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神医相师
神医相师 连载中

神医相师

来源:万读 作者:楚南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张德华 楚南 现代言情

救了特种兵王一命的楚南选择低调生活,高科技的东西,咱不懂,咱只发扬华夏的传统国粹
一盒妙手银针,一部风水相书,一手失传古武,且看楚南如何纵横花丛,光耀华夏! 楚南,我华夏兵王的孙女可是国色天香,你怎么就看不上眼呢? 老爷子,我喜欢自由! 楚南,对我这堂堂世界选美小姐冠军的投怀送抱都不为所动,你是不是死基佬? 美女,我喜欢自由! 楚南,其实你爷爷当初说你必须永保童子身的事情,是骗你的
…… …… 楚南,怎么不说话了?楚南?喂?——等等!你去的是女生宿舍啊喂!---------------------------------------据可靠消息称,这是一个非常好看的故事
我是左手,我为好书代言
展开

《神医相师》章节试读:

第5章 好一朵奇葩


火车呜呼驰骋。

列车里售货员推着小车,喊着百年不变的那口对联。

“香烟啤酒矿泉水烤鱼片了啊!”

“白酒饮料方便面火腿肠了啊!”

横批——“腿收一下!”

……楚南挎着一个布包,坐在硬座的一个角落之上。

作为一个救了华夏特种兵王李霸道一命的神医世家的单传子嗣,他深谙低调做人高调做事的道理。

楚南此时低调的和一个进京报名上大学的普通邻家大男孩丝毫无异。

他甚至是比一个普通男生还要不起眼。

他当然要低调了,火车上人多眼杂,自己这布包里面可是放着一万块钱的生活费和学费。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刚一上车,楚南就一眼看出来了这个车厢里面,有三个骗子模样的家伙。

当然,他还看到了自己身旁这位胸围恐怕足足有36D的大美女。

这位大美女身穿简单的白色休闲装,相对保守的装束却丝毫都不影响她那一对傲人双峰耀武扬威般吸引着这节车厢大部分男性的眼光。

包括那三个骗子模样的家伙在内。

楚南闲来无事,一只手托着脸腮,就这么大大方方的打量着身旁的这位大胸美女。而这位大胸美女,也是忽然注意到了一双火辣辣的视线正在注视着自己……

“……”大美女一双秀眉微蹙,有些反感的提了提自己的衣领,然后一双胳膊很有自知之明的交叉在胸前,轻盈的抱着肩膀。似乎是想要遮掩住这让自己一直都感觉到很困扰的一双完美的胸部。

“美女,你有病。”楚南打量了半天,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这大美女闻言稍稍顿了顿,随即便诧异的扭过头来,用她那美艳动人的精致面庞对着楚南,一双显得有些冷艳的美目显得有些不悦的盯着楚南:“你……在跟我说话?”

楚南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天真笑容,点了点头:“整个车厢就你一位算得上是美女,当然是在跟你说话。”

听到眼前的这个笑起来似乎很阳光的大男孩,称赞自己,这位大胸美女还是挺开心的。人都喜欢听好听的,无论是多么好看的美女,也都不会反感别人的称赞,至少比别人说她是个丑女要来的舒服吧。

心中有些欣喜,但是转念一想不对……这个男生,刚才是在说自己有病???!

“……你才有病!”这美女愣着思索了半天,才发现似乎是被眼前这个大男生给耍了,才忽然俏颜一红,愠怒道。

“美女,你真的有病。”楚南此时依旧是那副人畜无害的笑容。

“喂,我说你这个小子,你才有病吧?你眼睛长到脚底板子上了?你哪只眼睛看到这位美女有病了??”这个时候,坐在楚南和这位大胸美女对面的两个上班族模样的男人说话了。刚才这两个男的就一直跟楚南一起大量这位美女的一对美艳双峰,但是他们两个要猥琐的多,偷偷摸摸的,其中还有一个人,早就偷偷拿起手机偷、拍上了。只不过没有被这位美女发现罢了。

