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蚀骨危情:霍少心尖宠
蚀骨危情:霍少心尖宠 连载中

蚀骨危情:霍少心尖宠

来源:有书阁 作者:苏桃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现代言情 苏桃 霍霆琛

“4698,刑满释放
”铁门轰的一声被推开,苏桃穿着皱巴巴的衣服走了出来
四年来,第一次看见了外面的天空
苏桃看着在那些来接人的亲属,眼睛在人群中转了两....展开

《蚀骨危情:霍少心尖宠》章节试读:

第二章 卑微


苏桃赶到医院的时候苏星辰正躺在床上输液,一张小脸煞白不断的咳嗽着,让她整个心都揪了起来。

苏桃担忧的开口:“医生,请问我女儿情况怎么样?”

“治疗的还算及时,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肺炎是虽然严重,但在儿科还算常见。现在就是口服药物和静脉输液,如果她有痰的话我们还会上雾化治疗,给她适当吃一些富含高蛋白和维生素的食物有利于病情恢复……”

苏桃听着医生的分析之后提在嗓子眼的心略微落了下来,但医生接下来的那句话又让她愁了起来。

“对了,记得拿卡去自助机上交费,我记得你一直没交。”

苏桃拿着卡到自助机上一刷,待缴费金额两千三,这笔钱不多,但对她这个此时此刻刚出狱的人来说无异于一笔天文数字,更何况还有后续的治疗费用。

苏桃攥紧了那张卡,脑海里又浮现起星辰那张煞白的小脸,她无论如何也要筹到这笔钱!

苏家门口,一个身形消瘦,头上缠着纱布的女人跪在了门外。

苏家门前铺的是鹅卵石,她跪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膝盖已经隐隐渗出血迹。

“让我见爸一面……”

“求求你们,就一面!”

苏桃不知道自己跪了多久,她只知道在自己双腿已经没有知觉时,那扇紧闭的铁门终于开了。

苏正廷满眼的怒火,看着她一言不发。

苏桃不敢起身,连忙跪着挪向父亲,鹅卵石上沾满了她膝盖的血。

“爸……我今天来是……”

苏正廷粗暴的打断:“别叫我爸!我没你这个孽种!”

苏桃下意识攀上父亲的手臂,辩驳道:“姐姐那件事情真的是误会,我没有纵火,我真的没……”

苏正廷将她的手掰开,怒不可遏:“还在抵赖!你是觉得放火杀了你亲生姐姐,把你妈活活气死还不够是不是?非要把我这个老骨头也气死你才能如愿是不是!”

苏桃泪流满面:“爸,我怎么可能会想害您呢……”

苏正廷厌恶的看了她一眼:“以后这个疯女人再出现在家里附近,就乱棍撵出去。”

苏桃看着父亲远去的背影心如死灰,她曾经是家里最受宠爱的苏家小明珠,如今却成了父亲嘴里的疯女人,甚至连家也回不去。

就在苏桃满心绝望的撑着地面站起身时,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

一个年轻女人走了出来,苏桃虽然不知道她的名字,但在狱里的时候她就知道母亲去世后父亲又再娶了一位,带着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儿,应该就是面前这位。

苏芷晴轻佻的看了她一眼:“你就是苏桃?”

苏桃沉默着没说话,算是默认。

苏芷晴接着问道:“你今天来做什么?”

苏桃听到这话之后心里又燃起一丝希望,激动道:“我今天来是想借钱,我一定会还的,只借五千。”

苏芷晴听到只借五千时笑的花枝乱颤:“我当是什么大价钱值得你来开尊口,五千?还没我身上这条限量款的裙子贵。”

苏桃着急的补充道:“可以借我吗?我可以写借据。”

“可惜我这个人没有借给别人钱的习惯,不过……”苏芷晴顿了顿,“我这个人平时就喜欢做善事,虽然不借,但捐点小钱给那些要饭的乞丐还是可以的。”

苏桃沉默了片刻,身侧的左手紧握成拳,死死咬着下嘴唇一动不动。

苏芷晴看着她宛如木头人一般的反应挑了挑眉,她原本就没抱任何希望,苏桃从小养尊处优被宠着长大,性格张扬又高傲,想让她为了五千块钱乞讨,根本不可能。

就在苏芷晴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苏桃跪在了地上。

苏芷晴眼底闪过一丝诧异,不可置信的看着跪在地上的苏桃。

“小姐,您行行好……可以讨一点钱给我吗?”苏桃的声音听上去冷静又克制。

苏芷晴看着她这副卑微的模样莫名觉得心烦,明明跪在地上被羞辱的是苏桃,她却有一种自己被侮辱的感觉。

苏芷晴将手里的钱包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滚吧,以后别再出现在苏家。”

苏桃连忙站起身去翻垃圾桶,垃圾桶里还有已经发臭的剩菜剩饭,但她却毫不在乎的伸出双手在垃圾桶里掏来掏去。

在苏桃终于掏出那个钱包时眼睛一亮,对着苏芷晴深深鞠了一躬,态度谦卑如一个真正得了恩赐的乞丐。

“谢谢您。”

苏桃走了,她膝盖流着血,身上是垃圾的馊味,手上还有翻剩菜剩饭留下的油渍,整个人狼狈不堪。

尽管如此,她远去的背影依旧挺的笔直,单薄瘦弱,似乎一阵风就能将她吹走,又似乎充满了力量。

但只有苏桃自己知道,曾经那个高傲的苏家小姐苏桃已经死了,取而代之的只有纵火杀人的劳改犯4698。

苏桃交完医药费之后用剩的钱租了一间房,在南城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她只能和别人合租一个昏暗无光的地下室。

合租的室友叫刘婷婷,在酒店做服务员,两个人年纪差不多,这段期间对她多有照顾。

苏桃知道必须尽快找到一项工作,那天的钱离星辰的治疗费用还远远不够,但她留有杀人的案底,好多人一看便用审视的目光将她打量个遍,连续几天都一无所获。好在刘婷婷给她介绍了一份酒店里的兼职,只上夜班,给酒席宴会摆台收桌。

次夜,明珠酒店。

豪华奢侈的大厅内觥筹交错,衣香鬓影,一片纸醉金迷的景象。

苏桃穿着白色的工作制服站在角落里随时等候安排,她额头上的纱布已经拆掉,但仍然留下了一块很大的伤疤,显得有些可怕。

领班对着苏桃骂骂咧咧:“宴会马上就要正式开始了,你还一个劲在角落傻站着,不知道去帮忙做事吗?去给客人倒香槟也比站在这当雕塑好!”

苏桃点了点头,拿着一瓶香槟朝人群中走去。

穿着礼服的女人急匆匆向外走像是要去迎接什么人,撞上了正迎面走来的苏桃。

“啊——”

苏桃一个踉跄,手上的香槟悉数泼洒了出去,浇**女人的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