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盛少,情深不晚
盛少,情深不晚 连载中

盛少,情深不晚

来源:万读 作者:周沫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周沫 小宝 现代言情

年轻幼稚的周沫被爸爸算计,稀里糊涂睡了高冷男神盛南平,阴差阳错生了儿子
盛南平恨透周沫三年后,为了救儿子,他必须和周沫再生一个孩子
周沫是有些怕盛南平的,婚后,她发现盛南平更可怕
“你,你要干什么?”“干该干的事儿,当年你费尽心机爬上我的床,为的不就是今天?”“……”传闻,京都财神爷盛南平是禁欲系男神,周沫表示,骗人滴!终于熬到协议到期,周沫爆发:“我要离婚!我要翻身!”但盛南平是什么人,他能把你宠上天,也能杀你不眨眼......展开

《盛少,情深不晚》章节试读:

第005章 小三怀孕了


周沫睁开眼睛时,外面已经艳阳高照,她从床上坐起来,小腰发出‘咯吱’一声响。

尼玛,她才二十岁啊,她的小腰柔软性多强啊,愣是被盛南平折腾成这样了,就算他花钱了,也不能往死了里操练她啊!

周沫在心里嘀咕着,扶着腰起床洗漱。

盛南平早就上班走了,穿着黑裤白衫的佣人为周沫准备好了早晨,看见周沫下楼,礼貌的低头,“少夫人,早上好。”

盛家的佣人和他们的主人一样,表明上都是矜持有礼的,对待身份尴尬的周沫很客气。

周沫知道这里的人都瞧不起她。

她有个声名狼藉的爸爸,有个做小三的妈妈,她以未婚的身份为盛南平生下第一个孩子,现在又为了钱,嫁给了盛南平,再为盛南平生孩子。

尽管这里的人都看不起她,周沫还是愿意留下来。

因为十七岁时一见倾心的盛南平,因为他们的儿子。

周沫吃过早餐后,到大花园里散步,她今天没有课,想看看有没有机会在花园里遇见儿子。

盛家的大花园如同皇家园林一般漂亮,名贵的花朵在阳光下相依相偎,清新的香气无处不在,直浸到人的每一个毛孔里去。

周沫在花园里四处看着,很幸运,她看见佣人带着小宝在前面玩。

三岁的小宝长的粉雕玉琢,只是略微瘦弱,脸上带着病态的苍白,看得周沫心疼又心酸。

宝宝啊,你别怕,妈妈一定能救你的!

小宝不太爱说话,无论佣人怎么哄他,逗他,他的小脸总是酷酷的绷着,很像他那森寒冷漠的爸爸。

难得看见儿子,周沫激动万分,小心翼翼的往儿子身边走去。

她趁着佣人不注意,凑到小宝身边,低声叫着:“小帅哥!”她伸出手,想摸摸孩子的手。

小宝无比机敏,身子迅速躲开,漆黑的眸子里满是防备和警惕。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周沫还想再往小宝身边凑,佣人发现了她。

“小宝,快点儿过来!”佣人看见周沫像看见了外星人一样,一脸惊慌的抱起小宝,一路小跑的回了大宅。

看着儿子被佣人抱远了,周沫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她知道盛家人都因为三年前的事情怪她,但她也是被陷害的啊,如果不是她爸为了攀上盛南平,她也不会被灌醉推进盛南平的房中,也不会十七岁就生孩子啊!

说来说去,都怪她有个贪得无厌的爸爸,害的她们母子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认。

周沫垂头丧气的走回别墅,准备礼物,下午要去参加同学苏月的生日会。

苏月的生日宴会厅布置的非常漂亮,重重叠叠的香槟酒塔散发着阵阵香气,悬空的霓灯闪闪烁烁,四周一圈自助餐桌,摆放着各色精致的食物。

大厅里已经来了不少的人,周沫先见过苏月,对苏月说了生日快乐,将礼物交给苏月后,就往没有几个人的自助餐区走,琢磨着拿点好吃的。

“我推荐你吃牛排,这里的牛排很棒的!”

周沫一转头,看见一个穿的很嘻哈的男生站在他面前,这个男生长的俊秀精致,漂染了一撮黄头发,笑的阳光又痞气。

“谢谢。”周沫端起一杯果汁,往旁边走。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长的清丽动人,很是可爱。”嘻哈男生紧随周沫身后,很认真的说。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这种搭讪方法很老土!”周沫不想理他,继续往前走。

嘻哈男追着周沫,目光灼灼的上下打量她,“我说的都是实话,你长的真的很漂亮。”

周沫干脆站下了,摇晃着手里的高脚杯,从容地任他打量,“我是已婚人士,你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了!”