正愁着该怎么跟眼前这位看起来性感美艳,但是眼神却有些冰冷难以接触的美女搭讪,结果楚南的没事儿找抽的行为,就给他们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

另外一个男的也借机搭讪:“这位女士,我看你身旁这个家伙应该是一个农村小子,瞧他那打扮就知道一身地摊货,和这种充满浓郁乡土气息的布包,估计是脑壳有点儿问题,女士你别放在心上,跟这种人,犯不着动气。”

这位大胸美女显然是没有想到会有两个陌生男人为自己说话。

此时她虽然不太喜欢两个人说话的语气和嘲讽的口吻,但是楚南这个家伙说话太有毛病了,挺解气,所以她出于礼貌,轻轻的点了点头,道:“谢谢~~”

“美女,这两个人从刚才就一直色迷迷的偷看你,你怎么还跟他们说谢谢?而且我很友善的提醒你,你有病,你怎么反倒是谢谢侮辱我的人啊?”楚南露出一个非常无辜和惊讶的表情。

这美女被楚南一句话给说愣了。无理取闹的人多了去了,但是像楚南这种一脸无辜委屈的骂着你还让你感激他的奇葩,还真是第一次见。

另外两个男的此时也是不由一怒:“你小子,你刚才说谁色迷迷的??!”

“色迷迷的偷看这位美女看的,是你吧?!”

楚南此时歪着头笑道:“更正一点,我不是偷看,而是大大放放的欣赏。你们才叫偷看。而且……我也没有猥琐到偷偷拿手机偷、拍,不是么?”

听到用手机偷、拍的这番话,其中一个男的面色刷的一下就红了!

他下意识的就挪了一下放在背后的那只手,眼神中有些尴尬和难堪。

而这个细节,则是被一旁的大胸美女看的清清楚楚,她此时心中一阵嘀咕,秀眉微蹙,看眼前那个男人的反应,似乎……是被这个大男孩给说中了??

哼,这些臭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美女,别听这个精神有毛病的穷小子瞎说。我叫张德华,这位是我的同事好友,叫做刘国荣,请问美女该怎么称呼?”一旁那个没有拿手机偷拍的男人心中暗暗欣喜,自己的朋友也被这美女给讨厌上了,那么自己也就成了在座这些人中最正经的男人了!

张德华,刘国荣。

楚南恨不得站起来狠狠给这两个家伙十个耳光,怎么起的名字?!侮辱娱乐圈偶像!

“叶瑶。”这大胸美女感觉周围三个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一个有毛病,一个偷窥狂,还有一个是衣冠禽兽。所以,她的语气也冷了下来,随口道。

这俩男人见问出名字了,但却收声了,很显然,这大胸美女不耐烦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楚南这小子却是丝毫都不解风情的继续对大胸美女进行骚扰:“美女,我说的真的,你真的有病。我看病向来很准,从你气色上就能看出来。不信的话,你可以按一按你的左手虎口处,和你的右耳耳垂后方以及你的左侧锁骨凹陷处,是不是有些酸痛?”

刚才一直就懒得理会楚南的大胸美女,此时终于被骚扰的有些不耐烦了,她扭过来美艳精致的面容,冰冷的道:“是不是我按了之后,你就会闭嘴?”

楚南想了想,点头道:“当然,前提是你别主动找我说话。”

乖乖,这货脸皮真厚!——旁边那俩哥们目瞪口呆,这朵奇芭到底是打哪来的?

“好!”叶瑶眉头微皱,按照楚南所说的位置,缓缓抬手起轻按。

然而……

三个地方按完之后,她美艳的面容便缓缓的变得古怪起来……

到了最后,她眼神中闪烁着一丝惊讶和复杂,重新看向楚南那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

PS:开书第一天,十更!!兄弟姐妹们火速来支持哈~第二天也会继续爆发~

看到这位叫做叶瑶的大胸美女惊讶的样子,楚南露出一个意料之中的表情。

一旁的这两个男的似乎是看出了端倪,也是有些惊讶——乖乖,别真是被这个奇葩家伙给说中了吧?

