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楚少的暖婚旧妻
楚少的暖婚旧妻 连载中

楚少的暖婚旧妻

来源:万读 作者:夏如沐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夏如沐 楚亦枫 现代言情

一觉醒来,被楚市第一人物带回家,硬说是他们是夫妻
众人都知道,以前的楚夫人不得宠,可如今,却被宠上天
“楚先生,这是离婚协议书,我受不了你的宠
”夏如沐转身就逃
“看来宠你还不够
”说完,男人就抓她回房
楚太太,我要对你,一宠到底
“楚先生,不好了,夫人 跑了!”某男人怒了,追回来,往死宠!展开

《楚少的暖婚旧妻》章节试读:

第7章:大哥,在思/春


“二少,你流血了。”王医生忙说道。

“周管家,好好招待客人,我先走了。”楚夜辰说完,就转身离开。

“二少,二少。”女人紧跟在楚夜辰的身后了。

砰的一声,楚亦枫直接将夏如沐扔在大床上,扯着领带,怒气十足。

“女人,你又玩什么花样?”楚亦枫不悦问道。

夏如初无奈的坐起身子,看着楚亦枫解释道:“楚先生,我真的没有玩花样,我是真的不记得我们之间的事情,我听说,你也不爱我,既然如此,我们不如……”

离婚两个字终究没有说出口,虽然夏如沐失忆了,可是,也不能因为别人几句话,就草率决定所有,有些事情,且看且行。

“不如什么?”楚亦枫反问道。

“不如你给我讲讲,我们的事情吧。”夏如沐眨着眼睛,期待的说道。

夏如沐用尽脑子去回忆,他们嘴里的故事,可是,就是记不起来,如今,脑袋疼了,也没用,不如,就让这个当事人好好讲一讲,也许,讲着讲着,她就能恢复记忆。

“你也配?”楚亦枫冷冷道。

这话,夏如沐就没办法接了。

楚亦枫的大手,开始解开扣子,然后就脱衣服,而且一步步逼近夏如沐。

夏如沐愣了愣,忙往后退着,伸出手说道:“楚先生,你要做什么,我,啊!”

整个人就被楚亦枫压在了大床上,要被压死了。

“我的酒里,你到底放了多少催/情/药?”楚亦枫隐/忍的问道,某/一/处很不/安/分!

催/情/药?怪不得下/面被抵/触的那么疼?可怜她的处/女之身!

不,夏如沐你是楚夫人了,你的处/女之身,早就没了,要命的,初/夜竟然都忘了,人生啊!狗血多了。

突然,滚烫的唇,落在夏如沐的红唇上。

夏如沐睁大眼睛,楚亦枫帅气的大脸,印入眼底,属于楚亦枫的气息,充斥了整一个口腔,霸道的舌/尖,勾勒住她的香/舌,不给她任何挣扎的机会。

这一刻,楚亦枫才发现,这个女人的味道,不是很烂,让她独守空房那么久,亏了。

当楚亦枫的大手,落在夏如沐的胸/部,他的某/一/处要爆炸了。

“夏如沐,你撩起的/火,必须负责熄灭。”楚亦枫磁性的声音传来。

夏如沐咽咽口水,这样下去肯定完蛋,是时候崛起了。

小手抵触在楚亦枫的胸口,露出笑容,说道:“楚先生,我帮你。”

不等楚亦枫说乖,夏如沐粉拳直接落在他的鼻子,那种酸痛感让楚亦枫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第一次被人打,而且是不得宠的夏如沐,她找死吗?

夏如沐以最快的速度,冲到门口,用尽全力去开门,可锁就是打不开,拍了半天,也是没回应。

回过头,就看到楚亦枫慢慢起身了。

夏如沐直接捡起地上的领带,说时迟,那是快,直接将楚亦枫按倒在床上,捆住他的脚了。

还好,楚亦枫被催/情/药弄的有气无力,否则,还真没办法。

捆了脚,手也不能停,夏如沐用鞋带,将楚亦枫的手,也给捆住了。

“夏如沐。”楚亦枫低声的喊道。

催/情/药/发作的厉害,整个人都迷迷糊糊,否则,肯定弄死这个女人。

“知道你难受。”夏如沐说完,就打开柜子。

不一会儿,夏如沐就将柜子里棉被,衣服,裤子,只要有的,全部都压在楚亦枫的身上,都快让他不能呼吸了。

“这样压着,药劲儿过了就没事了。”夏如沐说完,还不忘拿毛巾,堵住楚亦枫的嘴了。

楚亦枫是谁,楚市一把手,如今,却被夏如沐这样对待,若被其他人知道,他要如何在这一所城市立足,他发誓,夏如沐死定了。

这一堆的衣服,犹如一座山,不管楚亦枫如何挣扎,都是无用,药劲儿,还真的慢慢过去了。

夏如沐见楚亦枫不动弹,想起此时凌乱的自己,烦躁不安。

不行,如今一定要离开这里,说不定楚亦枫等一下兽/性大发,强/了她,那不是疯了,而且,夏如沐需要静静,来消化这件事情。

夏如沐翻箱倒柜的寻找钥匙,当找到之后,打开了门,回头看着楚亦枫,小声说道:“楚先生,我要静静。”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楚亦枫迷迷糊糊的看着夏如沐背影消失,慢慢的也闭上眼睛,沉沉睡去了,一夜微醒。

