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三国之无限召唤
三国之无限召唤 连载中

三国之无限召唤

来源:万读 作者:陶商 分类:军事历史

标签: 军事历史 刘备 陶商

穿越成陶谦长子陶商,此时便宜老爸已死,徐州被刘备所占,没名望没地盘没人马,处处还召人不待见,处境艰难
没关系,我有英魂召唤系统,召唤前朝名将谋士,为我所用
你有吕布天下无敌,我就召个霸王项羽,一较高下
你有诸葛亮多智近妖,我就给你召个张良,比比谁的智谋更胜一筹
人屠白起,飞将军李广,兵圣孙武……各代名将,尽入我麾下
妖媚无限的妲己,不笑的褒姒,捧心的西施,掌上神舞的赵飞燕……历朝美人,皆入我怀
且看无名废材,如何逆天崛起,率千古英魂辗压三国,成就传奇霸业
展开

《三国之无限召唤》章节试读:

第四章 揩油的好处


残阳如血,秋风萧瑟。

荒凉的官道上,一队三十余人的队伍,正垂头丧气,头顶着寒风,默默的东行。

队伍最前端,一名年轻人低垂着头,驱马缓缓而行,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

身为已故徐州牧陶谦的长子陶商,曾经地位何等显赫,如今先父故亡未久,新任州牧刘备就外放他去海西做县令,离开下邳时,那些原属陶谦的旧吏,竟无一人相送。

而从下邳往海西这一路上,所经过的各县地方官吏们,也多是冷眼相待,全然没有当年的阿谀奉承,热情周到。

“果然是世态炎凉啊,如今徐州已经是他刘备的地盘,也难怪我这个曾经的州牧大公子不招人待见,当初我这便宜老爹,怎么就不把州牧的位子传给我呢……”马背上的陶商感慨万千,时不时的叹息几声,充满了无奈。

其实此时的陶商的灵魂,已经是一个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生前正在玩一款叫作《英魂召魂》的历史类页游,刚刚结束东汉关口,正要进入三国关口,谁想到趴在电脑前睡了一觉,一睁开眼睛,就穿越了一千八百年的时光,成了陶谦的长子陶商。

穿越成为一州之牧的大公子,地位看似显赫,陶商却只能暗暗叫苦。

爱好历史的陶商知道,陶谦因为两个儿子才资平庸,难得徐州士民官吏拥戴,便在临死之前,将徐州牧的宝座让给了刘备,并托付刘备好好照顾他和二弟陶应。

刘备在一番推让后,在糜竺等徐州豪族的拥戴下,接手了徐州,坐上了州牧的宝座,但对照顾他和陶应却显然不怎么上心。

他的弟弟陶应只被封了个闲职,如今正在下邳养病,而陶商则干脆被刘备直接调离了下邳决策层,踢去远在海边的偏僻小县海西做县令。

很显然,做为原本的州牧继承人,即使刘备坐稳了州牧之位,但陶商依旧是一个潜在的威胁,所以他才会被踢到边远的海西县,唯有这样才能让刘备高枕无忧。

“穿越一千多年,来到这个英雄辈出的风云世界,难道我就要这么藉藉无名的了却余生,将来在史书上只留下一句‘陶商,陶谦之子,生平不详’吗?我不甘心,不甘心啊……”陶商拳头暗暗紧握,心里自言自语,满脸的不甘。

哒、哒、哒……

一骑绝尘而来,打断了陶商的思绪。

只见一名少女策马追了上来,拦住了陶商的去路,滚鞍下马,拜伏于地道:“奴婢小环,是二公子贴身婢女,拜见大公子。”

陶商俯身打量了一下小环,却见她明眸皓齿,五官精致,肤色如玉,青丝若瀑,虽然穿着一身粗布衣衫,但仍然能看得出身材婀娜优美,是个姿色不错的女子,只可惜婢女的身份,使她少了些许气质。

