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世子无双
世子无双 连载中

世子无双

来源:有书阁 作者:叶天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叶天 杜雪 现代言情

“无国诏参拜战王墓,乃辱国之罪!主帅,请三思啊!”“主帅,请三思!”大山前,戎装战将一个接一个跪地
他们身如标杆,钢枪为骨,肩扛几星,此般人物,随便扔一....展开

《世子无双》章节试读:

第3章 请国主重翻战王案!


国殿,一位气度恢弘,目含精光的中年人坐在最上方。

正是龙国国主,赵天赐!

他眸光微微闪烁,国殿百官立马感受到一股龙威散开,迅速安静下来。

封赏大典,连他这位国主都已经到了,叶天却还没现身,确实有些狂妄。

不过身为一国之主,赵天赐也不好随意发作,以免引人诟病,现在杨桧跳出来,正合他意。

“杨总使,所告何事啊?”

赵天赐故作茫然。

“国主,北境主帅叶天自持功高,故意错过封赏时辰,此举实乃无视国主!无视国殿文武百官!”

“此等傲慢之人,国主必须严惩,以正视听!以维护国主之威啊!”

杨侩语重心长,一副忧国忧主的样子。

“不可!”

一位气度颇为不凡的中年男人马上出列。

正是龙国总商部长,魏天正!

他义正词严反驳:“叶天立了不世之功,保卫龙国边疆,收复国土,造福十数亿子民!如果这样的人物,仅仅因为迟上国殿就受到惩罚,恐怕会寒了十亿龙国人的心,北境百万雄师也不会答应!”

国殿顿时炸锅了,因为这事分为两派。

一方以杨侩为首,一口一声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一方以魏天正为首,认定以功论赏,不拘一格降人才!

赵天赐沉默,暂且一言不发。

“北境主帅,叶天到!”

此时,殿外传令使节高呼。

叶天龙行虎步,带着四大战王进入国殿。

国殿瞬间安静下来。

刚主张严惩的官员,通通大气不敢透,噤若寒蝉。

“好一个北境主帅!”

“北境果然猛将如云,气势如虹啊!”

“真乃战无不胜的虎将,我龙国有此五人,何愁边疆不平?”

国殿上,一群人盛赞。

杨侩和他身后的人纷纷低头,根本不敢掠其锋芒!

“好一个叶天,当真威风凛凛!天下无人能和你的锋芒匹敌啊,哈哈!”

赵天赐爽朗大笑,眼神却有难以觉察的异光。

杨侩等人低头狞笑,国主对叶天明褒暗讽,看来心里也对叶天颇有不满了!

“国主谬赞了,叶天的威风,是用来震慑敌国的,叶天的锋芒,是用来保卫龙国的!”

面对国主褒奖,叶天神色平静拱手道,没有丝毫骄傲。

“说得好!我龙国有此龙将,何愁天下不平?来人,赐座!”

赵天赐这才大手一挥,心中对叶天的不满更甚了,这年轻主帅,对龙国表忠,却唯独没有对他表忠!

杨侩等人讥笑弧度更甚了。

国主这话不过爱才客套罢了,除了昔日的镇国战王,谁敢在国殿上和国主同坐?

“谢国主!”

什么?!

叶天坦然接受赐座,让全场官员为之一惊!

他,真敢??

座椅很快搬来,叶天坐下,神色悠然!

四大战王站他身后,如同门神!

赵天赐脸上笑容渐渐消失,轻咬牙关,眼神的厉芒快要遮掩不住了!

见此一幕,国殿上那些站着的官员,一个个目瞪口呆!

尤其是杨侩,恨得咬牙切齿,满面通红,这小子还真不知天高地厚啊!

魏天正也瞧了叶天一眼,心道好一位锋芒毕露的年轻人,霸气和魄力,都不减昔日的镇国战王啊!

“宣召使,宣功!”

赵天赐强忍着心中不满,继续流程。

“是,国主!”

宣召使应诺,当即高宣:“北境主帅叶天,守国六年,于长河一役,杀敌十万,破敌国国门,夺回龙国十城,功勋卓绝!今封凌天战神,列七星战级,拜北武王,位龙国三王之一,赏地千亩,金钱千亿!”

话落,满殿哗然,众大小官员皆羡慕不已!

龙国建国二十余年,封王之人只有三位,叶天如今才二十有余,就已拜王,实在比之前三位年轻得多,前途不可估量啊!

杨侩等人皆面目阴沉,今日另外两王没到,他们要知道叶天一个毛头小子,竟能和他们两位开国**平起平坐,不知会如何震怒?

“谢国主!”

叶天站起,对着赵天赐拱手。

但下一刻,他就剑眉微靠,毅然道:“叶天愿放弃所有封赏,以求国主一事!”

什么?!

众人皆惊,同时也十分好奇,纷纷看着叶天。

赵天赐眼神再次闪现一抹异色,问道:“哦?你放弃封赏也要换的,究竟何事?”

叶天神色漠然,再次拱手:“请国主下令,让国刑部重翻战王案!替昔日镇北战王叶镇北洗刷冤名,恢复其战王的名誉和荣耀!”

什么?!

这话,如同在国殿直接扔下一颗炸弹!

顿时,现场犹如银瓶乍破!!

赵天赐猛然拍案而起!

 文武百官纷纷低头,如浪潮扑过,大气不敢透,国殿顿时气息缭绕。

赵天赐脸色像火烧一样红通,强压怒气,低沉着嗓子问道:“你……你说什么?”

叶镇北的案件,是他亲口下令永远不准翻案的,竟有人敢当着他面,再提此事?

叶天却面不改色,直视他的眼睛,再次说道:“请国主重翻战王旧案!”

“放肆!!”赵天赐眼神布满血丝,怒指叶天:“你想造反?!”

这一刻,他感觉国主的王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亵渎和挑战!!

不少老官看着叶天的神色,也充满遗憾。

战王案乃是龙国建国以来最大的耻辱!战王的背叛,让国主怒火滔天,当年就下了国诏,任何人都不准为这种叛国贼辩护!

违者,死罪!!

如今,北境主帅不仅要为他翻案,竟还要在国殿上,当着国主的面前要求?

他这是自持功高,存心要羞辱国主不成?!

北境主帅,还是太年轻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