嘻哈男有一倏赧然了,他薄唇轻掀,笑笑,“我叫姜安迪,咱们是有缘人,一定还会再见面的。”

有缘你妹啊!

周沫轻撇撇嘴,往宴会厅边上的休息室走去了。

姜安迪饶有兴致的盯着周沫窈窕的背影。

周沫不想再被嘻哈男纠缠,走到最远的休息室里喝果汁。

其他人都忙着在宴会厅里争奇斗艳,这里只有周沫一个人。

一个穿制服的服务生端着一餐盘的美食走过来,彬彬有礼的问:“你是苏月小姐的客人吧?”

“对。”周沫点点头。

“小姐,请慢用。”服务生放下餐盘,离开了。

这服务,真是周到的没谁了!

周沫乐得一个人在这里享受美食,牛排鲜嫩多汁,北极虾晶莹剔透,每一样东西都很好吃,周沫不由大快朵颐。

吃饱了东西,周沫就觉得困了,她想站起来回家睡觉,但睡意上涌,她眼皮发沉,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

有两个穿着酒店制服的男人早就等在了休息室的外面,看见周沫睡着了,快速的闪身进来,将周沫拦腰抱起,趁着四周没人,疾步往楼上预定的房间走去。

楼上房间里等着一个强壮高大的男人,一脸的猥琐,见人把周沫抱来,伸手把周沫接了过去。

猥琐男看着青春貌美的周沫,双眼放光,“我真的可以做吗,随便做?”

“当然可以,但我们要录像,还要照片,而且要近照的,还要把你的东西留在她那里面。”穿着酒店制服的男人小声吩咐着。

“我做事情你放心。”猥琐男已经心痒难耐,恨不得马上将周沫剥光。

“抓紧时间,一个小时候给我们照片,不要坏了事情。”高大男人嘱咐一句,关上房门走了,他没有注意走廊尽头,一道挺拔的身影。

猥琐男把周沫放到床上,把摄像头摆正位置,然后欢喜的搓了搓双手,“小美人,我来了!”

他猴急的扑向床上的周沫,还没等得手,就被一直手抓住后脖领子扔了出去。

“嗷!”猥琐男被摔的痛呼,“妈蛋的,谁敢坏劳资的好事!”他愤怒的转头看向来人。

面前的男人十分年轻,穿着嘻哈,染着一撮黄头发,痞气十足。

“你什么人?谁让你随便进来的?”猥琐男人见来人年轻,他镇定了下来,从地上爬了起来,气势汹汹。

姜安迪双臂抱胸,蔑视的看着猥琐男,“是谁让你做这样的事情?他们给了你多少钱?”

猥琐男一惊,狡辩着说:“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快点离开,不然我报警了!”

“好,你报警吧,床上的女孩是我女朋友,你光天化日迷醉我女朋友,意图用强,看看**抓谁!”姜安迪蛮不在乎的笑着。

猥琐男做贼心虚,开始慌了,眼睛贼溜溜的看着门口。

“你告诉我是谁指示你做这件事情的,不然我就报警抓你!”姜安迪收敛了笑意,狠盯着猥琐男。

猥琐男露出恐惧的神色,喃喃的说:“小爷饶命啊,我也是迫不得已,是他们强迫我做的......”

他边说边往门口挪动,趁着姜安迪防范松懈之际,“蹭”的一下跑到门口,打开房门就往外面跑。

姜安迪快步追了过去,但猥琐男已经跑了出去,姜安迪担心床上的周沫,没有继续追赶。

他走回房间,看着床上的周沫。

周沫睡的很沉,浓密的睫毛静静的垂着,白皙光洁的肌肤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着莹莹如玉的光泽。

姜安迪只觉得一阵心跳急促,连忙走过去将窗帘打开,又弄了条湿毛巾,给周沫擦脸,想让周沫快点醒过来。

周沫被湿毛巾一激,清醒了些,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年轻俊秀的脸,慢慢的皱起眉头,“你......你怎么在这里啊?”

姜安迪对着周沫一挑眉,“我说了我们有缘,还会再见面的!”