“你不在下邳照顾二弟,来这里做什么?”陶商狐疑道。

“二公子他……他……”小环顿时眸中含泪,声音哽咽,半晌方啜泣道:“他病逝了。”

“什么?”陶商吃了一惊,脸色立变。

陶商才穿越未久,对陶应这个便宜老弟并没有感情,令他震惊的不是陶应之死,而是他竟然死得这么快。

要知道,陶商离开下邳之前才刚刚看望过陶应,那时他的病情根本没有达到危及生命的地步,这才过了不到七天,竟然说死就死了。

“莫非是刘……”陶商脸色一沉,心中悄然掠起一个令他不寒而栗的猜测。

小环已收敛泪容,声音沙哑道:“二公子临死之前,命我前来提醒大公子,他怀疑是有人暗中下毒才致他身染重病,请大公子千万小子,莫给奸人所害。”

有人下毒害陶应!

一道惊雷当头劈落,劈得陶应身形一震,面露惊色,却也暗中印证了他的猜测。

陶商猜想,那个背后暗中下毒害死陶应之人,很可能就是刘备。

自从刘备上台以来,他兄弟二人不是被调任闲职就是被外放,种种迹象都表明,刘备对他兄弟二人一直心存忌惮,生恐他们威胁到他的州牧之位。

刘备乃枭雄,并非演义中那个只会哭的刘皇叔,枭雄为达目的,下此狠手也不足为怪。

退一步来讲,就算刘备胸怀大度,对他陶家兄弟只是心存防备,并没有杀心,但这并不代表刘备手下,诸如关羽张飞等人不会瞒着刘备,对他们暗下毒手。

如果是这样,今陶应已被毒死,那下一个被除掉的人,必定就是他陶商。

“该死,我现在身边家兵不过几十,既无大将也无谋士,等于是光杆司令一个,他们要害我,还不是易如反掌,难道我就这么倒霉,好容易穿越一回,竟要这么憋曲的被害死吗?”陶商暗暗咬牙,阴沉铁青的脸上,流露着不甘。

“嘀……英魂召唤系统开始绑定宿主。”突然间,陶商的脑海中迸出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什么鬼?”陶商吓了一跳,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

“嘀……英魂召唤系统绑定完毕,宿主陶商现在已经可以使用,系统赠送初始仁爱点70个,残暴点70个。”

“靠!这不是我穿越前正在玩的那个历史游戏吗,怎么会跑到我的脑子里?”陶商惊喜万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跟前的小环,还有左右那几十个家兵,看着他们原本还垂头丧气的大公子,突然间欣喜若狂的大笑起来,一个个都莫名惊诧。

他们当然不会知道,陶商是因为得到了绝处逢生的机会,才会欣喜若狂。

陶商穿越前已经玩了这个游戏几周,对游戏内容了如指掌,他知道所谓仁爱点,就是君主通过任何方法,让任何人感受到仁爱,就可以获得相对应的仁爱点。

君主恩威并施,仁爱的反面就是残暴,君主对敌人实施残暴后,也可以获得相对应的残暴点。

仁爱点和残暴点获得之后,就可以用来召唤三国之前时代已死的历史人物的英魂,将他们附身在自己选定的肉身上,成为自己的部下。

仁爱点对应武力和统帅,残暴点则对应智谋和政治,陶商现在获赠了系统赠送的70个仁爱点和残暴点,就可以分别召唤武力或统帅值最高在70左右的武将,和智谋或政治最高70左右的谋士。

得到了这个系统,陶商就可以召唤白起、项羽、李牧、卫青这样的牛人英魂,光杆司令照样能组成一个强大的阵营,在这个乱世杀出一片天地。

“可是,召唤来的英魂,他们前世可都是风云人物,他们能接受现实,甘心情愿的为我效命吗?”陶商狐疑道。

“这些名将英魂被召唤前,他们的记忆会被重洗,只留有他们的性格和智谋,并且默认效忠于你。但是,这些英魂只是初始默认为你效忠,能力越高,个性越强的英魂,对你的初始忠诚度就越低,而且随着与你的相处,他们的忠诚度可能会不断上升,最后达到誓死效忠你,也有可能不断下降,直至最后倒戈背叛,这就要看你如何用手段提升他们的忠诚度。”

