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仙婿临门
仙婿临门 连载中

仙婿临门

来源:阳光书城 作者:张无敌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左哥 林锐 都市小说

“林锐,你怎么不去死?!”“林锐,都是你这林家的废物弃子拖累我女儿!我蓝家摊上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蒙羞三代!”家族弃子,上门女婿?!面对丈母娘的怒骂,林锐朗声狂笑:“我林天帝独断万古,帝威盖世,九天十地,仙尊古神,谁敢不敬!?丈母娘?你算什么东西!?”展开

《仙婿临门》章节试读:

第六章 恶毒心肠


第六章 恶毒心肠

“这......这不可能啊!”

蓝军山满脸惊愕,不由喃喃自语。

“你怎么知道救不回来?”林锐冷笑连连。

这老太太的症状,他方才一出手便心中有数,什么急病,分明就是慢性毒素,累计到了今日造成的局面。

至于谁下的毒,在场的人里心怀鬼胎的可不在少数。

蓝军山神色阴晴不定,接着眼珠子一转,冷哼道:“你不过是运气好而已!瞎猫碰上死耗子救活了老太太,有什么好嘚瑟的?能不能脱离危险还是两说呢!”

当即,其他蓝家人也跟着帮腔。

“就是,嘚瑟什么?滚一边站着去!”蓝凯低喝一声,上前来直接挤开林锐。

他可得抢占好第一个位置,等老太太醒了,才能第一时间表孝心。

蓝梦则冷冷地扫了眼林锐,语气清冷道:“你站一边去,让钟医生来看!”

林锐颇为无语,抱着双臂站到一边。

还真是狗咬吕洞宾。

钟德晟忙再次给老太太检查,这一看,他长长地松了口气:“老太太脱离危险了。”

他不由看了眼站在角落里的林锐。

心中惊骇莫名,这青年到底怎么做到的?哪怕是中医知名绝技之一的回阳指,也不应该有起身回生的效果啊!

恰逢这时。

刘君兰缓缓地睁开了一双浑浊的老眼,一众蓝家人立马围了上去。

“我......我刚才怎么了?”

刘君兰深吸一口气。

她方才只觉全身上下剧痛不已,便晕了过去,先在再睁开眼,那疼痛消失了不说,甚至还能感觉到有一股温热的暖流在体内流动着,极为舒泰。

“奶奶,都是她!”

蓝晨立马指着蓝梦道:“她故意去找来了充满煞气的佛牌,就是为了害您,不安好心。”

“小梦,我是真没想到,我还以为你求得是佛牌呢。”

顾丽琴也满脸鄙夷地道。

蓝军山厉喝:“哼,不安好心的东西,难为老太太对你那么好!你这种狼心狗肺的人,不配当我蓝家人!”

众人的口风瞬间站在一线,七嘴八舌,说的蓝梦百口莫辩。

“我......怎么可能?这佛牌是我看着主持亲手从香案上拿给我的,怎么会?”

“别说了。”

刘君兰清喝一声,布满皱褶的脸上满是失望。

她痛心疾首地摇了摇头:“我本以为你是个善良的女孩,没想到,你的心肠比蛇蝎还毒啊!”

“我原本的遗嘱当中,是三家平分我剩下的家产,现在我宣布,取消蓝梦一家的继承权!你们家,不会分得任何财产,我回头就去吧遗嘱改了!”

刘君兰咬牙切齿地道。

“奶奶......”蓝梦俏脸苍白,却不知如何解释。

姜凤可早就盼着这遗产了,一听这话,忙大吼道:“妈!你这就过分了,怎么能一点财产都不留给我们家?这不行!”

说罢,她坐在地上大哭大闹。

“行了,若不是老婆子我命大,还不就让你们家得逞了?”

刘君兰不满地皱紧眉,心中失望至极。

姜凤见哭闹没效果,眼珠子突然一转。

接着她伸手指着角落里的林锐道:“妈,是他,肯定是他!这佛牌怎么看得出是不是有煞气呢?这废物居然一眼就知道了,肯定是他掉包了!”

林锐懒得解释,面上带着嘲讽的笑容。

自己丈母娘这甩锅的本事还真是一流的啊。

蓝家其他人均幸灾乐祸地看着这场好戏。

只听刘君兰淡淡道:“多说无益,我已经决定了!你若再多说,就直接逐出蓝家!”

在她眼里,林锐就是个懦弱的废物而已,有贼心也没贼胆。

姜凤气的狠狠一跺脚,眼神狠狠剜了林锐一眼,把这笔账都算到了他头上。

“妈,别说了,没遗产就没有吧,奶奶没事就好,我们走吧。”

蓝梦神色灰暗,说着就要玩外走去。

吕月却突然开口:“慢着!我来说句公道话,既然你犯了错,那就要恕罪吧?就这么轻飘飘地走了怎么行,这可是谋杀罪!”

蓝梦惨笑。

她心中已经将这件事的罪责都担在了自己身上,也许真是自己不小心求错佛牌了吧?

“要我怎么恕罪?”

“很简单。”

吕月似笑非笑道:“那郑家郑天龙不是最近在公开招妻吗?要求漂亮、身材好,我看你就挺适合的。郑天龙可是郑家的二把手,若是能够攀附上他,咱蓝家就能一飞冲天了!”

“反正你和你的废物丈夫也什么都没发生过,倒是不如嫁给郑天龙,为家族谋利益!”

“郑天龙?”

蓝梦一家人瞬间色变。

在这偌大的胤城中,蓝家不过是一个小家族,靠着依附大家族才能得以生存,郑家便是蓝家依附的家族。

能和郑家联姻自然是好,可是胤城里谁不知道那郑天龙的名声有多坏?

传闻他有某种变态的嗜好,已经娶过三任妻子,每一任都是被百般折磨后才狼狈地逃出郑家。

若是嫁给他,那无疑于推蓝梦进火坑!

一时间,蓝家众人面色古怪,却没人开口说话。

蓝梦则脸色苍白,嘴唇都在颤抖。

“大嫂,我平日里没得罪你吧,谁不知道,若是嫁给郑天龙那就是去了半条命啊!”

“那又怎么样?”

吕月冷哼,愈发得寸进尺:“一开始你做谋害老太太这档子事儿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会有这下场?自己做的孽,自己受着!”

蓝凯也跟着应和道:“就是,奶奶,像蓝梦这样恶毒的女人,嫁给郑天龙不是正合适吗?”

“这......”

闻言,刘君兰沉吟,心中纠结。

虽然她恨极了蓝梦对自己的背叛,但终究老太太心慈,难以下这个决心。

姜凤瞬间哀嚎出声:“妈!你可得三思啊!都已经扣了我家的遗产了,难道还要毁了梦梦吗?”

情急之下,她忙拉扯身边一直不吭声的丈夫蓝军河。

“你倒是说话啊!你女儿都要被推进火坑了,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

蓝军河张了张嘴,最终又懦弱地闭上了嘴。

他若是有这胆子,也不至于在蓝家落到这步田地了。

看到刘君兰居然犹豫了,蓝梦绝望不已,眼眶泛红。

若真的要嫁给郑天龙,她宁愿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