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天行
天行 连载中

天行

来源:万读 作者:唐韵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唐韵 奇幻玄幻 林澈

承荣而生,载誉而死,心如吾剑,宁折不弯
——记国服最强骑士的崛起
═════════════════════月恒系列第四部,品牌保证,请放心收藏
展开

《天行》章节试读:

第四章 丁牧宸的女朋友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

三个月后。

盛夏,苏州环太湖。

鱼漂在水中沉浮,但转瞬就恢复了平静,身后的公路边,伴随着引擎咆哮的声音,一辆纯白保时捷跑车停了下来。

我皱了皱眉,提竿,发现鱼饵已经被咬得七零八落,不禁将目光投了过去。

跑车开门,很惊艳,一个身穿月白色连衣裙的少女走了下来,手里握着一个笔记本,踩着一双精致的高跟凉鞋小心翼翼的从芦苇地走了过来,当她完全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顿时令人有些神摇目夺的感觉,粉雕玉琢的脸蛋十分精致,月眉弯弯,充满灵气的大眼睛不染一丝尘埃,乌黑长发瀑布般垂落下纤柔的香肩,衣裙勾勒出柳腰纤细的曲线,仿佛是从画卷中走出来的一样。

开着超跑的女神出现了,这是迷路了吗?

我有些狐疑,甚至连手里的钓饵不知道该不该上钩了。

她就这么走了过来,纤柔婀娜,身上每一道弧线都那么完美,不可方物,一双美目盯着我看,似乎也有些迷茫,然后又看了看手里的笔记本,似乎鼓足了勇气才走了过来,站在我身边的空地上,亭亭玉立的样子,小声道:“请问,你是丁牧宸吗?”

仿佛一道霹雳凌空落在头顶上一般,我的脑袋里短暂性一片空白,天可怜见,莫非是老天终于开了眼,看我单身多年,即将老树盘根之前居然枯木逢春,所以天上掉下来一个绝世大美女扶危济困来了?

“有……有事吗?”

我继续钓鱼,故作镇定,可心思却完全不在鱼漂上了,今天的鱼儿钓上不少,但最好看的一定是这一条美人鱼了。

她微微有些局促,说:“我叫唐韵,初次见面,你好……”

“你也好啊。”

我转过身来,看着她,又问了一句:“美女,找我有事?”

唐韵手里的笔记本都快要攥得变形了,长长的发丝传来淡淡清香,裙裾随风微微飞扬,道:“不久之前得知你宣布退役的消息,所以这次,我想向你发出邀请,请问,你是否愿意加入我的俱乐部,在三个月后的《天行》开服之后,一起冲击国内黄金联赛?”

我释然,心头忍不住的有些失望,原来是来自某个俱乐部的邀请。

“对不起,我暂时没有加入任何俱乐部的打算。”

美目中掠过一丝失望,唐韵抿了抿红唇,说:“退役之后,你……每天就在这里钓鱼么?”

“对呀……”

我微微一笑,又问:“对了,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好像没有在什么上面留下地址吧?”

唐韵梨涡浅笑,一双美眸看向了一旁石栏上放着的两杯奶茶,说:“其实,我是从外卖讯息上查询到的,你每天都会准时定两杯冰奶茶,送到这里,嗯……地址叫三道口第二个石栏杆临湖垂钓者中最帅的那个,是么?”

我老脸一红:“见笑……哈哈,见笑了!”

唐韵似乎不愿放弃,咬着红唇,神态颇为可爱,道:“丁牧宸,我知道一些你在银狐的事情,诚然,国服五大战术核心之一,你是最年轻的一个,但也是最有潜力的一个,堂堂国服‘最后的骑士’,也是最强的骑士,银狐不愿意用你,我愿意,只要你一句话,开出的薪酬我会全力满足。”

“不用了。”

我摆摆手,笑道:“真的很抱歉,我暂时没有心思加入任何一个俱乐部,甚至连《天行》都未必会注册账号。”

她咬着银牙:“我愿意……开你在银狐的三倍工资,要不……你再考虑一下?”

“不考虑了,金钱不能动摇我的心意。”

我目光一瞥,却看到她裙摆飞扬下一双修长**的雪腿,以及胸前衣襟包裹下一双挺拔而呼之欲出的峰峦,顿时心跳加速,差点就快没出息的点头了,整个人都仿佛受到了电击,多个深呼吸之后才继续道:“唐韵,谢谢你邀请我,只是得其人不得其时,如果是两年前,我就答应你了。”

唐韵一双美眸透出几许失望,道:“那……加个好友吧,如果你改变主意,可以随时找我,我的工作室和俱乐部,随时欢迎你的到来。”

“好。”

我拿起手机打开了微信,扫完之后,好友列表里出现了一个可爱的猫咪头像,好友名则叫做“提拉米苏”,一个颇为熟悉的名字。

“那么,祝你收获满满咯~~~”

