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凌霄之上
凌霄之上 连载中

凌霄之上

来源:万读 作者:王雄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周天音 奇幻玄幻 王雄

王雄觉醒前世记忆,重掌人间权柄,携千军万马,发大杀机,重蹬仙界旧地,征伐四方仙神,斗转星移,天翻地覆!展开

《凌霄之上》章节试读:

第五章 鞭法九曲


“周大小姐!”王忠全递上刚刚盖上大印的休书。

休书,虽然听上去难听一些,但,终究了了一份心结。

周天音接过休书,仔细看了一遍,收入袖中。

“还请周大小姐,请天眼,射天狼!”王忠全跪拜道。

四皇子、周池都好奇的看向周天音,却看到,周天音踏前一步。

一步踏出,一股诡异气场凭空而生,周天音四周,狂风自起,卷起一圈沙石,冲天而上。

“轰隆隆!”

天空诡异聚来一朵乌云,乌云有千丈之大,瞬间遮盖了整个大营,一股慑人心魄的气息从天而降,比四皇子刚才散发的气焰还要凶猛,瞬间压制的无数将士心中警兆大生,惊恐莫名。

周天音对着乌云恭敬一礼:“周天音,敬天以礼,请天道眼开,照破山河!”

“轰!”

一声巨响,却看到千丈乌云瞬间从中一分而开,好似眼皮睁开一般,那乌云缝隙之间,出现一只千丈长的眼睛,内部紫色瞳孔一出,比之刚才的威势更甚百倍不止。

“轰隆隆!”

军营之中,三成之人,瞬间跪伏在地,被这紫眼散发天威压得不敢抬头,其他人,虽然不至于跪拜,但也心神狂跳,浑身紧绷,大气不敢喘一下。

“周家的九品天眼?你真的能掌握?”四皇子惊讶的看向周天音。

“姐,姐,你什么时候……?”周池也露出惊讶之色。

“九品天眼?九品天眼!少主,少主你一定要坚持住!”王忠全低头捏着拳头,带着一股紧张道。

“请天眼,光破天煞神风,直射天狼谷内!”周天音再度恭敬一礼道。

“嗡!”

九品天眼忽然转了方向,目光转向南方那沙暴满天的区域。

沙暴区域,铺天盖地,天地浑浊,罡风肆虐,犹如巨型屏障,隔绝了内外一切联系。

王忠全派遣大量家仆强闯,却不得而入。此刻,紫色天眼却忽然射出一道神光。

“轰!”

神光穿云破雾,分沙透风,摧枯拉朽,瞬间刺入了沙暴区域之内。

一瞬间,照射到了王忠全期待的天狼谷所在。

“嗡!”

周天音一挥手,天眼折射下一个光幕,光幕之中,正是紫色天眼照射所在。紫色天眼看到何景,画面中,就清晰可见。

“天狼谷?少爷,少爷!”王忠全焦急的看着画面。

四皇子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你自己看,王雄肯定被群狼吃干净了!”周池冷笑道。

周天音面容遮在面纱之后,看不清其面容,但,此刻也死死的盯着画面。

画面中,是一个碎石崩洒的山谷,山谷四周,有着大量战斗破坏,地上更有着数百具将士尸体。

不过,这些尸体大多面目全非了,不,大部分尸体,被啃噬的只剩下一堆碎骨头了。

仅仅三天,已经谁也不认识了。

因为,山谷之中,此刻游走着五百多只青狼,一个个双目通红,不断啃食着这意外的大餐。

“神墓宗,将他们弟子尸体带走了,留下我们的军尸喂狼?”四皇子冷声道。

四周一些将士顿时红起了眼睛,看着不久前的同僚,被一群青狼不断啃食。一个个面露狰狞,恨声不已。

“王管家,你确定,王雄是在这天狼谷遇害的?”周天音开口问道。

“姐,不用看了,我周家侍卫也看到了,王雄就在这天狼谷被一箭射入眉心,死的不能再死了!”周池也叫道。

周天音沉默的点了点头,带着一丝猜疑的看了眼露出满意冷笑的四皇子。

眉心中箭,又被群狼啃噬,显然没有活的希望了。甚至,连尸骨都可能被吃干净了。

“少主!”王忠全身后一众家仆哭声不止。

王忠全却眼睛一刻不停的盯着画面。忽然间,王忠全浑身一颤,露出狂喜之色。

“少主,少主,我看到少主了!”王忠全顿时激动的站了起来。

“什么?”所有人面色一僵。

“在那,那边,被群狼环绕的!少主,真的是少主!”王忠全激动的叫着。

所有人都擦亮眼睛。

果然,在一堆巨石之处,此刻,正围着十几只青狼,其中一头最大的狼王,更有普通狼两倍大小,一个个龇牙咧嘴,一起看着中心的一个少年。

少年十七八岁的模样,面容虽显青涩,但,剑眉星目,唇红齿白,极为俊朗。

少年此刻,胸口白衣上,有着大量鲜血,似乎昏迷之中,因为,胸膛能看到略微起伏,并未死去。

四周,群狼似迫不及待的想要扑上去将少年撕碎吞吃,但,不知道忌惮着什么,怎么也不敢上前靠近,只能站在不远处,龇牙咧嘴的冲着少年嚷嚷。

“没死?不可能!”四皇子身后一个侍卫惊叫道。

“嗯?”众人看向那侍卫。

“我亲眼所见,一箭射入他眉心的,怎么可能,他眉心怎么没有伤口,箭呢?那射入其眉心的箭呢?”

