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人间多妩媚
人间多妩媚 连载中

人间多妩媚

来源:万读 作者:顾思薇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朱蔓 现代言情 顾思薇

上海滩,好像一座孤岛一样,跟如今全国的战乱隔绝开,其他地方战火纷飞,只剩下上海,还到处都是一片靡靡之音…… 地下到处都是衣服,床上相拥而眠的那两个人,好像一个耳光一样,狠狠地打在了顾思薇的脸上……展开

《人间多妩媚》章节试读:

第四章 百年好合


上海滩,好像一座孤岛一样,跟如今全国的战乱隔绝开,其他地方战火纷飞,只剩下上海,还到处都是一片靡靡之音。

暖风一吹,金嗓子周璇软绵绵的歌声一起吹来,吹得人骨头都酥了半边。

然而此刻,顾思薇站在满地狼藉的房间当中,只觉得浑身上下不住地发冷。

她的骨头是软的,但却是被气得站不稳。

地下到处都是衣服,床上相拥而眠的那两个人,好像一个耳光一样,狠狠地打在了顾思薇的脸上。

法国进口的小羊皮软底高跟鞋踩在印度地摊上,顾思薇整个人都仿佛如坠云端一般。

走不动,站不稳。

顾思薇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饭店的印度保安,走上前去,指着那个已经坐起身来的男人,怒道,“霍彦辰,你也算是对得起我!”

“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居然,你居然……”顾思薇一转头,再也说不下去了。

旁边的女人缓缓睁开眼睛,可不就是以前一直跟在霍彦辰身边的大上海台柱子,朱蔓朱小姐吗?

顾思薇闹这一番,已经引来不少人围在酒店门口看热闹,但碍于霍三少的威名,不敢进来,于是只能站在门口,小小地看一眼,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但眼角眉梢,都是止不住的八卦模样。

顾思薇瞥了一眼旁边的朱蔓,越发觉得那张平日里烟视媚行的脸可恶。她抬起手,狠狠地一个巴掌就朝朱蔓脸上扇过去,“贱人!”

勾引人家未婚夫,可不就是贱人吗?

朱蔓猝不及防,被她打得一偏,然而顾思薇还不解气,又抬起手,再往她脸上扇去,谁知道,这一次,她的手腕,狠狠地被霍彦辰给握住了。

“滚!”

那双薄唇简简单单地吐出一个字,让原本等着他解释的顾思薇瞬间打破了对霍彦辰的幻想。

“滚?你让我滚?”顾思薇像是没有听明白一样,问道,“霍彦辰,你也算对得起我?”

她点点头,怒极反笑,眼底隐隐有泪光闪动。

“你今天叫我滚了,往后可别再想我回到你身边!”顾思薇说完,拎着包包,转身就走。

以前他总是告诉自己,朱蔓是帮他做事情的。

生意场上,黑白两道那些东西,复杂得很,顾思薇根本不想理会,霍彦辰说朱蔓是他的帮手,那就是他的帮手,自己从来没有怀疑过。

可刚才的一切,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告诉顾思薇,她就是个傻子!

顾思薇死死地拽住领口,感觉到一阵一阵的冷风从她胸口灌进来。

如果他喜欢朱蔓大可以告诉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也不是那种死皮白赖不要脸非要他不可的人。

不知不觉间,泪水已经流了满脸,顾思薇强行让自己站起来,随手招了辆黄包车,打算回家。

然而她才刚刚坐上去,只听耳畔传来“刺啦”一声,一辆黑色轿车稳稳地停在了黄包车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车窗摇下,里面露出一张清隽俊朗的脸,正是霍彦辰。

见到他,顾思薇下意识地挺了挺胸膛。

难不成,这次霍彦辰还以为这种情况下,他跟自己道个歉就完了吗?

不,绝不!

顾思薇还没有让黄包车车夫离开,霍彦辰就已经打开车门走了下来。他气势骇人,一般人见了他,还真的有些腿软。

“哐当”一声,那个黄包车车夫竟然猛地放下车子把手,为了不跟霍彦辰起正面冲突,连车子都不要,忙不迭地离开了。

他一步一步地走过来,顾思薇抿住唇,只觉得浑身上下,突然间好像失去了协动性,面对霍彦辰,她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离开?

好像是落荒而逃。

对上?

可是她自觉自己现在跟霍彦辰没有什么话好说。

还没有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顾思薇的下巴就被一只冰凉的手给抬了起来。

霍彦辰强迫她看向自己,夜色中,身后的霓虹灯打在他的身上,往常一片靡靡的上海滩,此刻好像都被霍彦辰身上那股冷淡的气质给改变了。

“你刚才,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失望?

