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侦探推理›法医笔录
法医笔录 连载中

法医笔录

来源:夜猫 作者:大乐神 分类:侦探推理

标签: 侦探推理 李武旺 李法师

作为一名法医,李武旺的破案能力无人能及
为了还死者一个公道,为了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他化身神级侦探,从此,踏上一条诡异而香艳的都市破案之路
丰臀大胸的清纯校花,犀利干练的警花美女,如同仙女般的大学女教授,长得仿佛瓷娃娃的可爱小萝莉,高冷的娇艳女鬼,已经死去多年的清丽女尸,她们统统都围着李武旺打转
美女多不胜数,为了找到证据为她们破案,李武旺不得不为她们检查身体
虽不想被那一幅幅香艳画面所折磨,可是为了工作,李武旺只能认真做事,顺便与各位大美女,发生一点点暧昧无比的小故事
展开

《法医笔录》章节试读:

第112章 理论


第112章 理论
  可出来的太急,这不,孩子馋的厉害,他们观察了一阵子,唯有这个李萍最好下手。没想到叫**给抓住了。
  老太太说完,口气中还有些惋惜。
  赵伟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正常人,可现在却觉得自己胸口有些恶心。实在是这一爱人太让人觉得可恨了。
  摇摇头,别人要在这里,他可是刑侦的头儿。没人管他,所以赵伟抬脚就走。
  还是过后还是看文字版的审讯记录好了。
  **,走廊里很安静,更显得他脚步声有点响了,这时,就听一间开着门的办公室里响着童稚的声音:“那个姐姐一定很嫩很好吃!我最喜欢大腿内侧的嫩肉啦。”
  小男娃说着说着,口水都流出来了。赵伟抹把脸,一脸晦气的快步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真不知道这种以吃人为正常生活的孩子,以后可怎么办。
  由其他的所有家人都会判死刑的情况下,孤儿院会接收这种孩子吗?
  这次行动是圆满的,但是张局和李武旺一行人,带着几个人吃人嫌疑人归案时,心中满是不自在。因为听过审讯之后,每一个人心中都觉得不太得劲。
  不过回到了局里,孙鹏明显是满意的。光是看他那志得意满的样子,就知道这次常委他是入定了。
  以李武旺的眼光来看,孙鹏现在年纪不过四十多,就是往省厅再进一步也不是不可能的。毕竟高磊可是在省里打拼着呢。孙鹏可是他的手下。
  没过几天,省厅下来公文,因为这次的案件实在太过恶劣,上头要求不得对外公开。大家都觉得没什么意外。
  毕竟吃人吃了几十年,都没人发现,这能说明什么?叫老百姓一议论,这年长的时间,死了那么多的人,居然还一点发现也没有。
  那但凡在东峰市为过官的,身上岂不是都要背上一个黑点?日后想再往上进,人家一提你当年在东峰市时,如何如何,这就很尴尬了。
  所以这事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过去了。不过,张小嘎因为人缘好,出一差还交了一个朋友,就是临海市的小钱。
  省里的文件下来之后,小钱那头也得到了警告。当天夜里没事的时候,他给张小嘎打了个电话。
  说的是他刑侦大队里的小吴。那天小吴在所有人注意下,托了那老师的福,没吃人肉。要不大伙可是都要问一问他,人肉是什么滋味…
  这话说完之后,他儿子又开家长会了,这不是前几天儿子正好期末考试,他老婆没时间,那天小吴不得不请假顶上。
  正好他坐下头,看着讲台前意气风发的李萍,心里老纠结了。他是托李萍的福没吃那块肉条啦,可李萍倒是托省里的福了,啥都不知道。
  反正他总觉得以后儿子再开家长会,他可能还会纠结这人肉的问题。
  张小嘎把小钱说的事在办公室里,随口提了一下。倒是把正看书的李武旺惊动了。
  “其实像刘曲这事,我最近几天查资料的时候,倒是另有一种说法。”
  马丽妮这时也不玩电脑了,直接就问:“那一大家子几十年得杀了多少人啊,难道还有什么减刑的法子不成?”
  李武旺嘿嘿一笑,“那倒没有。我只看到,刘曲为什么一直觉得人肉香,不吃就觉得浑身不得劲,用动物肉不能代替的原因。”
  郭庆明这时也凑了过来。他可没想到最近李武旺一直去市图书馆查资料,是在找刘曲吃人肉的原因。
  李武旺敲敲摞了一尺多高的资料,“其实就刘曲这种情况,科学解释,就是一个人在极度饥饿的时候,吃人肉得以活命。他的身体,大脑,从此之后就记住了那时所吃的味道。”
  “啊,我知道了,刘曲当时吃的是人肉,他的身体就一直认为这肉等于生命,等于生存,所以才是最香的。”
  郭庆明点点头,觉得这个理由很科学。
  “这属于心理准备学范畴吧。”
  “嗯。他这种不吃人肉就觉得整个人都没意义的情况,饭也吃不进去,近乎于将死状态,我觉得跟PTSD有些近似。”
  见马丽妮和张小嘎有些茫然,李武旺脑子转了转,灵机一动:“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吸毒人员知道吧。这些人经过戒毒,很难保证他们不会再次吸食毒品。他们从毒品中得到的真是味道吗?那是一种作用于精神上的感受。他们想要的就是这种飘飘欲仙的幸福感受。”
  “你是说刘曲他吃的人肉和毒品是一个性质!区别在于,他当年为活着,饥饿的时候让自己的精神,身体记住了这人肉的味道。只要吃到人肉,就会痛现出幸福和活着的感受?”
  马丽妮说完后也沉默了。
  “行了,别想刘曲这人了,反正咱们东峰市的看守所只要再管那老小子三天,三天之后省里带人走,只要是喘气的就行。”
  张小嘎在听完李武旺这一番理论之后,头都大了。
  郭庆明这时倒是插了一句,“那刘曲要真像李法说的这样,可是有点倒霉。他那个年代哪有什么心理医生啊,结果精神越来越严重,一吃吃几十年……”
  说到这儿,郭庆明叫自己话给恶心着了。不管怎么说,杀人就是不对。要不**要**干啥。
  马丽妮点了点郭庆明的额头:“想多了吧!你就不想一想,咱们东峰市一年自然,非自然死亡的人有多少。妹妹老头要是真有心为善,直接去火化场干活呗。到时偷点死人肉,也不差什么。何必要杀人妈肉呢。还不是从里子就坏透了!”
  马丽妮这话一出口,让整个办公室都静了下来。
  张小嘎这时笑着给马丽妮的杯子里添水,“你这话可别往外说了。叫人听到可真要不好了。刘曲一个人在山里祸害外地人,咱们东峰市的本地人倒是没多大感受。要是像你说的在火化场,他祸害的可就是整个市区啊。你想想,东峰下头多少村镇呢,那些人一死,可不都往火化场拉。那要出事,可就激起民愤了。”

  • 上一篇:暂无文章
  • 下一本>>《美人出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