“不错,我也看见了,王雄胸口上的血,就是其眉心被箭羽破开,溅出的血液,可,他眉心怎么完好无缺了?”

……………………

…………

……

好几个侍卫都惊诧不已。

四皇子脸色阴沉,双目死死盯着那昏迷的少年,却是不说话,显然也没想到,王雄居然没死。

“王雄?”周天音声音中透出一丝好奇。

“不对,我记得,王雄眉心有着一朵桃花胎记的,所以,我们才喊他娘娘腔,那朵桃花胎记呢?他没有桃花胎记啊,不会不是王雄吧?”周池露出一丝好奇道。

“桃花胎记?”所有人神色一怔。

就连王忠全也是一怔,死死的望去,果然,王雄眉心的那桃花胎记,莫名的消失了。

没了?

别人正在怀疑之际,王忠全却是露出大喜之色:“王家列祖列宗保佑,老王爷在天之灵保佑,少主,少主他那晦气的胎记,真的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晦气的胎记?”众人看向王忠全。

王忠全却是热泪盈眶的看着画面中的王雄。

王雄自幼颇为愚钝,修行、念书,都慢人一等,因此受尽了外人嘲笑,老爷在世的时候,曾求仙人医治,仙人最终指出,是眉心桃花胎记,乃是阴晦之物,压制了王雄的一切资质,只有驱除这桃花胎记,才能让王雄恢复常人之态。老爷拜求仙人,可仙人也驱除不了,此事,王家没几人知道,王忠全却因为忠心耿耿,才得知此事。

此刻,让仙人、老爷都束手无策的胎记消失了,那岂不是,少爷要恢复常人了?

王忠全惊喜莫名。

不过,对于别人,王忠全却并没解释。

“求周大小姐,救我少主回来!”王忠全再度看向周天音。

周天音摇了摇头:“天眼神光,只是穿透天煞神风,带一个大活人出来,却没办法!”

“那……!”王忠全一时露出焦急之色。

“王雄那癞蛤蟆,不是还活着?你焦急什么!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看群狼都想去啃噬王雄,为何,一直不敢靠近?”周池开口道。

周天音摇了摇头:“天眼只能看到那处画面,至于其他,却感受不了!”

四皇子目光阴冷的看着画面中王雄。

就这么安详的睡在群狼中心,群狼低吼不断,却谁也不敢靠近他一般。

画面中,甚是诡异。

“会不会是王雄身上有什么宝物,气息逼人,让群狼畏惧?”周池好奇道。

“不可能,这些青狼,已经气海境了,就算灵智尚浅,但,那头最大的狼王,定然有不弱常人的智慧,若是王雄有宝物在身,不会被吓得不敢靠近,而是千方百计想要将宝物占为己有!”四皇子沉声道。

“不是宝物,那是怎么回事?”周池茫然道。

“有一种可能!但是……!”周天音沉声道。

“什么可能?”众人看向周天音。

“就是灵魂之力,灵魂强横者,能散发出一股凶煞之气,这股凶煞之气,让群狼感受到危险!”周天音解释道。

“不可能,那废物,才气海境第一重,能有什么煞气?这里随便一头青狼,都能吃了他,更何况那狼王,看样子,都已经气海境第三重的力量了,怎么也不敢靠近?”周池不解道。

周池不解,众人都不解,不自觉的看向王忠全。

王忠全此刻也惊奇不已,当然,王忠全并没有表露出来。

谁也不清楚。此刻的王雄虽然昏迷,但,体表的确散发出一股诡异的凶煞之气,这股凶煞之气,只是逸散一丝丝,就这一丝丝,其身边的一些土尘却因此颤动不已。

四周群狼想要吞吃周池,但,那凶煞之气,却让群狼莫名的感受到一股压迫,有一种跪伏朝拜的感觉。

群狼低吼不止,每靠近一分,压力大出一倍,好似只要冲上去,下一刻就立刻毙命一般的危险。

群狼不敢靠近,外界所有人都露出不解。

就在此刻,那昏迷三天三夜的王雄,眼睫毛忽然动了一下。

就这动了一下。

“呜呜!”

围着他的群狼顿时狼毛炸竖而起,犹如惊弓之鸟,瞬间全部倒退三步,低吼不止,龇牙咧嘴的戒备着王雄。

“睫毛动了一下,王雄要醒了?”外界,周池眼睛一亮。

王雄醒了!

眼睛一睁开,面部瞬间扭曲出一股骇人的狰狞,双目更是喷涌出一股滔天的杀气和无限悲痛。

“呜呜呜!”

群狼瞬间惊恐的倒退两丈才敢停下身体,一个个惊悚的看向王雄。那些正在吞吃军尸的群狼,也是猛地毛发炸竖,全部停了下来。

“帝君,我已为你斩了他二十八星君,踏碎了他兜率宫八卦炉,烧了他十里蟠桃林,将那贼仙帝生撕在了凌霄宝殿中,帝君,我的爱人,你不要闭眼,不~~~~~~!”王雄一声悲吼。

“呼!”