唐韵走近了一些,伸着颀长雪白的脖颈看了看我水桶里的战利品,一双美眸笑成了月牙儿,道:“清一色的黄刺鱼,不错嘛……”

“哈……手艺还行。”我尴尬一笑。

随后,唐韵摆摆手:“那么,回见了。”

“嗯,回见。”

……

看着保时捷扬尘而去,我有些落寞,居然有种若有所失的感觉,这么好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

但失落感几秒后就被一阵断断续续的电瓶车发动声冲淡了,唐韵之前停车的地方被一辆灰色小绵羊电动车取而代之,车上满是锈迹斑斑,骑手则戴着一个淡金色头盔,取下头盔,露出一张俊逸的脸庞,冲着我一笑:“宸哥!”

“小澈?”

我哈哈一笑,十分意外。林澈是我的好兄弟,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小学,一起上中学,一起考取警校,一起入职,一起离职,甚至就连进银狐都是一起,只不过是他比我更早半年离开银狐。

林澈停好电动车,来到湖边一屁股就坐在了草地上,目光却向着唐韵走远的方向看了看,道:“刚才那小妞谁啊,找你的吗?”

“嗯。”

“谁啊?”他一双眼睛马上发光了,笑道:“是……是未来嫂子吗?可真漂亮啊……我敢说,这样的姿色,别说是苏州,就算是上海都难找,你可真有一手啊!”

“别胡说八道了。”

我悻悻道:“她只是邀请我加入她的俱乐部罢了。”

“哦……”林澈哈哈一笑,说:“以你的实力,宣布离开银狐之后,电话应该都快要被打爆了吧?国内那么多想要冲击黄金联赛的俱乐部和战队,应该都会把你当成首选的。”

“没有那么夸张。”

我瞥了他一眼,说:“小澈,你最近混得不错啊,都有车了。”

林澈看了看路边的“小绵羊”,禁不住老脸一红:“嘿嘿,淘的二手车,动力和外观差了点,代步而已。”

“说吧,你来找我肯定有事吧?”

“嗯!”

林澈重重点头,正色道:“宸哥,退役之后你就没有想过以后怎么打算吗?”

“没有,走一步算一步。”

“我有个建议。”

“说。”

“《天行》三个月后上线,号称月恒集团匠心之作,也是迄今为止最大投入的游戏,没有之一,还号称是‘一款无限接近真实’的游戏,难道你不想试试吗?”

说着,他摸摸鼻子,道:“离开银狐之后,我闲了半年时间,想了许多事情,一次次思考人生,觉得……还是兄弟们在一起玩游戏最有意思,你说呢?”

我心头一动:“嗯,确实。”

林澈有些激动,笑道:“不如……我们重组吧,重新组建一个游戏工作室,征战天行世界,你说呢?以我们的实力,肯定能打出一片天下!”

我看着水中鱼漂,欲言又止。

“宸哥,你有顾忌?”

“嗯。”

我点点头:“银狐的事情你也经历过了,一旦职业玩家被资本绑架,最后的下场是什么,其实我们心里都很清楚,没有什么梦想,有的只是没有尽头的妥协与退让。”

“那就……”林澈一握拳,道:“我们只组工作室,以自己赚钱为目标,不拉赞助商,不冲击黄金联赛,只是单纯打游戏,怎么样?”

“好!”

我重重点头。

林澈狂喜,脸上满是振奋:“那就这么说定了?”

“嗯,不过只有两个人,在游戏里前期会相当难混。”我皱了皱眉:“再说,注册游戏工作室,至少也需要四名成员。”

“我有人选。”

“谁?”

“伟哥。”林澈目光炯炯。

我差点吐血:“张伟?你确定吗,这家伙当年玩LOL放个Q都是反的,再说他也没玩过天纵,《天行》这款无限接近真实的游戏,他能驾驭得了吗?”

“试试嘛,实在不行就让他当工作室的后勤仓库号,凑个名额总是可以的。”

“嗯,你知道他的近况?”

“知道,我们下午就去找他。”

“好。”

林澈又摸了摸鼻子,笑道:“宸哥,我房租刚好到期……你那里有住的地方吗?”

“你小子,都混成什么样了?”

我伸手指了指远处湖边的一栋小楼,说:“喏,那是我租的房子,房间有很多,你随时可以搬过去。”

林澈震惊了:“你……你居然租了一套别墅?”

“退役之后,我都已经打算把这里当成养老的地方了,所以租下了一年,每个月房租八千,怎么样?就把这里当成我们工作室的未来地址,还凑合吧?”

“可以,相当不错!”

