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无法靠近的距离
无法靠近的距离 连载中

无法靠近的距离

来源:有书阁 作者:乔乐菲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乔乐菲 现代言情 贺嘉聆

当乔乐珊从江水里被救起来,她只剩下最后一丝清醒,在那丝清醒的维持下,她觉得心里难受得快要喘不过气
在模糊的视线里,她隐约可以看到贺嘉聆英俊的面容
他正在急促地呼吸,竭尽全力还是非常....展开

《无法靠近的距离》章节试读:

第二章 他果然是前男友


他的眼睛,永远都是那么冷峻而坚定,闪烁出来的永远都是处变不惊的目光。

乔乐菲从他的眼睛里,看到当年那道熟悉的光芒,深邃而明亮,像是夜空中闪耀的星辰。在那道深邃而明亮的光芒下,她总是忍不住回避他的视线,仿佛那道光芒下隐藏着一个秘密的深渊。

没想到会再遇见他。

自从四年前来到R市,乔乐珊已经摆脱他的身影,也已经慢慢走出他带给她的阴影。这四年来,乔乐菲无数次在梦境中挣扎起来,然后急促地喘气,剧烈地头痛,记忆里残留的都是他带给她的噩梦,那么真实而又那么虚妄。

可能是天意所为,也可能是命运作弄。四年前,乔乐菲孤身来到R市,当时她就是为了可以忘记他,还有忘记他当时送给她的伤痛。但是她没想到,四年后会在R市重新遇见他。

而且,还是在这样的场合。

也许这就是命运翻云覆雨的安排,经过周折后还是把他们的生命轨迹重合在一起,从小时候开始,到长大后都是。

乔乐菲第一次见到他时只有八岁,起初她没有想到他可以改变她的未来。而现在,她的未来都掌握在他那道笑容和那道目光里。

他是苏漠南。

他是她最可怕的噩梦。

此时,贺嘉聆还没有苏醒过来,乔乐菲下意识地把目光投向他,眼神有些无助和窘迫,她非常希望他赶快苏醒过来,虽然他已经不是她的男朋友,但至少可以让苏漠南知难而退。

已经下午四点,阳光从阳台覆盖进来,一直延伸到贺嘉聆的病床边缘,隐约可以听见知了的声音,来自阳台外面的那个后花园。那里有一棵高大的榕树,静默地投下斑驳的树影,在阳台的天花板上忽明忽暗,像是一幅被风吹动的油画。

乔乐菲松开苏漠南的手臂,有些慵懒地坐回病床上,从袋子里随手拿出一个苹果,然后往苏漠南的面前一递,说:“帮我洗一下!”

苏漠南眼神笔直地望向她,他已经好久没有听见她的声音,没想到现在听起来还是那么动听。恍惚间,他不禁回想起四年前,当时她还是他的女朋友,虽然当时他非常迁就她,但是她从来不会这样肆恣地跟他说话。

看来,她还是改变了许多。

想到这里,苏漠南脸上泛出隐隐的苦涩。

他从乔乐菲手里接过苹果,然后拿起那个苹果在乔乐菲的脑袋敲一下,轻轻的,重重的,那种感觉像是情侣之间的嬉闹。乔乐菲觉得自己被欺负,于是撅起嘴巴斜睨向他,看上去特别可爱。

她,毫无疑问还是非常害怕他。

这四年来,生活过得似是而非,每天穿梭于R市几条熟悉的交通线,上班,下班,时间在平淡无奇中悄无声息地度过。自从来到R市开始工作后,时间变成一种非常廉价的持有品,差不多只是用来换取金钱的等价物。

经过四年时间的洗礼,乔乐菲还是没有办法忘掉苏漠南,他像是刻在她心头的朱砂痣,想要忘掉他,除非驱散他心里郁积的阴霾。那些阴霾一直在弥漫,许多个夜晚都让她窒息得无法入睡,直到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容易说驱散就驱散。

乔乐菲望向苏漠南的背影,他有一米八五的身高,而阳台的门口只有一米八,所以苏漠南经过那里时,需要微微地低下头,于是在乔乐菲的眼里,他的背影总是显得宽厚而挺拔。

阳台上有一个盥洗池,苏漠南正在那里清洗苹果,他微微弓起后背,一片树影覆盖在他的后背,乔乐菲看见阳光清晰地照耀在他的脸上。

他的脸上永远都有浅浅的笑意。

那道笑意,曾经在她的心里留下非常深刻的记忆。

苏漠南的手背有一道伤疤,差不多长达十公分,远远地看像是一条蜈蚣。乔乐菲刚才握住他手臂的时候,不小心蹭到那道伤疤,那一刻她有点恍惚,那道伤疤给她的感觉清晰而突兀。

突然间,她有点悲伤。

那道伤疤是在四年前留下的。

那是一个夜晚,就是在他们分手的那个夜晚。当时是在C市的一个酒店房间里,她拿起一把水果刀,非常愤怒地划向他的手臂。

乔乐菲实在没想到,那道伤疤至今都还保留得那么完整。她突然有些难过,往事在脑海剧烈地翻腾,于是眼泪很快从心底蔓延上眼眶。

苏漠南从阳台回到病房,把苹果往乔乐菲的方向一抛,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乔乐菲迎着苹果伸出双手,但可惜没有接住,于是苹果直接砸在她的胸口,然后经过折射,非常奇妙地跌落在她的两腿间。她郁闷地拿起那个苹果,冷冷地斜睨苏漠南一眼,说:“你就不能有礼貌一点吗?”

苏漠南耸耸肩膀,视线望向天花板然后又落下来,摆出一脸若无其事的轻佻:“乔乐菲,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我从小就是这副德性。只是你离开我四年,可能已经忘记我是个混蛋。”

乔乐菲刻意地移开视线,懒得搭理他,他属于那种嘴皮子已经磨成精的男人,跟他贫嘴,最后只会领教到被毒舌伤害的经验。她咬下一口苹果,那个苹果还没有熟透,有点酸,有点涩。可是她先是眉头一皱,然后津津有味地吃起来。果然,苏漠南是世界上最了解她口味的男人。

苏漠南也拿起一个苹果,他没有清洗就直接拿起来吃,但他只是咬下一口,然后就把它扔向垃圾篓。垃圾篓放在阳台的角落,距离苏漠南至少有四米,而且刚好放在视线的死角。可是,乔乐菲非常清晰地听见苹果掉进垃圾篓的声音。

“苏漠南,这些苹果都不便宜,如果你不喜欢吃,可以留给我。你把它扔进垃圾篓,等于浪费粮食和浪费金钱。”

苏漠南觉得可笑地耸耸肩膀,他坐到她旁边,微微地抬起头,望向阳台外面湛蓝的天空,那里刚好有一片树影遮挡,只能看见三分之一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