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女总裁的功夫神医
女总裁的功夫神医 连载中

女总裁的功夫神医

来源:万读 作者:霍青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林盈儿 现代言情 霍青

你听说过男女合租吗?你体验过男女合租吗?男人女人同租一套房,她(他)们会成为恋人还是冤家?本来,霍青有着自己喜欢的女人,爷爷却给他找了一个未婚妻
他想着把婚约退掉就算了,谁想到,却在机缘巧合下跟三个女孩子住在了一起,惹出了一连串儿的麻烦、暧昧、激情
终于有一天,他知道了,退婚就是一个大骗局!展开

《女总裁的功夫神医》章节试读:

第003章 我能摸摸你的脸吗?


沈嫣然会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孩子呢?

坐在飞机座位上,霍青呆呆地望着前方,脑海中闪动着的都是这个名字。

在滇池,谁不知道他和苏樱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偏偏,老爷子非让他去一趟东北的通河市,说是给他和一个叫做沈嫣然的女孩子订了婚约。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他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了呢。霍青自然是不想去,倒是苏樱,给他出了个主意,等到通河市,跟沈嫣然好好说说,退婚就行了嘛。等到再回来,他俩就能在一起了。

还是苏樱聪明!

霍青笑了笑,突然感到胳膊让人拽了拽,鼻息中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馨香。他这才注意到,旁边的座位是一个漂亮女孩子,她竟然穿着粉红色的护士装、头戴护士帽,修长的**上裹着**,真怀疑她是不是在玩角色扮演游戏。不过,确实是挺诱人的。

她眨巴着大眼睛,问道:“你也是去通河市的吗?”

“是……”

“缘分啊,我也是啊。”

她把手伸到了霍青的面前,很是大方的道:“我叫做林盈儿,认识你很高兴。”

唉,人长得帅还真是麻烦,走到哪儿都这么招风。这趟飞机就是从滇南市飞往通河市的,不去那儿,还能去哪儿?现在的女孩子,搭讪的手段真是层出不穷。对于自己的脸蛋和身材,霍青还是挺有信心的,却也没有想到,刚刚离开滇池就遭遇了桃花运。

霍青跟她握了握手,微笑道:“你好,我叫霍青……”

“你要喝点儿什么饮料吗?”林盈儿很热情,从挎包中,翻出来了一堆零食和饮料,再次让霍青有些瞠目结舌。

“不用了,谢谢,我不渴。”

“那……你吃袋薯条?”

“也不用。”

“你这人,怎么这么客气呢?四海之内皆兄弟嘛。”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不过,这是在飞机上,霍青还真不相信她能有什么手段。可能人家就是这样爽快的人,他未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刚好,空姐推着餐车过来了,林盈儿立即七手八脚地帮忙,将盒饭放到了霍青的面前,还给端来了一杯橙汁。

这回,霍青是真的有些不太好意思了,连忙道:“我自己来。”

“来,咱们初次见面,干一杯。”

“好吧……”

两个盒饭,还有一些零食什么的,都摆在了二人的面前。林盈儿还去霍青的饭盒中,夹了几块牛腩。这样一来二去的,俩人是真的混熟了,说说笑笑,就跟情侣似的。渐渐地,霍青的心也放松了下来,甚至是还有些沾沾自喜。从滇南市飞到通河市,等于是从华夏的最南方飞到最北方了,差不多得五个来小时。有这样一个美女相伴,也算是一大幸事。

同时,霍青也知道了,林盈儿是通河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护士,是去滇南医学院参加医学交流的。

咦?林盈儿盯着霍青的手指,问道:“你的这个戒指好有个性啊。”

这是一个灰蒙蒙的,上面带着一个小骷髅头的戒指。骷髅头上有一个小小的“天”字,小嘴微张着,就像是饿了要吃东西似的,透着几分诡异。

霍青笑了笑,没有回答,问道:“林盈儿,你对通河市熟悉吗?”