猛地,王雄坐起身来,四周群狼顿时猛地一阵惊慌,快速倒退大片距离才敢停下了。

-------

齐云山下。

看着画面的众人尽皆露出惊诧之色。

盖因为九品天眼此状态下,虽然能看到天狼谷画面,却听不到声音,更不知道王雄说了什么。

“王雄的脸如此扭曲,难道做恶梦了?”周池面色古怪道。

“群狼吓的不敢正面王雄,连连后退,难道,王雄身上真有大煞气?”四皇子双眼一眯道。

“周大小姐,就没有办法送人进去,或者将少主救出来?”王忠全期待道。

“没有办法,不过,若群狼扑咬,他有生死危机,九品天眼可以射出一道神光,灭杀狼王,震慑群狼,救他一次。”周天音解释道。

“多谢周大小姐!”王忠全顿时感激道。

天狼谷,群狼越发惊恐,龇牙咧嘴,就是不敢靠前。

王雄猛地一坐起,也骤然发现眼前情况不对。

“我的修为,没了?这里是哪?帝君也不在了?我这是…………?”王雄惊讶的看了看自己双手。

看到自己稚嫩双手之际,王雄猛地一激灵:“这不是我的身体,这不是!我借尸还魂了?”

“嗡!”

忽然,无数记忆瞬间充斥王雄脑海。

“不对,不是借尸还魂,我有这身体的记忆,我这是转世了?而且,这一世,我不再是虎妖之身,而是转生成人了?我叫王雄?我觉醒了前世记忆?”王雄眉头一挑。

轻轻闭起眼睛。王雄感应了一下身体,继而,其眉心之处,忽然间冒出一朵桃花。

外界。

“那桃花胎记,又出现了?那不是胎记吗?怎么一会有,一会没有?”周池惊讶道。

“王忠全,王雄眉心的桃花印是什么?”四皇子也惊奇道。

桃花胎记是什么?王忠全自己也不知道,不过,此刻已经更加确定,那就是少主了。而且,少主破去了桃花胎记的压制。

“那是,某种法宝?”周天音沉声道。

“法宝?”众人微微一怔。

果然,画面中的王雄轻轻摸向眉心桃花,探手一摘,那朵桃花居然被摘了下来,落在王雄手中,化为一根桃红色的扎头绳。

扎头绳?

外界众人都露出惊奇之色,果然是法宝。

王雄看着手中的扎头绳,眼睛忽然湿润了起来:“帝君,原以为,这‘捆仙绳’是你临死前,给我留的念想,却没想,它能让我灵魂躲过六道轮回的净化,带着记忆转世,虽然将我的资质、根骨封印了十七年,让我此生的十七年浑浑噩噩,被人耻笑、被人骗来此死地,但,终究保全了我灵魂,我带着记忆转世了,可,你呢?”

王雄睹物思人,看着捆仙绳,不自禁的回想起那一张魂牵梦绕的面容。越想越痛苦,越想越难受,只感觉五脏六腑一阵灼烧。

“噗!”

一口鲜血从王雄口中吐出。

四周群狼看到王雄吐血,似看到机会,一个个跃跃欲试,想要扑上来。

“呵呵,没有记忆,忘了也就罢了。可如今,有这记忆才更痛苦……,帝君,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王雄痛苦道。

“吼!”

狼王一声低吼,似要扑来。

这声低吼,打断了王雄思绪,王雄抬头看向四周即将扑来的群狼,眼中一寒。

王雄前世灵魂解封了,灵魂之力自然澎湃不已,这一寒的目光之中,自然带出了一股灵魂之力,一股庞大的凶煞之气。

这道煞气,可是昏迷时的百倍不止,带着前世那屠天灭地的大威慑,瞬间让群狼心胆俱丧,哗啦啦的,全部匍匐在地,包括狼王,全部匍匐在地,不敢动了。

在外界众人看来,王雄仅仅站起身来,可在群狼眼里,这股煞气气场下,王雄已经不再是人,而是一头万兽之王,一头凶煞的饿虎站起身来。

这一头饿虎站起,目露凶光,冷视群狼,好似挑狼而食一般。面对将要吃自己的万兽之王,群狼居然生不起丝毫反抗念头,只是低声呜呜,似在求饶。

“这不可能,群狼为什么那么畏惧王雄?王雄站起来,他们连骨头都软了?”周池瞪眼惊讶道。

周天音、王忠全、四皇子尽露惊诧之色。

此刻,王雄虽然修为尽丧,但,前世虎王凶煞之气却残存灵魂之中,病虎之威,也有王者之气,岂是这群平凡青狼可以抵御的?

“吼!”就在此刻,陡然一声虎吼平地而起。

却是远处林中,陡然跳出一头两丈长的斑斓巨虎。

巨虎一出,落在碎石之巅,额间一个巨大的王字,凶煞异常,一声巨吼,群狼瑟瑟发抖。

“又一只老虎?”群狼内心无比郁闷。

斑斓巨虎的出现,却也是让外界之人暗呼口气。

“我还以为王雄将群狼吓趴下了,原来是这虎妖啊,我就说,王雄那弱鸡,怎么可能吓的群狼匍匐在地?”周池长嘘口气。

周池长嘘口气,众人也是点了点头,显然,对于王雄的实力,并不相信。

“这头猛虎,周身百道风罡如刃的环绕,沙石纷飞,气场庞大,应该是初入武宗境的虎妖了!”四皇子眼睛一眯。

“武宗境?”王忠全脸色大变。

“不错,应该是武宗境第一重。王雄才气海境第一重,相差一个大境界,王雄这次凶多吉少了!”四皇子眼中闪过一股兴奋道。

“周大小姐,少主危在旦夕,事不宜迟,快,请天眼灭虎妖,救我少主!”王忠全惊恐道。

“没用的,天眼蓄力一击,灭了虎妖,那群狼也会扑向王雄的,他没救了!”四皇子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我虽然能调动周家的天眼,但,调动的神光威力不大,那是武宗的虎妖,最多只能重伤!”周天音摇了摇头叹息道。

“王雄这次是死定了!”周池摇了摇头。

画面中,那虎妖一出现,就死死盯着王雄,对群狼根本不管不顾。

王雄扭头,看向这忽来的虎妖,眼神之中,闪过一股亲近。

“你是什么东西,为何老远的,就有一股虎煞之气冲天?说!”老虎眼睛一瞪,周身风罡激烈的环绕。

武宗境的虎妖,已经能够开口说话了。

王雄瞳孔猛地一收缩,似乎化为虎眼瞳孔之状,口中也猛地发出一声虎音巨吼。

“吼~~~~~~!”