听到这时,陶商倒吸了一口冷气,心想这我要是不小心召唤了个霸王项羽来,忠诚度为负数,一见面就直接砍了我,我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先召唤一名武力值高的英魂,护送我到海西,然后再想办法召唤更多的英魂,这年头最宝贵的就是人才,有了人才我就能召兵买马,组建自己的班底,到时候就能抓住时机,从刘备手里夺回我陶家的徐州,再往远争霸天下也不是没有可能……”

陶商畅想着未来,越想越有底气,年轻的脸上,不觉已燃烧起了强烈的自信,“让我看看都有哪些武将英魂?”

“嘀……英魂召唤系统已开启,调出英魂名单。”

陶商闭上眼睛,脑海里马上出现了一串名单。

“战国第一名将,人屠白起,统帅100,武力70,智力80,政治50,召唤所需仁爱点100,初始忠诚度-30。”

看到白起的名字,陶商一下子兴奋起来,可惜100召唤点和负30的初始忠诚度,马上又让他焉了下去。

“西汉名将,飞将军李广,统帅70,武力80,智力40,政治30,召唤所需仁爱点70,初始忠诚度-5。”

接下来的一连串名单,什么李牧、英布、韩信等等,数以百计的武将英魂看得陶商眼花缭乱,竟然连纣王都有。

可惜大部分的英魂,要么是忠诚度太低,召唤出来不保险,要么就是仁爱点不够,总之就是陶商看上眼的不能召,能召的他又看不上眼。

“怎么忠诚度全这么低,那我岂不是大部分的牛人都不能召,你这系统不是坑爹吗。”陶商嘟囔抱怨道。

“初始忠诚度低是因为宿主初始魅力值低,宿主现有魅力值20,可通过提升魅力值,来提升英魂初始忠诚度。”

“你能说得再慢点么,害得老子白抱怨半天。”陶商精神顿时又振奋起来,“快告诉我,怎么提升魅力值?”

话音未落,突然间,大道两旁的树林中杀声骤起,三十多个蒙面的贼匪蜂拥而上,刀剑毫不留情的砍向了那些惊恐的家兵。

陶商脸色刷一下就白了。

官道上,竟然有贼匪埋伏!

震天的喊杀声中,一众蒙面贼匪狂杀而上,手起刀落,顷刻间将陶商的三四名家兵砍翻在地。

“保护公子!”人群中爆发出一声大叫,家兵们终于反应过来,纷纷拔刀迎战贼匪,把陶商保护在圈中。

“公子……”婢女小环吓得花容失色,嘤咛一声本能的缩进了陶商的臂弯中。

一个柔弱的女子,这般惶恐的依靠着自己,陶商顿时被激起了一股英雄气概,将她紧紧一搂,“不要害怕,公子我保护你。”

说着,陶商飞快的浏览起脑海中的英魂名单,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时间再迟疑,必须即刻召唤一名武力值在70左右的武将英魂,来帮他杀退这些突然出现的贼匪。

四周处,在贼匪们疯狂的杀戮之下,他的那几十名家兵,转眼已被斩杀大半。

而且,陶商发现,这些贼匪似乎不同于普通的草寇,一个个训练有素,进退有序,且个个都武力值不弱,至少也在三十以上。

他还发现,这伙贼匪使用的武器也不是普通刀剑,而是一种类似于屠户切肉所用的大砍刀。

蓦然间,陶商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那张飞就是屠户出身,听说他手下有一支两百人的亲兵队,全都是屠夫出身,统统都使用屠刀做武器,难道说这伙贼匪都是张飞亲兵假扮,想要杀我,为刘备斩草除掉不成?”