“熟啊。”

“太好了,我刚好问你点事儿,你知道一个叫做沈……”

“盈儿……”本来,霍青是想问问林盈儿,关于沈嫣然的事情了,从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把他的话给打断了。这人,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呢?霍青横着眼睛,心情很不爽。

那人穿着衬衫、西裤,脚上是一双锃亮的皮鞋,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风范。还没等霍青说什么,他倒是抢先说话了:“盈儿,有些人长得跟小白脸似的,骨子里面邪恶得很。出门在外,你可不能随便跟什么人都搭讪。”

“你说的那个小白脸,就是我呗?”霍青反问了一声。

“说谁谁知道。”

“谢才俊,这是我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林盈儿很不屑地瞟了那人一眼,又笑道:“来,霍青,咱俩继续,别让人坏了咱们的雅兴。”

一瞬间,霍青什么都明白了。

通河市第一人民医院来滇南医学院做医学交流,来了好几个人,林盈儿只不过是其中一个。这个谢才俊应该是在追求林盈儿,而林盈儿对他不感冒。她对自己热情,也是故意给谢才俊看的,让他别再来纠缠她了。既然是这样,那还客气什么。

霍青一把攥住了林盈儿的小手,眨了眨眼睛,柔声道:“盈儿,你相信缘分吗?你相信一见钟情吗?你相信冥冥之中那心灵的悸动吗?现在,我就有了那么一种微妙的感觉。”

林盈儿反应极快,使劲儿点头道:“青哥,我相信一见钟情,也相信日久生情,一见钟情是我对你,日久生情我希望是你对我。”

“我会的。”

“我也会的。”

两个人,就这样搂抱在了一起。

明知道,二人就是在演戏,可谢才俊的心中还是拗不过这个弯儿来。一瞬间,肝疼、蛋疼,一股脑儿地都涌了上来。不是,不是这样的,林盈儿应该投入的是自己怀抱才对。现在,他只想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冲上去狠狠地爆踹霍青一顿。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空姐急匆匆地冲了过来,大声道:“咱们在座的有没有医生?头等舱有一个孩子吞吃了东西,把嗓子给卡到了,十万火急……”

“我是医生。”谢才俊立即跳了出来,还不忘记狠狠地蹬霍青一眼。

“快跟我去头等舱。”那空姐催促着。

“盈儿,你是护士,跟我去帮个忙吧?”谢才俊又把目光落到了林盈儿的身上,说什么也得将她和霍青拆开了。

“好。”

这次来滇南医学院进行医学交流,是通河市卫生局和市第一人民医院联合举办的。不用上班,出来玩还有工资和出差补助,谁不想去啊?当时,林盈儿也没有多想,就满口答应了下来。这要是知道,谢才俊也去的话,她才不会去呢。

尽管很讨厌谢才俊,林盈儿在大是大非问题上,还是不会有任何的怠慢,大声道:“快走。”

“我也去看看热闹。”霍青也站起了身子。

“你是医生吗?凑什么热闹。”谢有才嗤笑了一声。

“我不是医生,我过不过去,又碍你什么事了?”

“别吵了,快走吧。”

林盈儿摆了摆手,和谢才俊大步跑了过去。

在头等舱,有不少人都坐在座位上,伸长了脖子张望。在最前面,有一对儿青年夫妇,他们的怀中抱着一个孩子,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那孩子也就是三岁多的样子,张大着嘴巴,光喘气不说话。在座位上,还放着八宝粥和散落的勺子,弄得四处都是。一眼,林盈儿就看明白了,这是在喂孩子八宝粥的时候,孩子被卡住了。

谢才俊往前疾走了几步,大声道:“我是医生,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青年戴着眼镜,看上去很斯文的样子。不过,他现在是真的急得不行了。飞机起飞没多久,孩子嚷嚷着说是饿了。当时,他老婆就将八宝粥给拿了出来,这是软糯米,之前也经常喂,没想到这次一下子把孩子给卡到了。

“医生,你快救救我们家孩子吧。”那女人又急又怕又后悔,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别着急,我来拍拍。”

谢才俊上前,将孩子给抱起来,作势要拍打孩子的后背。从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爆喝:“不行,不能那样拍孩子。”

谁呀?

