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鬼魅药神
鬼魅药神 连载中

鬼魅药神

来源:阅文起点 作者:张永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其他小说 张永 张永一

  一把破旧的药锄,一柄雪亮的匕首,一个奇怪的轮盘,几个扎实的药袋,是父亲留给他的遗物
  他带着一只其貌不扬的小狗,走在千幻大陆第一帝国的街上……   ……   ……   ……   QQ群:88752445...展开

《鬼魅药神》章节试读:

四 盈养修练


  第二天早上,村东的紫竹林边,端坐着一个少年。太阳升起,照在了他的脸上,荣光灿烂。地上杂草还挂着露水,把他的裤子都打**。他却浑然未觉,盘着腿,一动不动。

  此人便是张永,他修炼此功后,就感觉全身舒泰,尤其是太阳刚刚露出一线光芒的时候,他感觉整个身心都苏醒了,一股股真气如弹环山的九条溪水一样,欢快的流注到丹田,又化作洪流,在任督二脉里流淌。此时如果张永可以内视的话,一定会发现,他的真气表面,有一层淡淡的紫色。而真气就像一条洪流,冲开所有的阻塞,奔腾咆哮,灌注全身,让整个人感觉有用不完的力气一般。

  村里人已经出来工作,打猎的,早就出发了,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村东紫竹林里,还坐着一个少年。老人依然坐在村口,晒着太阳。巍峨莽莽的弹环山在他眼里浮现,里面,不知道有多少伤心落泪的故事。

  “啪!”张永双掌迎日一推,虎虎生风。他感觉浑身肌肉里,充满了一种玄奇的力量。虽然还不充分,但和以前相比,完全不一样了。

  “说不定一月之后,我真能一掌劈碎石块呢!这个世界,还真是奇妙啊。”张永暗暗琢磨,站起来,砍了一节被阳光照得最充足的紫竹。然后拿着竹子,回到了村里。

  太阳已经高了,老人换了座位,躲到了树荫里。见张永从村口施施然走进来,一双眼睛陡然亮了亮。“孩子,你昨晚去哪里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张永笑着走到老人身边坐下,跟他捏了捏背。“强爷爷,我耽搁得晚了,夜里才回来,幸好没有遇到野兽。今天早上我去紫竹林里晒太阳,不打算出去了。强爷爷,我昨天找到了治疗你的腿的药了,等我弄好了,拿来给你吃,好不好?”

  “哎,我已经是快死的人了,还吃什么药?小永,跟虎子他爸们出去打打猎,他们会照顾你的。”老人只当张永是关心他,根本不当一回事。

  “强爷爷,你们都不相信我。不过放心,我一定会证明自己可以医病的。恩?我找到了父亲留下的医书,正在专心学呢。”张永强作高兴。

  “哦?那就好,小永,你不小了……”

  “强爷爷,我忘了我还有一件事情没做,我先走了。”张永知道,这里和二十一世界的晚婚晚育不同,十五岁就开始谈婚论嫁了。自己现在十五岁过半了,正是时候。要是张永的父亲还在,恐怕早就有人过来提亲了。如今村里人见张永不成器,也就没有太在意。

  “哎,这孩子,找个媳妇也许就不一样了”老人见张永跑了,叹了一口气。

  回到屋里,张永拿出了那条毒蛇。和仙草不同,普通药材的制作并不复杂。毒蛇太大,一般的罐子装不下,而且鲜嫩的蛇肉不经泡,需要阴干才可以。

  张永将毒蛇挂到房檐下,那里既通风,又晒不到太阳,是最好的地方。这段时间天天阳光明媚,正是阴干的最佳时期。

  把蛇挂好后,张永回到了药房。这个药房是父亲留下的。里面有一个木柜,一格一格的,放着不少药材。有些是父亲用剩的,有些是自己挖的。

  “父亲用这些草药医好了不少乡亲,说明这些草药也有独特的奇效,什么时候好好研究,说不定会有用呢。”张永将草药紧紧的握在手里,又将他们好好的放回原位。

  发现解毒药和疗伤药效果奇佳后,张永决定多配一些。当初他不相信老头,所以只是随便配了一些,并不多。

  药房里有个药碾子,里面放着一根杵,一头粗一头细,专门用来将药草研成细末的。张永将几味草药分别研细,差不多研磨了几个小时,才告成功。不过和往常相比,今天明显要轻松得多。

  “这功法真的不错,以后可以轻松多了。要是真的像老头说的那么牛逼,以后采药也不怕落下悬崖了。”张永将草药按配方比例一一配好,然后放在陶瓶里。疗伤药因为需要外敷,所以不能做成药丸,而要做成粉沫。至于解毒药,为了便于携带,需要做成药丸。

  张永见空空如也的蜜罐,知道当初自己嘴馋,全部吃光了。上次做的蜜丸都是虎子偷偷弄来的。现在乡亲们不相信他可以医病,怎么还会为他冒着危险去山里采蜂蜜呢?

