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狂之护卫
狂之护卫 连载中

狂之护卫

来源:掌读520 作者:沐枫 分类:奇幻玄幻

标签: 奇幻玄幻 沐枫 狼哥

简介:男人,当一诺千金! 男人,当铁拳开道! 男人,当心有猛虎! 男人,当温柔护花! 沐枫,为了男人间的承诺抛弃似锦前程,闯入繁华都市,公义为心,铁拳开道!展开

《狂之护卫》章节试读:

第4章 雷霆手段


那名中年医生看着沐枫一张张地在看着片子不屑地哼了一声,西医里头最难的可不是那些医学理论学习,任何一个书虫只要肯下功夫,几年的时间都可以学得相当不错,真正难的还是在临床在一堆各种数据当中进行确诊,其中看片子就是其中最难的一项,没个三五年看片子经验没有名师指点别想弄明白。

现在他看着沐枫一脸认真地翻看着片子的模样只以为他是在装模做样,忍不住不屑地道:“你要是懂医的话尽可以回家治疗去,现在这么乱搞一旦伤势恶化了你们自己负责,可别推到院方来,我们这可都是有程序有监控的!”

沐枫当然会看片子,疾病方面他不太懂,但是在战场紧急的情况下连片子都不用看就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确认内外创伤,甚至比一般的主任医师都要强,稍做检查之后他已经可以确定根本就没有什么内伤,更没有什么内出血,抬头再看看那个中年医生一脸不耐烦的催促,顿时脸上就闪过了一抹煞气,哪怕是一个刚刚学会看片子的实习医生都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要是这个中年医生没问题,沐枫都敢眼睛抠出来当泡踩。

老沐看着儿子的双手上的青筋迸起,暗叫了一声不好,赶紧伸手去拽却拉了个空,紧跟着那名中年医生的脖子就被一只大手紧紧地扣住从地上提了起来,腾云驾雾一样的双脚离地飞了起来,咚地一声狠狠地撞到了身后雪白的墙壁上。

“你以为我是瞎子吗!”沐枫咬着牙怒声道,此时沐枫的怒气已经达到了极致,如果不是自己退伍回家的话,小妹说不定就会被那些校外的混子给祸害了,而父亲,也因为帮着街坊邻居出了个头就被打伤送进了医院,更加让他愤怒的是,这个所谓的白衣天使在天使的外衣下藏着一个恶鬼的躯体,竟然要把自己完好的内脏器官给割掉,这简直就是在变着法的祸害人!

那几个实习医生和护士惊呼了一声上前就来拉扯沐枫,可是他们这种坐办公室的又哪里抵得过沐枫这种一线战场上下来的汉子,全身紧崩的肌肉如同坚硬的花岗岩,任他们怎么拉扯推撕都纹丝不动,随手一划拉,稀里哗啦地倒了一大堆,单论战斗力比那些校外的小混子都不如。

“告诉我点什么!”沐枫的牙齿咬得咯咯做响,铁钳一样的手指也开始收紧,眼前这个医生似乎不再是医生,而是战场上摸来的俘虏,而他则是在战场上审俘,在特殊情况下,军人审俘可不像警方办案顾忌那么多,审完的俘虏很少有囫囵个的。

中年医生像是一只被吊起的家畜似的双腿不停地颤动着,嘴里头发出嘎嘎的怪响声,双手拼命地要把沐枫的手拽开却怎么也拽不动,做为一名医生,他自然知道自己现在的窒息情况有多严重,再有那么一小会,自己就会因为喉管受损和大脑缺氧昏迷甚至是死亡。

“小枫,你给我住手,还嫌事不够大吗!”老沐拍着床沿怒声喝道,想要起身却牵动了肋间的伤势,疼得又躺了下去。

老沐的一声痛哼让沐枫从那种战场状态中脱离了出来,深吸了口气,手指一松就要放开这个医生,然后一把拎住了这个医生的脚踝就向门外头拖,一边走一边道:“小妹,你照顾一下咱爸,我一会就回来!”

中年医生挣扎着双臂胡乱地挥动着,拼命地抓着能抓到的一切,那几名实习生和护士也赶紧上来阻拦,沐枫的眼睛一瞪,一脸的煞气把他们吓得全身都僵了不敢乱动弹。

这时门口一条粗壮的身影一闪,一个扎着小辫,身体颇为健硕,脖子处还露着纹身鹰头的年青人大步走了进来,随手抄起了身边的一把椅子,推开了那些挡路的护士和实习生,高声叫道:“草尼玛的,敢在我鹰哥面前动手,谁给你的胆子!”

年青人叫着,一甩手,椅子就向沐枫飞了过来,沐枫的手一探,啪地一声,稳稳地抓住了那只飞来的椅子,扭头望向那个自称鹰哥的年青人,那双眸子里头闪动的精芒让鹰哥这个道上以凶悍而著称的打手不由得身体一紧,在这一瞬间,像是被一只饥饿的猛兽当做食物盯住了一样。

“看样子正主来了!”沐枫冷冷地道,手上的椅子一抡,咚地一声就砸到了他的后背上,木头椅子哗啦一声碎了一地,只留一根椅子腿还握在他的手上,而那个中年医生也是像是一截木头似的一脑袋栽地上没了动静。

鹰哥微微一愣,没想到这个时候他竟然还敢动手,上下打量着沐枫,特别是他身上的军装和脚上的军用大头皮鞋,目光微微一缩。

沐枫冷冷地道:“是你出的主意?”

鹰哥抿了两下鼻子,不屑地道:“哪来的过江猛龙啊,这可是乔爷的地盘,管是龙是蛇,都给我老实的盘着,至于主意,没错,是我的主意,本来只打算切一颗腰子!现在我要切俩!怎么?你有意见?”

沐枫突然笑了起来,“我没意见,只要你的手还好使的话!”

沐枫说着突然动了,像是一只猛虎一样向鹰哥扑了过去,手臂粗的椅子腿兜头砸了过去,鹰哥大惊,没想到这个小子在自己报上了身份之后还敢动手,想躲的时候已经晚了,右手探向腰后拔刀,左臂一横就挡到了身前,然后椅子腿就砸到了他的手臂上,嘎崩一声脆响,椅子腿断成了两截,而鹰哥的左臂也变了形状。

鹰哥痛呼了一声,右手也把腰后那把闪亮的短刀拔了出来,只是短刀还没等递出来,沐枫手上的半截椅子腿带着森利的尖茬和木屑已经闪电般地扎到了他的肚子上,入肉三分直接就捅伤了肠子。

鹰哥还没等发出痛哼声,刚刚**的短刀就已经到了沐枫的手上,然后肩膀一疼,短刀从锁骨下方扎了过去,穿过肌肉顶着他一路后退,砰的一声撞到了门上,沐枫收手后退,鹰哥这才惨叫了起来,可是他整个人都被短刀钉到了门上,刀拔不下来,肚子上的椅子腿也拔不下来,鲜血淋漓惨叫不止。

沐枫突然出手,短短的一个照面,如同电光火石一般瞬间就制住了鹰哥还把他钉到了门上,这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一时之间除了鹰哥惨叫声再没有了别的声音,那几个实习生和护士吓得哆哆索索一声也不敢吭,甚至还有一个挺漂亮的小护士吓得尿了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