“这位女士,你可千万别相信这个小子说的话,现在社会上有很多这样的骗子,其实只不过是一些旁门左道的小常识罢了!有些人过度劳累,身上就会有些穴道出现酸痛,别被他忽悠住了。”

“……”此时叶瑶微皱眉头,面色复杂的看着楚南。

其实楚南说的没错,她叶瑶的确是有病,而且是打从青春期就有的毛病,只不过这病有些难以启齿,其实说白了,只不过是痛经和月经不调罢了,但是她似乎是遗传了母亲的体质,即便不是在经期的时候,她也会出现类似于经期时候的难受症状,算是一种顽疾怪病,不过无伤大雅,不会影响人的整体健康,所以,在几次寻医无过之后,她便不那么在意了。

而此时楚南说自己有病,并且说出了三个穴道让自己按了,之后感觉到了酸痛,这才让她后知后觉的联系起了自己身上的那个难以启齿的顽疾。

她现在看着楚南那童叟无欺的笑容,还真的有股询问一下的冲动。

但是一来自己的这个顽疾太**,不方便在大庭广众之下询问,二来……就是这个楚南说话的方式太欠揍了,什么叫你有病,什么叫你别主动跟我说话??

然而,就在这个美女犹豫的时候,忽然,在十点钟方向,传来了一阵骚乱和叫嚷争执。

“我……我没有碰你的手机!!你的手机是自己从桌子上掉下来摔碎的!跟我没有关系!”一个衣着朴素的老汉此时面红耳赤的反驳道。

在他的身边,已经站立起三个男人,其中一个男人拿着一个破碎的手机,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老头子!你也别在这里跟我胡搅蛮缠,我这IPHONE5是前天刚买的花了我六千多块钱!我看你也不像是有钱的样子!我就网开一面,这个数,这个事儿就这么算了,你看怎么样?”那个手拿破碎手机的男人伸出两根手指,说道。

老汉见状俩眼一瞪,委屈道:“两百??”

“两百你骂了隔壁!是两千!!少一分都不行!!”这男的当即大吼,气呼呼的道,“少给我打马虎眼儿,赶紧给钱,不然我自己从你身上搜了哈!”

说着,就似乎准备动手从这老汉身上搜。

其实这老汉在上车的时候,就被这三个骗子给盯上了,他特别小心翼翼的将自己口袋里的那封麻布包好,显然是放着不少现金。

而此时楚南眯着眼睛看向三个骗子,心中一阵烦闷——这才三年没有在外面溜达,怎么现在的人变得更加的冷酷无情?就连这种一看就知道辛辛苦苦一年到头也赚不了多少钱的老汉也下得去手?

然而,还没等楚南站起身来过去帮老汉解围,自己身旁的那位叫做叶瑶的冷眼大胸美女,却是忽然站起身来,快步的走到了老汉的方向。

“你们……别太过分。”

叶瑶此时冷眼面对那三个骗子,丝毫都不畏惧。

忽然有一个大胸美女杀来,这三个骗子稍稍一愣,随即齐齐吹了一个口哨,张口就调侃着打黄腔:“这位美女,你这是想干什么?瞧你那广阔的胸襟,是想来帮我们哥几个主持公道是怎的?”

广阔的胸襟……

叶瑶闻言面色瞬间赤红,她当然知道这人什么意思了,感受着车厢里满是旁观和凑热闹的人盯着自己那一对宏伟胸部目光,她感觉脸颊像是被火烧。

但是她知道,面对这样的无赖,自己不能退缩。

“你说这位大爷摔碎了你的手机,是不是?”叶瑶硬着头皮,正义凛然的说道。

这男的其实也不想过度纠缠,玩笑开过,他抬起手中破碎的手机说道:“美女这么大眼睛,不会自己看?”