这些人都顺着声音望了过去,谢才俊的鼻子差点儿气歪了,喊话的这个人,竟然是霍青。这下,就连林盈儿都不禁皱起了眉头,心中就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这样,她刚才说什么也不能让霍青跟过来。这种事情可不是随便开玩笑的,关系到一个人的生命啊。

她拽了拽霍青的衣襟儿,低声道:“你别乱说话。”

谢才俊嗤笑道:“你懂医术吗?不懂就别在那儿唧唧歪歪的,耽误我抢救孩子。”

霍青皱眉道:“你那样拍孩子,会让孩子更严重……”

“来人,将他给我轰出去。”

“哈哈,我在这儿看着总行了吧?”霍青倒背着双手,就像是第一次来头等舱似的,四处张望着,感觉看什么都稀奇。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谢才俊的身上,这让谢才俊感到倍儿有面子。他也知道时间紧迫,得意地看了林盈儿一眼,照着小孩子的后背轻拍了五下。谁想到,那孩子伸长了舌头,眼珠子上翻,连嘴唇都泛起了青紫色。这一幕,就算是不懂医的人都看得出来,这孩子是更严重了。同时,他们看着霍青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敬畏和钦佩。人家一语,就道破了问题的关键。

谢才俊也有些傻了眼,还想再拍两下,却让那戴着眼镜的青年给制止了。尽管说,他也有几分紧张和惊恐,但还算是淡定,赶紧抱着孩子到了霍青的面前,急道:“这位兄弟,还请你出手,救救我的孩子。”

救人如救火。

霍青没有任何的推辞,立即上前救人。

林盈儿还是有几分担忧,问道:“霍青,你懂医吗?”

“会点儿。”

霍青立即展开了一个前腿弓、后退绷的姿势,让孩子的腰部以下趴在了他的膝盖上。然后,他用掌根犹如是八卦太极的走势一般,轻柔了几下孩子的背部。突然,他用力拍了一巴掌,暴喝道:“咄!”

噗!孩子吐出来了一颗夹杂着血丝的花生粒,估计是夹杂在糯米粥中的。然后,他又剧烈地咳嗽了几下,哇哇痛哭起来。哭了,就证明是好了,那女人一把抢过孩子,眼泪更是止不住了,一个劲儿的感谢。不过,她现在的哭跟刚才的哭还不一样,刚才是焦急,现在是高兴。

这些人看得目瞪口呆,谢才俊狠狠地瞪着霍青,心头的火气更大了。

林盈儿一巴掌拍在了霍青的肩膀上,赞道:“行啊?真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两下子。”

霍青微笑道:“我也是凑巧……”

“谢谢,太谢谢了。”那戴着眼镜的青年,激动道:“我叫做陈家洛,她是我老婆何清芳,这孩子是宝儿……”

“陈家洛?哈哈,你还是红花会的总舵主啊。”

“呵呵,你叫霍青是吧?你把电话给我,等到了通河市,咱们好好喝一杯。”

“不用了,小事一桩。”

越是这样子,陈家洛的心里就越是过意不去。当下,他从文件包中找出来了纸笔,快速写下了一串儿数字,交给了霍青,郑重道:“霍青,这是我的电话,你要是在通河市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个电话,我兴许是能帮上什么忙。”

“那我就不客气了。”霍青将纸条揣进了口袋中,又摸出了一根银针,在消毒后,刺入了宝儿后颈部的凹陷处,也就是在翳风穴和风池穴连线的中点,这里是安眠穴,也就是俗称的昏睡穴。一针下去,可以起到镇惊安神的作用。

宝儿也是哭累了,趴在何清芳的怀中,很快就睡着了。

等到忙完了这一切,霍青这才和林盈儿离开。

谢才俊紧攥着拳头,目送着霍青和林盈儿,直恨得咬牙切齿。

陈家洛跟一个空姐低声嘀咕了几句话,那空姐走到了谢才俊的身边,轻声道:“先生,请回经济舱……”

“我知道。”

谢才俊哼了一声,转身走了回去。

再次坐在座位上,林盈儿看着霍青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满眼都是小星星,问道:“霍青,你的医术很厉害呀?你是哪个医学院校毕业的,肯定是主任医师的级别吧?”

