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盛世嚣张
盛世嚣张 连载中

盛世嚣张

来源:夜猫 作者:天降大任 分类:历史军事

标签: 刘蓉 历史军事 高明

李二“小高子,能不能帮朕让粮食增产啊?”
高明“……”
李恪“高兄,咱们合伙开商铺吧?”
高明“……”
高阳公主“高郎,你若敢走,我就自杀

高明“……”
程家三个小混蛋“高兄,我又来你家喝你酿的酒来了

高明有些抓狂了,原来历史书也不能全信啊

李二是个奸商,高阳是小魔女,程咬金那个混蛋更是无耻无下限……展开

《盛世嚣张》章节试读:

第52章 臭气熏天


第52章 臭气熏天
  见两人又开始争吵,坐在程咬金旁边的侯君集有些受不了了。
  “老程,孩子都这么大了还想小孩子一样争吵,丢不丢人啊。”侯君集无奈的着程咬金道。
  说完又对着尉迟敬德道“敬德,你也是,老程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就浑人一个,你就别凑热闹了。”
  一听侯君集说自己是浑人,程咬金有些不乐意了,不满的让让道“老侯,你到底是在帮谁?老程什么时候是浑人,你问问他们,老程是浑人么?”
  至于程咬金不是浑人,在座的各位都有数,如果程咬金不是浑人怎么会使用无赖的手段将瑶池醉骗到手,虽然酒最后没有轮到他。
  如果程咬金不是浑人,那在座的各位就都是圣人了。
  不过这些话只能在心里说,如果说出来程咬金就又该嚷嚷了。
  程咬金环视了一周,“看到了吧,没人说老程是浑人,老程办事最厚道了,怎么可能是浑人呢。”
  程咬金沾沾自喜的看着侯君集道。
  侯君集暗自翻了翻白眼,这程咬金还真是自我感觉良好,难道没有看到别人异样的眼光?
  程咬金自动忽视了奈尔异样的眼光,在他看来,那些人都是在嫉妒,**裸的嫉妒。
  侯君集见程咬金无耻的表现,也明智的闭上了自己的嘴,的罪谁都不能的罪他程咬金,要不然不被烦死也被气死。
  高明看了看侯君集,长的一副文质彬彬,一点都不想是武将,而相识一名文臣。
  侯君集的本事可不小,他可是大唐军神李靖的亲传弟子,虽说他没有将李靖的所有本事都学完,但是起码也回了六七层。
  如果按照原先的历史,侯君集是随同李承乾实施了兵变,但是没有成功。
  不可否认的是,侯君集对李承乾忠心耿耿,也算是李承乾的心腹吧。
  侯君集也是经久沙场的战将,当然发现有人在窥视自己,回头一看,原来是太子的结拜义弟。
  高明冲侯君集微微一笑,和侯君集打了声招呼,侯君集则微微点点头。
  程咬金赌气的瞪了尉迟敬德一眼“老程今天大人有大量,放你一马,尉迟老匹夫,下一次老程绝对不会放过你。”
  尉迟敬德一脸的鄙夷“每次比斗,程老黑子你答应过老夫么?万年老二。”
  “尉迟老匹夫,你说什么,老夫今天和你没完?”程咬金一听到万年老二这个词,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跳起来冲着尉迟敬德大叫。
  “难道老夫说道的不够明白么?万年老二?”尉迟敬德慢悠悠的说道。
  “程老黑子,要不咱们再比试一场,看看谁输谁赢?”
  “老程今天就……”程咬金刚把话说一半,脑袋就清醒过来,好你个尉迟老匹夫,在这里等着老夫呢,老夫就是不上当。
  “怎么,程老黑子,是不是准备和老夫打一场?”尉迟敬德一脸兴奋的看着程咬金。
  “老夫今天不和你打,都说了刚才那一场比试老夫有点累了,难道尉迟老匹夫你想趁人之危?”
  众人听到程咬金的的话,都不忍心听下去了,刚才比武到现在,已经快两个时辰了,你程咬金还没有缓过来?
  对于程咬金的无耻尉迟敬德用手指着程咬金半天都没说出话。
  最后就连秦叔宝都听不下去了,好歹你也选个好一点的理由,你当大伙全都是傻子啊。
  程咬金也觉得这个理由有些太牵强了,所以便换了另外一个理由“尉迟老匹夫,不是老夫不想和你打,只是刚才和你比斗的时候不小心将脚给崴了,所以等老夫脚伤好了再和你打吧。”
  所有人都用目光注视着程咬金胖儿肥大的猪蹄,哦不对,是脚。
  看了半天,都没有看出哪里受伤了。
  “程老黑子,你都脚一点事情都没有,别上赖账,快起来,和老夫打一场。”尉迟敬德一眼就看出了程咬金想赖掉这场比试。
  “尉迟老匹夫,老夫确实受伤了,而且还是内伤,从外面看不出来。”说着程咬金准备脱了鞋袜抬起左脚给尉迟敬德看。
  可是程咬金刚把脚拿上来,脚臭味一下子将周围的人给熏到了。
  太丑了,程咬金还不爱洗脚,还是胖人,再加上他还是个武将,可想而知有多臭。