他还有什么好失望的?

难不成他被自己捉奸在床,自己还不能骂人不能打人了吗?难道说,自己要像那些贵妇人一样,知道自己丈夫在外面彩旗飘飘,也要装聋作哑,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

霍彦辰,他实在是太过分了!

顾思薇一把将自己的下巴从他的手中挣脱出来,“那你要我怎么样?难不成为你们拍手叫好?”

霍彦辰顿了顿,说道,“你不应该打她的。”

“我不打她,那我打你行不行?”顾思薇冷笑道,“霍彦辰,你别忘了,今天晚上是你对不住我!凭什么你现在跑到我面前来指责我?我没有说你,你反而来说我?”

霍彦辰脸上的神色越发不虞了,抿唇干巴巴说道“反正今天晚上的事情,是你做错了。”

他说着,一把拉住顾思薇,“走。”

“去哪儿?”顾思薇想也不想地,就扣住了黄包车的把手。

霍彦辰头也不回,“去跟朱蔓道歉。”

“道歉?”

霍彦辰他疯了吧?

他凭什么要让自己去跟朱蔓道歉?

“不,我不去!”顾思薇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不去。就是不去。”

她转过头来冲霍彦辰冷笑道,“要我去给她道歉,她凭什么呀?她配吗?”

霍彦辰听到她如是说,反倒松开了扣住她手腕的手,脸上的神情是一如既往的清冷,“你当真不去?”

顾思薇昂首说道,“不去,她不配!”

“那好。那我就把刚才你打她那一巴掌后果,报在你家族身上。”

霍彦辰话音刚落,顾思薇不可置信抬头。

“你为了朱蔓,对付我的家人?霍彦辰,你忘了你小时候生病发烧,是谁日夜照顾你的?是我妈!你忘了你小时候被别人是负,是谁带人打上门去替你讨回公道?是我爸!你现在为了一个下三滥的女人要对付我爸妈?”

她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笑说道,“既然这样,这个婚我也不结了,你爱跟谁结就跟谁结吧,我不伺候了!”

顾思薇说完,转身就要离开,然而她的手臂却被霍彦辰一把拉住了。他将顾思薇拉到自己面前,刚才还是一脸淡然的俊脸,此刻阴沉得好像六月天上海的天气。

只听他几乎是咬牙切齿般地问道,“你不跟我结婚,你想跟谁结?请柬都做好了,婚纱也都买了,你还想跟谁结?”

“爱跟谁结,就跟谁结。”顾思薇丝毫不怕他,冷笑道,“我不信,霍彦辰你还能把我的未婚夫给杀了。”

“你如果不怕,大可以试试看。”霍彦辰猛地放开顾思薇,理了理并不凌乱的衣衫,“你看看,这上海滩,有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顾思薇被他气势所摄,一时之间除了生气,竟不知道作何反应。

她愣了好半天,好像才反应过来一样,随即慢慢地笑了起来,“是啊,整个上海滩,恐怕没人敢动你霍三少的人。即便这个女人你再不放在眼中,也是如此。”

她偏头一笑,“那如果这个人,是你的大哥范仲奇呢?”

霍彦辰猛地一顿。

见他浑身顿住,顾思薇就知道自己说的这个人说对了,“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大哥他好像对我也很有意思。霍彦辰,你说,我嫁给他好不好?”

上海滩如果还有谁敢动霍彦辰的人,那也就只能是范仲奇了。

他是霍彦辰的结义大哥,这么多年来,兄弟几个一直风风雨雨地走过。

霍彦辰就是再嚣张,面对范仲奇,也舍不得下重手。

“你敢!”他一把揪住了顾思薇的衣领,少见的粗鲁,“你根本就不喜欢我大哥,你别拿婚姻大事当儿戏!”

“你怎么知道我是在儿戏?还是说,只要我不是跟你结婚,你就觉得我是在儿戏?”顾思薇冷笑一声,“霍三少,你未免把自己看得也太重了。”

她眼睛里渐渐流露出几分湿意,“霍彦辰,我现在才明白,爱一个人比起被爱来,实在是太辛苦了。与其那么辛苦还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倒不如从一开始就被别人爱着,起码这样比较轻松。”

她将霍彦辰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扳开,“比起爱你,我更愿意被范仲奇爱。”