“没,我这是家传的医术,连个《医师资格证》都没有。”

“那可真是太可惜了,有没有兴趣?我舅就是通河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我跟他说一声,你肯定能去医院上班。”

“不用了。”霍青也没打算在通河市多呆,问道:“林盈儿,我想问问,你在通河市认识一个叫做沈嫣然的女人吗?”

“谁?”林盈儿的眼珠子当即就睁大了。

“沈嫣然。”

“你怎么突然问起沈嫣然来了?说,你是不也是她的众多追求者之一?”

追求?霍青唯恐避之不及呢,才不会往上凑,苦笑道:“你跟我说说,她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

林盈儿道:“我跟你说呀,沈嫣然是东北第一美女,在咱们北江省,还有北林省、北宁省,几乎是没有不认识她的。你知道吗?不知道有多少商界名流、富甲权贵们,上沈家提亲,都遭到了沈嫣然的拒绝。至于你……啧啧,想要俘虏了沈嫣然的芳心,我劝你还是省省吧。”

霍青再次吃了一惊,失声道:“什么,你……你是说,沈嫣然是大美女?”

“是啊,你千万别跟我说,你不知道。”

“我是真不知道。”

“那你找她有什么事情?”

去沈家退婚,这种事情一旦传出去,势必会给沈家带来非常恶劣的负面影响。还有,人家上赶着求婚都不成,唯独他去退婚,还不被人用吐沫淹死才怪。所以,他决定像鬼子似的,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

霍青笑道:“我找她能有什么事儿,就是挺好奇的,随口问问。”

林盈儿狐疑地盯着霍青看了又看的,哼哼道:“你的心里一定有鬼,就算是喜欢沈嫣然又怎么样?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真没有喜欢她,要是让我来选择的话,宁可来选择你。”

“嘻嘻,虽然我对你没感觉,可你这话我爱听。来,再给妹儿说几句哄人的话。”

“我说的是大实话。”

“哈哈……”

林盈儿乐得小嘴都合不拢了。

这一路上,她和霍青有说有笑的。从小,霍青就遍览祖国的山河大川,采集草药,编写土药、方剂,又和陆逊、阿奴在死神国际佣兵组织中呆了两年,可以说是江湖阅历十分丰富。他尽是捡一些给人治病的趣事,听得林盈儿如痴如狂,都忘记了时间。

等到了通河机场,太阳都已经下山了。

林盈儿伸了个懒腰,还有些意犹未尽。在临分开的时候,她一再地跟霍青说,等忙完手头上的事情,必须得跟他喝一杯。而谢才俊,却狠狠地瞪着霍青,这要是眼珠子能喷火的话,都能把霍青给炼成一堆焦炭。

真是太禽兽了!

本来,谢才俊还想趁着这次去滇南医学院交流的机会,跟林盈儿促进关系呢。谁想到,半路杀出来了一个程咬金,破坏了他的好事。你说,他又怎么可能不恨!偏偏这一路上,他就坐在霍青和林盈儿的身后,感觉每时每刻都是一种煎熬。等找到机会,他一定要连本带利都找回来。

霍青才不在乎,都懒得去看谢才俊一眼,立即打车直奔市区。

说来也是够惭愧的,他和陆逊等人当雇佣兵赚了那么多钱,全都上交给霍老爷子了,美其名曰给他们攒钱娶媳妇。现在,霍青的口袋比他的脸还更要干净,除了返程的机票,再就是苏樱塞给他的几百块了。

现在,想要跟沈嫣然退婚,去沈家肯定是不行了。沈家在通河市也算是一个大家族,他这样登门退婚,跟打脸差不多。还是年轻人比较好说话,他决定明天早上去一趟沈家的华泰集团,跟沈嫣然说清楚,相信沈嫣然会理解的。

人家还未必能看上自己呢!