吼声不大,也没多大狂风环绕。

但,在虎妖耳中,却犹如巨雷在脑海炸响,这吼音中,似有着一股莫名的天威,对虎妖灵觉有着莫大的冲击,这吼音冲击下,虎妖似乎看到王雄身后站着万千老虎,一个个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一般。

“喉轮?天虎神音?”虎妖猛地一激灵。

“扑通!”

虎妖落在了地上,极为畏惧的看向王雄。

“前辈,小虎冒犯,还请前辈恕罪!”虎妖顿时匍匐在地,似乎在向王雄请罪一般。

虎妖匍匐在地?

外界,准备动手的周天音,忽然一顿。

周池更是眼珠子要瞪出来了。

“不可能,那虎妖脑袋抽风了?为什么不去吃了王雄?”四皇子脸上闪过一股不解的烦躁。

只有王忠全,一脸的惊喜。

虎妖不管是不是臣服王雄,这一刻的态度,却表示王雄安全了。

王雄缓缓踏步,走向那虎妖。

“前辈恕罪!”虎妖苦涩道。

天虎神音,这在虎族,只有强大的族老才能施展,就算眼前之人的天虎神音威力非常之弱,但,面对族老级别的存在,虎妖也不敢放肆。

王雄此刻身体还颇为虚弱,缓缓走到虎妖面前,并没有再表现出太大的威势。

群狼、外界众人死死盯着,不知道王雄走到虎妖面前干什么。

“你叫什么?”王雄开口道。

“小虎,巨阙!”虎妖恭敬道。

“从现在起,暂为本尊之坐骑!”王雄沉声道。

“啊?前辈……!是!”虎妖有些不情愿,但,并不敢反驳。

王雄趁势跨坐上了虎妖。

虎妖猛地起身,王雄坐在虎妖身上,俯瞰一众群狼。

这一刻,虎妖变的极为乖巧。任凭王雄骑座,甚至,为了王雄坐的舒坦,更背部小心翼翼。

忽来的骑虎画面,让外界所有人眼珠都瞪了起来。这画风不对啊?

“这不可能!王忠全,那虎妖与你王家有旧?”四皇子瞪眼看向王忠全。

根本无法理解,刚才还凶神恶煞的虎妖,转眼在王雄面前乖巧的如一匹良驹了。

“这就是你一直跟我说,不学无术的王雄?”周天音看向周池。

周天音虽然和王雄有婚约,但,从未见过面,家里其他人也不敢数落这未来姑爷,只有周池,一天到晚看不起王雄,不断在周天音耳边说王雄坏话。

王雄不学无术,蠢笨如猪,孱弱不堪,这都是周池说的。

可,能让武宗境虎妖跪伏驮骑的人,真那么不堪吗?

“呃,我,他……,我也不知道!”周池也茫然的看着画面之中。

外界的人震惊疯了。

天狼谷内,王雄骑坐在虎妖后背之上,看着这数百狼妖,沉声道:“带上群狼,我们先离开这里!”

“是!”虎妖应声道。

虎妖盯着狼王一声怒吼,下达命令,狼王不敢造次。指挥群狼起身,跟着虎妖缓缓离开天狼谷了。

虎妖走在最前面,王雄坐在其背之上。

骑座之际,王雄扭头,目光冰冷的看向天空。

那一撇目光之下,外界的周天音浑身一颤。

“不可能,他发现九品天眼了?这可是隔着天煞神风的啊!”周天音自语中带着一股不信。

天眼虽然射出一道紫光入天狼谷,但,这紫光微不可查,一般人根本感应不到,况且,外界还有巨大的沙暴屏障隔着,可,王雄那一撇目光,却实实在在告诉周天音,他发现了。

“巧合,一定是巧合!”周天音自语之中。

“嗡!”

天空的九品天眼一敛,闭了起来,化为乌云,继而缓缓散去,消失不见了。

“姐,天眼呢?”周池惊讶道。

“九品天眼,我一天只能睁开一炷香时间,时间到了!”周天音摇了摇头。

“还请周大小姐,每日探查少主下落,确保少主安全!”王忠全再度一礼恳求道。

周天音神色复杂的看向王忠全,最终点了点头。

齐云山下,四皇子大帐之中。

“嘭!”

一个茶碗被四皇子摔碎在地。

面前跪着一个黑衣人,战战兢兢,不敢开口。

“你说会做的天衣无缝的?为何王雄还活着?东方王府最后一个嫡系了,就那么难死?”四皇子冷声道。

“殿下恕罪,我等先前已经确定王雄死了!谁知道……!”黑衣人跪地,战战兢兢。

“哼,本宫不想听你的什么‘谁知道’!你知道,此次本宫担了多大的风险吗?错过这次,还要等到何时?”四皇子瞪眼道。

“殿下放心,一旦天煞神风结束,属下一定再找机会!”黑衣人咬牙切齿道。

“再找机会?哼,这一次已经打草惊蛇了,东方王府差点丧嫡,另外三方王府会坐以待毙?一旦查出因由,必定与我皇室离心离德,人皇怪罪下来,谁能担当得起?”四皇子瞪眼道。

“属下,属下……!”黑衣人额头冷汗直冒。

“天煞神风结束之前,王雄必须死在里面!”四皇子眼中冰冷道。

“可是,天煞神风遮盖神墓山脉,我们进不去啊!”黑衣人苦涩道。

四皇子脸色一阵阴晴不定,最终冷声道:“好在胜儿还在里面,哼!”