次日的阳光照射进来,此时的楚亦枫,药劲儿已经全过了,昨天的事情,让他握紧了拳头,脸色很不好。

当看到房间凌/乱的不成样子,他怒喝:“夏如沐,你的死期到了。”

门被敲响,楚亦枫不悦道:“谁?”

“楚先生,找到夫人了。”助理徐晓坤说道。

楚亦枫露出邪魅的笑容,转动着手中戒指,迈起脚步,快速离开了。

夏如沐晃晃悠悠的走在马路上,一夜都没有睡好,如今,就想来到熟悉的地方,寻找一些回忆。

抬起头,就看到曾经读过的大学,就是在这里,跟萧伟谦开始的。

“哎呦,这是谁啊?不是楚夫人吗?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呢?”女人迎面走过来,讽刺的说道。

“怎么是你啊?”夏如沐有些意外了。

女人翻了一个白眼,不悦道:“怎么?连马路都是你们楚家的吗?还不允许我们出现了,见到你真倒胃口。”

“你见过萧伟谦吗?”夏如沐说道。

“云云,你慢一点儿,我……”萧伟谦的话,就这样戛然而止了。

“伟谦。”夏如沐笑着喊道。

萧伟谦脸色直接黑了,拉着周云,就要离开。

“伟谦,我是夏如沐啊。”夏如沐忙说道。

“我知道,夏如沐,当初你红杏出墙,还让楚先生抢走了我的公司,如今过来做什么?”萧伟谦停止脚步,羞辱道。

“我?”夏如沐反问道。

“就是你,订婚之日,曝光你的丑/闻,伟谦多难受你知道吗?现在我跟他已经结婚了,你别打扰。”周云推着夏如沐说道。

“周云,我没有。”夏如沐说道。

周云拿出手机,找到当初的新闻,直接甩给了夏如沐。

“滚。”萧伟谦不悦的低吼道。

夏如沐这一刻,才反应过来,她失忆了。

这期间做了楚夫人,许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你误会了,我没有做过,当年的事情,我不记……”夏如沐还未说完,萧伟谦直接转身离开。

“伟谦,伟谦。”夏如沐喊道。

周云拉住夏如沐的手腕,压低问道:“贱人,你还要如何?”

“周云,你知道,我不是这样的人。”夏如沐说道。

“是,我知道,夏如沐,你命真好,当年我将你送到朱总的床上,你却睡了楚先生,是我间接的让你成为了楚夫人,只是,你这个楚夫人,人人都能欺负,看着你痛苦的模样,我可真开心,怎么?现在楚夫人做不下去,要来抢我的位置了,我说过,你斗不过我的。”周云压低声音,仇恨的说道。

夏如沐又是一脸懵逼,周云好歹也是她的好朋友,怎么会这样呢?看来,忘记了这一段精彩的故事。

“别装的跟不记得一样,现在我怀了伟谦的孩子,他更不会偏向你,滚。”周云再度推着夏如沐。

夏如沐反身抓住周云的手腕,一字一句的质问道:“当年是你做的对吗?”

“你不早就知道了吗?”周云说道。

“我要跟萧伟谦说清楚。”夏如沐说完,就要追着萧伟谦。

周云皱起了眉头,当初知道真相,夏如沐都最终看在友情的份上放了她,如今怎么不一样了?尤其是这一双眼睛,灵了许多。

“哎呀,好痛啊!”周云说完,就直接摔倒在地上了。

“周云,你做什么?”夏如沐转过头不解问道。

萧伟谦听到这一声惨叫,快速奔跑过来了。

“伟谦,我……”夏如沐整个人,都被萧伟谦狠狠推到在地。

“夏如沐,你做什么?”萧伟谦怒吼道。

“伟谦,我肚子好痛,我们的孩子。”周云痛苦的说道。

“萧伟谦,你误会了,不是我……”话还未说完,萧伟谦直接扬起了手。

夏如沐呆住了,萧伟谦竟然对她扬起了手,眼看耳光要落下来的时候,她闭上了眼睛,她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

只是,迟迟耳光都不曾下来,夏如沐慢慢睁开眼睛了。

萧伟谦的手,被人按住,这不是别人,正是楚亦枫,他怎么会来这里呢?