霍青自嘲地笑了笑,等到了市内都已经是七点多钟了。路灯、街道两边的店面,还有广告牌等等,将整个繁华都市都笼罩在了霓虹灯下。街道上,不时地看到一对对的青年男女,或是互相搂抱着对方,或者是拿着吉他,在路边畅快淋漓地唱着,来宣泄过剩的荷尔蒙。

来东北,肯定得吃烧烤了。

霍青也来过几次通河市,直接来到了大学城附近。街道两边,都是一家家的露天烧烤店,生意非常火爆。离老远,就能够闻到一股烤肉和混杂着孜然粉、辣椒末等等佐料的味道。炭火烘烤着,油渍从肉串儿上滴落下来,发出滋啦滋啦的声响,看着就不禁让人食欲大振。

他早就饿了,随便找了个位置,就点了一些肉串、鱿鱼、牛板筋等等,还有一扎啤酒,就这样闷头吃喝了起来。周围的人,也都是三五成群,或是脚踩着凳子,或是光着膀子,吆五喝六的,很有气氛。

突然,传来了一阵吵杂的呼喊声,伴随着的还有女人的尖叫声:“小动,你快走,别管我。”

霍青皱了皱眉头,顺着声音望了过去,就见到不远处的胡同口,堵着好几个大汉。在路灯的余辉下,还是能够影影绰绰地看得到,还有好几个人在围攻一个身材单薄、瘦弱的青年。而那个青年的背后,是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子。

那青年很是凶狠,愣是没让他们靠近那女孩子一步。不过,他也挨了不少拳脚,要不是为了保护那个女孩子,他一人,完全有能力冲出去。对方人多势众,估计他也抗不了多久了。

吃烧烤的这些人,都站了起来,伸长了脖子张望,却没有一人过去看看。

“看什么看?信不信把你们的眼珠子给挖下来?”堵在胡同口的一个面相凶恶的大汉,手指着这些人,态度很是嚣张、蛮横。

“呃……”

这年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些人连忙低下头,该吃吃该喝喝。

对于这些人的反应,那面相凶恶的大汉很满意,大声道:“兄弟们加把劲儿,把这个女人带回去,少爷会重重有赏的。”

“豹哥,你又立了一大功啊。”旁边一个人,献媚地笑着。

“那是当然,跟着我混,保管让你们吃香的喝辣的。你看到没有?我喊一嗓子,那些人连个屁都不敢放……”豹哥还在那儿自吹自擂,就看到一个穿着圆领中山装,身材消瘦,有着一张娃娃脸蛋的青年,晃荡着脚步走了过来。

这简直就是在挑战他的威信!

豹哥喝道:“小子,这儿没你什么事,给我滚远点。”

霍青叼着牙签,玩味地笑道:“你们忙你们的,我只是想找个地方撒泡尿。”

撒泡尿?

豹哥和身边的几个人都不禁愣了一愣。

吃烧烤,喝啤酒,爽是爽,可喝多了也要找个地方解决一下涨肚的问题。周围,还真就这条胡同的位置比较偏僻,是最佳的撒-尿地点。

一人手指着霍青,怒道:“难道你没看到我们在做事吗?豹哥让你滚远点儿。”

豹哥就想骂娘了,干嘛非得说我让人家滚远点儿?人不可貌相,海水……老凉了,还有点咸。谁知道,这小子是不是什么狠角色。既然他要撒泡尿,那就让他尿好了,别耽误了大事。

豹哥拦住了其余的几个人,大声道:“那你就尿好了,我们是通河帮的人。”

这话很有学问,也显得他很大度,还警告了霍青。你小子最好是老实点,通河帮在通河的地界上颇有势力,就连四大家族中的谭家、单家、周家、还有沈家,都不敢对他们怎么样。你要是敢嘚瑟,我们是不会客气的。

“啊?通河帮的人?”

