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其他小说›嚣张王妃:战王宠妻太逆天
嚣张王妃:战王宠妻太逆天 连载中

嚣张王妃:战王宠妻太逆天

来源:微阅云 作者:风萱华 分类:其他小说

标签: 其他小说 夜寒轩 许安然

身为A国皇家特工的许安然,医毒双绝,前途大好,谁想到一记惊雷炸响,她竟穿越成了大梁国许尚书府受虐的三小姐,我去!渣男渣女还真不少,时刻想着陷害她?来!来!来!姐让你们组团上!一双巧手更是能开锁,能绣花,能救人,能惩恶!
妖孽王爷挑眉一笑:“我以江山为聘娶你为妻?”许安然没心没肺地笑道:“本小姐不稀罕!”“但是本王稀罕你!”某爷长臂一挥,毫不矜持地道
展开

《嚣张王妃:战王宠妻太逆天》章节试读:

第8章 塑料姐妹情


“谢谢大姐姐,这些东西三妹妹很喜欢!”许安然眼里毫不掩饰地流露出艳羡来,一脸真挚地道谢。

瞧着许安然那一脸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相,许倩茹唇边的笑意更深了。这个傻子,果真是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糊弄!

只见许倩茹温婉一笑,从那几件衣裳中挑选出一件金丝银纹百蝶云锦裙。

“来,姐姐为你穿上试一试,这可是宫里的佳品,穿上它定会艳压群芳的。”许倩茹不容分说地拿起衣裙就往许安然的身上套。

“啧啧!妹妹真好看!像极了月宫的仙娥。”许倩茹啧啧有声地夸赞道。

许安然微微垂眸,掩饰住眼底的冷意,广袖中的十指紧握成拳,果真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刚回来,就不忘设计害她扳回一局!

好一个宫中佳品!这件衣裙是去年百花节,皇后娘娘赏她的衣裙,她自己都未舍得穿,岂会好心送给她?

事出反常必有妖!她可不信,歹毒如许倩茹,会安什么好心!

“嗯,真美!谢谢大姐姐,我太喜欢了!”许安然在铜镜前,扭来扭去,一脸欣喜若狂的样子。

许倩茹眼中的鄙夷之意更甚,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件破衣裳,高兴的得意忘形,瞧好吧!马上让你乐极生悲!

“妹妹喜欢就好,看着妹妹穿的漂漂亮亮的,姐姐我也开心。”许倩茹敷衍地笑笑。

目的达成了,她也懒得再同许安然这个“傻子”演戏了,这样的蠢货,留在这世上也是浪费粮食罢了。

许倩茹借口自己累了回去休息,便离开了清幽阁,许安然热情地送出去好远。

看着被丫鬟婆子簇拥着离开的许倩茹,许安然轻蔑地撇了撇嘴,这阵容挺强大啊,赶得上二线小明星了。

“小姐,您得防着点大小姐,她和二夫人一直当您是眼中钉……”丫鬟沫儿一脸担忧,有些欲言又止地劝道。

“放心好了,我不过是借机锻炼锻炼身体,多走几步。”许安然眼中满是清冷,无所谓地耸肩道。

小丫鬟徒然一愣,而后脸上闪过一丝了然的笑意。

“小姐知道就好!奴婢就放心了。”沫儿会意地笑了笑。

主仆二人回了屋,许安然立即将那件流光溢彩的衣裙脱下来,甚是仔细的里里外外地检查一遍。

并没有瞧见藏针或者藏毒的情况,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柳安然一脸狐疑地盯着那件炫目的衣裙,百思不得其解。

“小姐,你看,这有一处,有些脱丝了,这么漂亮的衣裙,有了瑕疵,好可惜啊!”沫儿带着些许惋惜地指着脱丝的那处。

看来沫儿也惊艳于这件衣裙的美,喜欢美丽的衣裳是女人共同的天性,无论古今。

这么珍贵的衣裙岂会脱丝?许安然捧起那衣裙,仔细看了又看,那明明是被人故意扯掉的……

原来如此……许安然立即会意,许倩茹将这么宝贝的衣裙送过来的真正目的了。

“沫儿,将我那件同这件差不多的衣裙找出来。”许安然一脸若有所思地吩咐道。

“小姐!您,您还要穿那件衣裙?”沫儿气鼓鼓的,一脸的不乐意。

那件衣裙的来历是个笑话,去年许倩茹得到皇后赏赐后,常常拿出这件衣裙来炫耀,刺激许安然。

原主又是个不长脑子的主儿,竟喜欢做些东施效颦的事情,硬是磨着佟欣雅给她定制一件与许倩茹那件一模一样的衣裙。

她也不想想,那是宫里御赐的佳品,她找人在外面廉价定制的衣裙又如何比得了?

但是原主一心想满足自己这颗虚荣的心,别人的劝诫根本就不往心里去,这样这件赝品金丝银纹百蝶云锦裙很快便成了许尚书府人人津津乐道的笑话。

所以一提到此事,沫儿还余怒未消,那些人真是坏透了。

“找出来,我自有妙用,放心吧,我不会那么傻,再自取其辱了!”许安然朝着沫儿暖心一笑,连连保证道。

“嗯。”沫儿一脸委屈地应了一声,去找那件压在箱底的不祥之物。

很快那件赝品便拿到了许安然的面前,许安然不由地皱眉,这原主的眼光实在不敢恭维,就这做工和绣工,还不及她这个业余水平的人,怪不得原主会喜欢太子那个渣男,还喜欢的死去活来的。

“沫儿,你出去歇着吧,我有事再唤你便是。”许安然笑着打发了沫儿。

她将房门关好,这才从智能空间手环中,寻找到金丝线,银丝线,绣针等等。

看来她这个优秀的皇家特工还真不是徒有虚名,这古代的绣活做起来也算得心应手,原主那拙劣的绣工简直是拿不出手,以至于总是被绣工一般的许倩茹嘲笑。

整整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一个多时辰,当沫儿端着午饭进来的时候,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件足以以假乱真的金丝银纹百蝶云锦裙赫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小姐?你,你何时有了这本事?”沫儿瞠目乍舌,一脸的不敢置信。

许安然抿唇一笑,半真半假地道:“有时候人总是需要藏拙的,太显山漏水不是好事。”

“嗯嗯!小姐教训的是!”沫儿眼中闪动着激动的光芒,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她家小姐原来这般聪慧。

“喏!这是一方帕子,我刚刚绣的,给你拿去用。”许安然随手递给沫儿一方精致绝美的帕子。

“谢谢小姐!真好看!”沫儿高兴地捏着那帕子,爱不释手。

帕子上的飞鸟,活灵活现,欲飞出来一般。令沫儿惊艳不已,小姐的手艺原来这般好!

“沫儿,有空找个可靠的人牙子,帮我买两个人。”许安然突然想到了什么,吩咐道。

“好,小姐,这不难,我明儿就去问问。”沫儿一脸认真地点点头。

“小姐,门外二夫人派了两个丫鬟过来侍候着。”沫儿刚出去,就折了回来,一脸不悦地。

“二夫人想的还真周到哈!既然是二夫人派来的,我们也不好劳烦她们,让她们现在厢房歇下吧。”许安然嘴角噙着一抹诡异的笑容,冷冷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