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婚途漫漫,爱难自禁
婚途漫漫,爱难自禁 连载中

婚途漫漫,爱难自禁

来源:万读 作者:苏晓曼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柳可儿 现代言情 苏晓曼

苏晓曼隐约听见开门的声音,随即响起宾客的尖叫声,她只觉得浑身像被人点了穴一样动弹不得
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柳可儿躺在地上,捂着腹部蜷缩在地上,包臀裙下白皙的大长腿内侧,蜿蜒而下一道令人触目惊心的鲜血
不过是一瞬间,血色便浸透了柳可儿身下的白色地毯
那是,柳可儿和南城的孩子
原本热闹喧嚣的周年纪念酒会,瞬间变成了一场以谋杀收场的小三和正室之间的闹剧
展开

《婚途漫漫,爱难自禁》章节试读:

第七章 她还是她


“小曼姐,我怀孕了,是南城的孩子。”

面前那张在荧幕里惊艳了无数人的美丽容颜,此刻正清晰的呈现在她面前,带着胜利的笑容,矜持而又有点蔑视的看着她。

“你有钱有貌有家世,我知道你心地最好,所以,就把南城让给我吧。”

柳可儿一点点的逼近过来,吐气如兰花,可说出来的话却是比蛇蝎更恶毒:“如果你不把南城让我,我就死在你面前,让外面所有的宾客都知道,你容不下我,容不下南城的孩子。”

苏晓曼出身高贵,是上流圈子里一流的名媛,嫁的也是全淮城女人心中的完美情人,人生可以说是顺风顺水。

可唯独一点,她不能生。

所以她苏晓曼成为了整个上流圈子最大的笑话。

如果南城知道柳可儿怀孕,他一定不会再要她,而且还会跟她离婚,转而给柳可儿一个名分吧。

今年是她跟南城的结婚一周年纪念日,外面宾客的喧嚣还在继续着,苏晓曼坐在那里,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满世界的繁华都不属于她。

等不到苏晓曼的回答,柳可儿就在苏晓曼的面前,狠狠的朝苏晓曼旁边的桌子尖角撞去。她连带着扯下白色的蕾丝桌布,桌子上的东西东西摔得稀里哗啦。

苏晓曼隐约听见开门的声音,随即响起宾客的尖叫声,她只觉得浑身像被人点了穴一样动弹不得。

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柳可儿躺在地上,捂着腹部蜷缩在地上,包臀裙下白皙的大长腿内侧,蜿蜒而下一道令人触目惊心的鲜血。

不过是一瞬间,血色便浸透了柳可儿身下的白色地毯。

那是,柳可儿和南城的孩子。

原本热闹喧嚣的周年纪念酒会,瞬间变成了一场以谋杀收场的小三和正室之间的闹剧。

“让开。”

男人低沉而蕴含怒气的吼声,苏晓曼瞬间一个激灵,顿时寒从脚起,渗透四肢百骸。

是南城,他回来了!

苏晓曼急急的迎上去,扯着顾南城的衣袖解释道:“南城,不是我,我没有推她,是她自己弄的……”

“滚。”

顾南城动作极快,像是一股暗涌的潮水,让苏晓曼扑了个空。

盯着自己空落落的手心,苏晓曼没有任何反应,就见顾南城更为迅速的抱起柳可儿朝门外跑去。

追上去!

苏晓曼下意识就升起这个念头,而她的身体比思想更快的朝外面走去,见顾南城去而复返,苏晓曼脸上还来不及升起一丝欣喜,顾南城棱角分明的俊颜就快速在她眼前放大。

他的手快如闪电一般掐住她的脖子,目呲欲裂,像是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

苏晓曼被一阵窒息的感觉紧紧包围着,她不断拍打着顾南城的手,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说道:“我,真的不是我做的,南城,相信我。”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推她。”都是她自己撞到的,是她故意这么演的。

苏晓曼想要解释,可顾南城的虎口越收越紧,她清晰的看见南城的眼底一闪而逝的杀意,她顿时愣在那里,忘记了反抗。

南城,大概是真的想要杀了她吧。

苏晓曼低头,甚至能清晰看见顾南城手背上凸起的青筋。

顾南城语气愈发森冷,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鬼,盯着苏晓曼恶狠狠说道:“你这惺惺作态的样子让我恶心的想吐,苏晓曼,我不碰你,让你生不了孩子,你就嫉妒的连她的孩子也不放过?”