……

下午。

“嘟嘟嘟~~~”

小绵羊背负着两个人的重量,疯狂的“催谷动力”爬坡,在随时都可能散架的情况下疾驰十几里路来到了一片老旧的住宅区,这里正是张伟的住处,张伟是我和林澈的高中同学,也是跟我们厮混的死党之一,说起来倒是有很久没见了。

抬头看去,这片住宅楼墙体剥落,爬满了藤蔓也没人清理,走近楼道的时候更是有一股扑面而来的难闻气味,墙上打满了各种广告,一条萧条景象,足可见张伟也混得不怎么样。

“到了。”

我和林澈站在楼道的一扇门前,门上贴着“招财进宝”几个手写的字,充满辛酸。

……

《天行》更新频率是每天2章,分别在中午12点和晚上12点,不定时爆发,然后说一件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重要的事情:看完这一章之后,退回书页目录,点击收藏一下《天行》吧,说的就是你,现在退回书页,收藏之后再看第二章,么么哒!

“咚咚咚~~~”

林澈敲门:“伟哥,我们来了,开门!”

“吱呀~~~”

门开了,房间里传来浓烈的方便面气味,张伟身穿一件松垮垮的衬衣出现了,虽然脸上满是菜色,但看到我和林澈之后双眼却发光了,哈哈大笑:“大宸子!小澈!你们怎么来啦?”

“来找你干大事啊!”

林澈推门而入,“啪嚓”一声,门把直接断了,吓得林澈连退数步:“我C这什么鬼……伟哥这里好有考古价值啊!”

张伟摸摸鼻子,悻悻道:“你以为我想吗?现在房价租金那么贵,靠市区的房子没有三千拿不下来,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房间还一个月一千二呢,要不是我每天积极进取、勤劳肯干,根本就没有资格在苏州这样的城市活下去。”

“是吗?”

我目光一瞥,发现一堆破棉絮的床边放着两台电脑,屏幕上跳动聊天信息,仔细一看,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电脑机器人正在疯狂转发着一些消息,其中就有譬如“哥哥,想看小妹***吗?微信****等你哦”、“一千多部高清大片,无需网络,直插手机就能看,支持苹果安卓等设备,要看更多精彩产品,请加****”等等,看得我老脸一红,心跳都加速了。

“我靠……”

林澈也慌乱了:“伟哥,这就是你的工作吗?”

“对啊!”

张伟昂首挺胸:“勤劳致富,全靠一双勤劳的手!”

林澈看了我一眼:“宸哥,我错了,居然想到要拉这货进工作室,别人是被卖片的盯上了,我们却盯上一个卖片的,都怪我……”

我深吸了一口气,正色道:“伟哥,马上删掉这些软件。”

“别啊,一天能赚好几百呢!”张伟似乎很舍不得。

“不就几百吗?”

我认真道:“你跟着我和小澈干,别说一天几百,一天几千、几万都不是梦!”

“真的?”

“嗯,马上删掉。”

“好!”

张伟立刻坐下,万般不舍的开始删电脑上的软件,口中道:“你们两个啊,崽卖爷田不心疼,为了生计,我起早贪黑、身兼多职容易吗?”

“身兼多职?”

林澈讶然:“除了卖片,你还有什么营生?”

“我还有一份工作,叫秦始皇。”

“秦始皇?”我惊了:“什么意思,你要去西安参与始皇陵的二次考古工作吗?”

“你太肤浅了,看看这个!”

张伟拉开抽屉,抓出一把小广告扔在了桌上,上面赫然写着“擒屎皇!专业维修厕所堵塞、楼房防水补漏,电话135********”。

我和林澈瞬间石化了,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这货还真是个奇葩,甚至我和林澈目光交流,有种后悔来拉张伟入伙的感觉了。

“说吧,你俩找我做什么?”张伟一把就把小广告全部扔进了垃圾桶,大咧咧的坐在床上,有种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感觉,像是壮士断腕一样。

“你听说过天行吗?”我问道。

“听过啊!”

张伟眼睛一亮:“‘风里雨里,我在天行世界等你’,北冥雪的这句宣传语我天天在电视里不知道看多少次了,怎么会不知道。”

我咳了咳:“我们和小澈打算进军天行,组建一个专门打钱的工作室,你愿意加入吗?”

“愿意,当然!”

张伟拍案而起:“你们说怎么干,我就跟着你们干,不过我事先声明,我连这个月房租都没有,接下来吃你们的、住你们的!”

“我靠你还真横啊……”林澈无语。

收拾行李,带着张伟一起回到未来的工作室,当走进这套“别墅级”的楼里之后,张伟的眼睛都快看直了:“还是你们两个混得好啊!”

……

晚上,由我亲自掌厨,烧了一锅黄刺鱼汤。

张伟显得很兴奋,啤酒一瓶接着一瓶,我和林澈则有些心思深沉,工作室未来的事情张伟可以不考虑,我们却不能不考虑。

“三个人了,还差一个。”

我皱眉道:“天行官网上已经预先发布了一些游戏资料,十二大战斗职业,重骑、剑士、灵术师、游侠、刺客、符箓师、火枪猎人等等,我依旧老本行,玩骑士,小澈你呢?”