想到这里,陶商不禁打了个寒战,没想到他们动手这么快,前脚才下毒害死了陶应,后脚就来收拾自己。

“我要立刻召唤猛将,这他娘的名单太尼玛长了,看得老子眼晕。”陶商这下真着急了,自己的家兵眼看着就要被杀光,再不召唤出一个英魂来,他马上就要被砍成肉泥。

“嘀……宿主可以选择筛选模式,选择浏览武力值在70左右,忠诚度在0以上英魂名单。”

“靠,原来还有筛选模式,你这坑爹的系统不早说。”陶商就郁闷了,骂了一句,“立刻把忠诚度零以上,我能召唤的英魂,全部都给我调出来。”

只听系统精灵“嘀”的一声后,陶商的脑海里马上变换了一个名单,一长串的英魂名字和数据浮现在眼前。

“项庄,就这个项庄了,立刻给我召唤出来。”陶商没时间再选择,直接选了排在最前边的英魂。

“嘀……请宿主将手掌放在选定男性肉身头顶,系统将通过宿主手臂载入项庄英魂。”

这么麻烦!

陶商没办法,只好捋起袖子,准备随便找一个家兵当英魂肉身,可抬头一看却傻眼了。

却见四周他那几十名家兵,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杀了个干净,身边只余下婢女小环,恐惧的依偎在自己的身边,哪有男性肉身可供附身。

那三十多名蒙面贼匪,见到只剩下了陶商一个人,反而不急着动手,一个个冷笑着盯着他,戏谑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只掉进狼窝里的羔羊般。

“姓陶的废物,安心的去死吧,老子的刀会很快的,只有你死了,主公才能高枕无忧……”为首的那名贼匪,扛着滴血的杀猪刀,冷笑着缓缓逼近过来。

死亡,离陶商只有一步之遥。

“妈逼,什么坑爹系统,你怎么不早说还要肉身,我现在上哪儿给你找去。”陶商脸色铁青,心跳加速,没好气的抱怨道。

“嘀……扫瞄宿主范围内有女性肉身,宿主可召唤女性英魂。”

系统精灵冷冰冰的声音,瞬间让绝望的陶商,心头重燃起希望,即刻用意念发出命令:“那还啰嗦什么,赶快把能召唤的女英魂给我调出来。”

“嘀……筛选到可召唤女英武魂一名,花木兰,西汉边关武将,统帅60,武力72,智谋50,政治30,初始忠诚度20。”

“花木兰?怎么连花木兰也冒出来了,花木兰不是隋唐时候的女将吗?我书读的少,你可别骗我。”陶商看过《隋唐演义》,记得花木兰就在那个时代,系统精灵明明又说只能召三国以前的英魂。

“《隋唐演义》只是根据民间传说,花木兰真实出身于西朝文帝时期,因代父出征,抗击匈奴而被歌颂,根据……”

“别解释了,管她出身在什么年代,只要能召唤就行,立刻。”

陶商已经到了生死一线的时候,哪还有闲情听系统精灵解释,二话不说把婢女小环拉到身前,手掌毫不犹豫的就按在了小环的头顶上。

“嘀……系统开始载入英魂,十秒内完成,载入过程中,请宿主务必保持与肉身接触,否则载入将失败,十……九……八……”

原来惶恐的小环,突然间不动了,眼睛都不眨一下,甚至停止了呼吸,像被施了定身咒般,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站在陶商跟前,任由陶商的手按在她的头顶。

这是一个很古怪的姿势,那贼匪首领看在眼里,眼神中不禁掠过一丝疑色,但却并不影响他杀陶商的决心。

贼匪首领那柄滴血的杀猪刀,已经高高的扬起,眼看着就要挥斩而下,把陶商和小环两人一块斩成两半。

系统精灵却仍在倒数。

几秒钟,陶商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

“慢着!”情急之中的陶商,顾不得许多,突然一声大喝。

贼匪首领身形微微一震,高举在半空的杀猪刀,下意识的停止挥落。

俯视着陶商那逼焦急的样子,眼神讽刺,冷笑道:“怎么,姓陶的废物,想求饶么?没用的,就算你跪下来向爷磕头,爷也必须要你的命。”

贼匪首领眼中杀机迸射,大砍刀微微一扬,再度作势要斩下。

“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现在跪下来求饶,本公子也许会考虑饶你一条狗命。”陶商焦急的表情悄然消逝,嘴角钩起一抹玩味的冷笑。

贼匪一听,却是大怒,大骂道:“废物东西,死到临头还敢嘴硬,老子把你砍成肉泥,去死吧!”