“楚夫人,你都敢动?出门是不是不看黄历,死期是不是到了?”楚亦枫冰冷的质问道。

“夏如沐,若我的孩子有事,别怪我不客气。”萧伟谦说完,抱着周云着急离开了。

夏如沐迈起的脚步,最终还是停下来了。

“我没有推到她。”夏如沐幽幽的说道。

“拿出你楚夫人的架势,除了我,不该有人欺负你。”楚亦枫冷冷说道,还不忘伸出手。

原本是找这个女人算账,可是,看到她被前男友和别的女人欺负,楚亦枫竟然护犊子了,真的是见鬼了。

夏如沐伸出小手,宽大的手掌,一把将她拉起来。

“没用。”楚亦枫嫌弃道。

“你我到底怎么认识的?我怎么变成水性杨花的女人了?”夏如沐不解的问道。

楚亦枫一个用力,一把将夏如沐拉入怀里,整个人慢慢贴近。

“楚先生。”夏如沐抵触着胸口,忙喊道。

“夏如沐,过去你真不记得了?”楚亦枫反问道。

“骗你干嘛,算了,我不跟你说了,我去医院。”夏如沐说完,就要离开,可是,手腕依然被拉住。

“楚先生,我要去医院。”夏如沐大声说道。

“我陪你。”楚亦枫说完,搂着夏如沐的肩膀,快速离开。

“楚先生,其实不用你陪我,这件事情我自己可以处理,而且,昨晚我说了,我要静静。”夏如沐提醒道。

楚亦枫的脸色大变,压低声音提醒道:“别跟我提昨天,否则,我分分钟能让你死。”

夏如沐尴尬的清清嗓子,不说话。

两人坐在车上,彼此沉默。

当温暖的阳光,洒落在夏如沐的脸颊,她闭上眼睛,安静享受,这一刻,说不出来的美好。

结婚三年,从未如此认真的看夏如沐,她的肌肤真好,犹如婴儿一般,美的让人无法轻易靠近。

只是,再美心都是狠毒的,倘若当年不是她设计这门婚事,就不会......

“夏如沐。”楚亦枫突然冰冷喊道。

“干嘛?”夏如沐不解问道。

“你给我等着。”楚亦枫说完,就靠在座位上,休息了。

夏如沐有一种莫名奇妙的感觉,撅着红唇,看着窗外,不说话。

当抵达医院,夏如沐快速的走进去。

“楚先生,你不去吗?”周晓坤问道。

“不急,我想看看,真失忆,还是假糊涂。”楚亦枫说完,闭上眼睛,安静休息了。

夏如沐看到萧伟谦的时候,忙说道:“伟谦,你误会了,我没有动周云,而且我失忆了,过去的事情,我不记得了。”

此时,医生走出来,萧伟谦忙走过去,紧张的问道:“医生,我太太没事吧?”

太太,好刺耳的称呼,夏如沐握紧了拳头。

“对不起,我们很抱歉,孩子没了,多安慰你太太,你们还年轻,未来还有机会的。”医生说完,就离开。

“孩子没了。”萧伟谦激动的吼道。

夏如沐张张嘴,还未来得及说话,周云拖着身体,走出来,直接扑倒夏如沐的身上。

“都怪你,害死了我的孩子,你这个凶手。”周云激动的掐着夏如沐。

按理说,失去孩子,周云身体很虚弱才对,为何她如此有力呢?

一个用力,夏如沐被推开,直接摔倒在地上了。

“萧伟谦,你不信我?”夏如沐低声喊道。

“夏如沐,不要拿失忆说事,当年你我订婚,我发现你的心里,藏着别的男人,订婚当日你跟楚亦枫的床照就传遍了这一所城市,你给我结结实实的戴了一顶绿帽子,还让我家破人亡,如今说你失忆了,我会信你吗?为了成为楚夫人,你出卖身体,让我恶心。”萧伟谦羞辱道。

不,夏如沐不是这样的人,她用力的回忆,可是,萧伟谦说的事情,她不记得了。

“贱人。”周云辱骂道。

夏如沐慢慢起身,看着萧伟谦,再度解释道:“当年的事情,我真不记得,我也没有必要骗你,至于周云的孩子,我发誓,我没有碰过她,你要信我。”

“不要脸,害死了我孩子,还要抢我老公,伟谦,我们可怜的孩子。”周云撕心裂肺的哭起来了。

周围的人,都围过来。

“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人,真恶心。”

“她好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对了,她是楚夫人,真不要脸,仗着老公有实力,就这样欺负人。”

“就是,人家孩子都被她弄死了,还要别人的老公,贱人一个。”

“小声点儿,楚家可惹不起。”

“这样的人,死了算了。”