咖啡馆

不知道是不是咖啡味道太苦,顾思薇越喝越觉得心里嘴里苦得慌,苦得她几乎就要落下泪来。

眼前的视线渐渐模糊,顾思薇正想要找纸巾擦眼泪,面前却多了一只握着绣花手帕的手。

那只手雪白又修长,袖口处还有贝壳做的袖扣,十分精致,一看便知道对方来历不凡。

她抬起头,顺着手的方向看去,却不由得愣住了。

对方见到她,脸上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隔着橱窗老远就看见有个美人儿在掉金豆子,没想到居然是你。”

那人言笑晏晏,一派温柔,然而顾思薇看到他,就跟见鬼了一样。

无他,顾思薇现在还记得,前几天她当着霍彦辰说的气话,当时她说她要找范仲奇结婚,那本来就是她随口胡说,谁知今天就看到了他本人。

顾思薇吓了一跳,猛地站起身来,谁知道一不小心,带翻了桌边的热咖啡。

“啊——”咖啡刚刚沏上来,正是滚烫的时候,这下一整杯咖啡就直接倒在了她的衣服上,透过贴身的丝质旗袍,烫得她小腹生疼。

她手忙脚乱地擦了一阵,范仲奇想要帮忙,可是她受伤的地方太敏感了,他一脸为难看了看,有些不知所措。

眼见顾思薇脸都痛白了,范仲奇说道,“不如这样吧,我公司就在附近,顾小姐你跟我一起过去,我让秘书给你买套新的换上。顺便,你这伤,也需要处理。眼下这么炎热,发炎了就不好了。”

顾思薇原本想要拒绝的,可是想了想,又觉得他这提议没有什么不好,于是点了点头,讷讷说道,“多谢你了。”

范仲奇的公司就在这附近,可能是因为他经常要处理公事,所以办公室里面就是休息室,洗漱用品和换洗衣服,一应俱全。

大夫过来给顾思薇看了一下,上了药,说是她伤口有些严重,现在不能让衣料粘上,免得发炎,如今炎症可大可小,即便是范仲奇霍彦辰这样的人,在前线战事吃紧的情况下,想要一两支消炎药也非常费劲儿。

为了避免伤口感染,顾思薇在医生的嘱咐下,换好了宽大的衬衣。

衬衣是范仲奇的,穿在她身上,竟然异样的合身,范仲奇看的心上一慌,喉结上下滚了滚,忙别开眼不许自己再看下去。

衣服只是临时将就,她定然不可能就这么穿着范仲奇的衣服回家,等医生上好药之后,她就安安静静地呆在范仲奇的休息室里,等着他的秘书给自己把衣服买回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药的关系,她吃了之后便觉得昏昏沉沉的,整个人就靠在沙发上睡了过去,迷迷糊糊间,是一阵熟悉的人声将她惊醒了。

她听到霍彦辰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大哥,这些日子,你看到思薇了吗?”

“顾小姐?”范仲奇确认了一下,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霍彦辰声音淡淡的,“只是随口问一句罢了。”

门外的范仲奇好像沉默了一下,只听他说道,“老三,你为什么这么问我,我大概也能猜到一些。你们两个最近吵了架,还没有和好吧?”

“不瞒你说,我对顾小姐的确是真心的。我想,如果不是让你先碰到她,我一定会让她喜欢上我的。但有的时候,差一点儿,差的就是一辈子,我跟她没有缘分,就此错过一生……也不能不说是遗憾了。”

“以前我还想着,和你公平竞争一下,但是现在,我知道我是没有机会了。我到如今三十多岁,还是孑然一身。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想要携手一生的女子,谁知她却跟你早有婚约……世事不定,大概也就是这样了……”

门外的谈话声隐约传进出,顾思薇放在把手上的手紧了又紧,最终没有推门出去。

直没有说话,她很想知道,霍彦辰会说什么。

是告诉范仲奇,大胆地去追求自己,还是告诉他,他们两个吵架的真实原因?

仿佛是听到了她内心在说什么一样,霍彦辰总算是开口了,“大哥,顾思薇那天说——”

听到这里,顾思薇再也忍不住,猛地推开了门。

如果让霍彦辰继续说下去,范仲奇就该知道自己那天背着他胡说八道的那些话了。

她猛地推门出来,惊扰了原本正在谈话的两个人,霍彦辰看到她,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视线最终落在了她的那件白衬衫上,如果他没有看错,顾思薇的白衬衫下面,什么都没有穿!

而且,他记性非常好,这件衬衫,他的大哥范仲奇曾经穿过。

霍彦辰脸色倏然沉了下来,一双阴晴不定的眸子里看不出喜怒。

一时间气氛十分凝重。

霍彦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范仲奇,冷笑一声,最终只丢下一句,“我祝你们百年好合。”

然后“哐当”一声,一把关上了范仲奇的办公室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