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王爷,人家超怂的
王爷,人家超怂的 连载中

王爷,人家超怂的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雪碧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叶萧萧 李遐方 现代言情

作为一个拥有雄心壮志的丐帮帮主,叶萧萧最大的理想就是带领自己的组织脱贫致富,做一个叱咤武林的大财主
谁知有一天财神爷真的站在她面前,她却叶公好龙了
财神爷:本王超有钱,从了本王,本王的全部身家都是你的
叶萧萧:我我……我虽然爱钱,但我的征途依旧是叱咤武林……财神爷挑挑眉:嗯?生一个猴子拴不住你,那咱们再生一个?叶箫箫一秒变怂:记得了记得了……打打杀杀不好……家里男人管的太严,空折了本帮主的侠骨丹心啊!贪财好色大姐大X霸道傲娇小王爷食用指南:1、架空古言
2、多甜少虐
展开

《王爷,人家超怂的》章节试读:

乞丐窝里的贵公子


  叶萧萧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像李遐方这么横的人不少见,但是像他这么阔绰的倒是真的不多见。叶萧萧把他们带到唐家别苑之后,李遐方一出手竟然就是二十两现银。

  叶萧萧咧了咧嘴,抖了抖荷包里的银子。

  嘿呦,这二十两银子还真够沉的,这满是补丁的荷包竟然还有点撑不住。

  叶萧萧从荷包里取出三两碎银子,又把荷包的口系紧,小心翼翼的藏到胸口。

  小木头他们有日子没见过荤腥了,叶萧萧特地去割了点猪肉,又买了只烤鸭。怕不够吃,路过水产店的时候她又提了两条活鱼。

  回去的时候小木头阿严他们都在门口等着,看见叶萧萧手里提着这么多东西急忙跑过去接。

  小木头跑得快,拎着烤鸭就往院子里蹿:“棠哥哥!老大回来了,还买了好些肉!”

  叶萧萧刚进门就看到正在解围裙的棠棣。

  棠棣看了叶萧萧一眼,笑容温煦:“你回来了。”

  叶萧萧“哈哈”笑了两声,一下子奔到棠棣面前:“对啊,本帮主回来了。”

  叶萧萧盯着满屋子的锅碗瓢盆搓了搓手,眼珠子骨碌骨碌的转:“阿棣啊,今天做的什么饭?”

  棠棣道:“本来是想蒸点窝头的,可是小木头说你今天发财了,买了好些肉,今天不用我做饭了。”

  一提到这个叶萧萧就忍不住高兴。

  叶萧萧笑的眉飞色舞:“对对对,今天咱们不吃窝头,咱们有烤鸭和鱼。我还割了块猪肉,咱们明天再去买点白面,包饺子吃。”

  棠棣笑道:“你这还真是发大财了啊!”

  “那可不是!时运好,挡都挡不住。”

  叶萧萧接过棠棣手里的围裙把他推到了一边:“你出去,杀鱼这种事情就交给我吧!书上说君子远庖厨。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你是读书人,不能干这种杀生的事情!”【1】

  棠棣摇摇头,一下子握住了叶萧萧的手:“萧萧,我是个读书人没错,但我也是个男人,这些活儿还是交给我来干……”

  叶萧萧打开棠棣的手,又一脚踢到棠棣腿上:“十六岁的毛头小子,男什么人!”

  棠棣有些不服:“我十六岁怎么了?你这月底可才满十五岁……”

  “那又怎么样?咱们现在说的是你又不是我。”叶萧萧再次打断他。

  “听老大的话,边玩去。闲得无聊就去读会儿书,家里这几十个兄弟姐妹还等着你考上状元救我们脱苦海呢!”

  棠棣无话可说,只得扭头离开。

  他们住的地方是破庙改的,餐厅和议事的大厅都是原来菩提庙里的大殿。收拾干净之后,十分的敞亮。

  除了几个年纪大了些已经出去做工的,家里连大带小还有二十几个人。叶萧萧端着盛满鱼汤的盆子走到大厅的时候,围坐在桌子旁的四十几只眼睛都直了。

  小木头舀了一勺鱼汤,兴冲冲的问叶萧萧:“老大,今天伙食这么好是不是因为那俩外乡人给的赏钱?我跟你说,那俩流氓人虽然浑,但是出手特别阔绰,今天见着我,一掏可就是好几两啊……”

  “流氓?”棠棣有些吃惊。

  “你说萧萧今天出门碰见了流氓?怎么没有一个人跟我说?”

  叶萧萧见他着急,急忙说:“你别听小木头瞎胡说,没有的事。”

  叶萧萧讲明事情原委,棠棣眉间波浪却依然未平。

  棠棣想了很久,终于说道:“萧萧,你是个女孩子。眼看就要及笄了,总不能一辈子都在外面讨饭。”

  叶萧萧蹙了蹙眉,没有说话。

  这么些年了,总不能真的讨一辈子饭。确实得想个办法了。

  饭后叶萧萧在房间里抱着算盘打来打去、写写划划苦思了半晌,终于还是选择去敲棠棣的门。

  棠棣当时正在灯下读书,闻声看了一眼。见是叶萧萧急忙起身:“你来了。”

  叶萧萧笑了笑:“阿棣啊,我来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情。”

  棠棣见旁边没有座位,就将自己的座位让给叶萧萧,自己去房间的角落里搬了个木桩子坐:“你说,我听着呢。”