“皇孙小殿下?殿下英明,小殿下修行奇才,在军中战斗无数,领兵百战百胜,被人皇封为万胜侯,他若知道王雄还活着,一定会出手的。王雄必死无疑!”黑衣人顿时脸上一喜。

“此次本宫鸣金收兵,也算将周天音拦在了外面。胜儿带着周天音的地图,必将直达神墓山之巅,摘得那朵神墓花,那样,这朵花,就不必给周天音了!而且,也帮你们弥补了这次错失,哼!”四皇子冷声道。

“属下无能!”黑衣人苦涩道。

--------------

周天音大帐。

“姐,那虎妖肯定和王家有关系,否则,也不可能让那废材去骑座啊!”周池急切的对周天音道。

“虎乃万兽之王,自有莫大骄傲,我可看不出来,那虎妖和王雄有什么交情,周池,你一直告诉我王雄诸般不好,是否有人故意让你对我说的?”周天音隔着面纱质问周池道。

“啊?”周池面色一僵。

“就是说有咯?呵,周池,你连我也敢骗?”周天音盯着周池道。

“姐,姐,没错,万胜侯与我交好,请我替他说话,但,万胜侯的确是真厉害啊,十八岁的年纪,一个月前,已经突破到武宗修为了,领兵打仗,百战百胜,连人皇都夸赞过他,他自从上次皇宫中见过姐,就一直念念不忘,与我酒后多次述说对你的爱慕了。而那王雄,不是我故意抹黑,修行十年,连天顶窍都无法开辟,还是东方王亲自帮他打通的,否则,他能达到气海境第一重?可这么多年下去了,他依旧气海境第一重,他没救了,姐,我没骗你!他真的配不上你!”周池急切道。

“我没说他配得上我,我的夫君,最少是仙人之体,王雄不够,万胜侯也不够,我只是恼恨,你居然给我上眼药!”周天音看向周池冷声道。

“姐,我,我……,对不起,姐!”周池低垂着头。

“算了,婚约解除也就解除了,反正我也没在意过,不过,神墓花,于我有大用!不容有失!”周天音沉声道。

“是!不过,天煞神风,还有一段时间才停止,四皇子退兵,却让我们……!”周池有些担心道。

“四皇子有他的算计,我们是退出来了,他的人,可没全部退出来!”周天音冷笑道。

“姐,你是说,四皇子故意拖住我们,他派人偷偷去取神墓花?”周池惊讶道。

周天音点了点头。

“人皇不是让四皇子领兵协助我们吗?怎么……,怎么……?”周池惊怒道。

“神墓花不是那么好取的,有了我那张地图,也未必能取到,放心吧!”周天音语气中闪过一股自信。

“呃?好吧!”

“只是,这王雄,到是有些古怪,气海境第一重?慑服了武宗境的虎妖?奇怪……?”周天音露出一丝好奇之色。

----------

神墓山脉,一个大湖口。

王雄衣服上的血迹已经清洗干净,此刻盘膝坐在湖中心的一块大石之上。闭目调息之中。

岸边虎妖巨阙眼中带着一丝诡异的看向王雄。

先前,王雄施展天虎神音之际,着实将巨阙吓了一跳,以至于都不敢想其它。就算王雄看似衰弱,但,只要能施展天虎神音,那残余之力,也不可能是自己所能比的。也没敢反抗。

可这一天过去了,王雄看起来,就是一个孱弱的凡人,这让巨阙又怀疑了起来,难道先前是幻觉?

“呜呜呜!”

一旁狼王靠近,小声对着巨阙说着什么。虽然狼王还不能说人话,但,呜呜之声,却让巨阙听懂了。

“你见到时,他就这样?除了那股煞气?”巨阙双眼微眯道。

狼王小心的点了点头。

巨阙眼中忽然一阵强烈变幻,王雄这一天施展出来的实力,只有气海境第一重,如此实力,却有那般煞气?

“难道,难道有什么虎族的宝物?”

巨阙先前的畏惧,瞬间化为一股期待和贪婪。

死死的盯着湖中心的王雄,似乎要看清王雄的底细一般。

--------------

王雄心神沉入丹田。

丹田空荡荡一片,只有一丝的真气。

“修行者,修的终究是自身‘三脉七轮’。纵我前世巅峰,都没有修炼完全,前世早期基础有些不牢,以至于后期修行越来越难,今世重生,必定要夯实基础!”王雄心中默念之中。

“三脉七轮?七轮对应在七窍中,以我如今的修为,只能使用一脉两窍,丹田窍,天顶窍,和贯穿两窍的中脉。

丹田窍,与生俱来,是储存真气之所,为力量之源泉,有了真气就是气海境,奈何,我这丹田真气太过微弱,不过,有总胜过没有。

天顶窍,是头顶上方的一个大窍,此大窍,为人之门户,吸纳天地元气,进行淬炼,通过正中的‘中脉’,送入丹田窍,化为真气,化为全身之力。

看来,我此世十七年,的确太过愚钝,天顶窍还是借了此生父亲之力,才开辟的。”

