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诡案实录
诡案实录 连载中

诡案实录

来源:微小宝 作者:流失之地 分类:悬疑惊悚

标签: 宣扬 悬疑惊悚 程博

人们说起命运总是因为面对残酷现实的无能为力
身负判官命的主人公程博陷入一件又一件的诡异命案中,他能否解开重重迷雾,知晓对方和自己的恩怨过往? 恐怖源自真实,荒诞不经的传闻背后,隐藏更深的是匪夷所思的真相!展开

《诡案实录》章节试读:

第四章 马桶藏尸案


一大早的,程博家门口就传来咚咚的敲门声,程博睁开惺忪的眼睛,听惯了胖子几年的敲门声,不得不说是一点都没变啊。要不是程博没有起床气且脾气较好,换成其他人早就暴走了。 今天是工作日,按道理来说,胖子是不可能这个时候来自己家里作客的,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他又遇到了自己解决不了的案件。他喵的,这胖子的上司是怎么想的,就算他的业绩很好,也没必要这么逼胖子嘛,连自己都跟着一起遭殃了。 幸好今天程博在学校里没课,要是换成其他时间,估计程博是压根就不会搭理他的。程博一个翻身就掀开被子,穿了外套来到客厅将门打开。 门外胖子穿着警服,满脸堆笑的看着程博,“早啊,博哥。” 程博知道这小子又拿自己开刷,没好气的回答道,“早什么早,你小子不在警局里工作来我这里干什么呀?”程博明知故问道。 胖子也意识到自己这时来有些不合适,但为了破案只得硬着头皮说道,“在警局里又接手了一个奇怪的案件,一时没有头绪这不就来找你了吗。” “你这家伙怎么每次都能摊上这些奇奇怪怪的案子呢?”程博叹了一口气,让胖子先在家里坐下了,他先去倒了俩杯热茶放在桌子上。 “这不是上次你又帮我破案,我又得到警局局长的看重,不久前重案组将最近发生的一起暂时没法破获的案件,移交至我们刑侦组了么。” 程博不由皱了皱眉头,“胖子,你这可不行啊,局长成天就将这些奇怪的案子交给你,你是不是在警局里得罪了什么人,或者没有和局长搞好关系?” 胖子连忙摆了摆手,“没有这回事,我们局长其实是一个非常看重人能力的人,只有深得他赏识的人才会把这些案件交给他。” 程博心里不由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不过胖子你有什么能力,还不是每次都由我来帮你破获案件? 程博颇有些无奈,“看来以后我的任务要渐渐变多了,好了说吧,这次又是什么。”程博对于胖子有几斤几两还是知道的,讲起来胖子还真不是做**的料,不过他倒是有做官的潜质,从小程博就看出来胖子的鼻子生的很是不错,就是麻衣相术中所说的“官鼻子”。 胖子缩头缩脑的看了程博一眼,小心问道,“博哥你还没吃早饭吧?” “是啊,那又怎么样,这跟案子有什么关联么?”程博不解的问道。 胖子做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那就好那就好,接下来我要说的案子有点恶心,我怕你吃了早饭,会把早饭吐出来。” 程博心里不信,嘴里“切”了一下,“我有什么可吐的,我自小读了这么多的侦探小说,再加上这几年和你一起去案发现场,什么样的惨状我没见过?你就放心说吧。” “好吧,那我就说了。这是一件发生在农村的案件,案发那一天,在本市某村里的一个地方,我们的案发人,一位当地的女教师周萍,乘俩天的假期回到自己的家中。在上厕所的时候她发现,在蹲坑里冒出了一只皮鞋。” “于是她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打开了在房子后面的粪池的盖子,可是令她尖叫的一幕出现了,一具上身裸露的男子尸体蜷缩在粪池的底部。后来经重案组的人调查,发现这位男子正是周萍认识的同村人林野。” 正在喝茶的程博听到这一段时,“噗”的一声将茶水从口中喷了出来,同时他还不断的咳嗽,似乎是被呛住了。 胖子不断的拍打着程博的后背,问“博哥,你怎么了?” 程博摆了摆手,“没事,只是听到你说死者的死亡方式当真有些,”程博想了想,从口中挤出俩个字,“别致”。虽说胖子已经给程博打过预防针了,但程博还是被死者的死亡方式给惊到了。 胖子有些得意的说道,“早就告诉过你了么,要有心理准备,可你偏偏不信。”看到程博欲言又止的样子,胖子急忙继续说道,“我们的人经勘查发现,粪池是一个呈U型的粪池。它的开口,就是U型的圆形管口非常狭窄,完全无法允许一个人进入。” “而且它的底部与俩端之间是呈现垂直状态的,完全无法人为将死尸从底部拉出。” 听到这,程博不由思考起来,既然无法人为拉出,那么受害人又是怎样进去的呢?但首先可以排除自杀的可能性了,毕竟哪个神经病会用这种别致的死法来自杀。 “所以为了将受害人的尸体弄出来,我们请来了一辆挖掘机将粪池彻底破坏,才将尸体打捞出来。” 听到这程博不禁叹了一口气,这下麻烦了,连案发第一现场都无法保留了,不过这也说不准,或许粪池并不是案发第一现场也说不定。 “受害人的状态也是颇为奇怪,他上身裸露,在上身上发现一叠整整齐齐的死者的衣服。而且受害人的一只皮鞋盖在了死者的脸上,另一只皮鞋则在附近的山上发现。” 的确奇怪,另一只皮鞋怎么会在山上发现,难道死者之前还去过山上,程博心里觉得很是奇怪。 程博用手指头敲了敲桌子,“那重案组是怎么判断的,还有现场是否还遗漏有其他除死者以外的东西?” 胖子摇了摇头,“现场并未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经法医鉴定受害人是死于被发现的俩天前,也就是周萍刚刚离开自己住所里的时候。而且死因是由于长时间处于低温状态,即死于低温症,而且死者死之后身上也没有发现拖拉的痕迹。” “冻死的?那就说明粪池就是第一案发现场,但也有几点说不通,比如死者为何要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整整齐齐的放在胸前,如今已是冬天,夜晚的温度可以达到零下十几度,他不是自杀就应当在死亡的驱迫下穿上衣服。虽然还是会死去,但好歹会延缓他死亡的时间。” “有没有可能是死者怕弄脏衣服?” 程博不禁扶额,“完全不可能,既然他怕弄脏衣服为什么还要进去,就算他是被人威胁进去的,那一个人在生死关头,究竟是爱惜自己的衣服,还是爱惜自己的生命?” “你们警方是怎么判断的,给出了什么暂定结论?”程博问道,毕竟他还没有去现场,所获得的信息没有**的多。 胖子尴尬的道,“经过警方调查,认为死者林野是由于想要偷窥周萍,于是潜伏在粪池之中,又因为不慎卡在了粪池中出不来,所以死于低温症。另外补充一句,周萍这个人长得还是不错的。” 程博又是喷出一口茶水,这结论简直和死者的死法同样别致啊,一个人为了偷窥而将自己意外玩死了,真是强大无边的脑洞。 看来光靠这些家伙是不行的了,要自己亲自去案发现场跑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