  叶萧萧道:“今天你说的我认真考虑过,我刚回房特地点了一下家里的账,我想在城里租个铺面或者是摊位开饭馆。”

  棠棣表情略有些惊异,但是很快又恢复如常。

  棠棣倒了一杯水递给叶萧萧,笑道:“感情不只是今天发了财,之前还瞒着我发了不少次财呢!竟然连买房置地的钱都偷偷攒出来了。”

  叶萧萧颔首不语,神色颇不自然。

  叶萧萧将衣袖揉了几遍才开口:“阿棣,之前我有事情瞒你,今天就一并告诉你吧。”

  叶萧萧深呼一口气,又道:“我对不住你。我知道你厌恶唐家,不想再跟唐家再有一丝一毫的牵连,唐大人送来的银子布匹和粮食你分毫都不肯受。但是你高风亮节,我却是无耻小人,这些年唐大人一直都偷偷托唐柚小姐悄悄送钱粮过来,我全都要了。有的是悄悄一点点运过来的,有的直接就被我直接拿到集市上折成了银子。”

  叶萧萧从口袋里拿出两张银票和一个账本,搁到了棠棣面前:“这是一百五十两的银子。其实唐大人送来的远比这多得多,但是家里孩子多,每个月都要花一多半;还有你买书和笔墨纸砚的钱,每个月也有一二两。我每一次往家里拿的时候都编好了名目,所以你也一直都没有发现。这两年多的每一笔收支我都做了账,现在还剩一百五十两。”

  棠棣闻言突然起身后退了几步,木桩也歪倒滚到了一边。

  “拿走它!”

  棠棣面色发白,别过眼不肯看那银子。仿佛那是世界上极肮脏的东西,别说挨着碰着,就连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叶萧萧赧颜,悻悻地将银票和账本重新搁到怀里。

  良久,叶萧萧才道:“其实你刚来菩提庙不久唐大人就找过我。他是范阳节度使,牧几州生民,我们这些朝不虑夕衣食无着的小乞丐本就该归他管。他给我钱粮的时候我也只以为他是体恤民情,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你父亲。

  这些年咱们能安安稳稳的在这菩提庙里住着,没有流氓欺凌,没有衙役驱逐,有衣有食,全都是因为他。之前我们这群小乞丐过可过不上这样的日子,你来的晚,不知道……”

  叶萧萧的眼眶发红,嗓子也有些哑:“这安逸的生活让人上瘾。对不起,可能是我太贪心了……”

  棠棣抬了抬眸子,盯着叶萧萧看了好一会儿。

  棠棣走到叶萧萧身边,轻轻抱住了她:“对不起,萧萧。我不该不为你考虑的。我知道你是世界上顶善良的女孩子,否则当年也不会将我从街上捡回来。他是我的父亲没错,可是因为他,我的母亲死的那样惨。我当初离开唐家的时候便说过要与他恩断义绝,我便再不能受他一毫一厘。”

  叶萧萧在棠棣怀中呜咽几声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但是……”

  叶萧萧又抬头瞧了眼棠棣:“但是阿棣,那一百五十两我能不能去租摊位啊?”

  棠棣笑道:“那既然是他范阳节度使体恤民情给你的,那就是你的,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不过以后你不用再给我买纸墨了,我之前在街上代写书信也攒了一点钱,足够用了。萧萧,我已经跟他没有关系了,再用他的钱我会很难受,我希望你能懂我。”

  叶萧萧又“嗯”了一声。

  过了半晌棠棣才松开了叶萧萧,她要走的时候却又被他扯住了手指:“萧萧,今年秋闱我会努力。相信我,这种生活,很快就要结束了。”

  叶萧萧回握住他的手,笑道:“我相信你。”

  其实即便是叶萧萧相信棠棣秋闱乡试能够高中,乡试完了还有会试和殿试,整个下来还得一年的时间。且不说他能否一次就考中进士,就算是他能一次就考中,如果考不进前三甲,他还需要在翰林院当几年庶吉士,等到真正有官做,尚不知何年何月。

  叶萧萧想了很久,最务实的还是租铺面开饭馆。

  叶萧萧第二天特地翻出了自己最干净整洁的一套衣服,兴高采烈的准备上街去挑铺面。

  忙了一整天,叶萧萧几乎了解了幽州城每一个地段摊位铺面的租金,对店面装修和厨子的聘请价格更是了如指掌。

  晚上回来之后,叶萧萧又一个人在房间里写写划划打算盘到凌晨。

  到了第三天,叶萧萧又翻出了自己最脏的一套乞丐制服,抹了一脸泥,大清早就拿了个破碗出门去了。

  再之后,叶萧萧再也没有提过去租店面开饭馆的事情。

  叶萧萧心情沮丧,沿街乞讨的时候也有些败兴,经常在街上找个角落窝着一睡一天。不过毕竟是个乞丐头子,倒也没有人指责她消极怠工,她也就得过且过了。

  “喂,小乞丐,醒醒!”叶萧萧梦里都能听见有人踢她的破碗的声音。

  叶萧萧一下子被惊醒,正要发作,一睁眼就看见李遐方那张目无下尘的脸。

  **爷,惹不起,不生气。

  叶萧萧皱成一团的小脸马上就舒展开来了。

  “诶呦,是李六公子啊!”

  李遐方看了一眼叶萧萧笑得花枝乱颤的黑脸只觉心中恶寒。

  咦……

  脸上抹的什么鬼玩意儿,怎么会是这个色儿?

  注:

  【1】语出《孟子·梁惠王章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