“符箓师吧。”

林澈目光决然,道:“之前我在天纵里是玩法师的,但法师的控制技能太少,我觉得控制才是真正王道,所以打算在天行里选符箓师,负责团队的控制和输出。”

“可以。”

我点点头,又说:“伟哥的操作不容乐观,就玩个厚重一点的职业好了,苦行武僧,有肉有输出,这个比较合适。”

张伟道:“什么叫厚重一点的职业?”

“就是笨重的意思。”

林澈笑笑:“宸哥说话比较委婉,你的操作多少,自己心里一点数都没有吗?”

张伟咧嘴,倒也没有反驳。

“还差一个人。”

我想了想,说:“一个法师,或者远程纯输出,火枪猎人也可以,此外,还需要一个云游仙医来加血,不然前中期没法混。”

林澈说:“云游仙医就别想了,《天行》这款游戏有个很变态的设定,云游仙医只能是女性玩家来选择,男性玩家没有选择云游仙医的资格,除非……让伟哥去自宫一下,然后打点激素,培育三个月,时间或许赶得上,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可能性选到云游仙医。”

张伟瞪眼:“你俩怎么不去自宫一下?”

我哈哈一笑:“云游仙医确实是个大问题,不过目前也根本没有解决的办法,据我所知,小澈和我都是单身,没有女朋友来玩云游仙医,伟哥你呢,你和我们当初的校花罗娇娇怎么样了?”

“早分了。”

张伟一摆手:“感情这个东西,我早就看透了,别再提了……”

似乎很有故事,不过我和林澈都没什么兴趣去打听,以至于张伟瞪大眼睛等着我们追问,但空气却突然的安静了。

“那就火枪猎人吧……”

林澈打开了随身带着的笔记本,登陆天行的论坛,说:“按照《天行》的开服设定,玩家分配新手村遵循‘区域性’原则,也就是说,共用一条数据线连接天行的玩家必定会被分配到同一个新手村里,所以我们也只能在附近的人里面找。”

说着,他开始筛选,顿时附近的玩家列表里出现了一排排ID,按照上一款游戏《天纵》竞技场积分来排名,最终,林澈眯着眼睛盯上了其中一个ID,笑道:“这个……距离我们只有不到两公里,国服火枪排名第五十名,技术还可以,宸哥你觉得呢?”

我看了一眼:“‘一枪爆头’,这名字有点眼熟。”

“肯定是你在竞技场里虐过。”

林澈查询了一下对方公开的消息,说:“这个人名字叫王劲海,25岁,根据聊天信息查询,是一个以打线下竞技黑赛赚钱的玩家,在秋蠡区这一带鼎鼎有名。”

张伟一脸茫然:“什么叫线下黑赛?”

“跟打黑拳差不多。”

我简洁说道:“跟人约战,先约好筹码,输赢之后当面算清,现金交易,属于一种不太合法的游戏玩法,不过喜欢玩刺激的人倒是喜欢。”

说着,我眯起了眼睛,笑道:“这个王劲海倒是有点意思,查询一下他现在的具体地址,我们去会会他。”

“已经查到了。”

林澈道:“半个小时前,他发帖跟人约战,地址就在距离我们两公里外的一个叫‘王朝霸业’的网咖里,我们现在就过去,应该是能赶上的。”

“那就出发!”

……

夜色朦胧,秋蠡区的夜晚美得不像话,鼻间满是湖水的芬芳,甚至远远的还能听到太湖水拍击岸边的声音,路上的车辆很少,隔着一条马路就能看到霓虹灯闪烁,奶茶店边,一个大大的招牌上面亮着“王朝霸业网咖”几个大字,十分显眼。

“到了,就在那里,我们过马路吧。”林澈道。

“好。”

但就在我们即将过马路的时候,网咖里忽然有了一点点混乱,紧接着传来打骂声,只见一群人追着一个人出了网咖,被追的那人手里提着游戏头盔,人长得很凶,但衣服上到处都是脚印,脸上也挨了几拳,一个趔趄就滚倒在地上,口中骂骂有词:“CNMD张亮,被打了10:0不认账,打不过就打人?你们王朝霸业的人还要不要脸了?!”

网咖里的人追出来,迎头又是几脚,踹得他连滚带爬。

……

“那人就是王劲海?”