周沫中了迷药,头有些疼,身上也没有力气,她扶着脑袋,快速的打量周围的环境,努力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

她大概想出些眉目,羞愤的质问姜安迪,“你在我食物中放了迷药,把我掠到酒店房间的?”

姜安迪做出万分痛苦状,“难怪说好人当不得,转眼就被讹啊!小姐,是我救了你,你着了人家的道,差点被人强了,还要给你录像呢!”

周沫半信半疑的看着姜安迪。

姜安迪扯过柜子上的摄像头,将里面的东西回放给周沫看看,“你自己看看,不要冤枉好人啊!”

周沫看着里面的内容,心里又惊又怕。

她知道自己冤枉了姜安迪,很是歉意,“对不起啊,是我误会你了,我还要谢谢你救了我,不然我......”她都不敢想象下去了。

不知道是谁这么恨她,竟然用这样卑劣的手段陷害她。

“小事一桩,不足挂齿!”姜安迪吊儿郎当的笑着,然后关切的问周沫,“需不需要我帮你联系家人啊?”

“不需要!”周沫立即摇头,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盛家人知道。

“那你有没有不舒服,需要我送你去医院吗?”姜安迪见周沫总是揉太阳穴,猜到她是头疼了。

“不用了,谢谢你,我洗个脸就好了。”周沫的头还很晕,但她支撑着起床,去洗了脸。

洗了脸,周沫的头不那么晕了,人也清醒了不少,她随便的擦擦脸就走了出来。

酒店这种地方太暧昧,她得快点离开。

“先生,今天的事情非常谢谢你,我下面还有朋友,我得走了。”周沫客气的对姜安迪说。

姜安迪看着周沫还带着水珠的苍白脸庞,仿佛一枝静立在江南池畔的初生睡莲,伴着淅沥的雨滴声,带着种莫名的美丽和柔弱。

他忽然想到周沫的身份,急令自己收住心猿意马,点点头,就让周沫离开了。

周沫快速离开这间充满屈辱的房间。

她没有心情再去参加苏月的生日宴会了,直接走出酒店,呼吸着外面的清新空气,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到底是谁想害她?

周沫皱着眉想。

可疑的人只有一个,曲清雨。

这个黑心的女人!

周沫气的要死,却苦于没有证据,只能自认倒霉了。

这时,周沫的电话响了,是盛南平打来的。

周沫看见盛南平的名字,没来由的一阵委屈,她的眼睛甚至都起了雾气。

她多想告诉盛南平刚刚发生的惊险事情,她多想盛南平可以安慰一下她慌乱的心!

周沫有些激动的接起电话,“喂!”

“你在哪里呢?”低沉的声音,音质华贵,只是偏冷,带着不容人忽视的威仪。

周沫一下就清醒过来了,打消之前不切实际的想法,手指揪紧了衣服,让自己镇定下来,“我来参加同学的生日宴了。”

“大姐的儿子由国外回来,晚上老宅有家宴,你五点之前必须到家。”

“哦,我会的。”

盛南平那边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周沫黯然失落的站在大街上。

她那么爱的盛南平啊,她最亲密的丈夫啊,她多想跟他说说话,多想告诉他在这里受的屈辱和伤害,多想从他那里得到一丝慰藉。

可是她的丈夫,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只是一个冷冰冰的遥不可及的人。

周沫所处的地方不好打车,她费了点时间才打到车,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四点半了。

她还没等走进家门,就听见别墅里面传来欢声笑语,还有孩子的声音。

小宝在这里!

周沫一激动,快步走进别墅,里面的欢声笑语嘎然而止。

璀璨的斯华洛世奇水晶吊灯底下,盛南平坐在沙发主位上,在他的左侧坐着身穿Dior经典长裙,娴静优雅的曲清雨。

他的右侧坐着位雍容妇人盛南平的妈妈华玉清。年过五十的华玉清精心保养的脸看起来很年轻,头发挽成个发髻,斜插着一支很复古的头钗。

因为丈夫沾花惹草,华玉清的表情常年是阴郁的,难得今天这么开心。

小宝站在他们的中间,摆弄着一个玩具,此时略带诧异的转头看着周沫。

周沫礼貌的同华玉清打招呼,“妈,下午好!”又看向曲清雨,“曲小姐好。”

华玉清用鼻子哼了一声。

曲清雨细致描画过的脸上都是温婉,大方的对周沫笑了笑,“周小姐好。”