突然,萧伟谦掐住夏如沐的脖子,很是用力。

夏如沐从未想过,萧伟谦竟然会如此对她。

一觉醒来,一切,终究是变了。

“夏如沐,你再敢打扰我们生活,我会杀了你。”萧伟谦警告道。

“周云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夏如沐一字一句的说道。

萧伟谦掐住脖子的手,力度更加大了。

曾经两人恩爱的画面,如电影一样播放,可如今,却成了仇人,为了周云这个心机婊。

“你让我恶心。”萧伟谦狠狠甩开夏如沐的脖子。

“我的孩子。”周云哭泣声传来。

周围的指责声,再度传来了。

夏如沐握紧拳头,几度想要张开嘴解释,可又觉得,无能为力。

“楚先生来了。”

众人瞬间都安静了,众人都不敢多说一句。

楚亦枫走过来,看着夏如沐脖子上的红印,他的大手,轻轻落下,眼眸深邃了许多。

“楚先生。”夏如沐委屈的喊道。

“不是跟你说过,拿出楚夫人的架势。”楚亦枫大拇指,摩擦着夏如沐的脖子。

“楚先生,你的妻子,害的我没了小孩子,你还觉得委屈吗?”周云质问道。

传闻,楚亦枫对夏如沐狠毒无比,如今,动作如此温暖,难道传闻是假的?他们关系很好?

楚亦枫直接忽略周云,看着夏如沐眼眸,坚定说道:“我知道,不会是你。”

明明说楚亦枫不爱自己的,可如今,却得到唯一的信任,这怎么回事?

“我在,别怕。”楚亦枫撩起夏如沐耳边的碎发,带着笑意说道。

夏如沐嘴角上扬,心暖暖的。

“夏如沐。”周云喊道。

“你我到底在一起几年,你真的不信我?”夏如沐忽略周云,看着萧伟谦反问道。

“不信。”萧伟谦冰冷说道。

“好,萧伟谦,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那一条街道是有摄像头的,你完全可以调取来看一看,周云不是刚刚失去孩子吗?她怎么会有力气下地呢?而且刚刚拉扯我的时候,力度比我正常人都要大,确定是失去了孩子吗?”夏如沐不客气的质问道。

“你,你......”周云一时间,竟然无力反驳。

“刚刚那位医生,如此急急忙忙的离开,甚至都不敢多看萧伟谦一眼,我就觉得有不妥,看来,要找别的医生给你检查身体了。”夏如沐说道。

周云有些慌了,她流着眼泪,看着萧伟谦说道:“我们回去吧,斗不过楚家的,我不想失去孩子之后,还要被冤枉死。”

萧伟谦一把将周云抱起来,冰冷看着夏如沐说道:“别让我再看到你,让我恶心。”

“只要你调查,你会发现,我是冤枉的。”夏如沐喊道。

“我不信你。”萧伟谦一脸嫌弃,抱着周云,头也不回的走了。

夏如沐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红了眼眶。

曾经跟萧伟谦如此恩爱,如今却……

“其实,你不傻。”楚亦枫玩味说道。

“他不信我。”夏如沐苦涩的说道。

楚亦枫皱起眉头,狠狠拉起夏如沐的手腕,带着她上车了。

“当年我们到底怎么回事?”夏如沐红着眼眶问道。

“你爬上我的床,要我负责。”楚亦枫淡淡说道。

“不可能,我对萧伟谦忠贞不二。”夏如沐坚定的说道。

虽然不爱夏如沐,但是,听到她说这句话,楚亦枫还是很不满的,加上昨晚的事情,又回忆起来,怒气慢慢升级了。

“楚先生,刚刚夫人上了头条,热度还在持续增加。”周晓坤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夏如沐拿过手机,看到上面的内容,肺都要气炸了。

什么心机婊,水性杨花,狠毒妇女,夫妻关系不和谐,用词要多恶劣,就有多恶劣。

“闯祸精。”楚亦枫嫌弃道。

刚刚在里面,还说别怕有我在,现在就开始嫌弃了,这个男人,变脸比翻书还快。

“回楚家。”楚亦枫说完,司机就发动车子了。

“楚先生,我好乱,我想回娘家待几天。”夏如沐忙说道。

“夏家所有人移民了。”楚亦枫淡淡说道。

“移民?不可能。”夏如沐惊讶说道。

“脑子是个好东西,你没有,就用手机。”楚亦枫不客气道。

夏如沐拿出手机,搜索资料,还真的是。

就睡了一觉,跟萧伟谦成了仇人,自己做了楚夫人,现在家人都移民了,真的太狗血了,大写的服气!

抵达楚家,夏如沐就坐在车厢内,不下车。

“要我抱你?”楚亦枫反问道。

“我真的失忆了,我想安静一段时间。”夏如沐撅着红唇说道。

楚亦枫霸道的拉着夏如沐回家,只是,当走到客厅,就看到父母坐在沙发上,脸色阴沉。

“爸,妈。”楚亦枫喊道。

爸,妈,那不就是她的婆婆吗?

“怎么?现在连我们你都不喊了吗?”女人不悦说道。

女人雍容华贵,气场强大,这就是她的婆婆,肖淑珍。

“妈。”夏如沐忙喊道。

砰的一声,手机摔在茶几上,肖淑珍低吼道:“这些事情你怎么解释?”

