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错惹禁爱撒旦
错惹禁爱撒旦 连载中

错惹禁爱撒旦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幕弥殇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司徒曼 现代言情 路希

   他是世界贵族——梵家的当家,一位拥有撒旦之称的俊美男子
他的邪恶,残忍,黑暗以及他的强大几乎就是他的本能
黑红色的眼,令所有人都胆寒
      但是,唯独这个女人处处挑衅,忤逆他
更是不知死活地想要逃离他
哼!从来没有一个人能从他的身边全身而退
他倒是要看看,是她的爪子利,还是他的驯服手段高
      然而,却没有想到的是,猎人对猎物动了心
 那么就把猎物永远禁锢在身边
强取豪夺,不择手段,这才是撒旦的作风
      上帝不给的东西,他就自己去夺取!展开

《错惹禁爱撒旦》章节试读:

第五章 是何身份?


男子那黑红色的眼瞳中那一缕红色此时更加的明显,那空着的一只手,直接扣住紫幻瞳的腰将她更加地贴向自己。掠夺,更加的疯狂。两个强悍又骄傲美丽的人,在这件满目狼藉的房间内上演一场激-情戏码。激-情四溢,空气中的温度,顿时便的滚烫起来。

男子原本沉稳的呼吸,微微乱了一丝节拍。男子那张绝美的脸庞此时蒙上了淡淡的**,女子媚眼如丝,特意伪装的风情,同样的风华绝代,妖娆魅惑。获得解放的双手,隔着衣服缓缓的抚摸着男子的胸膛,或轻或重,又倾身在他的耳边慢慢的呼着气。感觉到男人的心跳失了节拍,一只修长的腿缓缓地缠上了男子的腰,然后猛地抽出了绑在腿上的小刀

男子反应极快,虽然一般的大脑被欲念影响,可是毕竟紫幻瞳一般的体力都消耗在之前的打斗上,她的小刀才刚出手,男子便一手抓住了她的手,另一只手也持着一把手枪,漆黑的枪口对准她的脑袋。

然而男子却忽略了紫幻瞳的另一只手,那只手上拿着一把小小的手枪,抵着男子的太阳穴。情势瞬间,势均力敌。

紫幻瞳笑了,沾着血丝的绝美脸庞,犹如悬崖上的罂粟。挣脱了被男子抓住的手,扯过那放在还算完整的酒柜面上的衣服,随意地将那件男士黑色衬衫披上了身上,挡住了春光。

“你叫什么?”男子根本就不在意那抵在太阳穴上的手枪,看着已经将衣服披在身上的紫幻瞳,第一次开口说道。他的声音如同他的人一般,森冷肃然,从骨子里透出的寒意,却带着催人如梦境的奇特性感。

“临死前想要记住送你一程的女人?”紫幻瞳冷笑。

男子正想要说什么,忽然轰地一声,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在耳边响起,房间墙壁的一角被炸了开来,两人同时错愕,浓烟滚滚,那一瞬间,男子一手扣住紫幻瞳的手腕,紫幻瞳也迅速扣住了他的手腕,两人同时朝对方所在的地方开了一枪。随后,男子寒芒一闪,一脚扫向紫幻瞳的小腹,紫幻瞳狠辣地还他一击,两人都往相反的方向摔了出去。

“幻瞳,过来!”路希和段清狂从那崩塌的墙壁中快速走了进来,紫幻瞳一手捂着自己的腰侧,那里被子弹擦过。闻言就势一滚,便来到了他们两人的身边,夺过路希腰间的枪,同时扣下扳机,朝男子摔出去的方向开了好几枪。

三人静静地看着房间的浓烟渐渐散去,当眼前的景物又恢复清晰之时,三人都有些错愕,满目狼藉的房间内,早就已经没有了身影。而酒店的警铃声已经响起,一声又一声,非常的尖锐。

“看来我们要快点离开这里。”路希一手拿着枪,一手扶着紫幻瞳,若是平时,他断然不是做出这样的动作,但是此时紫幻瞳的情况十分不好,他能明显的感觉到那身体的虚弱。而且腰际还有一些可疑的黏稠,乖乖,到底是谁啊?路希脑海中忽然闪过火惹欢的脸,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而段清狂只是看了一眼,垫后,三人迅速地离开了酒店。