周沫不理会曲清雨的小伎俩,欣喜的向她的儿子走去。

在周沫离小宝还有两米距离时,华玉清蹙眉,睥睨周沫的姿态尽显盛家主母一贯的风范,“你别再往前走了,小宝身体不好,免疫力低,你刚刚从外面回来,不适合接近他。”

周沫不想公然同婆婆发生争执,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这个屋里唯一和她关系亲密的盛南平。

盛南峻冷的脸毫无波澜,黑眸无动于衷,明显是不想帮她的。

周沫咬咬嘴唇,很想掉头上楼,但又不愿意错过接近孩子的机会,忍气吞声的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宝宝,过来,让阿姨抱抱!”曲清雨亲切的叫着小宝。

小宝好像同曲清雨很熟的,听见曲清雨叫他,稍稍迟疑一下,还是走向了曲清雨。

“真是我的好宝宝!”曲清雨探下身,把小宝抱在怀里,亲昵的吻着小宝的额头。

“小宝跟清雨就是投缘,一天看不见清雨,就会念叨想清雨阿姨了!”华玉清笑盈盈的看着曲清雨,对曲清雨无比中意。

“那以后我就天天来陪小宝,宝贝,你说好不好啊!”曲清雨把一个最新款的玩具手枪塞到小宝手里。

小宝看见喜欢的玩具,很感兴趣的摆弄着,在曲清雨的再三追问下,点点头。

“看看,小宝最喜欢清雨了,清雨乖巧懂事,我也很喜欢,哎,要不是当初……”华玉清说着话,瞟了眼周沫,“也不会搞成现在这样了,有些人啊,本就不该出现的!”

“伯母,现在这样也很好,我们拥有小宝了,世界上最好的小宝!”曲清雨无比圆滑的接过这句话。

“对啊,我们有小宝了,难得清雨又喜欢小宝,以后我们还是欢欢喜喜的一家人!”华玉清这话说的非常露骨了。

周沫看着自己的儿子坐在阴险腹黑的曲清雨怀里,心剧烈的疼着,好像被利刃生生的劈开。

曲清雨有可能就是今天害她的人,但是她的儿子却坐在曲清雨的怀里,搂着曲清雨亲昵的笑着。

不久的将来,小宝可能会认贼做母,而曲清雨呢,定然会不择手段的迫害小宝!

周沫越想越怕,不行,她绝对不能让儿子落到曲清雨的手里。

她看向盛南平,见盛南平姿势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目光欣慰的看着曲清雨和孩子,一点儿都没有注意到她的感受。

周沫想了想,站起身,往前走了几步,华玉清立即冷冷的看着她,“你要干什么?”

“妈,我该怎么做,你们才能让我看看孩子?”

华玉清轻哼一声,“怎么做都不可以,你们周家人心术不正,我怕你教坏了孩子。”

周沫水眸霍地瞪大,满腔的愤懑差点就压抑不住。

此时,盛南平森冷的目光扫向周沫,“你别忘了我们的协议,你爸爸是拿了我一亿元的!你在我们盛家,就是个生孩子的工具,别想其他。”

周沫仿佛一下被击中软肋,粉拳攥紧,眸底的怒意变成了无奈的悲凉。

大宅那边过来人请华玉清和盛南平,晚宴已经准备好了。

华玉清和盛南平带着孩子走在前面。

曲清雨故意落后几步,她看着周沫苍白的小脸,得意的笑了,“看看你现在的惨样,还在我面前张狂什么啊?你只担了一个盛夫人的虚名,别真把自己当成了盛夫人,在盛家,你什么都不是!”

周沫深吸一口气,打起精神,蔑视的看着曲清雨,“如果你真觉得我什么都不是,就不会用那么卑鄙的手段来害我!”

曲清雨一惊,温婉端庄的神情龟裂了,“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明白!”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曲清雨眯了眯眼睛,目光中露出恶毒,“是又怎么样?你应该知道我家里的背景,你要识相的,马上滚出盛家,不然,我早晚整死你。”

“你以为我是吓大的啊!”周沫对曲清雨轻笑一下,“你别忘了,我是小宝的妈妈,小宝就是我的护身符,如果你敢伤了我,盛南平第一个饶不了你!”

曲清雨神色不由一窒。

周沫轻哼一声,仰着头往外面走去。

大宅明亮的大厅里,水磨大理石地板与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遥相呼应,墙壁上的镜反光折射出宫殿一般的流光溢彩。

这里已经来了很多人,周沫站在大厅一角看着众人寒暄。

她无意中一抬头,竟然在人群中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

那个在酒店救了她的黄毛!