“好,那我问你,你的手机是有多不经摔?从桌子掉在地上,就这么短一段儿距离,一下子就摔成了这样?”叶瑶指着这男人手中摔得连里面的铜片都露出来的IPHONE5说道。

“摔得巧了,别问我,问这老头!”这男人眉头一皱,这个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大胸美女不是一个善茬。

“摔得巧了?”大胸美女叶瑶冷哼一声,随即从身上也掏出了一部手机,“那好,我的也是新买几天的IPHONE5,我倒要看看,怎么才能摔成这个样子。”

说着,叶瑶将手机放在桌子上,然后随手一推,“啪嗒”掉在地上。

叶瑶拿起来,然后摇了摇手机道:“看清楚,完好无损。”

这男的紧皱着眉头:“你这……纯属巧合!”

“巧合?好,我再摔一遍。”说着,叶瑶二话不说,按照刚才的套路重新来一遍,“啪嗒”手机再次掉地,依然是完好无损。

“你认为……还是巧合吗?”叶瑶问道。

这男的紧皱眉头,迟迟不语,估摸着正在心中寻找说辞。

“还是不服吗?”叶瑶冰冷的看了他一眼,再次故技重施。

“啪嗒。”“啪嗒。”“啪嗒。”……

一会儿工夫,叶瑶那可怜的五号大肾机就被摔了不下十次,除了边缘处有一点点的磕划,其余完全没有问题,要想摔成那男的手中手机那个模样,估摸着一百次都不一定行。

“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叶瑶此时轻轻的拍打了一下手中的肾机,眼神中带着一丝傲娇的神色,转念对一脸感激的老汉说道,“这位大叔,他们三个一看就是骗子,这种行骗手段,网上早就曝光了,不用理会他们,如果他们再无理取闹,你直接喊乘警就行了。”

“谢谢姑娘!”老汉由衷的感激道!

叶瑶微微一笑,转身便在众人佩服和敬重的眼神中作势离开,却是被那被戳穿骗局的男人一把抓住胳膊。

此时此刻,在不远处一直默默观望的楚南,眉头细不可查的微微一皱。

PS:第二更~今天是4月1号愚人节,祝大家节日快乐~哈哈。今天陆续还有八章更新,第一天十更,明天也会继续爆发~兑现当时对大家的承诺,各位老读者,大家速速回归吧~左手这本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请大家多投鲜花,多投各种票票多盖章,祝左手早日冲上新书榜吧~~鞠躬~~

“我说你这大奶牛!你刚才说谁是骗子呢?!”被戳穿骗局,这哥们可谓是恼羞成怒,这趟列车他经验老辣着呢,根本不惧一个也就胸部有些分量的小妞!

“——有些时候,话可不是随便乱说的!!今天你要是不给我哥几个好好道个歉,就别他妈想下火车!”

“!!!”

忽然被这三个无赖抓住胳膊,叶瑶当即面色赤红!

扭过头来,娇喝道:“你们放手,再不放手,我喊乘警了!”

“喊乘警?哈哈!可以!我们被摔坏了手机,还没拿到索赔呢,乘警难道还会责罚我们不成?大不了哥们老老实实的坐到终点站!但是……”说着,这哥们忽然面色一冷,眼神中闪烁着一丝色迷迷的寒芒,肆无忌惮的在叶瑶那性感火辣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下,“下车之后……小姐,你准备怎么给我们哥几个交代?”

闻言,叶瑶心中猛然一咯噔,涨红着脸娇声呵斥道:“流氓!”

“哈哈,小奶牛,你骂起人来的样子,还挺可爱的嘛!”这个骗子无赖猥琐的笑道。

此时叶瑶被这家伙死死的拽着胳膊,甚至都感觉到明显的疼痛,车厢两边门紧闭着,想叫乘警根本就喊不应。

“哪位好心人,帮我喊一下乘警?”这个时候,叶瑶向周围求助。

“姑娘,俺去喊!”刚才被叶瑶解围的老汉,忽然站起身来。

“喊你骂了隔壁,给我老实坐着!”还不等他完全站起来,就被这伙人其中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一把给按回座位上,然后他很是嚣张的对车厢的所有人道,“我看谁敢出这个车厢!”