我我皱了皱眉:“逃跑的样子倒是还有几分风采……”

林澈立刻握起了拳头,说:“王劲海是我们工作室未来的人才,咱们上,以我们的身手,这几个网咖的小混混绝对能兵不血刃的拿下。”

“别动手。”

我拦住他。

“为什么啊,宸哥?”林澈讶然。

我看着远处狼狈不堪的王劲海,说:“线下黑赛不是这么玩的,他锋芒太盛,先挫挫他的锐气再说,不然来了工作室也一定心高气傲、锋芒毕露,我们需要的是能并肩战斗的兄弟,不是颐指气使的高手。再说,我答应过老爸,不打架了……”

“嗯,有点道理……”

夜色中,王劲海跌跌爬爬,手里的头盔摔得油漆都掉了,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爬起来,就在他站起身的时候,发现我们突然出现的三个人,明显被吓了一跳:“你们……什么意思?”

“没意思。”

林澈淡淡道:“你就是一枪爆头?”

“是,怎么了?”王劲海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说:“你们……找我什么事?”

我笑笑:“我们几个打算组建一个工作室,征战即将上线的《天行》,需要一个强力火枪猎人,所以想邀请你入伙。”

王劲海的目光依旧还有几分桀骜:“我凭什么加入你们?你们有这个资格吗?”

林澈微微一笑,伸手指了指我,说:“他的名字,叫丁牧宸,天纵ID‘北辰牧星’,人称‘北辰骑神’,我的名字叫林澈,天纵ID叫‘秋水寒’,国服法师第17名,你说我们有资格邀请你入伙吗?”

“北……北辰牧星?”

王劲海诧然看着我:“你就是……带着银狐战队杀进黄金联赛的北辰牧星?国服第一骑士?”

“有疑问吗?”

我借着路灯的光,看着他。

王劲海也看着我,愣了愣:“确实有点眼熟……”

林澈笑道:“国服竞技场上,最强王者级位的玩家只有一百个,他就是其中之一,唯一的一个骑士职业玩家,有资格邀请你加入我们了吧?”

“加入……有什么好处?”王劲海想了想,问。

林澈正色道:“我们不但会成立工作室,也会成立对应的运营公司,我司将会高薪聘用你,王劲海,你愿意加入吗?”

王劲海被说蒙了:“贵司……有实力在天行打下一片江山吗?”

“有。”

“好,我加入!”王劲海猛然点头。

我伸出手,笑道:“欢迎加入我们,我们该怎么称呼你?”

“叫我大海。”

“好,大海,初次见面,以后相互照顾!”

王劲海也点头:“好,相互提携!”

……

带着王劲海返回工作室。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下一个议题,游戏头盔的购买问题。

“《天行》预先发行三种头盔,一种是平民级头盔,2000RMB就能购买,不过真实度只有85%,对游戏里的听声辩位、画面描绘可能会有一点点影响,同时,这种头盔只能连续八小时在线就要休息一个小时以上,否则对身体有害。”

林澈看着手中的游戏资料杂志,继续道:“第二种是中等头盔,10000RMB一个,据说真实度达到96%以上,能够连续在线十二小时,对人体无害,第三种是VIP级别的头盔,五万块钱一个,真实度无限接近100%,能够无限在线,只要人受得了就行,首批发行之后,平民头盔已经几乎被抢购一空了,而且介于八小时限制,我不建议咱们买平民头盔。”

王劲海点头:“嗯,特别是游戏前期,连续十二小时以上的在线时间才能确保优势,既然我们工作室的定位是打钱升级不称霸,那就应该购买最好的VIP头盔,把钱花在刀刃上。”

张伟也点头同意。

“但是,我们没钱。”我说。

林澈也点头:“是啊,宸哥在一号庭院那边买了一套几百平的别墅给叔叔养老,花光了积蓄,我也把清理装备的钱交给老妈了,现在差不多身无分文。”

张伟一摊手:“我不但身无分文,还有几千块外债。”

王劲海浑身一颤,三双眼睛齐刷刷的看着他,他有些茫然与无助:“我擦……贵司不是要给我高薪的吗?怎么……买头盔的基础资金难道还要从我这出吗?”

林澈好言安抚:“算是工作室从你这里预支的资金吧,等赚到钱后,我司一定如数奉还,大海你就别担心了。”

“大海,你有二十万吗?”我问。

王劲海咬紧牙关,神情悲壮:“没有,我哪儿有那么多,而且就算是有也都是辛辛苦苦打线下PK赚的血汗钱,贵司要是不盈利的话,我就破产了。”

“你是国服排得上号的火枪系玩家,要有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气势和自信。”林澈继续瓦解王劲海的心理防线。

“我总觉得不太靠谱,像是上了贼船了。”王劲海审慎道。

我说:“其实你只要拿出十五万就行了,上赛季国服竞技场最强王者都有一个VIP头盔的赠送,是月恒公司的定制头盔,我早就收到了,所以不需要买我的。”

说着,我打开了背包,取出一个金灿灿的头盔,上面印着“正者无惧,勇者天行”八个大字,紧接着是丁牧宸三个字,这是赛季王者的一种殊荣,传说中的“金头盔”,跟空军飞行员一样。

王劲海瞬间眼睛亮了,这似乎坚定了他的决心,道:“好,那我就拿十五万,跟着大家一起干了!”