周沫脑袋“嗡”的一声,紧张,惶然,羞耻.....

如果这个黄毛在这里说出酒店的事情就糟了。

周沫集中精力看向黄毛,听他与周围的人说话,才知道他就是盛南平大姐家的孩子。

Word天啊!

周沫都想土遁了。

正在周沫不知所措的时候,黄毛三晃两晃来到她面前,笑眯眯的看着她,依然保持一贯的痞气,“我都说了,咱们两个有缘,还会再见面的。”

周沫感觉到黄毛对自己并没有恶意,她极力镇定下来,对黄毛笑笑,“是很有缘,你得叫我大舅妈!”

“大舅……妈……”姜安迪成功被“舅妈”两个字雷的痛不欲生。

    “哎!”周沫脆生生的答应着,对姜安迪眨眨眼睛,“你要乖啊,我会给你发红包的。”

姜安迪低声的问,“这算是封口费吗?”

“聪明!”周沫的心里不由一松。

他们两个正在这里嘀嘀咕咕的说话,那边有人招呼开饭了,大家入席。

今天的家宴人并不全,盛家老太太闭门修佛,没有下楼,盛南平的爸爸盛华庭在国外旅游未归,盛南平的弟弟盛东临出差去了外地。

盛南平和周沫是夫妻,自然要挨着坐,周沫坐在盛南平的右手边,曲清雨则坐在盛南平的左手边,好像盛南平有两个妻子一样。

吃饭的时候,盛家人都在积极的给曲清雨夹菜,同曲清雨说话。

周沫则被人明显的冷落在一旁。

“这个鱼很好吃啊,还没有什么刺呢!”曲清雨语气娇柔的对盛南平说。

“我知道你不喜欢吃带刺的鱼,特别叫人养殖了这个鱼,鱼刺少,鱼肉容易分离。”盛南平看向曲清雨,斜飞入鬓的剑眉微微展着。

“谁说我们南平只知道工作,高冷难接近,看看,多知道疼老婆啊!”华玉清故意加重老婆两个字。

桌上众人都跟着附和着。

曲清雨幸福的笑了,瞟了眼周沫。

周沫吃着她最爱的香辣虾,如同嚼蜡。

曲清雨低头又吃了一口鱼,突然干呕起来,然后捂着嘴跑进了卫生间,吐了起来。

盛南平的姐姐盛乐和妹妹盛美急忙跟了过去,盛南平则停止吃饭,凝眉看着卫生间的方向。

华玉清是过来人,听着曲清雨呕吐的声音,眯起了眼睛。

曲清雨吐了一会儿,脸色惨白的回来了,她非常歉意的对大家点点头,“对不起啊,影响大家的胃口了。”

“你没事吧!”盛南平剑眉微皱,上下打量着曲清雨。

“没事。”曲清雨坐下,低头闻到盘子里的鱼味,又干呕了起来,连忙跑向卫生间。

华玉清一见曲清雨这幅模样,不由喜上眉梢,吩咐佣人马上叫私人医生来。

盛家富可敌国,家里就有专职的医生,没过两分钟,私人医生赶来了,给曲清雨做了检查。

初步诊断结果,曲清雨怀孕了。

曲清雨怀孕了!!!

周沫觉得一声闷雷炸响在耳边,胸口一阵酸痛,心沉沉的往下坠。

大厅内一片哗然,曲清雨粉面含羞,甜笑着看着盛南平。

盛南平薄唇微翘,看着好像有一些笑意,鹰隼般深不可测的目光看着曲清雨平坦的小腹。

在所有人中,华玉清笑的尤其高亢,“清雨啊,我的好儿媳妇,你怀上我们盛家的孩子了,你可是我们盛家的大功臣啊!”

曲清雨怀孕这件事情,就像一副无影掌,当着大家的面,啪啪的打周沫的脸。

众人目光各异的看向周沫,有幸灾乐祸,有讥诮轻蔑,而曲清雨隔空看向周沫的目光,更是耀武扬威。

姜安迪看了周沫一眼,见她木木的站在那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上浮着一层水汽,看着很是楚楚可怜,他不忍的低下了头。

华玉清把手腕上常年戴着的清朝翠玉手镯摘下来,亲自戴到曲清雨的手腕上,“清雨啊,我们盛家暂时欠你一个仪式,但婆婆送你这个手镯可是家传之宝,只有盛家的长儿媳才可以戴的,等到那个女人......我就亲自为你和南平操持婚礼,绝对不会委屈了你......”

