饭吃完,两人的感情依旧和当初在学校里的那般。
何落落开着红色的跑车,拍拍副驾对余诗言道,“走,送你回家,还是老地方吗?”
她口中的老地方就是余诗言在静安别墅区的那个家,现在妈妈和楚叔叔住着。
余诗言大而纯亮的杏眸忍不住皱着。
她把这些年的事长话短说的跟何落落说了,第一次和人吐露这些事,说出来她感觉憋在心里的那股气没梗的人那般难受了。
“有什么关系,我爸都再婚十次了,他高兴就好。
”何落落拍拍余诗言的肩膀,“你就是心思太细腻了。

余诗言摇摇头道,“那些我早就不管了。
我妈上午给我打了个电话,下午突然不接我电话,而且我的卡也被冻结了,我怕她出事。

“走,我带你回去,坐稳了,让你感受女司机的车技。
”何落落一脚油门到底。
静安别墅区这条路又没有限速,她都开到了一百二十迈。
余诗言坐在副驾上一动都不敢动,头上却传来一阵阵痛楚,抓着真皮座椅喊道,“落落,慢点慢点,我头疼。

何落落将车速慢了下来。
看着余诗言捂着头,痛得牙关紧咬,何落落也慌了,“我不知道你晕车,你,你没事吧,现在要怎么办呢?”
“药,药在我包里。
”余诗言唇都发白了,一边极力的忍痛,一边身上战栗着。
何落落赶紧去翻余诗言的包,将止痛药翻了出来。
余诗言接过止痛药,愣了一瞬就将它丢出窗外。
“你怎么不吃啊?”何落落急了,都痛成这样了。
“我现在不能吃。
”余诗言闭紧了眼眸抱紧了自己,就像是在海水里沉溺的人抱着浮木一般,她在心里告诉自己,熬过去熬过去就行了。
何落落看到包里的检查报告,捡起来看了看,惊讶的捂住嘴。
原来余诗言不吃止痛药是怕伤害到孩子。
“孩子是谁的?”
“凌北爵……”
“什么,这个渣男,都要和别人订婚了竟然还让你怀孕。
”何落落当即就怒了,当即就拿起余诗言包里的手机,通讯录的第一个果然还是凌北爵。
“我让他带你去医院,让他负责!”伴随着电话的呼叫声,何落落气愤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