“我真是瞎了眼,娶了你这么一个蛇蝎毒妇,亏你还是个大家小姐,你爸妈就是这么教你待人处事的吗?”

“现在孩子没了,你满意了吗?你们苏家,真是好家教!”

“我没有!”

“没有?”顾南城反问:“你不就是想让我上你?”

顾南城忽然一反手,将她重重扔在身后的沙发上。

苏晓曼重获自由,,大股的空气涌进,不住的咳嗽喘气。

不等她反应,头上投出一片阴影,男人的身躯便压了下来。

“既然你这么想要,那我就满足你。”

顾南城冷笑一声,像是惩罚一般,毫不怜惜的将她身上的礼服撕扯开,她的肌肤很娇嫩,平时轻轻一按都会红肿,现在顾南城刻意的折腾,几乎是片刻就将她身上弄得青紫一片。

苏晓曼忍着疼痛,低声怒骂道:“顾南城你这个疯子,你放开我。”

“放开你?苏晓曼,我都还没满足你,怎么能就放开呢?”

男人的轻笑像是恶魔的交响曲在耳边回荡,顾南城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并用皮带反扣住,在苏晓曼惊恐的目光中泛起一丝凉薄的笑容,然后,狠狠俯身而下。

“疼……”

苏晓曼只觉得密密麻麻的疼痛仿佛堵在胸腔口,无处宣泄,疼得她喊疼的力气都没有。

不止是喊疼,苏晓曼感觉眼眶里酸涩的不行,可流眼泪的力气也没有,她只能这样僵硬的趴在沙发上,任由南城在她身上驰骋。

她能感觉到南城对她没有丝毫的怜惜,只是不断的折磨,宣泄他的怒火。

苏晓曼不禁为自己感到悲哀,爱了他那么多年,他却为了一个认识几个月的小三这样的羞辱她。

顾南城像是不知餍足的猫,不断索取,随意将她折叠成他放纵舒适的弧度,她从小就跳舞,身体的柔韧性惊人,可即使这样,她也禁不住顾南城的折腾。

意识渐渐模糊,苏晓曼疼的早就麻木,她根本不知道顾南城到底还有多久才肯罢休。

迷迷糊糊间,她仿佛听见顾南城俯身含着她的耳坠,低语道:“苏晓曼我警告你,要是你再不安分,我让你连顾太太这个身份都失去!”

苏晓曼勉强撑开眼皮,模糊的视线里看着顾南城穿的整整齐齐朝外面走去,冰冷的关门声在屋里回荡。

而他,始终不曾回头看她一眼。

苏晓曼就那样一动不动的躺在沙发上,她不明白,那个女人,家世没她好,长相不如她,那南城到底为什么喜欢那个女人?

还是说她没有这个人会撒娇?

可如果他顾南城从头至尾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女人,一开始又何必来招惹她,他们这一年的婚姻又算是什么?

这时休息室内的门再次被人推开,入门的带镜框的文艺男大概没想到会看见这样狼藉的一面,满脸羞红的慌忙退出去。

同时门外响起眼镜男结结巴巴的声音:“苏……苏小姐,我,我今天是来收钱的,你们苏氏集团欠了我们很多的钱。”

欠钱?

苏晓曼大脑一片混沌,放眼看去,四周都是衣服碎片,她总不能这样衣不蔽体的去问个究竟吧。

苏晓曼将目光放在窗帘上,好在这窗帘本就是环扣,取下来很容易。她随意将自己包裹起来,黯哑的嗓子轻声道:“进来吧。”

眼镜男开门进去,嗅到屋里子情爱的味道,这下就连耳尖都不自觉泛起红色,他颤巍巍将手中的文件夹递过去,抖动的手使得文件夹里滑出的印着公章的复印件。

苏晓曼顿时愣住。

文件夹里的资料确实是借款条约末了还有公司的印章,只是这些钱是什么时候借的?

而且,这么大的数额,就算把公司卖了也还不上啊!