一时间,整个车厢,鸦雀无声。

叶瑶此时有些无助的看向车厢其他的人,然而,包括刚才那两个争相跟自己搭讪的那两个男人,也都还无动静,低着头,不敢跟自己的对视。

这一刻,叶瑶心沉冰冷的谷底……可悲的现实,可悲的无情社会。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一旁煞有介事看着事态发展的楚南,终于是慢腾腾的打了一个哈欠。鸦雀无声的车厢里,只有楚南一个人懒洋洋的声音:“我说你们三个,能不能整点儿新鲜的?除了恐吓和拿老人女孩下手,还会干什么?”

说着,他还缓缓的踱步,朝叶瑶的方向走来。

看到刚才那个奇葩大男生朝自己走来,叶瑶心中稍稍一暖……看来,现实还没有那么残酷……尽管,这个见义勇为的男人,和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形象,有着姚明和曾志伟一般的差距,但好歹,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刻,只有他一个人站了出来。

“我说小朋友,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不想倒霉就给我老实的滚回座位上去!”那一直拽着叶瑶胳膊的无赖皱眉道。

奇了怪了!这个世界是怎么了?竟然还有人会如此愚蠢的见义勇为?!

“回去,当然回去。不回去难不成我还要站着去京城是怎的?”楚南耸了耸肩,“不过,前提是你们放开这位美女。还有,你们不应该称呼这位美女为大奶牛。虽然她那里的确很大,但是,你们这么称呼她,是对这位美女的严重不敬。第一,她不是牛,第二,牛的奶,可不止一对。你们这是严重的常识性错误。”

听到这话,叶瑶差点儿没有气昏过去!——这奇葩小子到底是来帮自己的,还是落井下石顺便来埋汰自己的?

此时此刻这三个无赖骗子也是丈八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是哪里蹦出来的奇葩?

看到这三个人迟迟没有反应,楚南有些不耐烦的道:“你们不准备放是吗?我可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动手,有失我妙手仁心的风度。”

“小子,我不管你是哪家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傻蛋,我只警告你一次。赶紧滚回你的座位,不然,后面少不了你的苦头吃!”那男的也是不耐烦了,冷声道。

楚南再次打了一个哈欠:“真想我动手?那我就数三声哈。”

“三。”

“二。”

骗子头头面色越来越难看:“小子,你真的脑子有问题?”

“一。”

数完最后一个数,楚南忽然就动了!

只见他走到骗子头头的面前,二话不说,“咚!咚!咚!”三声沉重的闷响,他的右腿一场迅捷的挨个将这三个家伙的蛋蛋给照顾了一个遍儿!

“嗷!”“嗷!”“嗷!”

三个骗子被猝不及防的狠狠踢中重要部位,当即就面色煞白,嗷嗷直叫的捂住裆部,痛苦的挣扎,一个疼得转圈,一个疼得在地上打滚,一个疼得连蹦带跳!

“唔!!——”车厢里的人看得真切,刚才那脚踹蛋的沉闷的“咚”的声音仿佛还在耳畔,男人们甚至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蛋蛋,感同身受啊。

叶瑶此时也是被松开,第一时间,她就慌忙退却,退到了楚南的身后。

嗯,尽管楚南刚才那三脚攻击有些下三滥,但是不得不称赞,这效果可是立竿见影,整个车厢也就楚南这么一个奇葩愿意站出来救自己,甭管这小子是个什么样的怪胎,就凭借这份情操,也值得叶瑶感激了。

“谢……谢谢你……”世界真是太奇妙了,叶瑶做梦也无法想到,就在几分钟之前,自己还讨厌的甚至不愿意多看哪怕半眼的大男孩,转眼就成了让自己好感倍增的活雷锋。

“别愣着了,赶紧去喊乘警吧。”对于这位大胸美女的柔声感谢,楚南毫无反应,而是丢了这么一句话。

一盆冷水浇在头上,叶瑶幡然醒悟,奇葩,终究是奇葩,别指望这怪胎能跟你说什么窝心的话。

叶瑶很快就把乘警给喊来,结果还真是如同那骗子头头所说,被训斥了几句就没事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人家行骗又没有成功,也没啥犯罪证据,只好作罢。