王雄心神从浩大的丹田中退出,进入头顶之处,那里,有着一个指头大小的孔洞,在吸纳着天地间的元气,进入体内。

“天顶窍?呵,还真是小啊,如此小的天顶窍,吸收天地元气果然够慢?天顶窍中,我需点转‘天顶轮’,这样,吸纳天地元气的速度才会增加百倍、千倍,不过,今世既然要夯实基础,这天顶轮,自然不能随意点转,要转,就用最好的。此行差点丧命,为的好似‘神墓花’,神墓花净化万物之气,用它点转天顶轮,再合适不过了!”王雄心中闪过一股坚定。

丹田窍,空空荡荡。天顶窍,细弱不堪。王雄并未着急修行,一切以夯实基础为主。

王雄心神,再度进入眉心。

“看来,捆仙绳保护灵魂转世,也是有好处的,最少,眉心窍可以这么早就开辟了!眉心窍,乃是藏灵魂、意志之所!我身上的一切虎威煞气,都是来自灵魂深处的煞气!若非眉心窍提前开辟,也不能震慑这群虎狼!”王雄心神看向眉心窍。

这是一个漆黑的空间。

空间之中,有着一个蓝色虎形灵魂,虎形灵魂身上透着一股滔天煞气,是先前爆发出来的千倍不止。

不过,这虎形灵魂,似极为虚弱,若隐若现,透明一层。

“我的灵魂,在转世之际,终究被削弱了无数,不过,就算弱,也比常人强出无数,而且,我的记忆还在,足够了。前世是虎,今世灵魂也就继续拟虎吧,灵魂修行,依旧是我前世最强功法《白虎炼阳图》!”王雄沉声道。

“吼!”

虎形灵魂一声大吼,继而踏步间,四面八方的煞气忽然间全部聚拢向虎魂。虎魂瞬间凝实了一些。

一时间,让外界的群狼、巨阙有种错觉,好似眼前王雄身上的煞气忽然没了,变成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个少年。

“果然是虎族宝物?这小子骗我?”巨阙眼睛一瞪,闪过一股大喜之色。

“呜呜呜!”狼王也龇牙咧嘴的诉说什么。

“去,你们去试试他的深浅!”巨阙终于下定决心了。

或许,那所谓的虎族宝物,让巨阙忘记了先前的煞气,这一刻,一定要将虎族宝物占为己有。

狼王不敢忤逆巨阙,只能一声狼吼,指挥群狼,要向王雄扑去。

王雄虎魂微颤,似乎感应到危险。双目陡然一开。

“呜呜呜呜!”

群狼一惊,不敢上前。

“怕什么,快去,否则,我将你们全吃了!”巨阙吼声道。

狼王咬了咬牙,点了点头。

对面的王雄却是缓缓站起身来,目光冰冷道:“巨阙?你还真是好大的胆子!”

“上,吼!”巨阙一声大吼。

既然下定决心,自然不再迟疑,那王雄虽然先前煞气凶猛,但,此刻修炼《白虎炼阳图》导致煞气尽敛,周身气息又微弱无比,谁还怕他?

“吼!”

群狼跳起,向着湖中心的王雄扑杀而去。

这一刻,群狼奔赴,再无一丝回头,一定要将王雄厮杀一般。

王雄为了尽快修炼《白虎炼阳图》,没有释放煞气,但,也没有丝毫畏惧,掌心之中,有着一朵桃花印记。

正是陪着自己一起转世的捆仙绳,先前印在眉心,如今被王雄融入掌中了,手掌一颤,桃花化为一根扎头绳,轻轻一抖,扎头绳瞬间变长百倍不止,化为一根粉红色的长鞭。

王雄眼中一冷的看向扑在最前面的十几头青狼。

群狼虽然凶猛,甚至修为还比王雄高出一些,但,王雄的眼力,岂是这群凡狼可比的?在王雄眼力下,群狼扑杀,充满了破绽。而且都是极为致命的破绽。

“哼!”王雄一声冷哼,手中长鞭瞬间犹如灵蛇一般射出。在空中猛地舞出一朵鞭花。

“啪、啪、啪、啪…………!”

十二声鞭、肉相击之声下,十二只青狼身上顿时皮开肉绽一道血口。

“砰砰砰砰!”

十二青狼瞬间被抽击痛呜,落入湖中。这其中,就包括最前面的狼王。

“吼!”

群狼前仆后继。

王雄的长鞭却是再度舞动起来。

长鞭好似随王雄心意变长,猛地甩出,那长鞭犹如一道秩序锁链,所到之处,尽是皮开肉绽,伴随着青狼痛呜,顿时全部坠落入湖。

王雄脚下一点,就跳到了岸边。

“巨阙?本尊让你当坐骑,是看的起你,你却不知死活,想要挑战本尊底线?也好,你想试试,本尊就让你试试!”王雄眼睛一瞪。

“啪、啪、啪!”

长鞭一甩,周围一圈的青狼全部炸飞而出,更犹如一条无影灵蛇,向着巨阙鞭射而来。

齐云山下!

不管周天音、四皇子什么态度,王忠全却依旧担心着少主。

别人以为王雄与虎妖相熟,但,王忠全明白,王家和虎族并无瓜葛,先前不知少主对那虎妖许诺了什么好处,但,异类终究会反复无常,昨日没有危险,今日呢?今日虎妖还给少主面子吗?

