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雨夜微凉
雨夜微凉 连载中

雨夜微凉

来源:追书云 作者:地瓜党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乔慕 唐北尧 现代言情

“过来!乖!”18岁那年,乔慕的记忆里便尤其怕两样东西——第一,唐北尧;第二,关灯以后的唐北尧……人前,他是富可敌国的亿万总裁,人后,他是只手遮天的唐门少主
乔慕不明白:这样一个理论上的“大忙人”,为什么天天逮着她往死里折腾?她能再跑一次吗? 展开

《雨夜微凉》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1章 今晚来我房间


“晚上来我房间,金帝酒店8304。”
乔慕的指间夹着一张卡片,上面的要求简单又直接。
那是刚刚在公司聚餐上,经理偷偷塞给她的。
真恶心!
乔慕揉了揉发沉的脑袋,在心里低咒:怪不得刚刚经理一个劲地劝酒,原来是不安好心!
她没想那么多,还真喝得有些晕了…… “乔慕,我们一起过去吧?”
待聚餐的人散完,小田唯唯诺诺地凑过来,她是同期的实习生,也收到了卡片,“我想先去买点避孕的,我怕……” “我不去。”
乔慕打断她,趁着神志还算清楚,“他不是什么好人,你也别去了!”
她压根没想出卖自己。
“你疯了?
下周就是转正考核了!”
小田反倒一脸不敢置信,“像我们这种没背景的,这……这也算是个机会啊!”
乔慕蹙了蹙眉。
这叫机会?
“靠出卖身体换来的东西是不保值的。”
乔慕试图说服她,“回家吧,别……” “你懂什么!”
小田却是被乔慕的话刺激到,气恨地涨红了脸,“哼”了一声跑向酒店的方向。
乔慕没追,只是心底有些怅然——算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她这种曾输得一败涂地的人,有什么资格指点别人的人生?
她还是回家吧。
真喝多了!
摇了摇头,乔慕抛开思绪,伸手拦了辆车:“师傅,去长风小区,到了叫我。”
报上地址,她才放任疲惫和酒意侵蚀大脑,放心大胆地睡了过去…… 她没有察觉,出租行驶出不足十米,便被拦下。
“干什么?
没看见这……”司机探出窗外,刚想抱怨,便被黑色的枪口抵上脑门,他吓得一阵哆嗦,“有话好好说,我就一开出租的……” “人在不在?”
宋哲懒得和他废话,询问一旁的下属。
“在。”
后者打开后座车门,点了点头汇报,“乔小姐睡着了。”
“带走!”
宋哲快速收枪,命人转移,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司机还没有反应过来,几辆纯黑的卡宴已绝尘而去,消失在夜幕之中…… *** 机场。
专机准点降落,停机坪上,已有几辆车恭候多时。
保镖们一字排开,静候机舱门打开:一抹清俊颀长的身影,出现在众人视线之内—— 他很年轻,却气质卓然,所过之处,气场迫人。
唐北尧。
仅是这三个字,便足以令人敬畏。
他自八岁接手唐家,便让唐家在黑道只手遮天,四年前,他又创投公司,全盘重组洗白,成为黑白两道都叱咤风云的人物…… 一路都是恭敬整齐的问好,唐北尧都没理会,他径直走向宋哲:“她人呢?”
他推掉了国际会议,长途飞行十几个小时赶来,眉宇间已尽是疲惫,嗓音低沉急促,难掩此刻的迫切…… 寻找了四年的迫切!
“已经送去酒店了。”
宋哲汇报,同时侧身替唐北尧拉开车门,“我这就送您过去?”
唐北尧点点头,坐入车中:“她闹了么?”
以她的脾气,酒店想必遭了秧,他还得去面对一片狼藉。
“没,乔小姐喝醉睡着了……”宋哲微微发怵地干咳了两声,“……她应该还不知道您已经找到了她。”
所以怎么可能闹?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被“绑架”了…… “喝醉?”
唐北尧却是眉心一紧,周身迅速升起危险气息,“谁灌的?”
他可没允许这么把人带过来。
“是她自己喝的!”
宋哲一急,连忙撇清,“好像是乔小姐公司的聚会,我们跟踪过去的时候,她已经那样了。”
他哪敢灌唐少的女人?
找死么!
“公司聚会?”
唐北尧低哼一声,唇角扬起抹意味不明的笑意,声音却是极冷,“她活得还挺好……” 他隐匿在昏暗里,俊脸上一派晦暗莫名。
…… 酒店。
五星级配置,豪华包间被整层包下。
这里非常安静,走廊上十步一个保镖,统一的黑色制服、统一的配枪。
唐北尧刷开了房门,一眼就看到躺在床上的人—— 乔慕。
他找了四年的人。
他想象过无数种找回她的情景:激烈的、暴力的、甚至血腥的……但绝对不是像现在这样,她这么抱着枕头睡着,乖巧又安静。
累积了四年的怒意,竟无处可发。
唐北尧驻足了数秒,才抬脚走近,刚坐上床沿,床垫的下陷便让她自发依偎过来:“唔……”她无意识地低吟,丢开小枕头,换了个更大的抱枕—— 他。
久违的熟悉气息,她醉酒的大脑根本分辨不清,下意识就想抱着睡。
唐北尧的身形一僵。
她的手搭过来,小脸便自然而然枕在了他的膝上,及腰的长发四散开来,柔柔地垂了下去……她瘦了一点,却还是以前的模样。
“乔慕?”
他轻声叫她的名字。
没有回应。
“乔慕?”
他的长指扣住她的下颌,逐渐在增加力道,嗓音中隐隐透着危险,“你知道自己抱的是谁么?”
喝醉了,随便逮到人就抱上去?
放任了她四年,警觉性竟差成这样…… 果然是安稳日子过得太久了!
“唔……”下巴被掐得生疼,这样睡得好难受。
乔慕低喃出声,秀眉蹙了蹙,不由想要挣开,改换个姿势继续睡…… 但没成功。
扣住她的指节还在用力,像是在强迫她睁眼。
她困极,迷迷糊糊地嘟哝了一声,十分不情愿地睁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