“嗯!”

林澈订购了三个VIP头盔,这次是真的万事俱备,只等天行三个月后开服了。

……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距离天行开服只有三天了,游戏将在正午十二点,开放ID注册!

“记住了,再说最后一遍。”

提着游戏头盔,我对大家说道:“我选骑士、小澈选符箓师,大海火枪猎人,伟哥武僧,都别选错了,在你创建好人物之后的下一个程序就是选择职业,然后创建账号成功,别弄错了。”

“了解!”

三人齐齐点头。

“准备上线。”

“嗯!”

别墅二楼大厅,几张行军床并排摆放,这就是我们的办公室,大家在一起进游戏,相互喊话是能听见的,所以在这里更加方便一些。

……

躺下,戴上头盔,开始启动。

“滴滴滴~~~”

戴上头盔的瞬间,眼前一片黑暗,黑暗中似乎有一个小红点,缓缓闪烁,越来越近,几秒钟后,小红点化为一道光辉绽放开来,凝聚为一个身姿纤柔婀娜的精灵女性,十分小巧,身穿轻纱短裙,勾勒出傲人的身段,她手中舞动一根精致权杖,从黑暗中飞来,到了我面前,笑道:“主人,我是您的精灵女官,请为我命名。”

我深吸了口气:“命名为——丁牧宸的女朋友!”

没办法,大龄单身男青年的苦,只有自己知道哇!

精灵女官怔了怔,很快的头顶上出现了一行文字“丁牧宸的女朋友”,她似乎有些尴尬,俏脸绯红,居然能识别出这名字是什么意思,道:“主人,你好坏哦……”

我目眩神迷,NM,这款天行果然在某些层面上已经超越上一代了!

紧接着,精灵女官继续道:“主人,距离开放注册还有五十七分钟,我将引领您完成本次注册。”

“好。”

倒计时出现在黑暗的天边,只有精灵女官依旧在我面前飘来飘去,口中喃喃自语:“这片混沌的世界终于要打开了,好期待哟~~~~”

相当人性化,我暗暗赞叹。

不久后,倒计时结束,眼前的黑暗豁然开朗。

“刷~~~”

仿佛天地初开一般,黑暗被光明驱散,眼前出现了一片灰暗世界,无数形态佝偻,浑身血腥气息的邪灵出现在大地之上,他们嘶吼不绝,戾气盛旺,足足有五米高的巨兽提着巨岩,一双眼睛血红,战鼓声隆隆作响,怪物军团的前方则出现了整齐的人类铁骑战阵,相互冲锋杀伐起来。

鼓声震撼天地,一场腥风血雨就此展开。

一个个身穿血色长袍的邪恶法师高声吟唱,召唤异世界的邪灵,顿时空中血色气流乱窜,一道道猩红的光柱在人类铁骑群中炸开,血肉横飞,一个个仿佛铁刺车轮般的诡异怪物在人群中滚动,尖刺将骑兵、战骑不断割裂,无比血腥,阵列前方,则是密密麻麻的鬼卒,他们本是人类,但受到了黑暗的蛊惑,成为了邪灵的先锋,浑身爆发出无尽的血气,挥舞利爪与人类重骑兵杀成一团。

整个世界,被血腥所染红。

就在混战之中,一个娇小的身影从人类骑兵、剑盾甲士的人群中走出,那是一位绝美少女,身穿一袭白衣胜雪的长裙,手握一柄云霭缭绕、流光璀璨的利剑,猛然挥出长剑,一道剑气撕开天地,笔直的轰入了邪灵法师的人群中,顿时三名邪灵法师的身躯齐齐爆开,化为一团血雾。

少女一步步向前,无数血色火光撞击在她周围,被护身罡气尽数弹开,她时而停滞,时而咬着红唇,始终一步不退的向前走去,最终,她的身躯被无数鬼卒、凶暴巨人淹没,紧接着,一道剑光冲天而起,将无数邪灵绞杀,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片血红。

转眼间,一切化为虚无,空中云霞似血,淡淡的化出了一行字眼——

正者无惧,勇者天行。

……

大大的“天行”二字悬挂在天边,而我也进入了创建账号的系统,眼前出现了一座圣殿,系统开始扫描我的身躯、外貌,生成了一个跟我差不多的年轻人站在圣殿中心处,一身破旧的新手打扮,终于,天行世界,我来了!

“滴!”

精灵女官看着我,道:“系统已经检测到你的曾使用名‘北辰牧星’,此名字已经被系统保护,请问是否启用?”