“误会。”夏如沐说道。

“误会?有图有真相,还误会?夏如沐,当初你如何进的楚家,你自己清楚,你安分我们就算了,现在算什么意思?”肖淑珍不客气道。

夏如沐真的有点儿被吓住了,抬起头给楚亦枫一个眼神,大概意思,就是让他救救自己,可是,楚亦枫直接忽略。

靠,这个男人不靠谱,心累!

“解释。”肖淑珍再度说道。

“我们感情不稳定,可能会离婚。”夏如沐脱口而出。

“什么?”楚豪杰跟肖淑珍异口同声的问道。

“夏家所有的命,在我手中,你若不想要,我不介意,你继续说下去。”楚亦枫贴着夏如沐耳边,提醒道。

“我......”夏如沐握紧了粉拳。

“你说,你们可能会离婚?”肖淑珍问道。

夏如沐多想说,是,我跟楚亦枫的事情,我不记得,你们别对我吼吼吼,可是,楚亦枫的威胁,她多少还是担心的,毕竟,没有电话确认家人安全,她不能冒险。

“到底离婚没?”肖淑珍不耐烦的问道。

“没有。”夏如沐小声说道。

“就说你死都不肯离婚,现在想明白,谁信?”楚豪杰冷冷道。

夏如沐低着头,不说话。

“老规矩。”肖淑珍说道。

“老规矩?什么规矩?”夏如沐一脸不解。

“夏如沐,你是故意的吧?”肖淑珍不悦道。

“不是,我真的不记得了。”夏如沐说道。

“不记得?”肖淑珍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妈,我会处理的。”沉默的楚亦枫说道。

“枫,你从不参与我管教夏如沐,如今,什么意思?”肖淑珍问道。

楚亦枫看着夏如沐,顿了顿说道:“那是以前,如今,还是要参与的,毕竟,她是我妻子,作为男人,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欺负吧,到底是你们的儿媳妇,别太过分。”

“过分?”肖淑珍不敢相信,楚亦枫会帮夏如沐。

楚亦枫并未说话,气氛尴尬了。

“那我就过分了,夏如沐,后院的所有杂草你都给我拔光,不许上桌吃饭,一周之后,给我在媒体面前好好解释这件事情,若做不到,别怪我不客气,还有,不许吃完饭。”肖淑珍一字一句的说道。

夏如沐握紧拳头,一脸不服气。

“怎么?你还想反抗吗?好,这个家里所有卫生,你负责一个月,谁都不许帮你,累死算我的。”肖淑珍霸气说道。

“你是法西斯吗?”夏如沐不满反抗道。

肖淑珍愣住了,夏如沐竟然反抗了。

以前的夏如沐,犹如一只乖巧的小兔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从不敢顶嘴,可如今,却反驳了,而且,还敢动词那么犀利,简直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夏如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别忘了,我是谁?你也该看看自己的身份。”肖淑珍提醒道。

“身份?你是我的婆婆,我们是彼此尊重的,若你是楚夫人,我就是楚太太,我们没有差太多。”夏如沐提醒道。

肖淑珍气的话都说不出来,就大口喘气。

“夏如沐。”楚豪杰不悦道。

“爸,你应该学学楚亦枫,女人之间的事情,男人不要参与的好。”夏如沐反驳道。

楚豪杰忍不住一笑,看着楚亦枫冷冷道:“她不该如此缺少**。”

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夏如沐,就带着肖淑珍离开了。

“那是我父母。”楚亦枫提醒道。

“可是,他们没有把我当做儿媳妇,原来,夏如沐一样过的是这样的生活。”夏如沐小声说道。

“你就是夏如沐。”楚亦枫提醒道。

“我是夏如沐,可不是过去的夏如沐。”夏如沐说道。

楚亦枫一步步走到夏如沐的面前,慢慢的逼近她。

夏如沐一个不小心,就摔在沙发上了,而楚亦枫顺势压下来了。

“楚亦枫。”夏如沐喊道。

“你的嘴巴,真厉害。”楚亦枫挑眉说道。

“那是你说的,拿出楚夫人的架势,我,唔,好痛。”

楚亦枫竟然咬住她的红唇,很用力。

即便如此,楚亦枫都不肯放开她的唇。

“楚先生,唔。”夏如沐的舌尖,就被楚亦枫给勾住了。

这个混蛋,一言不合就强吻。

当血液弥漫整个口腔,楚亦枫才缓缓放开夏如沐。

“你属狗的,那么用力。”夏如沐不满道。

“夏如沐,你要乖。”楚亦枫说道。

“我乖不了,谁将我推下楼的?”夏如沐反问道。

楚亦枫眼眸发生了一丝丝变化,可并未说话。

“你知道是谁?你不肯告诉我?对方是谁?跟你什么关系?”夏如沐问道。

“夏如沐,明天我会联系媒体,你只要保持微笑,所有事情我会处理好。”楚亦枫扯开话题说道。

“你说过,曾经我死都不肯离婚,是不是你以前经常跟我提出离婚?老是欺负我?”夏如沐问道。

“现在你想离婚?你是认真的?”楚亦枫反问道。

“我不知道,但是,你看看你父母对我的态度,就知道,我以前生活的多痛苦,也看的出来,你对我不伤心,也许离婚对夏如沐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夏如沐低声说道。