暴喝声中,贼匪手中砍刀,作势就要斩下。

“二……一……载入完毕。”

关键时刻,英魂附身成功,原本眼神木讷的小环,星眸一凝,陡然间闪过一丝冷绝如霜的杀机,猛的拔出陶商腰间佩剑,一跃而起,以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抢在贼匪首领砍刀落下之前,斩出一剑。

一道鲜血飞溅而起。

只见半空中,一条抓着砍刀的断臂,飞上半空,又跌落于地。

断臂的贼匪首领,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捂着喷血的伤口便跌倒在地。

一张张骇然错愕的目光注视下,只见那婢女装束的少女,横剑傲立,挡在陶商的身前,俏丽的脸庞间,流转着冷绝如冰的杀气。

她这突然间转变的气质,那极具压迫性的杀气,竟令陶商也感到一丝窒息。

“谁敢伤我主公,我花木兰就要谁的狗命!”

小环的气质和身手完全变了,气质变得铁血冷艳,身手迅捷如电,一出手就重伤那武力值为四十的贼匪头目。

这一幕把四周的贼匪们统统都看傻了,一个个拿刀的手都在发抖,莫名惊诧的看着眼前这个执剑的女婢,一时间竟是不知所措。

“成功了,花木兰的英魂真的被我召出来啦……”陶商看着执剑傲立的少女,心中却是狂喜不已。

他知道,曾经那个卑微胆小的婢女小环已经不复存在,站在他跟前的是代父从军,抗击匈奴的巾帼英雄花木兰。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给老子杀了这个贱女人,把他们两个给我剁成肉泥。”躺在地上的断臂贼匪首领,痛怒的哇哇大叫。

他显然书读得少,没听说过花木兰的厉害,以为刚才那一剑,只是这该死的婢女趁着自己疏于防备,侥幸杀了他个措手不及。

“宰了这臭娘们儿。”

“给老大报仇。”

震惊中的贼匪们终于清醒过来,个个重新恢复了狰狞,口中咆哮怒骂,挥舞着杀猪大砍刀,向着花木兰和陶商围杀上来。

花木兰秀目微凝,星眸中看不出一丝惧意,将手中长剑握紧,头也不回道:“主公,请跟紧我,不要离开我身边一步范围。”

“放心,主公我没那么蠢,我连半步也不会离开你。”陶商不用她提醒,一跃就靠了上去,紧紧挤在花木兰身后,就差直接抱住她。

“很好,那我就可以大开杀戒了!”花木兰一声低啸,话音未落,手中光影一动,染血的长剑已如电刺出。

噗!

一道鲜血,一声闷哼,最先撞上来的那名贼匪,还未看清楚花木兰是如何出招,胸膛就被无情的洞穿。

花木兰素手一抖,长剑迅速拔出,听风辨位,头都不转,长剑便拖着血雾斜向斩出。

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飞上半空,从斜刺里冲上来的又一名贼匪,瞬间被斩首。

然后,花木兰没有一丝的停顿,手中长剑上下翻舞,左右开弓,每一剑斩出去,必将一名贼匪诛杀。

一时间,血雾横飞,惨叫声四起,一众贼匪们如纸扎的般不堪一击,成片成片的倒地,被花木兰血腥的收割人头。

“我靠,这也太厉害了吧,武力值70就这么厉害,这要是把项羽这样武力值100的怪物英魂召出来,岂不是一招就秒了这群刺客?”陶商看着勇不可挡,大杀四方的花木兰,作为召唤者也忍不住惊叹。