“周大小姐,又到正午了,麻烦周大小姐帮我看看少主是否安康!”王忠全焦急的看向周天音。

四皇子、周池等人也相继聚来,也想知道,那王雄有没有成为虎妖口中之食。

周天音也没有拒绝,踏出一步。

一股暴风冲天,犹如昨日一般,乌云聚集,继而紫色天眼瞬间照射向沙暴笼罩的神墓山脉。

“嗡!”

一个巨大的画面落出现在众人面前。

天狼谷,王雄一行已经离开了。

天眼瞬间放大区域搜索,顿时,大片山林湖泊出现在画面之中,所有人都瞪眼仔细找了起来。

“在那里,五百青狼,没错,就是那里!”周池眼睛一瞪,第一个发现了那湖泊。

毕竟,五百青狼,目标太大了,瞬间就被找到了。

天眼将视线集中那处大湖口,画面顿时清晰放大了起来。

一瞬间,王忠全吓的脸色大变。

因为,画面中的虎妖、群狼,全部面露凶相,看向那站起身来的王雄。

虎妖似乎一声令下,群狼顿时扑杀向王雄了。

“完了,完了,王雄和他们闹翻了?群狼、虎妖都要他命?”周池惊讶道。

“周大小姐,救命,救我少主,求你救我少主!”王忠全惊恐的跪了下来。

四皇子,却露出一股意外的笑容。

这王雄,今日必死无疑。

周天音却是盯着画面道:“那王雄,好像太镇定了吧?”

“镇定有什么用?姐,你看那狼王带着群狼都扑过去了,王雄死……!”周池话没说完,就眼睛忽然瞪成了浑圆。

却看到,画面中,王雄手中的扎头绳忽然一甩,化为一根长鞭。

长鞭一甩,犹如灵蛇射出。

“啪!”

最前面的狼王,顿时被一鞭抽到脸上,瞬间皮开肉绽,被一鞭抽落湖中了。

不仅如此,那长鞭极长,在空中居然有着九处转折,却每个转折对应着一个不同的轨迹甩出。又精巧无比的甩在十一头青狼身上。

“啪、啪、啪、啪…………!”

连同狼王,十二只青狼近乎同时中鞭,全部皮开肉绽,坠落湖中。

“这鞭法,无敌了?九曲连环鞭?一鞭十二狼?”周池瞪眼惊诧道。

不仅周池,四皇子、王忠全、周天音也全部定住了。

鞭法?

王雄的鞭法的确太骇人了,最基础的鞭法,就是直来直去,一鞭就是一鞭,可,随着鞭法增强,手劲偏转,可以让鞭子曲折起来,曲折之后,每一段鞭体,都有不同的威力,一曲之下,就好似两条鞭子从不同方向抽去。两曲,相当于三鞭之威。

每增一曲,这鞭威数量就增加一倍啊。

曲数越多,越难掌控。可如今,王雄一次就是九曲。

九曲啊。

虽然大秦人国用鞭之人极少,但也有一些啊,可周池等人从没见过有人能施展九曲鞭法的。

眼前,王雄做到了。

那长鞭,在他手上,已经活了。

一条灵蛇?不,是一大群灵蛇向着狼群冲去。

啪、啪、啪、啪!

虽然听不到鞭响,但,看着那一头头青狼被抽的皮开肉绽的飞出,众人都不自觉的感到身上一痛。

鞭法,不似刀剑,没有刀剑斩在身上带来的那么大伤害,但,却有刀剑无法比的地方,就是疼,无比的疼!

有很多时候,一鞭抽在身上,就能让人痉挛半天不敢动,那就是疼的威力。

画面中,王雄就是这个执鞭人。

跳上岸来,王雄执鞭一路狂甩,一个个青狼根本无法近身,鞭法之下,王雄四周,水泼不进,一路杀到虎妖之地。

一路上,群狼们被抽的鲜血淋漓,落在地上,都没有力气起身了一般。

太疼了,疼的浑身颤抖。

五百青狼又如何?王雄面前犹如蝼蚁一般。

外界众人早已看傻眼了。

周天音再度看了眼周池,似恼怒周池故意抹黑王雄一般,可,周池自己也不知道啊。

“王忠全,王雄那弱鸡,鞭法什么时候这么好了?我怎么不知道?”周池不信的看向王忠全。

王忠全心中掀起滔天巨浪,自己也不明白,平时愚钝的少主,连刀剑这么简单的兵器都用不好,那长鞭,如此复杂的兵器,居然用的如此恐怖?

对于周池的问话,王忠全并没有理会,只是死死的盯着画面之中。

“这长鞭,是那扎头绳般法宝变的吧?还真是不错,可惜,连一头青狼都杀不死,看来,这法宝的威力也不怎么样,抽抽群狼也就罢了,那虎妖可是武宗境,不说一身皮骨,它根本抽不动,就是虎妖体表罡气,就不是这长鞭可比的。可惜了这一身鞭法啊!”四皇子摇了摇头叹息道。

四皇子虽然口中可惜王雄,但眼中却是精光连闪,等待虎妖将王雄一击必杀。

周天音却是微微蓄力,似乎要动用天眼之力,去帮助王雄一般。

可,画面中,王雄面对虎妖巨阙,根本不惧。

“吼!”

巨阙一声怒吼,四周砂石纷飞,尽显巨阙的恼怒。

群狼居然被王雄一根长鞭抽的一败涂地,那王雄,更是直冲而来,好似自己不是其一合之敌一般。

岂有此理,鞭法强又如何?那力道也就如此罢了。

气海境的力量,也想和自己这武宗境比较?

一个大境界差距,可不是一个长鞭所能企及的。

云从龙,风从虎!