“不。”

我摇摇头,已经不想再用这个名字了。

“主人,请重新为自己命名。”女官身姿轻盈,笑着说道。

我想了想,一个名字悄然从心底深处跳出,便开口说道:“今夕何夕。”

是啊,曾经带领银狐征战黄金联赛,曾经多么辉煌,闭上眼,仿佛还能看到许多人,想起许多名字,夏依然、苏希然等等,她们一个个的身影都出现在回忆里,但此时,一切都已经归于平静了,确实有种今夕何夕、今日何日的感觉。

“游戏名确认为‘今夕何夕’,请再次确认。”

“确认。”

PS:每天号上的鲜花记得投给天行哟,不然就过期作废了~~

“游戏名确认,今夕何夕。”

精灵女官笑容可掬,而我的角色头顶上方也出现了“今夕何夕”四个模糊的字眼,紧接着,精灵女官继续道:“主人,请问需要修改您的容貌吗?”

圣殿中心,那青年身形笔挺,很有精神气,外貌也和我的外貌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完全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容貌上调20%!”我朗声道。

精灵女官有些歉意:“对不起,系统评测您的容貌阙值过高,无法上调20%,根据评测结果,建议您上调0.05%!”

我有些无奈:“那就平行调整20%,让别人认不出我。”

“好的。”

角色容貌开始缓缓改变,虽然变了样,但依旧很帅,而且那种气质也始终没有什么改变,确实是一种平行调整,很快的,一个长得完全不像是我,但却帅得突破天际的游戏人物出现在我面前,并且确认ID为今夕何夕。

当人物确定之后,眼前流光溢彩一片,圣殿内出现了一个个并排站立的形象,有的手握长剑,有的骑乘战马,有的拿着法杖,有的是提着弓箭,《天行》一共有十二大战斗职业,此时都已经展现在我面前了,精灵女官笑吟吟道:“主人,请选择您的职业!”

“重骑。”我不假思索道。

很快的,我的意识进入了角色内,顿时仿佛浑身都开始恢复了知觉一样,能够看自己的手掌,甚至能够在圣殿内走动,而胯下则有一匹雄骏的青鬃马,战马身上拥有一套完整的坐骑战铠,看起来十分威武,这时候,精灵女官却又说道:“主人,账号即将创建完毕,系统赠予每一位玩家一次触发隐藏种族的机会,是否确定触发?”

还有这种好事?

我一激动,眼前出现了一条条数据——

人族:力量、敏捷、体力、灵术、耐力,全部+8%

月精灵:敏捷+15%,力量+15%,月光下全属性+10%

蛮荒巨人:身高平均三米,力量+20%,体力+10%,敏捷效果减弱10%

兽人:力量+20%,体力+5%,耐力+5%

以上,这是四大常规种族,每个玩家都有资格选择,默认的则是人族,总体而言,人类的数据比较综合,而月精灵偏向于黑夜属性,蛮荒巨人以力量见长,兽人则是力量之外还修正了体力和耐力的一些增幅,但就骑士职业而言,人类最适合五维属性都很重要。

随后,系统列表下出现了几个隐藏种族——

半龙人/隐藏种族:+30%灵术加成

半神族/隐藏种族:力量+15%,敏捷+15%,体力+10%

树人族/隐藏种族:体力+20%,耐力+20%

女娲族/隐藏种族:女娲后裔,能力不明

天人族/隐藏种族:敏捷+15%,力量+10%,可飞行7秒

火精灵/隐藏种族:+40%火属性攻击

强大的属性加成让人目瞪口呆,要是触发了隐藏种族,前期岂不是无敌了?特别是半龙人,这30%的灵术加成,如果选择灵术师的话,岂不是一套法术解决全部战斗?树人族的属性也相当暴力,如果我能触发,一定选树人族,加了20%体力和耐力的骑士,简直就是无敌金刚啊!

“确认!”

我点点头,心底暗暗祈祷,赶紧给我触发一个隐藏职业吧,哪怕是半神族也好啊,那个属性还是很适合重骑职业的!

“唰~~~”

一道绿光从头顶上掠过,精灵女官失望的看着我,说:“主人,很抱歉,您没有触发关于隐藏种族的选项,却再次确认您的种族。”

“人族……”

我吁了口气:“那就安安心心的做个凡人吧……”

“确认!”

“账号创建完成!”

精灵女官笑吟吟的看着我:“主人,您是立刻退出游戏,等待开服,还是留下来继续陪人家玩呢?”

“退出。”

“是。”

眼前一片漆黑,开始切断与服务器的联系。

……

当我取下头盔的时候,林澈、王劲海也一起取下了头盔。

“怎么样?”我问。

“搞定,一切顺利。”林澈道。

王劲海也点头:“嗯,一切顺利。”

“有没有触发隐藏种族?”我问。

“没有。”他们齐齐摇头。

就在这时,躺在我们中间的张伟依旧戴着游戏头盔,忽然双腿抽搐、痉挛了一下,顿时林澈讶然:“伟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小儿麻痹症又发作了?”