霍青微微一怔,脸上立即露出了崇拜的神情,颠颠地凑了上来,更是从口袋中摸出来了一包硬盒装的玉溪境界烟,赶紧掏出一根递了上去,陪笑道:“这位爷,我想问你点事儿。”

玉溪境界?豹哥的眼前就是一亮,把烟夹在了手指上,脸上也露出了飘飘然的神情,大笑道:“你说。”

“这个……通河帮是什么帮会,我怎么没听说过?”

“什么?”

豹哥还以为,霍青要加入通河帮,或者是怎么讨好自己呢。谁想到,霍青竟然突然冒出来了这么一句话。紧接着,他就感到小腹一阵剧痛,让霍青一脚给撂倒了。跟着,他就看到了这辈子最为惊恐的一幕。

霍青从小就跟老爷子苦练八极拳,这是一种短打拳法,动作极为刚猛,寸截寸拿、硬打硬开,就跟挥着镰刀在收割秋后的庄稼似的。一通拳脚过后,那些通河帮的人全都摔倒在了地上,不住地**、惨叫着。

“我跟你们拼了。”那个身材单薄的青年,鼻青脸肿的,耷拉着一只胳膊,眼珠子都红了,疯一般地扑向了霍青。

“小动,住手,他不是通河帮的人。”那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人,喊了一声。

啪!霍青伸手,扣住了路小动的拳头,大声道:“你的胳膊脱臼了,别乱动,我帮你接上。”

路小动挣脱了霍青的手,冷声道:“这是我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姐,咱们走。”

路浮萍却没有动,而是“望”着霍青,激动道:“你懂接骨?快帮帮我弟弟吧。”

“姐,咱们不求任何人。”

“你闭嘴。”

这一刻,霍青才注意到,这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人,竟然是个盲人。她的肌肤很白,在月光和路灯的照耀下,白得晃眼。刚才,路小动跟豹哥等通河帮的人打了起来,她就站在他的身后。不是看,只是用耳朵听,就把霍青和豹哥等人的一举一动全都把捏住了,很精准,很冷静。

这得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

看着路小动倔强的眼神,看着路浮萍苍白得近乎于没有任何血色的面孔,霍青的那颗经过千锤百炼的心,竟然产生了一丝莫名的悸动。

“你放心,我懂接骨。”霍青跟路浮萍轻声说了一声,又冲着路小动道:“你过来。”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姐,这个世上没有好人,咱们走。”路小动毫不领情,拉着路浮萍就要离开。

“你的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姐姐?要走,你自己走好了。”

“姐……”

看到路浮萍生气,路小动也有些害怕了。

霍青更是不客气,嗤笑道:“小动是吧?你说得对,你的胳膊有没有脱臼,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现在,我只想问你一句话,你还想不想保护你的姐姐?我看你就是在逃避,你是一个懦夫。”

“我不是懦夫!”路小动很激动,大声吼叫着。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我也懒得让你相信。这样,我帮你把胳膊接上,然后咱们各走各的,两不相干。要是疼得受不了,你就叫出来,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不是懦夫。”

这回,路小动终于是没有再动。

霍青让路小动躺下,随手抓起了路小动脱臼了的手臂,又用脚撑在了路小动的胳肢窝,就这样拖动着手臂,来回晃动了几下。咔吧!霍青突然一拧动,再往前一耸,路小动紧咬着牙齿,连吭都没有吭一声。不过,路小动的额头上满是汗水,可以想象得到这得承受怎么样的痛楚。

“就这样,我走了。”

霍青没有任何的停留,转身就走。

路浮萍激动道:“恩人,谢谢……我,我能摸摸你的脸吗?”

这样的要求,霍青还是第一次听说过。人家是盲人,他又怎么好意思去拒绝,本来已经迈出去的脚步,又让他给收了回来。就这样,静静地,静静地站在了路浮萍的面前。眼睛、鼻子、胡茬子……路浮萍轻轻地抚摸着,很轻柔,很仔细。

好一会儿,路浮萍退后了两步,就这样深深地“望”着霍青,郑重道:“恩人,我记住你了。”

她看不到霍青的人,但是霍青能够感到她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心。

霍青点点头,又看了眼正在张、握着手掌的路小动,大步往出走。没走几步,他扫视了一眼已经爬起来,又堵在了胡同口的豹哥等人,叱喝道:“你们还愣在这儿干什么?滚!”