其实,夏如沐太乱了,她真需要独处。

“离婚可以。”楚亦枫说道。

“不过。”

“不过什么?”夏如沐反问道。

“可以离婚,不过,不是现在。”楚亦枫说道。

“你想什么时候离婚?”夏如沐追问道。

“我心情好的时候。”楚亦枫说道。

夏如沐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随便,我累了,我要洗洗睡了。”

“夏如沐,把我哄好了,我可以答应你一些事情,否则,你永远都要留在这里,承受这里的一切。”楚亦枫玩味的说道。

“你要不要那么狠?”夏如沐大声喊道。

“昨晚,有你狠吗?差点儿让我爆血管了。”楚亦枫隐忍道。

昨晚的羞辱,这个女人一定要还,最重要的是,差一点儿以为不/举呢?还好,最后没有大碍,不然,她就没有性/福生活了。

“那我......”夏如沐一脸惆怅。

“可以给你一个机会。”楚亦枫说道。

“什么?你说。”夏如沐好奇的问道。

“弥补昨晚的夫妻生活。”楚亦枫笑着说道。

夏如沐往后退了几步,大声说道:“别做梦了,不让我离开就不离开,反正这里有吃有喝,挺好的。”

“夏如沐。”楚亦枫喊道。

“干嘛?”夏如沐不耐烦的问道。

“过去的事情,你真的不记得了?”楚亦枫依然有些不相信。

毕竟,失忆这样的桥段,只有小说或者电视才有,现实生活,总感觉几率很小。

“不记得。”夏如沐说完,就回房了。

楚亦枫看着夏如沐离开的背影,真真假假,还需要最后定夺。

曾经爱他如命的女人,如今却不认识他,总有些不一样的感觉,不舒服。

楚亦枫扯着领带,就回到书房了。

夏如沐洗好澡,躺在大床上,忍不住说道:“好舒服哦。”

动动脖子,感觉枕头下面有东西,夏如沐一看,才发现是手机。

轻轻点开手机,就看到一篇没有编辑完的日记。

“楚亦枫今天陪我吃了一顿早餐,虽然我们没有多说一句话,可是,他看了我一眼,对我笑了一笑,我就满足了,愿,以后的每一天,他都能陪我吃早餐,即使,不说话,不看我,没有微笑,我都愿意,我只想......”

后面就没有继续写下去了,夏如沐拿着手机,小声的说道:“只是一顿饭而已,你竟然会如此介意,什么时候,楚亦枫走进你的心?当年你誓死要嫁的,明明就是萧伟谦,到底什么时候改变的?而且,夏家为何所有人都移民?”

不了解不知道,原来有那么多疑惑的事情。

夏如沐是累了一天,不想太多,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房间的门,缓缓推开了,一抹身影拉长了。

楚亦枫看着夏如沐的脸颊,眉头紧锁。

失忆竟然会落在她的头上?指尖落在额头上,敲了敲,挺响的。

此时,夏如沐侧过身子,胸口的雪/峰,叠在一起,呼之欲出,随着她的呼吸,此起彼伏。

夏如沐,你勾/引人的把/戏,越来越厉害了,失忆不过那么短时间,我竟然被你引/诱了好几次。

到了最后,楚亦枫是真的有些受不了,拿起棉被,就要让夏如沐身上盖。

只是,此时夏如沐睁开眼睛,小手直接拉住他的大手了。

“楚先生,你在吃我豆腐吗?”夏如沐的美眸,都能爆出火花。

楚亦枫有些尴尬了,他只是拉下棉被而已,夏如沐,我好歹是楚先生,在你眼里,就是吃豆腐的男人,可笑。

夏如沐狠狠甩开楚亦枫的大手,将棉被裹着身体,往后退了几步。

“夏如沐,你是我妻子,你身体哪里我没有看过,你现在把我当成什么?色/狼吗?”楚亦枫不满道。

“难道不是吗?”夏如沐反问道。

“我只是帮你盖个棉被而已。”楚亦枫还是解释了句。

“盖棉被?这么说,楚先生对我还是挺暖的,不,应该说是烫,差点儿没把我的五脏六腑给烧伤了,谢谢,不送。”夏如沐不满道。

不行,楚家根本就不安全,如果一个不小心,被这个男人给得逞了,那可怎么办?

第一次下/药,第二次盖棉被,第三次会如何?

