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阴阳圣辰
阴阳圣辰 连载中

阴阳圣辰

来源:常读 作者:魅眸雪寒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凌辰 夜凌辰 奇幻玄幻

武道寂灭,窃转阴阳,轮回今生,星辰绽放
君临天下,羽落穹苍,俯瞰众生,我即为皇
乾坤再造,天地洪荒,神魔之乱,诸天苍茫
前世尊位,铸我今生逆乱之始,问鼎玉宇苍穹
吾乃圣帝之尊,可吞日月,可逆轮回,掌万世乾坤
展开

《阴阳圣辰》章节试读:

第六章 谈生意


“阁下莫走。我家三殿主和几位长老,正好在殿里。阁下是高人,我这就去请示殿主长老。不管阁下有什么事,容请我药灵殿给阁下奉上一杯赔礼茶也好。”

何执事毕竟是老练,跟普通伙计不一样。能屈能伸,做事四平八稳。

福伯要走,那是假动作。实际上,他心里现在很是痛快。这是他成为小侯爷管家之后,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扬眉吐气。

以往在这药灵殿,别说是执事级别的人物,就算是伙计,哪个不是傲慢不已?哪个对他好言好语?

可是今天,这何执事在他福伯面前,都要尊称一句“阁下”。

忽然间,福伯对自家小侯爷产生了极大的信心。

不得不说,夜候令牌还是很有影响力的。药灵殿的三殿主也好,长老们也好,听说是持有夜候令牌的人物,都不敢怠慢。

这种人物,他们不是得罪不起,但也不想得罪。

很快,福伯就被请了过去。除了三殿主外,还有一男一女两个长老作陪,也算是给足了面子。

福伯来药灵殿也不是也一次两次了,以前最高也就是见过执事级别的人物,而且是惊鸿一瞥,连对话的机会都没有。

可是,今天,殿主级别、长老级别的人物,都在他眼前,而且将他奉为贵宾。

不得不说,福伯心理素质还是不错的。茶水过了三巡后,那三殿主也没琢磨出个味来。呵呵一笑:“阁下持有国主陛下亲赐的夜候金牌,想必来历不凡,却不知道有何指教?”

陛下亲赐的夜候令牌?福伯差点没惊得把手里的茶盏给摔了。

夜凌辰给他这金牌,只说这玩意好用。却没想到,竟然是夜候爷的夜候令牌,这东西侯爷可是从未给过任何人啊。他现在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对方会这么客气。

“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本来是来抓点药材,顺便跟你们药灵殿谈笔生意。”

抓药这种事,在殿主和长老级别眼里看来,都是小事一桩,不会过问。他们更感兴趣的是生意。

大人物上门谈生意,可不是小事。

“却不知是什么生意?”三殿主没有轻易接茬。在没有明白对方的底细前,他是不会随随便便应承什么的。

“我这有一张丹方,上古失传的丹方。”福伯没有废话,直奔主题,“这丹方,我不会卖,只分成。五五分,药材成本你们负责,我只拿干股。”

拿干股,还要五五分成,这可是狮子开大口啊。

就算是独家丹方,药灵殿也不是没见识过,这家伙,口气也未免太大了。五五分,这是打劫!

“呵呵,丹方交易,我们药灵殿倒也不是没有过。都是一次性买断的。分成的话,没有先例啊。而且,成本我们负责,这五五分成的比例,实在是……这样吧,丹方方便给在下看看么?”

三殿主没有把话说死,但显然是不太热情。至于提出看丹方,那也只是出于职业本能而已。

“丹方可以看,就怕你们看不懂。罢了,就给你们看上一看,反正炼制法门在我们手里,方子重要的几味药材,我也没写上去。你要看便看,至于偷师,那就不用抱这种念头了。”

福伯很大方地甩出单子,口气越发的云淡风轻,一副稳坐泰山的样子。显然,他已经完全进入状态。面对药灵殿高层,也是游刃有余。

三殿主接过丹方,瞥了一眼,眉头就微微一皱。这丹方哪点像是什么上古失传丹方?

普通的纸张,很平庸的字体,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骗子。你要仿造上古丹方,好歹找张古朴点的纸张,写几个仙风道骨一点的字体吧?

这算什么?

造假也造得这么没诚意?难道想凭借一块夜候金牌来敲药灵殿的竹杠?

其他两位长老,也相继看了丹方,脸色都是十分古怪,彼此对望,都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骗子”这两个字在打转。

三殿主又拿回单子,又看了看,眉头微微一皱:“钟秀造化丹,这丹名,还真是没听过啊。”

“上古丹方,你没听过这不是很正常吗?你听过,那还能叫上古丹方么?”福伯淡然地抿了一口茶,顺手将茶盏一放,“丹方你们也看过了,你们不识货,自有识货人。我知道你们的心思,无非是觉得这纸张和字体看起来太随意,是造假的玩意。罢了,夏虫不可语冰。你们如果懂,不用我说;如果不懂,我说破天也不管用。不劳烦诸位了,告辞。”

福伯说的很洒脱,心里却直打鼓。这是最后一招了。欲擒故纵。故意装深沉,装洒脱。

如果对方不上道,那他就真的没辙了。

“唉,希望百草堂、丹王苑有人能识货。可别偌大的王都,丹药界人才满地走,能慧眼识珠的,一个也无。”

福伯一脸的意兴阑珊,施施然站了起来,便要往外走。

三殿主见他高深莫测,洒脱莫名,心里也是有些捉摸不定。对方这么一走,他们药灵殿也没什么失礼的地方了,按理说他们应该愉快地送客才对。

可是三殿主总觉得,就这么让他走了,似乎会有很大的损失。

鬼使神差的,三殿主叫道:“阁下留步,我家总殿主和二殿主,不日都会回来。这丹方我不识货,兴许他们……”

“罢了罢了,机会不等人。今日兴之所至,来了药灵殿。我可没耐烦心等你几日。想不到啊,偌大药灵殿,竟无识货人,可叹可叹。”

福伯以退为进,进一步欲擒故纵。

三殿主和两个长老无言以对,正打算愉快地送客。忽然一道冷哼穿透门廊,一道冷漠的声音穿透性极强地传了过来:“什么丹方?自吹自擂,拿过来让老夫看看。”

福伯一顿,正要开口,那三殿主笑道:“是雷老发话了。雷老是我们的客卿,丹药界的泰斗。连我家总殿主都要礼敬三分的。”

“客卿能做主吗?”福伯鼻孔朝天。

“若是雷老鉴定过,我们药灵殿还是信得过的。”

什么客卿,竟能有这么大的威望?福伯心里觉得奇怪,不过这却不是他要关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