“我…”苏晓曼刚开口却突然觉得头晕目眩,身体直接倒了下去。

医院病房里,消毒水的味道让苏晓曼迟钝的神经渐渐的清明。

医生正在一旁检查她的身体,见她醒了不由冷冷讽刺道:“你们年轻人就是爱刺激,不知道珍惜身体,好好的愣是把自己玩进医院。”

苏晓曼听出医生话里的讽刺,可她强大的羞耻心让她根本无法出言解释。

怎么说?

说是她老公为了小三羞辱她,才故意把她折腾成这样?

冰冷的手指探入,苏晓曼疼的倒抽一口冷气,脸色惨白一片。

“现在知道疼了?玩的时候自己怎么不注意?腿张开,忍着点,你黄酮体破裂还不是自找的,现在矫情个什么劲?”

苏晓曼无言反驳,只好用行动支持医生,将腿张的更大,配合医生的治疗。

一场上刑般的治疗下来,苏晓曼早就疼的汗水浸透衣服。

“这几天注意保养身体,不要吃辛辣有刺激的东西,小姑娘年纪轻轻,还是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好好休息。”

苏晓曼点点头,谢过医生。

等医生退了出去,苏晓曼这才看见坐在角落里的顾南城。

顾南城面对着窗外,正欣赏窗外的霓虹灯光,对她的醒来不闻不问。

苏晓曼克制了一晚上的情绪在这一刻终于开始崩塌。

“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们的婚姻,为什么出卖爸爸的公司?”

苏氏集团虽说是在她苏晓曼手上,可实际的操作却是在顾南城手上。

今晚那账单上所见的那么大的债务,不是随便就能欠下的,顾南城不是傻瓜,她苏晓曼也不是。

而且凭着顾南城的能力,怎么可能会犯那么低级的错误?

所以只有一种解释,是顾南城默许了这个错误的存在,或者是,那个错误就是他故意而为之的。

想到这儿,苏晓曼浑身都开始颤抖。

“顾南城,你就那么恨吗?”

“为什么?”

顾南城低声重复着,漆黑的眸子里映出的狠戾让苏晓曼莫名的感觉到陌生而害怕。

可顾南城恍若未觉,看着苏晓曼的眼神再没有平日的爱意,有的只是厌恶:“这要去问问你的好父亲,他当年都做了什么?”

“你什么意思?”苏晓曼想要后退,眼前的顾南城太恐怖了可她的身后是墙壁退无可退。

“苏晓曼,你以为我是因为爱你才娶你的吗?我娶你只是因为你是苏从海的女儿,而苏从海是害我父亲跳楼自杀的罪魁祸首!”

看着苏晓曼眼里露出的不可置信,顾南城继续道:“当年如果不是你爸妈诬陷我爸贪污,怎么会让他名誉扫地背上官司又怎么会逼得他跳楼自杀!”

“只可惜你爸妈死的早,否则也该让他们来看看如今苏氏的下场,以及他们最爱的女儿又是什么下场!”

“我不相信,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爸爸绝不是那样的人!”在苏晓曼的记忆力,苏从海一直都是个正直的人。

就连当年爸爸的秘书挪用公款,爸爸在调查清楚那个秘书是为了自己得癌症的儿子以后,不仅为那个秘书出了治疗费,还帮他填了亏空,并没有依法处罚,还给了人家继续工作,悔过自新的机会。

不管是对公司里的员工还是在家对妻子或者她,苏从海从来都是温柔而正直的,那样一个人怎么可能去污蔑别人,这其中一定有误会!

“误会?苏晓曼,你是觉得我在骗你吗?不管你信不信这都是事实,是你爸妈害死我爸爸!”

顾南城说着略有些烦躁的扯了扯领带,如果不是苏从海当年的陷害他现在也会有一个完整的家,他的母亲也不用在他从小到大出门被人指指点点。

他想,一个有姿色的寡妇带着儿子独立生活的日子有多苦,像苏晓曼这种天之骄女是从来不会的理解的。

苏晓曼觉得自己脑袋都是嗡嗡的,她完全没有想到的顾南城心底竟然埋藏着这样的真相。

她清楚顾南城绝不会拿这种事来跟她开玩笑,可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

苏晓曼不敢往下想,甚至于不敢去面对顾南城。

“南城,如果这件事是真的,我们离婚吧。”她一脸苦涩的说。

大概只有她自己知道,说出这句话,她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她从初中见到顾南城开始就爱他到不可自拔,对顾南城的爱早就成了她生命里的一部分。

现在她不得不自己动手砍断这一部分,这痛楚,难以言喻。

“你说什么?”