就在他惊叹的这会功夫,二十名贼匪刺客已经被花木兰诛杀,幸存的刺客连同躺在地上的断臂首领,只剩下不到八人。

“这贱女人什么来头,太他娘的厉害了。”

“完了,咱们打不过她,快走,再不走都要被她杀光。”

贼匪们彻底被眼前这个“女魔头”吓破了胆,无人再敢上前一步,纷纷掉头想跑。

陶商见势,大喝道:“敢刺杀老子,一个都别想走,木兰,把这帮狗日的统统给我杀光。”

“主公有令,统统杀光!”花木兰一声轻喝,纵身跃上反守为攻,手中血染的长剑斩向溃逃的敌人。

刷!刷!刷!

剑光过处,一命不留,又是一阵鬼哭狼嚎的惨叫,幸存的贼匪们如脆弱的麦秆般,被花木兰一股剑风袭卷过去,统统栽倒在血泊之中。

花木兰一个英姿潇洒的收剑势,杀戮就此结束。

“木兰,干得不错。”陶商拍拍花木兰的肩膀,对她的表现点头表示满意,顺手接过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佩剑。

环看四周,三十多名贼匪已被诛杀几近,只余下几个没有死绝,躺在地上痛苦的嚎叫。

“我来看看,你这狗日的到底是谁?”陶商用剑挑开了那贼匪首领的蒙面黑布,仔细盯着那张慌张惊怒的脸,很快就认出了他的身份。

这个人叫张贵,是张飞的亲兵队长,当初陶谦没死在,陶商曾几次见到张飞带他出入州府。

“连亲兵队长都派出来,看来你们是真想让我死啊。”陶商嘴角扬起冷笑,血剑已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交待吧,是张飞还是刘备想要我死。”

“没人指使我,是我自己看不惯你这废物,一人做事一人当,有种你就杀了我。”张贵嘴里喷着血,慷慨的大叫,倒是一副不怕死的样子。

陶商又不是傻子,在没有刘备或是张飞的授权下,他区区一个亲兵队长,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来杀自己这个前州牧长子,况且陶商跟他往日无仇,他吃饱了撑得才会来主动杀自己。

“现在肯定的是张飞想要杀我,至于刘备有没有授意就不好说,至少刘备也是默认的,这三兄弟是铁了心要除掉我啊,可笑你们却不知自己真正的敌人不是我陶商,而是蹲在小沛的吕布……”

思绪转了几转,权衡了一番利弊,陶商眼中杀机迸射,挥手一剑刺进了张贵的胸膛。

花木兰秀眉微微一动,质疑道:“主公,为什么不留着他去下邳跟刘备对质?”

“对质?那是小孩子才会干的蠢事,现在整个徐州军政大权都在刘备手里,拳头才是硬道理,我现在去跟刘备对质,得不到任何好处,还会跟刘备彻底撕破脸,更逼着他不择手段也要除掉我。”

陶商冷静的分析形势,他现在可以确认,花木兰武力虽然不弱,但智谋却着实有限。

花木兰半信半疑,似乎脑子还未转过弯来。

“嘀……宿主诛杀武力值40以上敌人一名,获得3个残暴点。”这时,脑海中突然响起了系统精灵的提示音。

陶商顿时一阵惊喜,没想到随手杀了个人,竟然意外获得了残暴点,再看四周刺客还有没死绝的,要是亲手把他们都杀了的话,岂不是又能获得许多残暴点。

他这个念头刚一产生,脑海里又响起提示音:“无论仁爱点还是残暴点,只能从单项值上超过40的对象身上获得,扫描附近存活敌人,无人单项值超过40,宿主将无法获取残暴点。”

你妹的,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单项超40的武将和谋士,放在游戏里肯定是垃圾废材,但放在汉朝几千万人口里,却绝对是稀有的存在,哪有那么容易撞上,看来这系统的限制还真多,仁爱点残暴点不好弄啊。