曲清雨眉眼低垂,乖顺娇羞的说了句,“谢谢妈!”

“哎,我就知道清雨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华玉清笑出了一脸的褶子。

周沫一直站在人群的外面,看着笑颜如花的曲清雨,视网膜上好像蒙上了一层灰,很不舒服。

多么搞笑的一幕!

小三怀了自己老公的孩子,她却没有一点儿反抗的权利,等曲清雨生下孩子后,

这个盛家就是曲清雨的天下了......

想到这里,周沫心里不由一惊。

如果曲清雨为盛南平生下一个健康的男孩,她生病的小宝定会被无情的淘汰掉了。

在盛家这种藏污纳垢的豪门里,没有亲情可言,只有优胜劣汰。

周沫想到这里,连忙转头去寻找她的孩子。

平日里被众人簇拥珍爱的小宝,此时由佣人陪着,孤零零的坐在沙发上,所有人都去取悦新宠曲清雨了。

周沫心中一酸,疾步的往小宝的身边走,但还没等她走到小宝身边,佣人已经机警的把小宝抱走了。

这个晚上,曲清雨出尽了风头,大家都把她看成了盛家当家人的准夫人,都围着她,讨好他。

到最后还是盛南平说了句话,“清雨需要休息,大家也累了,今天就散了吧!”众人才恋恋不舍的离开曲清雨。

在华玉清的安排下,曲清雨在盛家大宅获得一处风景最好的房间,今晚曲清雨就住在这里。

周沫以为盛南平会留在大宅陪曲清雨,但盛南平却回了他们住的别墅。

她沉着脸,抿着唇随盛南平回到他们的别墅。

盛南平如同没有看见周沫的不悦,若无其事的去洗澡。

每天这个时候,周沫也该去洗花瓣浴,然后喷香的伺候盛爷上床,但今天她没有动。

盛南平很快出来了,一条一条带着水珠的肌肤壮硕有力,他见周沫还穿着裙子坐在沙发上,眉头一皱,寒气逼人,“你要干什么?”

周沫是有些畏惧盛南平的,但她今天被曲清雨怀孕的事情刺激到了,豁出去了,她仰头迎向盛南平的目光,“小宝是我的孩子,我要跟他在一起。”

“当初咱们结婚是有条件的,我给你们钱,你为我再生一个孩子,你,跟小宝无关。”

周沫不太理直气壮了,盛南平一直当她是个贪得无厌的人,看他神色中流露出的不以为然就知道了。

但她一想到小宝,一想到黑心的曲清雨,想到曲清雨怀的孩子,她什么勇气都来了,腾的站起身,“我答应再生一个孩子,是为了救小宝,救我儿子,你们都不让我看小宝,我还救他有什么用!”

盛南平漆黑的眼睛晦暗阴沉,“那你想怎样?”

“我们的协议到此结束,你把钱给谁了,就向谁要钱去!”周沫负气往外走。

盛南平迅猛出手,扣住她的肩膀,轻而易举的就将她甩到大床上面,整个人都压在她身上。

他凌厉的眼睛盯着周沫,“你和谁耍小孩子脾气呢?你和谁大喊大叫呢?我们已经结婚了,你说走就走?”

盛南平有些后悔,他糊涂啊,竟然跟小自己十多岁反复无常的半大孩子签协议结婚,真是荒唐!

周沫被盛南平抓的很疼,她又气又委屈,眼中浮起不甘的泪水。

盛南平看着周沫的大眼睛星星湖般湿漉漉的,她却咬着粉唇,倔强地忍着泪水,勉力的挣扎。

他冷硬的心好像被什么轻轻触到了开关,生出一股莫名的思绪,他压制着周沫的手稍稍松了些。

“不准再闹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我要见小宝,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算死,也不会再给你生孩子!”周沫含泪的眼中都是决绝。

“你敢威胁我?”盛南平的逆鳞被触到了,眸光森寒。

“我不想威胁谁,我回到这里就是为了见我儿子。”周沫奋力的挣扎扭动,想摆脱盛南平的束缚。

她这一扭动不要紧,磨蹭得盛南平气血上涌,而他的视线下,可以看见周沫白嫩曼妙,曲线起伏。

盛南平暗骂下半身不靠谱的东西,更厌恶不知不觉就被周沫撩拨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