车子停在离酒店不远处,路希扶着紫幻瞳上了车,启动。而此时紫幻瞳浑身上下都在抗议着,黑色的男士衬衫将她那挂着青青紫紫伤痕的身体完美的掩饰起来,但是那苍白如纸的脸,脸上的血迹和额前的冷汗却也让路希和段清狂皱眉。

朦胧中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紫幻瞳抬起头看向那摩天大厦,太远了,她什么都没有看见,而身上的剧痛也让她没有再去思考,只好靠在车窗上喘着气。而在八十一楼的某个房间的落地窗前,男子拿着望远镜看着渐渐离去的车子,冷酷的脸庞忽然浮现一丝诡异的笑容。黑红色的眼瞳,一片深沉。

这时,房门被人打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见主子居然有些狼狈,眼中一闪而过的讶异。“大人,穆伦死了,只有手上的血珠不翼而飞。”

“再找一个替身。”只不过是一个棋子而已,被吃了一个,替补上去就行了。

幻瞳.......

他第一次见到如此强悍又特殊的女人。男子舔了舔唇,似乎还能感觉到之前的那种触感。左手上的衣袖上,有一道被什么东西划出一道口子,在边缘处还有一丝烧焦的痕迹。

当火惹欢看到几乎是被搀扶回来的紫幻瞳时,那一身的狼狈,黑色的男士衬衫下满是青紫和血痕,还有腰际的枪伤之时,心中的怒火狂飙,整个人宛如要着火一般,粗话连连。若不是司徒曼转移她的注意力,恐怕路希和段清狂这两个在她眼里保护不力的两人,非脱一层皮不可。

不过虽然是逃过了一劫,但是这三天都不断的遭受到某人的怒视,段清狂倒是很淡定地继续捣鼓着自己的东西,而路希只是默默鼻子灰溜溜地跑出去风流快活了,惹不起他总躲得起吧?

而三天之后,确定紫幻瞳完全没有什么大碍之后,火惹欢这才一步三回头地被司徒曼催出去做任务。

临湖畔的那座古香古色的小楼中,紫幻瞳一走进入便感觉像是置身在古代一般,虽然早已经来过许多次,但是依然还是很不习惯。

“来了?坐吧。”坐在案前的司徒曼一见紫幻瞳便知道她的来意,看着她脸上还没有消退的青紫,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你身上的伤还好么?其他人都碰巧不在,也只能自己包扎了。”

“没事,一点小伤。”紫幻瞳淡淡地说道,脑海中闪过那张俊美如神袛的脸,那双黑红色的眼瞳,此时还能感觉到那刺骨的冷意。并非因为她大意,没有察觉到房间内有人,而是那个男人藏匿气息的功力比她高,

紫幻瞳缓缓走了过来,看着放在桌上的血红色佛珠。“怎么样?你之前说过的事。”

“这么急,才七天而已,我可不是什么神人,给我一点时间吧。”司徒曼笑了笑,余光看了一眼她肩膀,那领口处微露的白色绷带。记得帮她清理伤口出来的火惹欢那表情,现在想来还真是情有可原。真狠啊!对方还真是不留情,面对这么一个大美人居然也舍得下这么重的手,也亏得是小瞳,若是换别的女人,不死也重伤。

紫幻瞳皱眉,似乎很不满意他明显有些敷衍成分的回答。正想要说什么,忽然一阵铃声响起。目光微微移动,看着挂在自己口袋的手机挂坠上的三个小白球此时正不停的闪烁着。抽出,按下接听键。放在耳边。半响,眉头微皱,眉宇间泛出一丝冷意,然后放回口袋中。

“我猜,应该是路希打来的电话,”见紫幻瞳的脸色虽然和平时一样,不过还是更冷淡了一分。似乎不想理会电话另一头的人的请求。“还是去吧。”

而紫幻瞳没有回答,目光却一直盯着摆放在岸上的血红佛珠。“你先处理一下吧,我也需要一些时间,等你回来之后,我保证让你看到小白。”

紫幻瞳看着眼前笑得如同尘世之外般圣洁的男子,认识他至今,虽然依然如一团云雾,但是表面上的,也了解到一些,某人笑得越是圣洁如世外,越是阴险。但是对于小白的担忧思念,依然战胜了心中的本能。紫幻瞳转身走了出去。“到时候,我要看到小白。”

“如你所愿。”司徒曼看着渐渐远去的身影,笑得诡异又暧昧。而紫幻瞳此时并不知道,这一步,改变了自己的一生,也不知道,当司徒曼兑现这个诺言之时,已经是两年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