“主公,不去下邳,现在我们去哪里?”花木兰打断了陶商的神思。

“把还喘气的刺客都宰了吧,不要留下活口,咱们按计划还是先去海西上任。”陶商手往脖子上一比划,做了一个杀头的动作。

他现在虽然有了英魂召唤系统,但实力依然还很弱,现在必须暂时隐忍,暗中多招英魂,积聚实力,抓住时机才能给刘备致命一击,所以不能提前暴露实力,让刘备知道自己的手下,竟然还有花木兰这种武力强悍的部下。

“诺!”花木兰拱手领命,捡起把剑来把残存的几个刺客诛杀,为防万一又对已死的刺客挨个补刀,以确保没有活口。

灭了口后,花木兰又找了唯一一匹战马,自己拉着马缰绳坐在前头,把陶商这个主公拉上来,坐在了她的背后。

“驾!”还没等陶商坐稳,花木兰一抖缰绳,策马飞奔而出。

陶商吓了一跳,本能的把胸膛紧紧往木兰背上一贴,双手从她的臂弯下伸过,牢牢的就搂住了她的腰。

他这么一搂,隔着一层衣衫,手掌上立刻感觉到一阵软软的,柔柔的,像面团般的触感,那是木兰平坦光滑的小腹。

舒服……

陶商心里一阵的愉悦。

同样一具肉身,如果摸的是小环的话,绝对没这么强烈的感觉,但一想到自己摸得这具肉身,里面的灵魂是花木兰这样青史留名的女人时,那种成就感就把愉悦感无限放大,变得无比强烈。

“果然女人不仅身材相貌很重要,气质也很关键,女人和名女人就是不一样啊……”

陶商正心痒时,脑海中又传来系统提示音:“嘀……系统检测到花木兰感受到宿主情爱,宿主获得仁爱点5个。”

“什么情况,摸个小蛮腰也能获得仁爱点?”陶商又惊又喜。

“仁爱点包括一切仁与爱,喜爱、情爱,全都属于爱的范围。”系统精灵很认真的解释道。

陶商顿时明白了,悄悄的把脸贴近花木兰的耳边看去,果然见她的脸畔微微有些泛红,显然是自己的抚摸,触动了她男女间的情爱感觉。

“没想到揩油不但能自己爽,还能得仁爱点,终于发现你这坑爹系统优点了,那还等什么。”陶商嘴角钩起一抹坏笑,双手不安份的顺着花木兰的小腹一路上移,猛的就按在了她挺拔的双峰上。

这手感,舒服……

陶商心里边又是一阵爽感涌起,没想到花木兰身材这么好,一对雪峰丰腴挺拔,极富弹性,隔着层衣衫一摸,都让陶商有种爱不释手,想要撕破她的衣裳,像揉面团那样狠狠揉搓的冲动。

“摸腰都能得到5个仁爱点,袭胸至少也得得10个吧……”陶商一脸享受的表情,双手抓得更紧,坐等系统精灵提示获得仁爱点。

“嘀……系统扫描对象花木兰生气,对宿主忠诚度减5,忠诚度降为15。”系统精灵提示音果然响起,结果却截然相反。

“什么情况?怎么没获得她的仁爱点,忠诚度反而还降了?”陶商大吃一惊。

这时,身前被他“袭胸”的花木兰,却已恼羞成怒,俏脸一变,嗔道:“主公,请你放尊重点,我只是你的部将,不是你的姬妾,请你不要对我动手动脚!”

花木兰果然生气了。

陶商吓了一跳,手一软,赶紧从她的傲峰滑回了小蛮腰上,生怕稍慢一下,花木兰的忠诚度就会跌成负数,到时一怒之下,直接来个反叛,一剑把自己斩成两截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他这么一松手,花木兰脸上的怨色才稍稍缓和,不再理会他,只管策马狂奔。

“什么情况,这花木兰脾气还挺大,被摸个胸就直降5个忠诚度。”陶商暗松了口气,集中意念向系统精灵抱怨。

脑海中,系统精灵回答道:“我已经提醒过,召唤英魂只是默认效忠于你,英魂保有原有性格,花木兰属于刚烈型,非风骚型,宿主对她行为过份,自然会引起她忠诚度下降。”

“原来如此。”陶商这才恍悟,心中嘟囔道:“早知道这召个妲己这样的风骚型,别说袭胸,就算我直接把她给扒了,她说不定还更喜欢,到时候仁爱点刷刷的往外冒。”

遐想了一通后,陶商回到正题,用意念问道:“那有什么办法可以把她忠诚度提升起来,或者说不让她的忠诚度降?”