虎族天生对风有着一种本能的掌握。

巨阙一声大吼,周身顿时冒出无数罡气,罡气在空中,就快速凝聚出一道道风刃,犹如百柄长刀,向着王雄斩来。同时,一个虎扑,虎爪更是带着一股撕风之力,要将王雄瞬间撕碎。

可,风刃,王雄就不认识吗?

王雄前世也是虎妖,而且比巨阙不知强了多少。这点风刃,可全在王雄眼力之中。

王雄虽然修为孱弱,行动在武宗境面前不堪入目,慢如蜗爬,但,长鞭可不是刀剑,刀剑斩出,能瞬间被巨阙捕捉痕迹。

可长鞭痕迹如何扑捉?鞭出九曲,可是在空中转了九次,鞭头之威,千变万化,尽在王雄预判之间。

也就是说,鞭头抽来的方向,早在挥鞭之前就已经设定好了,巨阙根本看不清所要抽打的方向。

预判?这是鞭法最重要的精髓,对别人来说,预判武宗境的出击,那是做梦,但以王雄眼力,预判巨阙动作,那还是做梦吗?

巨阙虽然比王雄动作快,可他动作的一霎那,王雄就彻底掌握了。

“吼!”

风刃冲向王雄之际,长鞭也抽向了巨阙。

“如此缓慢的长鞭,又能如何?这长鞭就和你一起被我撕碎吧!”巨阙一声大笑。

风刃快速斩来,但,诡异的是,长鞭七转八弯,居然诡异的全部避开了风刃,从风刃群缝隙插入,鞭头以诡异的轨迹和速度,瞬间出现在了巨阙面门之处。

“什么?”巨阙眼睛一瞪。

“啪!”

一鞭狠狠的抽在了巨阙的鼻子之上。

鼻子?巨阙身上最脆弱的地方,即便鞭子的威力,只能伤害气海境,但,脆弱的鼻子也根本受不了啊。

那一瞬间的疼痛,直冲脑海,巨阙就感觉,眼中的泪水瞬间飚了出来。

“啊~~~~~~~~!”

一声痛呼之下,周身气势瞬间散尽,那百道风刃也瞬间失去巨阙控制,全部散成清风了。

疼!无比的疼!巨阙感觉,昔日撕杀重伤,都没有这么疼一下,眼泪狂涌,脑袋直抽。

可,王雄的长鞭可没有停止的意思。猛地一抽。

“啪!”“啪!”

啊~~~~~~~~!

巨阙双目顿时被抽肿了,本来就泪水狂涌,此刻更是肿的睁不开了。

鼻子是弱点,眼睛更是弱点。巨阙痛苦的连连后退。

“想逃?哼!”

王雄手中长鞭再度舞动。向着巨阙脸上抽取。无论巨阙逃向哪个方向,长鞭都能从那方向抽来一般。

“吼,混蛋,有本事别抽我脸!”巨阙悲愤的叫着。

“不抽你脸,那就不抽你脸!”王雄冷声道。

“啪!”

一鞭狠狠的抽在了虎爪的指甲上,差点将巨阙的虎爪指甲抽掉。

“啊!”巨阙再度痛苦叫喊起来。

“啪!”

一鞭抽在虎肚子之上,一个极为柔软的细肉之处。

“啊!”

“啪!啪!啪!………………!”

一鞭抽在虎腿腋下,软肉之地。

一鞭抽在虎脊椎的关节缝隙之处。

一鞭抽在耳心之中。

一鞭抽在麻筋之上。

一鞭抽在虎阳之地。

一鞭接着一鞭,一鞭疼过一鞭。

巨阙以为只有自己脸上才有弱点,可,在长鞭之下,浑身全是弱点一般,长鞭所指,一片刺骨疼痛。

浑身上下,在王雄面前全是弱点。

谁能比王雄更明白老虎身上的弱点?若不是王雄留着巨阙有用,此刻就不是疼那么简单了。

“啊!好疼!”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饶命,饶命!”

“不要抽了,啊,好疼啊,不要抽了,我要绝后了,大爷,爷,不要抽了!”

“爷爷,不要抽了,啊,疼啊,疼啊!我不敢了,我不敢了!”

“我不敢了!”

“我绝后了!”

……………………

………………

…………

巨阙满地打滚,不停求饶,痛苦嘶喊,看的四周群狼心里直冒寒气,惊骇的看向王雄。

那长鞭在他手中,好似世间最痛苦的源泉。那可是武宗境的虎妖啊。被抽的满地打滚,痛哭流涕,生不如死?

那些从湖里爬上来的群狼,疼痛之余,也是惶恐不安,自己先前是不是找死来着的?

特别狼王,此刻看向王雄,只剩下惊骇之色。

有几匹狼从王雄后背想要去偷袭,但,那长鞭好似长眼睛一般,瞬间教你如何学乖,只要敢踏出一步,必将一鞭让你永不忘记。

外界。

四皇子、王忠全、周天音、周池,全部看傻眼了一般。

原以为,王雄抽打个群狼,已经是极限了,在虎妖面前,必死无疑。可画面里,王雄犹如恶魔一般,将虎妖抽的屁滚尿流,痛哭流涕,怎么也无法让人接受。

王雄在大杀四方?

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每一鞭抽下,众人身上的肌肉都不自觉的跟着一抽搐,同时脑海中响起一声‘啪!’

“那虎妖,真的是武宗境?”四皇子脸色难看道。

“我可能看到了一头假老虎!”周池眼睛也看直了,无法接受这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