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逍遥小公子
逍遥小公子 连载中

逍遥小公子

来源:书旗小说 作者:圣西罗 分类:军事历史

标签: 军事历史 叶甄 秦允

前世因为是私生子被各种欺辱,这一世,作为秦家唯一的公子,我要谋的,便是这天下……展开

《逍遥小公子》章节试读:

3.第三章 不至于吧


秦府内院的高墙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几个黑衣蒙面人悄悄地趴在上面,注视着房内所发生的一切。

待房内所有人的注意都被那丫鬟所吸引的时候,黑衣人群有人比划了一个手势,带头向着墙内滑去。

这群黑衣人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丫鬟可以得手。

对他们来说,这个丫鬟没有得手是意料之中的事,这丫鬟的作用就是用来引起人们的注意,好让他们能够顺利潜伏进来。

只不过这个丫鬟起到的作用意外的好,这群黑衣人从墙根摸到了窗下,依旧没有人发现他们。

“谁在那?”

这群黑衣人正在暗自得意的时候,一声怒吼从身后传来。

叶老将军常年征战沙场,膝下只有一儿一女,儿子在前些日子刚刚婚配,在得知自己可以抱上外孙之后更是欣喜,三步并作两步的从客堂来到内院。

内院的房内石竹身下正压着一个丫鬟,不远处有着一把匕首,在门口有好几个腰间佩刀的黑衣人准备向内探去,叶义想起刚才一声婴儿的哭啼,不由得怒从心生吼了出来。

在门口的黑衣人都楞了一下,他们没有料到叶义会出现在这里。

叶义的出现,也正是因为秦允迟迟未归,叶甄才命管家到叶府将自己的父母请了过来。

“冲。”

领头的黑衣人也不犹豫,说完便向着房内冲去。

而就在他们愣神这一刹那,叶义已经冲了过来将离他最近的两个人打倒在地,顺手在地上捡起一把刀,向着房门冲去。

叶义冲上去的时候,叶老夫人也让墨竹去通知秦府的护卫,自己也向着黑衣人冲去。

从匕首落地到叶义冲过来实则也不过两三秒钟,这短短的时间房内的丫鬟们还没有回过神来。叶义的吼声将这些丫鬟们震醒,她们下意识的向门外看去,几个拿着刀的黑衣人正往过冲着,后面的叶义又将几人砍翻在地。

这些整天待在房内的丫鬟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乱作一团的向门外冲去。

丫鬟们的骚乱让门口显得更为拥挤,将黑衣人隔挡在门外,给叶老将军争取到了更多的时间。

对叶老将军来说,这群黑衣人不过是群乌合之众,根本挡不住他的步伐,只是这院内杂物繁多无法施展开来,一时半会也冲不过去。

接着,院门外集结好的秦家的护卫已经冲了进来,在这群护卫中一道黑影顺着墙根向着房门奔去。

……

领头的黑衣人知道今晚事情败露,回过头来将心一横,提起手中的刀向着房内的丫鬟砍去。

随着第一个丫鬟的倒下,其他的丫鬟终于是被恐惧所支配,蜷缩在角落里不敢动弹,将床上的沐阳和叶甄暴露了出来。

沐阳这时候已经没有力气了,甚至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叶甄还处在昏迷状态,他只能躺在床上看着眼前发生的一起,祈祷他那还未谋面的老爹能够救他们母子一命。

这是黑衣人最后的机会,也是唯一的机会,他拼了命的向着床边奔去。

他心中窃喜,对他来说,这是最后能保住性命的机会,以至于在他往过冲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床边的石竹已经捡起了匕首向他的大腿捅去。

就在黑衣人要的手的时候,匕首刺在了他的腿上。

沐阳这一世不想再如同上一世那般过的窝囊。自从这个黑衣人冲进来的时候沐阳就紧紧地盯着他。

沐阳在心中暗暗发誓,今日若能够活下来,来日必拿这黑衣人来祭今日秦家的冤魂。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黑衣人跌了一个踉跄,一刀砍歪劈在了床沿上,只差一点便能将沐阳送上西天。