“嘀……宿主可根据英魂性格喜好,用各种方法让对象愉悦,从而提升忠诚度。宿主还可以提升自身魅力值,魅力值越高,英魂忠诚度越不易下降,当宿主魅力值达到100,英魂忠诚值将永远不会下降。”

“靠,原来魅力值这么重要,那我怎么才能提升魅力值?”陶商迫不及待的问道。

一想到魅力值满百,可以随意召唤项羽这样的绝顶英魂,还可以随便摸花木兰的胸而不用担心忠诚度下降,他就立刻又兴奋起来。

“决定初始魅力值的主要因素是名望和官位,宿主只能通过战役胜利,拓展地盘,提升后期魅力值,如宿主最终统一天下,成为皇帝,魅力值将破百,天下臣民忠诚度将永不下降。”

听了系统精灵这番解释,陶商算是明白了,为啥袁绍曹操这样的诸侯,随随便便就有那么文臣武将追随,因为人家出身在官宦世家,初始魅力值就高。

至于皇帝,哪怕你是个废材昏君,只会吃喝玩乐,只因为全天下的地盘都是你的,所以就算是再有性格的文臣武将,也会忠于你,不敢反叛。

“这个魅力值的设置,还真是遵徇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这尼玛老子就一小小海西县令,短时间内想提升魅力值是别指望了,至于花木兰的忠诚度,只有另想办法了,真是坑爹啊……”陶商心里嘟囔抱怨道。

“宿主不必灰心,宿主可通过联姻方式,将女英魂忠诚度永久提升满值,也可以通结义方式,将男英魂忠诚度永久提升满值。”

原本还正郁闷的陶商,立刻兴奋的差点从马背上跳下去,没想到还有这种特殊的方式永久提升忠诚度,他就知道这个坑爹的系统精灵,总喜欢不把话说完,关键时刻才给他意外惊喜。

“我早应该想到啊,这个时代风气还没那么开放,女人一旦嫁出去了,就会对丈夫死心踏地,而且汉朝人重义气,像刘备跟关羽张飞结义,关张二人就对他忠心不二,无论他多落魄都誓死追随。嗯,看来我得非娶了花木兰不可了……”

陶商越想越兴奋,摸着花木兰平坦柔弱的小腹,回想着刚才她那一对大雪峰的手感,想到花木兰白天杀人如麻,夜晚在自己身下**时的画面,就有种想要当场把她拿下的冲动。

只是又一想到刚才花木兰生气的样子,陶商的就冷静了下来,琢磨着以花木兰的性格,如果贸然提出要娶她,很可能太过唐突,反而惹恼了她,又让她忠诚度下降,还是得稳妥点,慢慢深入才行。

“木兰啊,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比如胭脂啦,金银首饰啦,跟主公说,主公给你买,算是对你刚才救驾有功的奖励。”陶商打听起了花木兰的喜好,想要惹女人欢心,当然要给她们送礼物下手,这道理古今相同。

“主公不必破费,木兰对胭脂首饰这些东西没兴趣,那都是小女人才用的。”花木兰却硬绑绑的回绝。

想想也对,花木兰是巾帼英雄,跟寻常女人不一样,喜欢的东西自然也就不同。

陶商不甘心,继续问道:“那你喜欢什么?”

“木兰没什么喜欢的。”花木兰冷冰冰道。

“不可能,是人就总有喜欢的东西。”陶商就不信了,非要刨根问底。

“我喜欢杀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