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医品狂妃,战神王爷请接招
医品狂妃,战神王爷请接招 连载中

医品狂妃,战神王爷请接招

来源:掌中云 作者:顾绾夏 分类:穿越重生

标签: 秦景墨 穿越重生 顾绾夏

全科医生顾绾夏一穿越就嫁给了病鬼王爷,为了不守寡,不陪葬,她只能先治病救人,再提出和离
一路上手撕白莲,脚踩渣男,半夜爬到王府的高墙上,准备逃之夭夭
不料一旁有人问道:夜深了,爱妃这是要去哪里?找美男!本王这么美,爱妃看不见吗?展开

《医品狂妃,战神王爷请接招》章节试读:

第2章 王妃如此恶毒


太医一个个摇头离开了。
闻讯赶来的玉贵妃正看着躺在床上,面色惨白,唇色发紫的秦景墨,一脸的担心。
“好好的,怎么会吐血?”玉贵妃长的极娇美,通身的贵气,周身带了几分威压,冷冷扫过所有人。
顾绾夏正准备找纸笔写休书,被下人拖了过来。
而沈思思被下人从池子里捞了出来,折腾半天才醒过来,吐出来一桶水。
听说姑母来了,一心要来控诉顾绾夏罪行。
“你这是做什么?墨儿还没死呢,你就要奔丧?”玉贵妃看着顾绾夏额头绑着的白布条,语气极沉。
眼底满是鄙夷和不屑。
“姑姑,就是她把景墨哥哥给气到旧疾复发的!”沈思思适时开口,说的义愤填鹰。
却一脸得意的瞪了一眼顾绾夏。
她就不信,新婚当天把夫君气吐血,还能不被休掉。
顾绾夏抬手就将额头的带子取下来:“请贵妃娘娘作主!”
本来顾绾夏半张红色胎记的脸就很吓人,此时就更吓人了。
玉贵妃也险些站不稳:“怎么,怎么回事?”
“顾绾夏,你是嫌弃表哥身体有疾,自杀身亡吗?”沈思思抢先一步问道。
听到身体有疾几个字,顾绾夏更想离开了。
原主是作了什么孽啊!
“娘娘明鉴,王爷长的俊,身份贵重,权势滔天,我怎么舍得在新婚夜自杀呢,倒是沈表妹为什么想不开,跑到王府的湖边自杀,连累王府上下就不好了!”顾绾夏低声说着。
又看向玉贵妃:“贵妃娘娘,我这伤口也是为了救沈表妹才伤到的,她说她以后都没脸见人了,不想活了,她这么想不开,不知道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您得开导开导她!”
沈思思开了头,她就帮帮忙好了。
编故事嘛,谁都会。
这话,让沈思思脸都绿了。
真是乡下来的土包子,什么话都说的出口。
直接跪到了玉贵妃的脚边:“姑姑,我没有!她胡说八道!我……”
顾绾夏打断她的话:“母妃,我有证据,她跳河自杀,我想着这样会连累王府,就去救人,你看,我们身上的衣服都湿着,我当时拽她上岸,她还不愿意,把我推的撞到了石头上,我受伤没关系,可表妹怎么能误会我呢,也不知道我是哪里惹得表妹不高兴了。”
顾绾夏一边说着,一边对着沈思思眨了眨眼睛,气死人不偿命。
沈思思险些晕过去。
她竟然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
可这件事,不能细究。
也不能让人去查。
只能吃了哑巴亏。
“丢人陷眼的东西!”玉贵妃冷冷喝了一声,她自然知道沈思思对秦景墨的心思,心里恼怒,一边看向床上面色苍白双眼紧闭,没有一点生机的秦景墨,眸色晦暗不明。
才又看向顾绾夏:“你是墨儿明媚正娶,八抬大轿抬进来的盛亲王妃,祖上有殉葬的规矩,就只能委屈你了!”
手中捏着的帕子用力了几分。
又警告似的看了一眼沈思思,转身就走。
让沈思思有些懵逼。
顾绾夏也僵了一下。
原主的记忆里,这大秦皇朝根本没有殉葬制,这个玉贵妃是在给沈思思报仇了。
心里奔过一万头羊驼。
怎么看这个玉贵妃都不是什么好鸟。
这是亲娘吗?
再看一旁,沈思思一脸的绝望,险些晕过去,眼底全是泪,不断的滴落下来,看得出来,是真很喜欢秦景墨这个短命鬼。
顾绾夏没想到秦景墨这么快就挂了。
她的休书还没写好呢,离异总比丧偶好吧!
走到床前看了看秦景墨,这长相,真是龙章凤姿。
当然她更不想陪葬,所以,也不能让秦景墨死。
抬手给秦景墨号脉,一边眯了眸子,脉搏极虚,气若游丝,心率几乎停止,的确与死人无异。
却没死。
这人有心疾,而刚刚左心衰竭,导致肺部淤血,再被气到,才会吐血。
而吐血之后,人就更虚弱。
呈现假死的状态。
得让他醒过来才行。
顾绾夏没有犹豫,很专业的为秦景墨做起了心肺复苏。
“你做什么?表哥都死了,你还要如此折腾他,你是恶魔吗?”沈思思哭够了,抬头看到顾绾夏正在捶打,按压秦景墨,一下子就怒了。
“闭嘴,再叫唤,把你的嘴缝住!”顾绾夏满头大汗,累的不轻。
她在工作的时候,任何人都不能打扰。
这一声很冷清,面色严肃。
虽然那块红色的胎记还在,却让人生出畏惧之心。
让沈思思僵住了。
竟然被顾绾夏的气势震住。
没敢再说话。
顾绾夏手下不停,按了数十下,终于看到秦景墨悠悠转醒。
两人对视瞬间,他毫不掩饰眸子里的冷漠,语气森然:“恶妇,离本王远点!”
他隐约有意识的时候就听到面前这女人的恶毒言语。
娶之前就恶毒,娶之后更加暴露本性。
顾绾夏对他的话毫无反应,吁出一口气来:“没死就行!让你的人拿纸笔来,我写封休书,消失在你的面前,绝对不影响你和你的表妹情人卿卿我我!”
秦景墨面色更沉了,狠狠咳了一声。
嘴角又有血迹溢出来。
“你也坚持一下,我救你,不是为了让你吐血的!”顾绾夏一边擦汗,一边说着,“能不能珍惜别人的劳动成果!”
秦景墨的脸色变了几变,苍白的面色更阴沉了。
他知道面前这个丑八怪是在嵬山长大的,师从离恨谷名医白祯。
可传闻中,白祯对她这个品行不端的草包徒弟极为望。
她刚刚竟然救了自己。
说明,不是白痴。
虽然醒了,但秦景墨觉得心口极不舒服,这一次心疾发作,比哪一次都要严重。
顾绾夏看着躺在那里美的发光的男人,心头忍不住荡起一圈涟漪。
白瞎这张脸了。
随后就收到男人冷冽的目光和周身极沉的冷意。
顾绾夏感觉到了阴森的杀意,却扬着头笑了一下。
“盛亲王可别再晕过去了,你还没拿到我的休书呢!”
那张丑脸配上额头上的白色带子,真是丑的惊天地泣鬼神。
“做梦!”秦景墨吐出两个字,这女人真是花样作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