“你敢留下名号吗?”豹哥喝道。

“留你妹。”

霍青捡起了一块砖头,甩手丢了出去。嘭!砖头正中豹哥的脑袋,豹哥仰面倒下去了。在他的身子接触到地面的那一刻,他的眼泪流了下来。其实,他就是虚张声势,说一些场面话,哪里还敢再对霍青怎么样,逃还逃不及呢。

其余的几个人,吓得不行,连豹哥都没顾得上,立即化作了鸟兽散。

霍青又回头看了眼路浮萍和路小动,谁也没有问对方的名字。这只能算是一个小插曲吧?反正,他也没打算在通河市呆多久。等明天去沈家的华泰集团,跟沈嫣然见个面,当面锣、对面鼓地说清楚,他应该就能回滇池了。

随便找了家宾馆,霍青就住下了。

洗了个热水澡,他倒在床上,翻看着一本行医笔记。这个完全是个人记载的,名字更是霸道,叫做“御医笔记”。在旁边,还有竖着的几个字——天下第一医,里面记载的都是当年霍老爷子给一些**,还有军界的那些大佬儿们治病的案例。对于一个医道高手来说,简直就是价值连城了。

每看一次,霍青就多一分收获。

等到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霍青也不着急,人家沈嫣然是华泰集团的总裁,肯定是忙的不得了。等到了十点多钟,他这才叫辆的士,来到了华泰大厦。

华泰大厦是一栋三十多层高的综合办公大楼,占地面积有几万平米,在这种寸土寸金的市中心黄金地带,单单只是这栋大楼就值几个亿。华泰集团的旗下有高科技电子、房地产,还有超市、大酒店等等,涉猎的领域很广泛,资金实力不俗。

在这种大集团公司上班,各种福利待遇都有,逢年过节有补助,年底有**,时不时的还会组织各部门的优秀员工去旅游。所以,能在华泰集团上班,这本身就是一种骄傲。本公司的人,胸前都有工号牌,只要是看一眼就知道了。要是外来人,也会有登记,否则是不能进入大厦内部的。

当霍青到大厦的时候,刚好是赶上保安部的副队长张泉州在这儿巡视,直接将他给拦住了,大声道:“请出示工作证。”

“呃,我是来找沈嫣然的。”

“谁?”这人,竟然敢直呼沈总的大名,张泉州愣了一愣,再看着霍青的眼神就不是那么客气了,喝问道:“你有预约吗?”

“没有,我就是想找她说点儿事情……”

“没有预约,请离开,别打扰了我们的正常工作。”

张泉州立即下了逐客令,从旁边也过来了几个保安,将霍青给挡在了台阶下。像霍青这样的人,他们见得太多了,几乎是每天都有过来找沈嫣然的,或者是请吃饭,或者是谈生意什么等等。说白了,他们就是想跟沈嫣然套近乎。

东北第一大美女,这个称号不是吹嘘出来的。

霍青皱眉道:“我没想骚扰沈嫣然,更没有要追求她的意思。这样,你们让我进去,跟她说几句话就走。要不这样,你们跟她联系一下,就说是一个叫做霍青的人来找他。”

“你走不走?”

张泉州等几个保安攥着甩棍围拢了上来,虎视眈眈地瞪着霍青。看他们的架势,只要霍青再说一个“不”字,他们会立即冲上来,将霍青给乱棍打出去。

霍青很不爽,他就是来跟沈嫣然谈点事情,至于这样吗?要是就这么走了,肯定是不甘心。反之,要是把这些保安都给撂倒了,把事情闹大,沈嫣然应该能出来吧?他正要动手,从身后传来了一连串儿急促的脚步声。

张泉州等几个保安哪里还顾得上霍青,立即打了个立正,大声道:“白经理,你们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