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危险首席:旧爱别玩火
危险首席:旧爱别玩火 连载中

危险首席:旧爱别玩火

来源:有书阁 作者:穆笑颜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现代言情 穆小姐 穆笑颜

滨市,夜幕落下这繁华的城,穆笑颜穿着一身餐厅服务员的制服裙站在一栋摩天大厦脚下,璀璨的城市夜色下,大厦顶端“E国际”几个字显得分外耀眼夺目,穆笑颜抿了抿粉润的唇瓣,捏紧手提的外卖口袋,鼓起勇气迈....展开

《危险首席:旧爱别玩火》章节试读:

第四章 签了它


穆笑颜定定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冷硬的俊容,脑海里努力回忆昨晚的情景,她记得陆景博灌她喝了很多酒,她当时也想到了要发生的事,虽然非情所愿,但是为了父亲的手术,她在昨晚去找陆景博的途中已经狠心要把自己的清白交给那个她曾经百般抗拒的男人了。

然而此刻,她看着出现在视线里的男人不是陆景博而是厉南城,虽然她想不起来她意识昏沉后发生了什么,但是却没有谁比她自己更清楚,她并没有因为看到厉南城而失望,反倒听见他说昨晚和她共度良宵的人不是陆景博,而默默庆幸。

可是她的沉默,却让厉南城不得而知她内心的想法,捏紧他的下颚,他的眸色一片寒冽,“怎么?穆小姐不说话,是在怪我,昨晚不该破坏你和陆三少的好事?”

“我没有……”穆笑颜否认他的问,别开他冰冷如刀的目光,细白的指抓紧胸前的被角,厉南城讥诮的勾勾唇角,突然一把扯掉了她紧捂胸前的被子。

“啊~”穆笑颜惊得赶紧要再去抓被子,手腕却被狠狠摄住,厉南城冷眼看尽她娇美的身体,继续着讽刺的言语,“该看的我都看过了,就不必再遮遮掩掩!何况你昨晚本来就是要去拿身体卖钱,卖给谁还不是卖?”

“厉南城!”穆笑颜悲愤的打断他不堪入耳的言语,厉南城却抓紧她的细腕,冷冷的笑看她羞恼的模样儿,“怎么?我说的不对吗?难道穆小姐昨晚主动去找陆三少不是要卖?还是,穆小姐觉得,卖给我厉南城,会不及卖给陆三少更值钱?”

“你……”穆笑颜被厉南城讽刺的字字句句刺痛了心扉,她恨恨的盯着他无情的脸孔,眼眸里浸满了泪珠,想说的话,却都无从说起,只能死死咬住唇,任锐利的贝齿割破细嫩的唇瓣。

厉南城锋利的眸,捕捉到穆笑颜将唇瓣咬破渗出血汁,他皱紧剑眉,寒眸里隐过一抹暗流,用力捏住她的脸腮,迫使穆笑颜松开了咬紧唇瓣的贝齿。

看着她细嫩的唇上那溢出的血汁,厉南城脸庞方才的讽刺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阴霾,咬牙蹦出一句话:“穆笑颜你给我听清楚了,只有我,有资格伤害你,惩罚你!”他狠狠的警告她,他恨她,却见不得她自己伤害自己。

穆笑颜别着脸,不想面对他冷酷无情的样子,等到厉南城松开对她的禁锢,她匆忙又抓过被子捂住身躯,这片刻,厉南城转身取过了一份契约甩在了她面前……

“签了它,一个小时后,我就让你爸的手术顺利进行!”

听到厉南城这句话,穆笑颜猛地抬眸,万般诧异:“一个小时后?!”她有点不敢相信。

厉南城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盯着她,冷漠依然:“是!一个小时,只要你签了这份卖身契,你爸的手术,包括之后的费用,我都会给你解决!”

卖身契!!!

穆笑颜在听到那刺耳的三个字时,心头像是被一把锋利的刀子割过一样的刺痛了下,她怔怔的目光落到了身前那份契约书上,卖身契三个字那么的触目伤人,她抓紧被子的手在抖,心在颤,泪盈满眶的眸子缓缓再望向身前高冷的男人,艰难启齿:“厉南城…你一定要这么羞辱吗?”

厉南城挑眉冷笑:“羞辱?穆小姐,我这可是在帮你!当然,你也可以不接受!但是别怪我没警告过你,如果你放弃这个机会,你爸就只能活活等死,因为,在这个城市里,不会再有除我以外的人肯帮你,包括,陆三少!”

穆笑颜捕捉到了厉南城在最后说到陆三少的时候,他唇边掠过的那一抹阴险,似乎他在暗示她,如果她不肯接受他提出的这份所谓的卖身契,那么陆三少或者整个陆家,很可能也会被牵连。而她完全有理由相信,如今的厉南城,在全球的金融圈子里已然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而在这座城市,他足以有能力把控这座城市的商业命脉。

穆笑颜内心在经历一番挣扎,她对陆景博没有感情,可也谈不上恨,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外人,但她不想牵连无辜,最重要是,她要救爸爸,与其去求别人,也许,接受眼前这个男人提出的交易,是最好,也是唯一的选择。

厉南城也陷入一阵静默,他犀利的寒眸紧紧摄住床上的女人,拳头在无声的攥紧,潜意识里,他在期待……

终于,他看到了穆笑颜挣扎后的决定,看着她缓缓伸手去拿起了被子上的那支笔,看着她微微颤抖的手指在那份契约下方签下了她的名字,他这才默默放松了暗自攥紧的拳头,紧抿的唇角隐隐掠过一丝欣然的弧度。

“你说的,一个小时后就让我爸进行手术,希望不要食言!”穆笑颜签完契约递给他,厉南城一把夺过契约,冷冷抛给她一句话:“穆笑颜,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喜欢言而无信!”

穆笑颜突然无言以对了,她知道厉南城指的是四年前那晚她没有赴约的事,只是,她已经没了解释的力气。

厉南城拿着那份契约转身出了卧室,穆笑颜疲惫的闭了闭灼热的眼眸,再睁开眼时,不经意的一瞥,触及到了床单上那一抹殷红的痕迹,那是她的第一次,想到昨晚,她在昏沉状态下将洁身自爱二十五年的第一次给了厉南城,心,默默隐过一丝安慰……

……

两天后,穆云天的手术很成功,术后被安排进了市医院高级特护病房,除了秦云终日守在床边,还有高级护工二十四小时陪护。

这天午后,穆笑颜来看过父亲,秦云拉着她的手出来病房,来到走廊尽头的阳台上,“笑笑,你爸这次能顺利的手术,还有这么好的康复医疗条件,这都是你的功劳,妈替你爸感激你……”秦云说着哽咽。

穆笑颜拥住母亲的肩膀,“妈您说什么傻话呢?我做的都是该做的,是你们给了我生命,我为你们做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你和爸都好,我才安心。”

“笑笑,你真是好女儿!”秦云心慰的拍付穆笑颜脊背,抹着眼泪,又突然忍不住问:“对了,笑笑,这次多亏了陆三少帮我们,他有没有再和你提,要你嫁给他的话?”秦云满心期待,想着女儿如果能嫁进滨市有名的地产大亨陆家的话,那么对他们家现在的窘境来说,无疑不是柳暗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