离婚两个字眼触动着顾南城的神经,让他的心跟着一颤滑过一抹莫名的情愫。他心底忽而弥漫开一种失去所有的恐慌,他几乎是下意识想要抓住些什么。

然后他欺近了苏晓曼伸手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面对着自己,一字一句道,“苏晓曼,你们苏家欠我的还没还清,你想离婚,没门!”

他托起苏晓曼清丽的面容,昔日布满清纯笑意的脸,现在泛着不健康的惨白,脸上泪痕交错,如琥珀般的眸子就那样带着惊痛和不舍的缠绵看着他。

这一刻,他心底所有的防备溃不成军,他慌乱的丢开手,害怕自己下一刻便会心软的将她拥入怀着,他慌不择路的离开,将门大力的关上,力气大的令墙灰都震落了些。

苏晓曼整个人无力的靠在病床上。

顾南城痛苦怨恨的表情像走马灯似的在眼前不断的闪过,最后全部化成讽刺!

【苏晓曼,你以为我是因为爱你才娶你的吗?我娶你只是因为你是苏从海的女儿,而苏从海是害我父亲跳楼自杀的罪魁祸首!】

【苏晓曼,你们苏家欠我的还没还清,你想离婚,没门!】

顾南城的话还在耳边回响着,苏晓曼想要从这些话中找出哪怕一点顾南城爱过她的痕迹,最后却是徒劳无功。

她笑着笑着,最后却哭出声来,她以为的美好爱情,原来竟不过是一场复仇的工具。

可她该去恨吗?

她又要去恨谁?

谁对谁错她根本分不清楚,如果爸爸妈妈还活着她还可以回去问一问,可现在没有人能证明这一切。

她一边不愿意相信顾南城指责爸爸是个杀人凶手,一边却也知道顾南城这样的折磨她和苏家,也绝对不是为了钱财。

顾南城自己早就成立了一个超越苏氏的存在的公司,他谋划的时间早就能挣下另一个苏氏。

可爸爸,也绝不会杀人。

顾南城这样信誓旦旦,一定是有了证据。

如果说仅仅是一个柳可儿的出现,她苏晓曼还可以重新整理回去争夺一番,可如果他跟她之间隔着的不仅仅是一个柳可儿,而是一场血海深仇的话,她又该怎么办呢。

“苏小姐,你怎么哭了?”护士进来看到苏晓曼靠在床上默默流泪担心的问道。

苏晓曼这才回过神,赶紧擦了擦眼泪:“我没事,怎么了,有事吗?”

护士倒是没在追问下去,想到手里的报告单,考虑到苏晓曼的情况,又似乎理解了她突然流泪的原因,毕竟这个时期的女人都有些敏感和莫名其妙的伤感。

“苏小姐,这是你刚才的检查报告单,你怀孕了,恭喜你。”

苏晓曼接过报告单的手一顿,觉得自己呼吸仿佛漏了一拍,又重复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怀孕了,虽然现在月份小看不出来但医生不会弄错的。”护士说着环顾四周没有找到想要找的人,问道,“您先生走了?这么好的消息快告诉你先生吧。”

“这,确定是我的报告吗?”

不是说她卵巢功能不完善,根本无法怀孕吗?

那为什么……

护士听到笑了笑,说:“这报告单上写着您的名字,我们怎么会弄错呢?”

护士想了想,补充说道:“刚刚给你治疗的是我们科室主任,她看起来凶,其实是心痛你怀孕了还做这么激烈的事情,差点伤到小孩子,所以这才说了你几句,你别往心里去。”

“我知道的,我不会往心里去,谢谢。”苏晓曼点点头。

她知道医生其实是关爱自己的,礼貌的和护士道别,目送着护士出去后,心里却还是犹豫起来。

这个孩子,来的未免也太不是时候了。

如果是在今天之前,她大概还会满心欢喜的等着跟顾南城分享这个喜讯。

可现在,这个孩子顾南城还会接受吗?

更甚者,这个孩子是不是也会成为顾南城复仇的对象?