在黑衣人跌下的瞬间,蒙在他脸上的黑布顺势而起,趁着这个瞬间,沐阳看清了黑衣人的模样,更是看清了他那嘴角左边的黑痣。

外面的叶老将军虽有护卫的帮助,却还是没有杀到房内,刚才石竹的那一次也让他明白石竹也不过是九段而已,根本拦不住他,只要他今晚能够杀掉沐阳就算事成。

分析完形式黑衣人也顾不得腿上的伤,他现在唯一想要做的便是杀掉沐阳。

……

“住手。”

黑衣人手中的刀还没有抬起,另一把飞刀便向着他的手臂刺来。

黑衣人没有犹豫,果断丢下手中的刀向后退去,在他看清来人之后心中又是一惊,对他来说这是今夜的第二个意外,秦允回来了。

秦允在平定边关之后,按计划本应是明日入朝复职,在几日前接到了叶甄即将要生产的信,心中欣喜万分,便脱离部队独自一人在今日入京。

进入秦府便遇到了慌慌张张的墨竹,知道缘由之后直奔内院,正巧赶上和秦府护卫一同进入内院。

黑衣人看了一眼门口的秦允,当即便决定退走,鼓足全身的气力向着窗口奔去。

他还是低估了秦允的实力,在他要破窗的那一刻,秦允含着暴怒的一掌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

黑衣人没有胆量去赌他能否能抗住秦允的这一掌,生生的停下来避开了秦允的这一掌,在这一掌拍来时,他明显地感受到身后宛如有一座山再往他的身上压来。

秦允没有拍到黑衣人,这一掌所具有的威势却是将身前的窗口震开。此时,院外的战争已经结束。秦府的护卫虽然不是这群黑衣人的对手,但在叶老将军的带领下,以极小的代价便将这群黑衣人击杀殆尽。

一掌不中,秦允的另一掌又拍了下来,所瞄准的正是黑衣人的脑门。

此时,秦允的愤怒已经让他丧失了理智。

院外没有了动静,黑衣人知道他们的人已经被杀光了,等屋外的人将屋子围起来之后,他就在没有半分逃脱的希望。

黑衣人将心一横,与秦允拍下来的一掌对在了一起,他想要借着秦允这一掌的力量将自己送出房外。

此时此刻,对黑衣人而言,在秦允的手下能以一条胳膊的代价换来他的生命,这已经是最划算的买卖。

双掌对轰在了一起,黑衣人只感到自己全力运起的手掌与一座全速向他飞来的小山砸在了一起,骨头碎裂的声音在房内响起。

他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还没有吼叫出来一口血就已经喷出。

黑衣人的小心思怎么能够瞒过秦允,在双掌对上只是秦允便察觉出了有异,另一只手掌狠狠地拍在了黑衣人的胸口。

黑衣人着秦允的力量向后飞去,狠狠地撞到了院外的墙上,强忍着剧痛,拖着已经耷拉着的一条胳膊翻出墙外。现在黑衣人想要的只是保住自己的性命。

沐阳在看到门口来人的时候有种莫名的亲切感,这种感觉和他看到上一世那老爹的感觉是一样的,沐阳知道这便是他这一世的老爹了。

在这种亲切感袭来的时候,沐阳已经昏昏沉沉的睡去了,他现在的生理年龄只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能撑这么久,全都凭借着上一世炼出来的毅力。

“秦允。”

叶甄终于醒了过来,她并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看到屋内的血迹和愤怒的秦允心里也差不多知道发生了什么。

看到秦允回来了之后轻轻的叫了一声,确认了身边沐阳的安全之后,就又昏睡了过去。

叶甄的声音让暴怒中的秦允清醒了过来,急忙招呼大夫为叶甄母子检查。

待收拾的九九八八之后,客堂内,秦允与身旁的叶义对视了一眼,纷纷看到对方眼中的怒火与震惊。

秦家三代为官,在秦允回朝述职的前一晚对秦家行刺,这无疑是在挑起秦家的怒火。更何况在这京城之内已经有数十年未曾出现过行刺当朝大臣。

几日后,秦家老爷子知道后当即就从月港赶来。

小孙子刚出世就遭到刺杀,秦家几个月都响着秦老爷子大骂秦允无能的声音,甚至还几次到叶府将叶义臭骂了一顿,这才回了月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