  张永没有办法,只好把药粉暂时放好,等以后找到蜂蜜了,在做一些。上次做的还有几粒,可以暂时用着。

  看看太阳快要落山了,张永肚子咕噜一声,饿了。出来看看桌上,却一样东西都没有。张永皱了皱眉头,今天自己在家,可能没有吃的了。

  张永准备出去采点野菜来充饥,但刚打开房门,就看见门槛前一晚山署放在那里。“到底是谁送东西给我吃呢?既然送,为什么又不明送,每天都偷偷摸摸的来呢?”

  张永知道,村里人感念自己父母的恩德,一直在照顾自己。但自从十五岁后,按村里的规矩,村里人的义务就算尽了。自己已经成人,要么和村里人一起出去打猎,先学学,回来时分点食物。等力气在大点,就可以做村中打猎的主力。到时可以多分点,养家糊口。

  但现在自己在村里人眼里整天无所事事,他们都不在凑粮食给自己了。“到底是谁还在照顾我呢?”张永将碗端起,再次狼吞虎咽起来,心里,却满是感动。

  山署,是九水村人种的一种粮食。虽然不好吃,但可以充饥。张永刚来时,根本不吃,但饿了几次后,再也不讨厌它了。他吃山署,已经不再是品尝味道,而是每天必须做的一件事情而已。

  吃完山署,休息一段时间后,张永走进了里屋,将装着紫幻花的竹筒立在桌子上。张永则盘腿坐在床上,缓缓运功。思仙诀真是奇妙无比,仅仅一天,就让张永有了这么明显的感觉。他却不知道,这个世界存在仙草,自然说明灵气的浓度不同一般,只要方法得当,功力进展,自然不同寻常。

  张永运起真气,按老头的指点,在指尖形成一团真气云雾。云雾无色无味,只是隐隐透着紫色的光芒。张永慢慢推进,不断增强,笼罩了竹筒的顶端。

  张永功力还很弱,即便竹筒的顶端,也没有完全罩住。就在张永准备往竹筒里灌入真气的时候,一缕缕真气却自动吸入竹筒内,越来越快。张永有些心慌,按老头的说法,应该是自己将真气推进竹筒里,可现在,竹筒尽然会自动吸纳自己的真气。张永不便分心,只能不断的提聚真气,往指端运送。

  吸纳的速度似乎知道张永的能力一般,恰好和他提聚真气的速度吻合。说快不快,说慢不慢。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张永体内的真气就被全部抽空了。

  张永还来不及想原因呢,就两眼一闭,坐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一个年轻的少年再次坐到了村东的紫竹林边,一抹昭阳初照,年轻人头上隐隐冒出了一团热气。

  张永静静的坐着,昨晚盈养仙草后,他只感觉浑身都被抽空,没有一点知觉。早上醒来时,天已经微亮。张永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挣扎着,才走到了紫竹林,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但神奇的是,自己一坐下修炼思仙诀,力气就像江河里的水一样,源源不断的从丹田里流转出来。经昭阳初照,又像大海一般澎湃起来。

  感到自己的力量明显进步,张永再也不在担心,每晚都累得死去活来,第二天早早的,又挣扎着走到紫竹林边,静静的修炼。

  如此连续一月,张永每晚都会力竭而眠。而每一个新的早晨,头上的热气就会越来越多,渐渐的,现出了一点点紫光。整个紫竹林,也如画一般,越来越朦胧。

  今天,老头说的一月之期就到了,张永很期待将石头击碎的感觉。“老头,时间到了。”张永兴奋道。

  “到就到了,我还会骗你不成?不过,有一件事情一直让我很奇怪,紫幻香居然会自动吸纳你体内的真气,这株紫幻香会不会是什么极品之类的?典籍里没有记载,怪了。”

  弹环山到处是山石,张永没有理睬老头的疑问,跑到一处山脚下,将一块碎石放到了一个巨大的石头上,运功预备。

  一股强大的真气自丹田升起,顺着胸前任脉至颈下咽部,经锁骨过肩运至掌端。张永感到千钧之力凝聚指间。“老头,看好,不要说我没用力啊!”

  张永见老头不回应,继续道:“我拍了!”

  “拍吧,真烦!”老头不情愿道。

  张永大吼一声,一掌拍向了巨石上的碎石,真气如大海浪涛般紧随而下,汹涌澎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