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重生都市医尊
重生都市医尊 连载中

重生都市医尊

来源:阅文起点 作者:陈凡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姜海山 都市小说 陈凡

正式版:渡劫期大修士陈凡陨落在天劫中,却一梦五百年重回地球的年少时代
上一世我登临宇宙之巅,俯瞰万界,却无人相伴
这一世只愿不负前尘不负卿
通俗版:修行五百年的渡劫期修仙者重生回都市,弥补遗憾,扮猪吃老虎的故事
...展开

《重生都市医尊》章节试读:

第2章 重生归来


  “想不到我不但没有陨落在天劫中,还重生回了地球的年少时代……”

  燕归湖畔,一颗老柳树下,告别姜海山后的陈凡,缓缓吐出一口白气,只见这道白气,如同匹练般射出数米。

  旋即,他整个人气势陡然一变,双目之中杀机迸发!

  区区姜海山,他不放在眼里。

  然而,前世血海深仇,他如今重生归来,必要血债血偿!

  前世,陈凡出生在一个小康之家。

  母亲王晓云出身豪门,为追求爱情,毅然与家族断绝关系,一手创立锦绣集团。

  在陈凡出生后,两边态度也稍微缓和下来。

  可以说一家人算不得大富大贵,可也衣食无忧。

  然而这一切,都在陈凡上大学时,化为梦幻泡影!

  想到这,陈凡眼中露出一丝寒芒。

  沈君文!

  华夏地产界龙头万荣集团董事、湖东省首富之子,小琼的同学。

  他不但抢走了小琼,更是锦绣集团覆灭的罪魁祸首!

  前世陈凡和小琼青梅竹马,小时候分离,大学时再见,本以为能永远在一起。

  结果沈君文,横插一手,再加上方家的反对,两人惨遭拆散。

  随后,沈君文更对锦绣集团发动雷霆打击,让母亲十几年以来的心血付之东流。

  陈凡握紧双拳,他永远记得,在锦绣集团覆灭前夕。

  走投无路的母亲,带着自己前往娘家,首都燕京豪门王家求助。

  谁知,等待他们的,却是各种亲戚的冷眼和嘲讽。

  母亲王晓云和父亲陈恪行辛苦十几年的成就,在他们看来一文不值!

  陈恪行跪地恳求一天一夜,滴水未进,得到的依旧是无情的嘲讽,

  最后,陈凡的表哥,王家年轻一代最优秀的人物,王城,更直接让人将他们撵了出去!

  陈凡最后一次见到王家人,是在他母亲的葬礼上面,当时王家只派了一个第三代的小辈出席葬礼。

  来的就是王城!

  他的外公、外婆、舅舅、舅妈,没有一个人来!这可是他们的亲女儿、亲妹妹啊!

  那时王城高大帅气,趾高气扬,光芒耀眼,被众人拥簇在中心,犹如天潢贵胄。

  虽然已经事隔五百年,可王家人的嘴脸,依旧历历在目。

  集团覆灭,亲人离世,陈凡过的穷困潦倒,遭过无数冷眼和讥讽,最终从高楼一跃而下。

  恰好此时苍青仙人路过地球,救下了陈凡,从此踏上修仙之路,一去就是五百年。

  他天赋惊人,五百年就修成渡劫期,与星空万族交手,万战不败,被修仙界共尊为‘北玄仙尊’。

  可惜他最终还是陨落在天劫中,被心魔打败。

  因为陈凡这五百年为了修炼,抛弃一切,留下了无数悔恨和不可弥补的遗憾。它们平时被压在心海深处,当心魔劫到来时就一涌而出,让他避无可避。

  “妈妈、爸爸,安姐姐,还有小琼,我回来了。”

  “这一次,我不会再退缩!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们,轻辱你们!”

  “而沈君文、方家、王家以及王城!”

  “这一世,我会亲手剥夺你们的一切,把曾经的羞辱一一还给你们!”

  陈凡抬起头,目光坚毅。

  “咦?”

  下一刻,陈凡微微一怔。

  只见不远处,一个扎着马尾,穿白色练功衫的女子正站在湖畔的柳树下打拳。

  旁边的唐装老者不时咳嗽一声,偶尔指点女孩一两句。

  而另一个精悍年轻男子则靠在路边停着的一辆黑色越野车上,时刻关注着周围。

  穿着白色练功衫的女子身材高挑,举手投足都健美有力,有一种别样的英武之气。

  但这不是关键,关键在于陈凡竟然在她体内看到真元的痕迹。

  “难道她是修仙者?”陈凡惊讶万分,他没想到地球上也能遇见修仙者。

  “不对!”仔细一看,陈凡发现不对劲了。

  “她这真元太弱了,凝练太散,比真正修仙者的真元弱化无数倍。这种程度真元,不要说施展法术,连一张符都画不出来。她体内运行的法门也只有简单的几条线路。”

  再看看她身上穿着的练功衫,打着的拳法,以及一旁自从来人之后就不再出声指点的唐装老者,陈凡心中升起一股明悟。

  “这就是所谓的内力?”

  前世陈凡生在**,从小就看各种武侠电视长大,自然听说过武功和内力的存在。

  但马尾辫女子的内力或真气,在质量上远远比不上修仙者的真元法力。

  这就像汽油柴油和航空燃油的区别。

  武者是汽油,只能开小轿车。修仙者的真元是航空燃油,足以推动飞机甚至火箭!

  更别说修仙者随着修为增进,还可以施展各种法术、神通、法宝,甚至驾驭天地之力。

  这都不是纯粹靠内力的武者能比的。

  想通这点,就明白这个女子和真正的修仙者差距有多大了。

  陈凡心态放松下来,再看看女子的拳法,不由摇了摇头。

  他这摇头没事,那打拳的女孩子却受不了了。

  早就看他在一旁盯着自己练功很不爽,还不住摇头,好像自己的拳法很一般似得。

  这女子也是心高气傲之人,立时收了拳法,冷着一张俏脸,走到他跟前道:

  “摇头干什么?你看的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