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丑女重生:倾尽天下
丑女重生:倾尽天下 连载中

丑女重生:倾尽天下

来源:千尺阅读 作者:岳璃歌 分类:穿越重生

标签: 宁嘉柯 岳璃歌 穿越重生

在封后当天,她被妹妹和刚刚登基的夫君害死,
她丑陋,她不受重视,她单纯善良,但这不是她活该惨死的理由!
她得以重生,便不会再为他人而活
既然心机算得如此深沉,那么就看谁更能达到目的吧!展开

《丑女重生:倾尽天下》章节试读:

第4章 无关风月


冯氏叫住岳璃歌,“说来请安,却连茶也不奉,嗯?”

早就知不会容易脱身,岳璃珠定是在冯氏面前说了方才在自己这里受的委屈,如今和她正面硬来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

“好。”

岳璃歌转身朝冯氏身旁走去,端起一边的茶碗,递给冯氏只是不屑的瞧了一眼,语气鄙薄道:“这是下人沏的,你奉茶不是该由你亲自沏茶吗?”

岳璃歌手中茶盏在空中略顿了顿,而后沉沉放在桌面,“初初,替我拿一只新茶盏来。”

沏好茶后,岳璃歌端着珐琅瓷的茶盏递给冯氏,冯氏眼神蔑视,右手似是要接茶盏,谁想她右手一摆一推,滚烫的茶水从倒在岳璃歌身上。

“啪!”岳璃歌自然抵不住茶水滚烫,手一松珐琅瓷的茶盏碎成花。

冯氏看立在一边,衣襟湿漉漉的岳璃歌,冷漠道:“连奉茶都不会,还真当自己的小姐命。”

冯氏鄙弃的看了一眼岳璃歌,神色自得地冲一旁的岳璃珠说道:“珠儿,走吧,娘屋里还有好些东西要送你。”

两人出了正厅门,岳璃歌直直坐在梨花木椅上,身边的初初见岳璃歌这般失魂落魄,焦急问道:“小姐我们回房的,房里还有玉花膏,您看您的手被烫的这般红,疼死了。”

可岳璃歌却依然从容,不愠不怒,“疼,能有多疼,如果连这点痛都受不起,我是不是也太弱气了些。”

不过是手腕红了,手背红了,哪里抵过曾经心里一片血染的红,那才是令她刻骨难忘,记忆犹新。

坐了良久,离开正厅,走向自己的庭园,岳璃歌步子不疾不徐,望着前院里的小池,潋滟青光落入水波,脉脉暗流。她似是在思索,却又犹豫以后的一步一步该如何走,万不可再错。

近黄昏时,岳璃珠坐在小池边,摆弄着手里的璎珞,流苏珠宝发出清脆的声音,一池碧水在黄昏氤氲的色彩中,明艳雍容。

百无聊赖之际,岳璃珠远远瞧见瑜儿像是拿着一封信急匆匆朝岳璃歌庭园走去,今日岳璃歌堂前受辱,难不成她在计划着算计自己?

岳璃珠朝身侧使了使眼色,道:“秋玉,去把瑜儿手里的东西拿来。”

瑜儿朝小径走,却被秋玉带着一个丫头半路截下,“你这行色匆匆的是要去哪?”

瑜儿今年不过十二,常常见岳璃珠等人在丞相府里嚣张跋扈,她年小,自然是躲着走,如今别人堵到门前来,她想躲也躲不过,只能硬着头皮回答:“是…是大小姐的信,我是给大小姐拿信…”

“信?”岳璃珠紧跟着上前,“既然是信的话,那就算了,你走吧。”

瑜儿松口气,本想着逃了一劫,谁知岳璃珠瞧见的信上的字,行笔好熟悉…

“拿来我先看看!”

“二小姐!二小姐不…”

“你住口,这丞相府里还有什么是我们二小姐不能看的?”秋玉一把扯住瑜儿。

岳璃珠拿着信急急忙忙撕开,看了不到半刻,她脸一阵青一阵红,气的将信丢在地上,负气离开。

“二小姐!”一旁秋玉急忙松了紧抓瑜儿的手,追上岳璃珠。

进了屋,岳璃珠砰的一声踹倒了一旁的楠木圆凳,惊得一旁的秋玉,秋玉忙问:“这是怎么了,信上说了些什么,二小姐怎会这般生气…”

“她竟然这样好命,这么多年了,我以为已经得到她岳璃歌的一切,可是…可是…”岳璃珠眉关紧锁,“可朝云哥哥眼中为什么总是那个贱人!”

“是何少爷的信…”秋玉口中喃喃,又看自家小姐忧心的神色,开口:“二小姐,还有时间,何少爷还未归都城,只要…”

“是,如果在朝云哥哥来之前,她的那张勾引人的脸花了,我看朝云哥哥还会不会喜欢她!”

岳璃珠面露狠色,她一直视岳璃歌为眼中钉,肉中刺,如今她爱慕的人心中心心念念的也是她,这怎能不让她愤、不让她恨。

见瑜儿拿信进庭园,初初迎上,“大小姐快来看看谁的信,哎…这信怎么被撕开了?”

瑜儿一脸委屈,眼中泪花盈盈道:“是…是二小姐,二小姐看到信就一把夺了去,奴婢…奴婢不敢…”

“好了。”岳璃歌拂袖从紫藤花架下的红木摇椅起身,踱步走到初初身侧拿过手中信,对瑜儿浅笑道:“不必介怀,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信,岳璃珠的性子就是这般,不怪你,下去吧。”

岳璃歌打开信,抖了抖信上附着的泥土。

信上写了只许她亲启,寥寥数言,却似暖风吹化了雪顶的寒冰,唯有了些许的暖意。

“小姐小姐,信上写了什么啊,这么久来终于见你眼底也有笑意了。”

若不是初初说,岳璃歌竟然不知自己这么久都不曾会心而笑,记得前世,她最爱笑了,笑着看蝴蝶飞向远方,笑着看落花尽美飞扬,笑着看一年一度万里春光。

“是朝云写的信,说大破敌军,全胜而归,他说他很快就回来。”

初初瞧自家小姐眉目飞扬的笑意,调侃道:“嗯,何少爷回京大小姐自然高兴,不不不,以后得叫一声何将军,那…以后我得叫大小姐将军夫人了!”

“胡闹。”岳璃歌没好气了白了初初一眼,道:“我对朝云只有兄妹之谊,再多的也不会有了。”

初初耸耸肩,“知道知道,大小姐说没有那便没有…可何将军说不定!”初初俏皮说完,带着瑜儿一溜烟跑远。

岳璃歌扶额,目光带着无奈瞧着欢脱逃离的初初,她知道初初如何想,她也知道初初是当何朝云的说客,她更清楚何朝云对她的情谊,只是,她于他真无情。

上一世她对何朝云便只有兄妹之情,更何况这一世,她不愿再动情,还有比情更重要的。

就是恨,她对宁嘉柯和楚霄玉的恨有增加无减。

四月初六,丞相府两位千金及笄之日。

筮宾、戒宾早在半月前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