但是在接下来的路途上,这三个人可算是彻底老实了,没有再做出过分的举动。

除了这三个骗子时不时朝自己这边投来的可以杀死人一百遍的凶狠眼神,楚南再也找不到任何可以令他引起注意的事情。

而在接下来的路途上,叶瑶也是时不时的偷偷朝楚南这边偷瞄几眼,似乎是想好好的重新打量一下这个刚才救了自己的大男孩,其实别的不说,如果这个楚南安静下来不说话的时候,看上去……还挺令人心生好感的嘛。

就这样,火车一路行驶到了燕京站。

车一到站,楚南就挎起自己的布包下车,然后径直朝出站口走去。

但是在他就快要离开车站的时候,却忽然被刚才的那位大奶牛……哦,不,被刚才的大胸美女叶瑶给喊住了。

“喂!那个谁……那个……活雷锋!请等一下!”想了半天,愣是让叶瑶给憋出了这么个称呼来喊住楚南。

楚南闻言停下脚步,扭过身来。

看到是之前在火车上邂逅的大胸美女,便隐约猜到了对方为什么追过来。

“美女,我是有名字的,不是什么活雷锋,随便给别人起名字,是不礼貌的行为。要是我喊你大奶牛,你乐意不?”楚南此时脸上竟然莫名其妙的挂着一丝不悦。

本来是兴冲冲一脸微笑快步追来的叶瑶,瞬间就被楚南这番话给一下子打闷了!

老天啊,上帝啊,能不能告诉我,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奇葩品种?才能有如此反人类的逻辑思维?!

虽然被楚南一句大奶牛喊得面色一红,但是已经基本了解一些楚南言行风格的叶瑶,也就勉强免疫了。

“抱歉,之前在火车上忘了问你的名字,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叶瑶,请问你叫?……”在基本搞清楚了楚南的言行风格之后,她倒显得比较豁达了,显得很有礼貌的伸出一只纤纤细手。

“我叫楚南。”楚南这次倒没说什么奇葩言辞,很自然的上去和也要握手。

“嗯?”叶瑶闻言面色一红,以为自己是没听清,“你叫什么……处……处男?”

她心中一丝明悟!果然是个奇葩!只有如此奇葩的名字,才能配得上这如此奇葩的怪胎!

楚南闻言竟然一不小心脸红耳赤,眼中满是尴尬……

打小起,楚南就特在意自己的这个名字,整天处男处男的,就跟个魔咒似的,楚南想好了,如果自己这名字真成了一辈子都无法摆脱的魔咒,那么他立马就乌江自刎,然后跑阴间找那给自己起这倒霉名字的爷爷大战三百回合去!

看到叶瑶仿佛是恍然大悟的模样,楚南慌忙解释道:“别想歪了!楚是楚河汉界的楚,南是南方的南。”

“咯咯咯~~是是,没有,没想歪。”叶瑶看到眼前这奇葩家伙竟然面红耳赤的尴尬解释,她感觉很有意思,甚至是还有一丝丝难以言状的胜利感的喜悦。

楚南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摆脱了方才的窘迫,说真的,活这么大,还真是第一次有一个美女,还是一个胸部疑似有36D的性感大美女发现了自己名字上的乌龙问题。

而这个时候,叶瑶依旧是一脸窃喜的笑容,也不知道是不是脑袋抽风了,她竟然追问了一句:“那……楚南……”

“嗯,你说。”

“你……还是不是处男?”

唰!

瞬间,楚南的脸面再次赤红,比刚才还要红!!

而此时根本不用楚南回答,他窘迫的表情就已经告诉了叶瑶答案。

虽然叶瑶也是一名光荣的处女,但是她好歹比楚南大上几岁,这方面听得也多了,自然有笑楚南的资本咯。

这问题特么的问的也太突然了吧!楚南一点点的心理准备都没有!看到叶瑶此时一副窃喜娇笑的模样,“咯咯咯~”的耸动香肩还顺便带着她那对傲人双峰颤悠悠的晃动着,仿佛是在嘲笑鄙视自己一样,楚南就恨不得立刻就把这大奶牛给就地正法了顺便摘去这处男的帽子!