  就算厕所里的味道都比程咬金的脚臭味好闻几百倍,也不知道程咬金的老婆怎么忍受的了那臭气熏天的味道。
  尉迟敬德熏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咳咳,程老黑子,赶紧把鞋穿上。”
  程咬金得意洋洋的看着尉迟敬德“怎么,相信了吧,老程的脚确实受了伤,而且还很严重。”
  “行了,行了,老夫相信了。”为了让程咬金将鞋穿上,尉迟敬德连忙说道。
  “早就和你们说了老程的脚受了伤,你们不信,现在知道伤的有多严重了吧?”将鞋穿好后,脚臭的味道才渐渐消失。
  所有人都像躲着瘟神一样避着程咬金,这家伙他可怕了,尤其是那一双脚,简直就是天下无双。
  离程咬金最近的侯君集和秦叔宝直接跑到文官的地方去蹭吃蹭喝去了,有了两个榜样,和程咬金一桌的人都纷纷离开,去别处蹭饭。
  尉迟敬德在在离开之前狠狠的鄙视了程咬金一眼,对于尉迟敬德的鄙夷,程咬金丝毫不在意,在程咬金看来,这尉迟敬德那是**裸的嫉妒。
  整个宴席上出现一个非常奇特的画面,程咬金和他那三个宝贝儿子单独坐一桌酒席。
  而其他酒席则坐满了人,不过再细细的观察一下,除了程咬金在那里吃的开心,他那三个儿子都哭着个脸。
  这还不是因为他们老爹程咬金的脚太臭了,程咬金就相当于一个毒气源,幸好其他人的酒席隔得程咬金比较远,味道传不过来。
  而他那三个儿子就倒霉了,一股股此笔的味道散发出来,如果旁边坐着的不是自己老爹的话,这三个人一定将程咬金从楼上扔下去。
  “老大老二老三,快吃啊,怎么,嫌饭菜不好吃?”程咬金大口大口的将饭菜塞进口里,看到自己拿三个儿子不吃饭菜,奇怪的问道。
  在家里他们可不是这个德行,如果在家的话这仨小伙子敢和自己老爹强饭吃。
  怎么到一来到酒楼就不吃了?
  这仨人是有苦说不出,他们总不能说老爹你的脚太臭了吧?
  “那个,爹,我们不饿,我们看你吃就行了。”
  身为老大的程处默快速的将要说的话说了出来便立刻绷住了嘴
  原来这仨人一直都憋着气,实在忍不住的时候才换一下气。
  对于这仨人的古怪程咬金也不以为意,不吃正好,正好没人和自己抢了。
  对于程处默三兄弟来说,那简直就是度分如年。
  好不容易等到宴会结束了,这仨兄弟如同逃命般逃离了程咬金那里。
  幸好程咬金只是在那里吃喝,没有顾的上看见自己三个儿子的表情,要不然非气疯过去不可。
  程处默的样子就如同吃了一只苍蝇,想吐吐不出去,想咽咽不下去。
  程处亮的表情就像是刚刚吃了一份馊了的饭菜,脸色苍白。
  至于老三程处弼就像刚刚便秘完,整个人都快虚脱了。
  “大哥,爹这脚味实在是太重了,以后我坚决不喝爹一个地方吃饭。”老二程处亮一脸幸运的捶打这胸口,一脸劫后余生的喜悦。
  老大程处默和老二程处弼连忙点头,以后说什么也不会和程咬金吃饭了,那简直就是要命啊。
  将程咬金他们送走后,长乐兴奋的来到高明面前,搂着高明的胳膊哀求着“高明,咱们去逛街吧,我已经好久没有逛街了。”
  一听到逛街,高明打了个冷颤,女人逛起街来那各个都是圣斗士,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
  李承乾赶忙为高明解围“好了,长乐,别闹了,让二弟和家人团聚,等明天在去也不迟。”
  长乐也不是个不通情达理的人,也是,高明在天牢里呆了六七天,高壮夫妇肯定非常想念高明。
  自己这个时候霸占高明确实有些不合适,等明天自己再找他也不迟。
  “好吧,高明,记住,明天我来找你,你可不能迟到。”长乐一脸警告的看着高明道。
  高明连连说是,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长乐送走。
  高壮夫妇则在一旁微笑的看着高明。
  没等高明开口,高壮打手一挥“有什么事情回家再说。”
  高明快不由的愣在那里,等人走远了高明才反应过来,连跑几步赶紧追了上去。
  回到家后,高明来到宝宝的房间,好几天没有见宝宝,高明怪想她的。
  高明一把将宝宝抱在怀里,也许是感觉到高明回来了,宝宝咯咯的笑了出来,用她那柔滑的小手抓着高明。
  “好了,别和你妹妹闹了,快去洗漱一下,去去晦气,洗漱完再逗宝宝也不迟。”刘蓉又好气又好笑的从高明手中接过宝宝。
  高明嘻嘻一笑,在宝宝的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等我洗漱完在找你玩。”
  宝宝咯咯的笑着,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