张伟戴着头盔,隔着头盔支支吾吾道:“我……我特么的好像触发隐藏职业了?”

“真的?”

我大喜:“触发了哪个种族了?”

“半神族,好像是半神族,加力量、敏捷、体力的这个……”张伟大喘气,道:“大宸子,我要不要这个隐藏种族啊?”

“要啊!”

我振奋道:“你选的是武僧,刚好需要这三围属性,要!立刻选择,确认!”

“好!”

不久之后,张伟也取下了头盔,一脸狂喜:“你们都是什么隐藏种族?”

林澈一脸无奈:“毛个隐藏种族,我们几个都是平凡人类,只有伟哥你踩了狗屎,居然触发了一个半神族的隐藏种族。”

王劲海一摊手:“最菜的一个触发了隐藏种族,让人情何以堪啊!”

我说:“没关系,伟哥以后是工作室的肉盾之一,有隐藏种族最好不过了,不过运气确实是不错,我刚才看了一眼,触发几率只有千分之一,伟哥果然是千中无一的武学奇才。”

张伟喜滋滋,暗爽去了。

王劲海则说:“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开服还有三天。”

“去论坛,多看看攻略,看看官方有没有透露什么,这对于我们前期而言非常重要。”

“好!”

几个人开始上网,但翻遍了游戏官方资料,发现天行发布的数据少得可怜,能找到的种族属性等等我们都已经知道了,关于游戏内的设定,居然什么都没有发布,而论坛上更是熙熙攘攘吵成了一片,大部分都是关于隐藏种族与名人堂玩家进驻天行的咨询,没有什么价值。

……

晚饭,窝窝头,外加榨菜,实在是没钱了,工作室所有人的钱凑在一起只有几百块。

王劲海又从外面搬进来两箱方便面,这是我们接下来的伙食,让人充满了忧虑,恐怕等我们几个进入游戏的时候,已经穷得叮当响,满脸都是菜色了。

晚饭后,无所事事,于是上线。

“唰~~~”

当我的出现在圣殿里的时候,精灵女官立刻飞了出来,头顶上出现一行字“丁牧宸的女朋友”,她一脸兴奋:“主人主人,你终于来陪灵儿了吗?”

“灵儿……你叫灵儿吗?”我问。

她上下飞舞:“主人给我的名字太令人害羞了,而我又是一位系统的精灵女官,所以自称是灵儿,这不过分吧?”

我有些羞愧,给她起的名字确实草率了一点,但贵在率真。

“灵儿,你整天在这里,寂寞吗?”我问。

“当然。”

灵儿眨了眨大眼睛,道:“每一位精灵女官都被安排在这种镜像的空间里,孤独的等待着主人的到来,主人,您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能说给灵儿听吗?”

“这个……”

跟精灵女官聊天,确实有点尴尬,不过我还是不厌其烦的坐在圣殿里,跟她说说外面的事情,很快的,她就坐在我的肩膀上,一双柔美的雪腿踢来踢去,百无聊赖:“外面的世界好精彩,而灵儿却只能被关在这里,好期待世界的开启啊!我就可以跟主人去闯荡外面的世界了!”

我问:“灵儿,外面的世界你去过吗?”

“在我沉睡的时候,曾经梦到过外面的样子。”

“哦?”

我来了兴致:“说说看,天行的外面是什么样子?”

“那里有许多凶残的怪物,还有一些守护村庄的士兵,村长为人很和善。”精灵女官倚在我的脑袋上,双臂抱怀,将一双精致的峰峦托得高高的,道:“主人,你也是未来的征战这个世界的勇士吗?”

“是。”

我又问:“灵儿,你还知道什么?譬如……村庄的外面有谁需要帮助,又有什么人在发布招募任务,可以提前告诉我吗?”

“这个灵儿不知道……”

她茫然摇头,道:“灵儿已经遗忘了许多事情,只还记得村子里的铁匠大叔,还有村口的那只叫小花的花猫,他们都很好。”

“铁匠大叔……”

我讶然,又问:“铁匠大叔有什么秘密没有?”

“有呀……”

灵儿笑道:“大叔的记性很差,虽然打造的手艺很精湛,但他的算数一点都不好,总会算错账,超过三次的交易,他就不识数了呢!”

“三次交易?”

我警觉到了什么,又说:“然后呢?”

灵儿说道:“不过他很记仇的,如果有人从他那里便宜买走了什么,他会一直记得你的,还会不断的咒骂,铁匠大叔生气起来可是很吓人的哦。”

“这样啊……”

我点点头,然后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但灵儿能透露出的消息确实很少,甚至可以说是为零,关于游戏数据的机密,基本上是一点都套不出来的,聊到了大半夜,我也只能放弃,到了进游戏的时候再说吧。

下午六点,有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