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邪血祭
邪血祭 连载中

邪血祭

来源:夜猫 作者:绝隐 分类:历史军事

标签: 凌天 历史军事 罗刹

天还没有亮,凌天就离开了,走的时候,方朵朵醒了,却没有睁开眼睛,凌天知道她在装睡,却也只是在她的额头印上一个轻轻的吻,有时候,相知相爱的两个人之间并不需要太多的语言
展开

《邪血祭》章节试读:

第27章 少年侠客


第27章 少年侠客
  苏笑飞下山的时候,雪樱(就是现在的樱花,樱花原产于中国的喜马拉雅山脉哦,雪樱这个名字是作者随便取的,大家不必当真哦)已经开遍了整座山脉,他记得师傅刚过世的时候整座山还是皑皑的白雪,没想到,几个月过去,已经是这片景象了。
  他自小便在这雪域长大,如今师傅也已过世,这里已经没有他的亲人了,他便再没有必要留在这里的必要了,也时候去闯荡一番了。
  中原武林一向人才济济,他在雪域的时候便已经听师傅说过,所以中原便是他的目的地,而到了蟠龙国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月之后了。
  “浅浅啊,我说你还真是精力旺盛啊,能歇会儿不,我已经走不动了。”方朵朵跟在瑾妃后面,一个劲儿的抱怨,没想到这丫头一个有钱人家的千金大小姐也这么能逛啊。
  自从上次的特训之后,方朵朵被后宫之人都当成魔鬼一样,而这个瑾妃却跟方朵朵关系越来越好,算不上是无话不谈,但也相当投缘,最近更是经常结伴出宫。瑾妃,名叫白浅浅,是如今的四大贵族之一的西方白氏一族的家主白无尘的亲妹妹,白氏一族生意涉及钱庄、丝绸、镖局以及客栈,据说这四大贵族,每一族的家产都富可敌国,而这四大贵族之首的东方李家,财富更是够养活整个蟠龙国的百姓十年,本来,方朵朵还为自己那天给凌天分析的情势沾沾自喜,当知道凌天早就已经开始拉拢这掌控蟠龙国经济基础的四大贵族的时候,她就觉得,凌天这个男人真是太他妈深不可测了。
  白浅浅看到方朵朵那个样子,也有些不忍了,“好吧,前面有个酒楼,我们就去那儿休息会儿吧,顺便吃点东西。”
  “好好好。”方朵朵一听到她说要休息,那就一个激动啊,只是她还没走几步,就被一人撞到了,本来她觉得被人撞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那人撞了她就跑,实在是太没礼貌了,没礼貌这也就算了,方朵朵又发现自己的钱包竟然被那人给摸了去,所以她火了。
  “妈的,敢偷老子的钱包,不想活了是吧,浅浅,你去酒楼等我,我一会儿就过来。”说着,挽着袖子就追了上去。
  原本正津津有味的吃着刚买的包子的苏笑飞,刚咬了一口的包子就被一个急匆匆的人影给撞飞了。
  “不好意思,哥们儿,紧急情况,一会儿请你吃好的。”方朵朵正准备继续去追那个小偷,却被人一把抓住。
  “不行,你撞飞我的包子就得给赔我个包子,我不需要你的好吃的。”
  “那个,哥们儿,我正抓小偷呢,一会儿再跟你说。”
  “不行。”
  “你松开。”
  “不行。”
  “松开。”
  “我去~~~我这暴脾气,给我松开。”方朵朵上去就是一个侧踹,却被苏笑飞轻松避开了,“小子,有两下子,怎样,想打架啊。”
  “我不打女人。”
  “那行,我一会儿回来再跟你说,小偷快跑了。”
  “我帮你追小偷,你把包子赔给我。”
  “好,成交。”
  于是,方朵朵眨了个眼的功夫,苏笑飞就消失了,她还没反应过来,苏笑飞就拿着她被小偷偷走的那个钱包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给。”
  “哥们儿,有两下子啊,我刚刚也没说谁偷我钱包,你怎么能这么快就找到?”
  苏笑飞一脸的不解,“这还不简单,大街上就他跑得跟做贼似的,而且手上拿着个女人家的荷包,他不是小偷,难道是我吗?”
  看来这家伙很有当侦探的潜质,这是方朵朵对他的判断,“不管怎么说,谢谢你了,走,请你吃饭,当做是我谢谢你帮我抢回钱包,包子的话,我一会儿再买了赔给你。”
  “那我就不客气了。”
  方朵朵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一次偶然相遇,竟会给自己带来巨变。
  酒楼内,方朵朵跟白浅浅看着苏笑飞的吃相,相当怀疑他是不是已经好几年没见过吃的了,而苏笑飞,心满意足的吃完之后,看到傻眼的两人,一脸不好意思,“对不起啊,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以前在山上,师傅他老人家都让我跟在他后面吃素的。”
  “没事儿,没人会笑你的,”方朵朵说道,“我叫方朵朵,这位姑娘叫白浅浅,不知少侠如何称呼?”
  “苏笑飞,多谢两位姑娘的款待。”
  就这样,几人就聊了起来,越聊方朵朵就对这个苏笑飞越感兴趣,他是个孤儿,自幼跟师傅在雪域长大,在雪域生活了二十年,二十年的时间,他就已经学完了师傅六十年的功力,轻功更是已超他的师傅,师傅过世后,他在山上帮师傅守完孝,就打算下山闯荡一番,称霸武林是师傅一生的心愿,当年就是因为没有实现这一愿望才隐居雪域,苦练武功,他收养苏笑飞,并将毕生所学授予他,就是为了他将来能完成自己的这一心愿。
  这个男人身上有种跟凌天相似的气息,野心不小,绝非池中物,这是方朵朵潜意识里对他的感觉,他想称霸武林,只是,如今的武林早已经没有那么单纯了,这一点,方朵朵是知道的,现今武林基本上都被凌天控制了,也就是说,如今的武林也已经是朝廷的附属品了。
  凌天到了承露殿的时候,方朵朵还没有回来,而且,今天出宫,她还特地要求不许侍卫跟着,也不许安排影卫,所以他便答应了,此刻他已经后悔了,为何要那么听她的话,但愿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皇后娘娘什么时候出门的?”
  “回陛下,娘娘一早就跟瑾妃娘娘出门了。”其实,云珠也有些担心了,以往,她是不会这么晚回宫的。
  “我回来了,云珠姐姐,给你们带好吃的了。”刚准备派人出去找她的凌天,听到她的声音,竟然有股莫名的安心。
  见到凌天,方朵朵有些吃惊,“你怎么来了?”
  凌天挥了挥手,示意左右的人退下。
  “朵朵,下次出宫,必须有人跟着。”
  “对不起,我今天回来晚了。”话一出口,方朵朵就后悔了,为什么要道歉啊,又没有做错什么。
  凌天对方朵朵的道歉却相当受用,她是在为自己让他担心而道歉,看来她心里还是有他的,看着方朵朵有些无辜又有些懊恼的小脸,他感到自己身体正有一股热气上涌。
  “你干嘛?”方朵朵看到凌天发绿的双眼,莫名一阵心慌,赶紧往后退了几步。
  凌天注意到自己的失态,用内力压制住体内的那股火,“没事了,早点休息。”然后便离开了承露殿,看来今晚还是在正阳殿比较好。