“处男怎么了?处男又不是我的错!我叫楚南并且是个处男,也完全是个巧合,我能有什么办法?啊?有什么好笑的!”楚南生气了。这番话他本想对叶瑶说出来的,但是最后也就藏在心里呐喊了一遍。

“没什么事的话,我走了。”楚南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前的这位大胸美妞了,干脆脑袋一扭,拍屁股走人!

“诶,等等!处男,啊不是,楚南!我不开玩笑了!”叶瑶上去一把拉住楚南,然后转念认真的道。

楚南没什么大毛病,就是平时说话不按套路出牌,其实他还是一个很善良的人的,不然他也不会从十二岁开始,就已经走乡串户的行医去了。

“你说的,不准再开玩笑了!”楚南故意做出一副认真的表情,严肃的道。

“是是是。”叶瑶想笑不敢想,随即深吸了一口气,面色微微泛红,双颊有些炙热,当下压低声音道,“那个……楚南,你之前在车上,说我有病……你感觉,我是什么病?”

楚南当然是知道叶瑶是为了这个而来,所以,他也没有打算隐瞒,直话直说:“气血问题,比如你月经不调,痛经,间歇性小腹疼痛,都和这个有关系。”

楚南还真是开门见山,被他直接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顽疾问题,叶瑶心中猛跳,惊讶不已!

光看气色就能知道病症!这个奇葩……看来还是很有水平的!甚至是比自己这么多年所走访的所谓名医都要有水平!不过……被一个才刚认识的大男生说中自己认为属于女人的**问题,的确是让人有些尴尬。

叶瑶面色红晕的道:“那……有什么办法可以治好么?难不难?”

“有,很简单。”楚南倒是很干脆,困扰了叶瑶这么多年的顽疾,到了楚南这里,竟然是如此轻描淡写的存在。

“有纸有笔么。”

“有!”叶瑶眼中闪烁着惊喜,慌忙从包里掏出纸笔。

楚南结果纸笔,刷刷刷龙飞凤舞的写了一些草药的名称和剂量以及熬制方法和辅料等等,然后递给叶瑶。

“回去之后,按照我给你写的这个药方采购,熬制,服用,不出三个月,你身上的顽疾就会完全康复,永绝后患。”

随**代完毕,楚南便转身走人,一点儿征兆都没有,连个告别的招呼都不打。

“诶,等等!——能不能给我留个电话,万一……哦,我是说,万一我的病没好,还可以再联系你询问一下……”其实叶瑶也有些私心,不只是顽疾的问题,她竟然心中不想和这个奇葩怪胎就此无缘天涯再不相见。

“放心,一定会好。”楚南头也不回,很有信心的道。

“那留个手机号吧?我又不会没事骚扰你。”

“我没手机。”

叶瑶看着越走越远的楚南,气的心里直跺脚,什么没手机啊!怎么可能!现代人怎么可能没有手机?!想着,叶瑶低头看了看自己傲人的胸部,暗自嘀咕道:难道是自己不够吸引人,还是说……这个家伙,是个基佬?

想到这里,叶瑶有了一丝安慰,当即一口咬定楚南就是一个死基佬无误!

而就在她心中思索的时候,忽然,楚南的声音在自己身前响起。

“那个,叶瑶。”

“嗯?”叶瑶抬起头,有些惊讶的道,“怎么回来了?”心中也是暗暗得意,哼,看来也最多就会装装清高罢了!姐姐我的魅力,哪能是你这样的小家伙可以抵挡的?

哪知道,此时楚南竟然一点脸皮都不要的伸出一只手,道:“给你看病,忘了收钱了。——一百块钱,人民币,不要支票。也别给我零钱,要整一张红票子,不然收起来麻烦。”

这一刻,万籁俱寂。

至少在叶瑶感觉,自己身边的世界都完全安静下来。

眼前只有楚南腆着一张厚脸皮伸手要钱的模样!