不行,她不能允许那样的事发生。

既然注定不被期待一生下来就会被讨厌被厌恶,她又何必将他带到这个世界让他来受这一场罪。

这个孩子,不能留!

接连几天顾南城并没有出现在医院,这让苏晓曼不由松了口气。

她打算今天开口跟医生说自己想流产的事情,心里默数医生的到来,她百无聊赖打开电视,柳可儿艳丽的面容顿时映入她的眼里。

一如往常的波浪卷配着娇俏的空气刘海,看着确实比她苏晓曼甜美可人百倍。

主持人看着柳可儿不断抚摸手上的钻戒,于是笑着问道:“可儿是不是有什么喜事要跟我们大家分享?”

柳可儿将钻戒调整到最好的角度,带着甜蜜的笑意轻轻按着自己的小腹道:“有件事确实要跟大家分享的。”

“我怀孕了,孩子的爸爸已经跟我求婚了,婚期就在最近希望能得到大家的祝福。”

原来柳可儿的孩子并没有流产,那天应该是保住了。

苏晓曼想到自己的遭遇,自嘲的笑了笑,手按住腹部,低声道:“宝宝,你的爸爸他有别的宝宝了,他连妈妈都不要,肯定也不会想要你了,对不起。”

“这是要双喜临门了?”电视里还在说着,主持人很是配合,一脸兴奋的问道,“能不能跟我们透露下是哪位先生这么荣幸能娶到我们才貌双全的大美人?”

“遇到他才是我的荣幸。”柳可儿一脸幸福,“他叫顾南城,不是我们圈里的人。”

“你是说顾氏的掌权人?”主持人有些吃惊看着柳可儿,完全没想到柳可儿竟然能榜上这么一个钻石王老五。

顾南城不是圈里人,但圈里谁没听过顾南城的名字?

这个人完全靠着自己的能力一步步走到如今,毫不夸张的说,他顾南城要是跺跺脚,整个维城都要抖三抖。

只是据说那个商业奇才性格难以估摸,倒是没想到居然会愿意跟柳可儿结婚。

苏晓曼再也看不下去,赌气一样狠狠的把遥控器砸向角落。

末了,她才意识到她是有多傻。亏她这几天心里一直负罪,觉得自己打算流掉他的孩子是很罪恶的事情,可顾南城恐怕恨不得怕手称快。

她不明白,顾南城既然已经准备娶柳可儿,为什么昨天要拒绝离婚?

是觉得这样的报复还不够还想要再伤她一次吗?

“今天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例行查房的护士进来简单的问了两句,见苏晓曼没回答只是看着电视发呆,笑道,“你也在看这个,柳可儿真是命好,居然能嫁给顾总。”

“命好吗?”

“当然了,谁不知道顾总……”护士的话突然卡在喉咙里,因为电视上正好放出一张柳可儿和顾南城的照片,那照片上的男人可不就是昨天送苏晓曼来的那个男人吗?

意识到其中关键的护士有些尴尬的看着病床上坐着的苏晓曼,这豪门的套路她果然还是不懂。

这时护士身后的医生终于姗姗来迟,晓曼没有理会护士的尴尬开口问道:“医院可以做无痛人流的吧?”

“您不要考虑下吗?”医生有些诧异,。

摇摇头苏晓曼语气坚决:“没有必要了。”

他不会期待这个孩子,从一开始就是错误,更何况他很快就要结婚他也有了自己的孩子。

这个孩子就当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吧。

手术很快安排好,等苏晓曼拖着病弱的身体出来的时候,却没想到顾南城会突然出现在门口。

苏晓曼甚至能看清楚顾南城盛怒的黑眸里自己孱弱的倒影,虽然不知道顾南城站在门口多久了,但是苏晓曼看着顾南城跟前几天如出一辙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又生气了。

“苏晓曼,谁给你的胆子把孩子打掉的!”

一股无名的怒火在顾南城的胸腔燃烧,烧的他失去理智。

这可是一条生命啊,是他顾南城的孩子,苏晓曼竟然敢不通知他就做流产手术?

“你杀了我的孩子,我就让你陪葬!”

顾南城走的极快,几乎是一眨眼就掐着她的喉咙,将她半截身子抵出窗外!

