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九十年代重启巅峰
九十年代重启巅峰 连载中

九十年代重启巅峰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早起时见雨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刘林 宋金宝 都市小说

意外重生1991年的刘林,有了漂亮的老婆,可爱的女儿;
重回一回,怎能浮萍一世!
迎着时代的浪潮,抢占商机,奋力厮杀;
一个时代,二十年的变迁,展开徐徐画卷……展开

《九十年代重启巅峰》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1章 重生


刘林只觉得后脑勺有股撕裂般的疼痛感,四肢像被注入了麻药一般不听使唤。

一阵阵的霉味侵入鼻子中,让刘林有种想吐的冲动。

他努力睁开眼,仿佛耗尽了全身的体力。

入目的是一间狭小的屋子,空空如也,家徒四壁。

身下是一张破旧的木板床。

这是哪?

“啊!”一声小女孩的惊呼声,带着浓浓的恐惧。

刘林寻声望去,

看见一个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小女孩一头扎进身边女人的怀里。

双手紧紧的抱着女人,一双眼睛如同看到鬼魅一般的看着刘林。

“你们…”是谁?

刘林的话还没问出来,一股刺痛感在这时冲进了刘林的大脑里,让他原本就疼痛不已的脑袋如同即将炸裂一般。

一些混乱的记忆融进了他原本的记忆里。

刘林,二十五岁,只上过小学一年级。

好吃懒做,游手好闲。

爱好广泛:抽烟,喝酒,赌博,打老婆。

这些记忆让刘林的脑子更加的混乱,他确实也叫刘林,可他明明三十二岁,研究生毕业,刚刚创立了第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

有车有房有存款。

“不,这不可能是我!”

刘林本能的想和这些突然出现的标签划清关系。

女人轻叹了一口气,她的眼中带着一股失落。

“我这就去给你熬姜水,醒酒。

混乱的记忆提醒着刘林,眼前的一对母女,是他的老婆孩子。

他老婆柳茹慧是十里八村的美人胚子,将近一米七的个头,身材苗条,五官精致。

尤其那一双清澈的眼睛,总是衔着一抹温柔。

若不是他家借了三十块贿赂媒婆,媒婆昧着良心的隐瞒了刘林的真实家境和为人,柳茹慧根本不会嫁给他。

可惜这个人渣得到了却不懂得珍惜。

心情稍微一不随意,对她就非打即骂,拳打脚踢。

自己好吃懒做不说,还逼着柳茹慧给他弄钱买酒和赌博。

刘林都没忍住的在心里骂了一句“人渣”。

柳茹慧虽然才二十二岁,但是干起活来手脚特别的麻利,很快就端了一碗姜汤过来。

“趁热喝吧。

柳茹慧的语气就像例行公事。

刘林从床板上爬起来,双手接过姜汤,“谢谢。

柳茹慧的手一僵,她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但随即面露几分凄惨。

“你让我借的钱,我真的已经尽力了,可她们都已经不愿意再借给我了。

刘林,家里都已经无米下锅了,我也着急。

柳茹慧的双手紧攥着衣襟,“钱的事情我一定会再想办法的,你先别着急生气行吗?

就算要打,也别打苗苗了,没用的人是我,跟孩子无关,她身上的伤,还没好呢。

才四岁的苗苗将小脑袋埋在柳茹慧身前,浑身打颤的不敢多看刘林一眼。

也难怪孩子怕他,

刘林重男轻女的思想特别重,孩子从小到大,他就没有给过一丝一毫的温情。

“饿了吧,我这就给你做饭。

柳茹慧忙进厨房做饭,生怕刘林下一秒就举手打人。

没一会儿功夫,柳茹慧端出一碗清汤寡水的面片汤,里面只放了一根油菜。

见刘林没动筷,柳茹慧叹了口气。

“家里真的没油了,就是菜也都吃没了,真不是我不肯给你放。

看到柳茹慧小心翼翼的模样,刘林此刻的心理挺不是滋味。

见柳茹慧一直不去厨房再端面片汤出来,刘林只能主动询问,“你和苗苗的晚饭呢?”

小家伙急忙摇动起双手,“苗苗还小,不会饿,不需要吃东西。

刘林看的更心塞。

这混账话,是前身经常不给苗苗饭吃的理由。

再看柳茹慧。

柳茹慧轻咬嘴唇,“家里的吃食都在这里了。

这次轮到刘林一怔。

这个家,居然已经被“他”败到这步田地啦?

这唯一的一碗面,刘林怎么可能吃的下!

他将碗推给母女俩,“这面还是你们两个分着吃吧,我出去走走。

虽说90年代是一段经商投资的黄金时期,但也要根据所处的环境,和所能利用的资源做起。

这个县城不算发达,主要的经济支柱企业,是一家国有钢铁厂。

同时这里也是个产棉大县。

不过因为诸多原因,这里的棉花经常滞销。

刘林当年创业的时候,没少参加企业家之间的学术交流会,自然没少听各个企业家忆苦思甜自己的发家史。

他记得很清楚,其中有一个文化不高的老一辈企业家曾经讲过。

当年他就是出生在一个产棉的村子,那里的老人,因为棉花不能全部卖出,就会将多余的棉花织成布。

一次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这个企业家将村里的布拿到市里卖,没想到刚到早市就被抢购一空。

后来他就将周边的棉布都收了,依旧供不应求。

再后来,这个企业家就干脆开起了纺织厂,慢慢的企业越做越大,在全国很多省市都有了自己的工厂,成为了行业龙头。

如果他效仿那位企业家,一定也能走的通。

但想到这刘林发愁了。

虽说可以做的项目是有了,但是启动资金上哪搞?

“他”家现在可是连饭都吃不起了。

有句话形容刘林此刻的心情再合适不过: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正在这时,刘林看见不远处一个身影一晃,溜进了一栋家属楼里。

刘林嘴角一勾:米来了。

他不慌不忙的点了一根烟,靠在家属楼旁的大树底下,面朝楼门口,慢条斯理的吐着烟圈。

也就是等了两根烟的功夫,刘林要等的人就出来了。

呵!

比他想象的还快。

那人正贼眉鼠眼的朝楼外瞄了几眼,见没什么人,拔腿就要开溜。

“驸马爷,这匆匆忙忙的,是要去哪啊?”

身影听到“驸马爷”几个字,浑身不自主的抖了一下。

借着路灯眯着眼睛的往树荫底下看。

快步的跑过来,一看是刘林,使劲的推搡了一把。

满嘴怨气地道,“你塌凉的在这干嘛,瞎喊什么喊,差点没吓死老子,赶紧滚!”

刘林一笑,“滚倒是可以,不过滚之前,驸马爷得借兄弟点儿钱花花。

驸马爷眼睛一立,“我嚓,谁给你的胆子,皮痒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