夏如沐要开始思考,离开楚家的办法了,否则,会失/身的。

楚亦枫扯着领带起身,只是,突然又折回身子了。

“楚先生,还有事情?”夏如沐问道。

“睡觉。”楚亦枫说完,就开始脱衣服了。

“哎哎哎,楚先生,你什么意思?”夏如沐反问道。

“这是我的家,我的房,我的床,你也是我的。”楚亦枫说完,钻到棉被,大手搂住夏如沐的腰肢,狠狠往怀里一拉。

不得不说,柔/软的身体,触碰到身体的时候,异样就悄然而来。

可是,楚亦枫忍着,虽然很难。

“楚亦枫。”夏如沐不满道。

“我说过,失忆了,也是我的女人,也需要完成妻子的义务。”楚亦枫说完,就贴着夏如沐的耳/边,吹着热/气。

夏如沐感觉整个身体都是滚/烫的,想要挣扎,可是,楚亦枫的力度根本让她无理拒绝。

而且,越是挣扎,楚亦枫的某一处,越是不安分。

“楚先生,我有事跟你谈。”夏如沐坚定的说道。

“现在谈的都是床/事,你确定,要继续?”楚亦枫玩味的问道。

夏如沐下一秒,直接闭上眼睛,犹如晕过去了。

楚亦枫看着夏如沐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抱住她,就慢慢入睡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传来楚亦枫均匀的呼吸声。

怀里的夏如沐,悄悄的睁开眼睛,小声喊道:“楚先生,楚亦枫。”

只是,并未有人回答。

夏如沐算是松了口气,试图挣扎,可依然被困得死死的。

在夏如沐掰着楚亦枫手的时候,某男人黑暗之中,说道:“再不安分,就让你下不了床。”

夏如沐瞬间就安分了,乖乖睡觉了。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不一会儿,两人都安静入睡了。

当次日的阳光照射进来,夏如沐伸伸懒腰,手腕就被拉住了。

夏如沐转过头,就看到楚亦枫慵懒的看着他。

哇,楚亦枫真的是帅的逆天,尤其是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整一张脸,加了滤镜,而且三百六十五度,没有任何死角。

颜值上来说,不爱的确很困难,可夏如沐,从来都不是颜控。

突然,楚亦枫的大脸,靠近夏如沐,两人鼻尖对上了。

这一早上,脸也没洗,牙也没刷,这个男人,到底抽什么风!

细碎的吻,就落在夏如沐的红唇处,一点点的,很是温柔。

夏如沐睁大眼睛,猛地推开楚亦枫,捂住红唇,不满问道:“楚亦枫,你到底要做什么?”

“吻你。”楚亦枫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我,我们......”夏如沐一时间,语无伦次了。

“我,你,我们,可以继续吻一吻。”楚亦枫打趣说道。

“楚先生,我们谈谈吧。”夏如沐说道。

“我上午有个会议。”

“我就十分钟。”

“中午有聚餐。”

“五分钟。”

“晚上有宴会。”

“一分钟。”夏如沐忍无可忍。

楚亦枫看着时间,不紧不慢道:“你还有五十秒。”

“楚先生,我觉得,你我的关系,需要正式一下,虽然我们是夫妻,可是,我们离婚了,我不知道以前我们……”楚亦枫的指尖,落在夏如沐的红唇处,阻止她后面的话。

“时间到了。”楚亦枫说完,潇洒起身了。

见过不要脸的男人,可没有见过,那么不要脸的,楚亦枫我服了你。

“楚亦枫,我对此很不满意。”夏如沐喊道。

楚亦枫的大长腿,就这样停止脚步,转过身子,看着夏如沐,挑眉问道:“很不满意?”

夏如沐冲到楚亦枫的面前,用力点点头,很是不满的说道:“超级无敌不满。”

“今晚的宴会,若你表现良好,我可以抽两小时跟你谈谈,如何?”楚亦枫问道。

两小时?够了。

夏如沐点点头,说道:“好。”

“今晚我来接你。”楚亦枫说完,带着笑意离开了。

夏如沐总感觉楚亦枫的笑容,有些奇怪,甚至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不过,管不了那么多,反正,晚宴结束,就谈一谈他们之间的问题。

哎呀,腰酸背痛的,夏如沐又躺回到床上,迷迷糊糊的入睡了。

当楚亦枫走出来,看着夏如沐熟睡的模样,眼眸深邃,转身离开了。

一忙就是一天,楚亦枫揉着太阳穴,这一天,很累。

“大哥,大哥。”楚夜辰冲进来喊道。

“告诉你多少次,记得敲门。”楚亦枫提醒道。

楚夜辰走到楚亦枫的面前,笑眯眯的说道:“哥,我们谁跟谁啊,小时候穿同一条裤子的,何必那么见外。”