22楼。

苏晓曼甚至能感觉到身下狂风呼啸而过,她有恐高症,悬空的身体在半空中,令她十分没有安全感。

眼前顾南城嗜血的杀意弥漫,她毫不怀疑,要是这一刻自己再刺激他一下,他怕是真的会把自己丢出去。

“南城,我,我没有做流产手术,你冷静点。”

没有?

顾南城一愣,可他分明接到通知,说苏晓曼的流产手术已经安排做了。

他一路上超了无数个红灯,可来到医院还是收到她已经在手术中的消息。

但听见苏晓曼的话,顾南城的手还是松了几分。

苏晓曼这才又能呼吸,她剧烈的咳嗽着,还在试图说话:“我,我上了手术台,又后悔了,可是打了麻药不能动,所以等麻药劲缓过来才出来。我,孩子还在。”

顾南城深吸一口气,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一字一顿说:“把孩子生下来,苏氏集团那笔债务我帮你解决。”

苏氏是她爸妈辛辛苦苦了一辈子留给她的唯一念想,她不允许苏氏在她的眼前在她的手上化为乌有。

于是她想也不想,说:“好。”

“但是,等孩子生下来,我们就离婚,好吗?”苏晓曼无比清楚,只要有她在一天,顾南城就不会珍惜这个孩子。

“苏晓曼,你是不是忘了我们之间的关系?”顾南城高大的身子将苏晓曼罩在他面前,弯起的嘴角带着一丝残忍和嘲讽,“苏从海欠我的可是一条人命,岂是你为我生个孩子就能了结的?”

“我跟你之间,开始结束,从来都是我说了算,几时轮到你做主?”

“还有,苏晓曼,不管我有没有跟别人在一起,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就算是做情妇,这也是你们苏家欠我的是你欠我的!”

看着苏晓曼眼底渐渐暗下去的光彩,顾南城并没有觉得快意,苏晓曼越是死寂,他的心就越发慌乱,于是他更加忍不住想挑拨她生气,想看她发怒。

就是想以此证明,她还是她。

大约是苏晓曼脸上确实不会出现其他的表情,顾南城逃也似的离开这片区域。

他开始发觉自己对苏晓曼的感情已经不可控制,于是他去了父亲的墓地。

父亲以前就爱喝酒,顾南城叫助理带了一箱酒,自己毫无顾忌留下来对着墓碑一起喝。

荒郊野岭,他丝毫不觉得渗人。

凝视着照片里带着慈爱笑容的男人,顾南城有些浑浊的神经清明了几分,这是他含冤屈死的父亲,可他现在却不能为他报仇雪恨。

“爸。”顾南城单腿屈膝坐在地上,半靠着墓碑,“我该怎么办?”

“苏家现在就剩下苏晓曼一个人,我曾经想,只要我给她最好的爱情,然后再狠狠的抛弃她,那样她一定会生不如死。可现在我发现我做不到,甚至于她说要离开我,我的心竟然会痛。”

“我把苏氏整垮了,可当她要把孩子打掉的时候我却还是于心不忍了。”

“我多么希望她不姓苏,这样我就可以好好爱她。可她是苏从海的女儿,是害的你名誉扫地跳楼自尽的苏从海的女儿。”

“我现在都没有告诉妈,要是她知道我爱上了仇人的女儿,只怕恨不得没有我这个儿子。”内心不想承认,更多的是怕妈妈伤害她。

空旷的墓地只有他的声音清晰可闻,踌躇而无助。

可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身后不远处,有人将这一切都听得清清楚楚。

柳可儿本来是要去医院找顾南城的,顺便在苏晓曼面前秀秀恩爱,只是半路正好碰到顾南城的车出来,于是就一路跟到墓地。

她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秘密,顾南城和苏晓曼之间竟然有这么大的恩怨,偏偏顾南城还爱上了苏晓曼,连伤害她都做不到!

这怎么可以!

她辛苦谋划了这么久,为的就是取代苏晓曼的地位,成为真正的顾太太,而现在,顾南城竟然为了苏晓曼能做到这样的地步。

不,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从昏暗的角落慢慢走出,柳可儿看着靠在墓旁醉的不省人事的男人,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男人的眉宇之间也有着深深的不安和纠结。

“南城,既然你下不去手不如就由我来帮你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