瞎眼了……真是瞎眼了。

从最初对眼前这个楚南的反感,到后来的好感倍增,再到现在楚南伸手要钱的行为,将他好不容易在叶瑶心中矗立起来的高大形象,瞬间就毁于一旦,泯灭得连渣都不剩。

叶瑶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刚才竟然很傻很天真的对这么一个奇葩,隐约生出了一丝好感……自己真的是太二了。好险,好险,还好这家伙的行为,让叶瑶关键时刻悬崖勒马,看清了眼前这奇葩的真实面目。

“一百……块钱……”叶瑶神色变得有些无奈和可笑的道。

你说这家伙想收钱就收钱吧,且不说这个药方回去试了之后,能不能成功的治好自己的顽疾,就单说楚南他不留下手机号码这一条,就很清楚的昭示出一点欺骗的色彩。

但是骗就骗吧,这小子竟然就要一百块钱!

一百块钱啊朋友们,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尤其是现在两人脚底下站着的京城,一百块钱在某些环区甚至是连一天的饭钱都不够!这小子竟然还给惦记上了!

说句难听的,这一百块钱,其他骗子根本就懒得正眼儿瞧!

真是的,就连骗子都会感觉这小子没出息。

“是的,一百块钱。这是我们家的规矩,是祖训,不能坏。”楚南非常认真的说道。

他可没有说瞎话,从自己太爷那里,就定了这么个规矩。在太老爷子楚天那时,给人看病就收取一个大洋,甭管是大病小病,看到管好,就是一个数。现在时代不同,一个大洋也成了一百块钱。

当年在龙骨特种部队,给华夏特种兵王李霸道看病的时候,算上之前那一个星期的紧急救治,直到后来三年的调养护理,前前后后楚南也就总共收了李霸道一百块钱,实际上,李霸道足足给楚南准备了五百万的支票,但是人家楚南死活不要,一口咬死了一百块钱,当时怎么劝都不行,仿佛是人李霸道多给楚南一个子儿,楚南就要蹦起来干架似的。

知道这是楚家的规矩,后来李霸道便不再强求,在这三年期间,他可是好吃好喝的招待着楚南,而且他早就下定决心,楚南救他一命的恩情,凭借他的手段和身份,显然可以从未来各种渠道上偿还。

说到底,楚南愿意,人家李霸道也不愿意啊。

开什么玩笑,华夏国特种兵王李霸道的一条命才值一百块钱?这说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而叶瑶当然是不信楚南口中所谓的什么祖训,就看准了这家伙是一个脑筋不正常有些贪图小便宜的家伙,所以此时有些气呼呼的从包包里掏出一张红票子,塞到楚南手里。

“喏,一百块钱,满意了吧!”叶瑶微蹙秀眉,生气的道。

楚南收过一百块钱,往兜里一揣,便再次扭头离开,连个招呼都不打,而这一次,楚南走出车站,就再也没有回头。

此时死死攥着那纸药方的叶瑶,愣在那里半天,心中怎么梳理也想不通这个楚南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物。到最后,干脆气呼呼的跺了跺脚:“算了,不想了,这么在意一个神经病做什么……这药方到底管不管用?不会吃死人吧?”

深谙楚南奇葩行事风格的叶瑶,此时竟然怀疑起了这个药方的效果。

要是被楚南知道,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人会怀疑他楚门后代的药方,恐怕能无语凝噎。这个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身患顽疾的富豪想找他们楚家的人看病却找不到,想当年人家李霸道也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他楚南。

…………

来到京城之后。

楚南坐在公交车专线里里面,默默无语的看着车窗外眼花缭乱的高楼大厦和繁华的街景,心中暗叹这不愧是京城,现代社会发展的也够快……在公交车上,似乎每个人都人手一部大肾机,楚南摸着自己空空的口袋,心里寻思着,到了学校报到之后,是不是也该考虑入手一部手机。

但是之前在火车上,听那几个骗子说一部五号大肾机,竟然需要六千多块钱,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甚至是比楚南他第一年的学费还要贵上一些。

“哎,令人蛋疼的祖训……”楚南无奈叹了一口气,显然是对于无法接受李霸道当年的那五百万支票而感到分外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