“给我好好说话。”楚亦枫不悦道。

“你的裤子小了,给我穿。”楚夜辰不紧不慢的说道。

“有事?”楚亦枫反问道。

“哥,今晚的宴会,你是带莉莉,还是妮妮,还是丽丽?”楚夜辰玩味的问道。

楚夜辰就是故意的。

“我会带你大嫂参加。”楚亦枫说道。

“哦。”楚夜辰说完,脸色就变了。

“你说谁?大哥,是你说错了,还是我耳朵出毛病了?”楚夜辰一脸不敢相信。

“没听错,就是你大嫂,到底是楚夫人,总是要露面的,而且,新闻你都看到了,是时候澄清一些事实。”楚亦枫说道。

“就那么简单?”楚夜辰不相信的问道。

楚亦枫的脑子里,划过夏如沐的模样,不得不说,那女人,现在很不一样。

以前,一天就闷不吭的的坐在那边,临走的时候,才知道,夏如沐坐在那边,可如今,很难忘记她活泼的模样,尤其是诱/惑人的身材。

楚亦枫又开始懊悔,当初怎么就不知道,多要她呢?如今,想要靠近,可能都会负伤。

夏如沐,厉害了许多。

楚夜辰看着楚亦枫的模样,忍不住打趣道:“大哥,你这思春的模样,要不要那么明显?”

“思/春?我?”楚亦枫冷笑起来。

楚夜辰摇摇头,笑道:“不,你不是思/春,你是发/春,你看看你浪/的样子,至于吗?是谁跟我说,你对大嫂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你爱的只是……”

“你敢提及她试试看。”楚亦枫的脸色,瞬间就黑下来了。

气场强大到极点,楚夜辰最终沉默了。

许久之后,楚夜辰小心翼翼的解释道:“哥,难道你跟她,真的没有可能吗?”

“我说了,不要提及她,而且,她已经走了。”楚亦枫不满道。

这是一个禁忌话题。

楚夜辰点点头,听话的说道:“好,不过大哥,我觉得大嫂跟我挺配的,不然,你晚上还是带着你的莉莉,妮妮,丽丽参加宴会,让大嫂陪陪我吧?反正,以前你都无所谓的。”

“你要我打断你的腿,还是她的?”楚亦枫反问道。

“大哥。”楚夜辰都开始撒娇了。

“你给我打住,今晚你爱来不来。”楚亦枫说完,拿着西服离开。

走到门口,楚亦枫折回身子,看着楚夜辰反问道:“以前你大嫂,跟你参加过宴会吗?”

“大哥,我说有,你会不会打死我?”楚夜辰挑衅说道。

楚亦枫摇摇头,楚夜辰笑着说道:“就知道,大哥最疼我。”

“我对她下手。”楚亦枫补充道。

“哎,大哥,这不好吧?”楚夜辰说道。

楚亦枫不说话,楚夜辰是真的害怕大哥,忙说道:“大哥,大嫂从来都没有跟我单独出来过,以前她那么文静,话都不说一句,哪儿像现在这样火辣辣啊!”

“再敢随意出入我的家,我的办公室,我会让你后悔的。”

“大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你年纪也不大了,看来,我要给你安排一桩婚事了。”

“大哥,我不要,如果非要找,就找大嫂现在这样的,火辣辣。”

“哎,大哥,大人不提倡,打脸伤自尊,哎哎哎!”

女人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握紧了拳头。

“还不打算离开吗?”男人问道。

“我没想到,我会走到这一步,即使我现在离开了,有一天,我一定会回来的,我发誓。”女人坚定说道。

“发誓是没用的,要的是真本事,他日归来,若你足够强大,这一所城市依然是你的,可若你归来,依然无用,楚亦枫第一个忽略你。”男人提醒道。

女人眯着眼睛,握紧拳头,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一定要得到楚亦枫,他也一定要给我。”

女人说完,握紧拳头,头也不回的走了。

男人嘴角上扬,一场战争,没有硝烟,才是最厉害的。

他渔翁得利。

仇恨,犹如小苗,一旦有人不断的灌输阳光,水,最终都会长成参天大树的。

仇恨,肆意滋生了。

夏如沐坐在沙发上,看看时间,有些着急了。

明明说好晚上有宴会的,天都要黑了,怎么不见楚亦枫出现呢?

“我说,楚先生……”

话音刚刚落,门就打开了。

楚亦枫刚好走进来,夏如沐起身,说道:“走吧,我们去参加宴会吧。”

“你准备好了?”楚亦枫挑眉看着夏如沐的衣服,反问道。

夏如沐低头,看着连衣裙,点点头说道:“OK了。”

“你就穿成这样去参加宴会?你对得起你的身份吗?”楚亦枫一脸嫌弃。

“什么身份?最多有个身份证,我舒服就行了。”夏如沐坚持道。

楚亦枫看着周管家,一个眼神,周管家秒懂。

五分钟之后,门再度被打开,一排女人走进来,看着楚亦枫,齐声喊道:“楚先生,有何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